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四)拭尘。

    空气清寒,惨白的医院飘着淡淡的药香,如同有着深白色的风,黯然、无奈、凄婉、哀凉。

  “风凄,我怕。”切望颤抖的手轻轻拽住风凄温暖的衣角:“为什么我会这样害怕?在得到医院通知有捐献给我的眼角膜时,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害怕。”

  “傻子。”风凄的声音在笑,然而,一颗清冷的泪却悄然划落,坠入深深的悲哀:“你曾经那样害怕失去光明,而今,又在害怕重新得到光明。因为你害怕这光明不会长久,会在短暂的得到后再一次失去。”

  “是的,我可以容忍一切美丽在我的生命中消失,却难以接受命运将这种种好运硬塞在我的怀中之后,却残忍的将他们重新抢走。”切望灰蒙蒙的大眼睛无助的张着,探询着风凄的方向:“所以,我不敢触碰到你的身体,这一切太突然了,太美好了,另我不能够相信这样的命运竟然会是属于我的。也许,这不过是一场梦,当我贪婪的想要留驻这美好的回忆,梦便会醒了。”

  “这不是梦,是真的,你的一生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命运不能够永远这样不公平。”风凄捧起她颤抖的手,轻轻摩挲在自己的面颊:“你感受到了吗,我是风凄,真实存在的风凄,永远不会在离开的风凄。”

  “你哭了。”切望纤细的手指划过风凄脸上的泪痕,灰色的眸子充满清冷的泪:“不要难过,不要感到负担,不要认为你为我带来了什么厄运。”切望的嘴角轻轻的笑着,幽幽的叹息一声:“知道吗,如果没有你给我的回忆,这些年我根本无法生存下来。”

  “或许,我带给风凄的回忆能够淹没你所给他的。”一个冰冷的声音,一条纤细的身影,雨凝凛冽的目光在医院惨淡的空气中闪烁不定:“切望,你为什么要回来,难道十年前我对你说过的话还不够透彻明白?”

  “十年前?”风凄的心头一阵瑟瑟,他太了解雨凝,这个看似纯洁的天使,她的话可以沉重的将人堕入死地:“原来切望是因你而去,你又对她说了些什么。”

  “我只说了实话。”雨凝的语气依旧寒冷,眼底的冷漠几乎能够溢满整个医院:“切望她太沉重了,她能够带给你的,只有无尽的沉重、无尽的回忆、无尽的疼痛,她的存在,就是在无情的揭你心头的伤疤。”

  “对不起。”切望灰色的眼底闪动中绝望的痛苦:“对不起……”她没有办法想到其它言语,只能够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抱歉,一颗又一颗的吞噬着自己的泪水。

  “你不应该说对不起。”风凄蓦然笑了,悲哀的望着雨凝那浑浊的目光:“雨凝,真正错的人,是你。”他慢慢转过身,望着窗外霏霏漠漠的飘雪,叹息的声音另人心碎:“我曾经拥有两个十年,你有着金子般的笑容,温暖和煦,与你在一起,我用三年的时间挣扎出对于切望的回忆,另外七年,是我渴望的无尽的平静。你能够带给我平凡而稳定的人生,另我如同一个常人般没有痛苦的行走在这个过于创伤的世界。”

  雨凝在听,这翻话语本应该另她感到胜利、感到开心、感到幸福、感到快乐,然而,却有那一种无形的寒冷漫漫扬扬,不知从何处飘来,另她的每一根寒毛都吸收着那样无法承担的寒冷。

  “与切望在一起,我的人生是苦涩的、不安的、躁动的。那时的生涯,有着七年的孤儿、三年的痛苦。”风凄的目光缓和而温柔,轻轻缠绕在切望那无助的灰眸:“切望,她只拥有着那特有的孤独、特有的悲哀、特有的伤感、特有的落寞。她带给我的,只有一种感觉,刻骨铭心。这样就已经够了,我无法逃脱出她的温度,无法忘记她灰色的眼睛,无法记住她平静的脸。”

  灰色的风吹过切望灰色的眼眸,却无法吹干她眼底的泪水与柔情。

(十四)拭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