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三)弑父。

    窗外飘雪,切望静静的躺在洁白的床被中,灰茫茫的眸子平静冷漠的望着天花板,如同十年前她空洞的目光。

  魇枕轻轻走近她的床边,望着她,那个美的另人心碎的女子。她是善良的,温顺的,美丽的,而上天却不肯给她一个机会,一个将这种种美丽赋以实践的机会。他的思绪飘荡出时空,心中的悔恨湮没了曾经的贪婪。

  曾经,因为自己的贪婪,因为自己的欲望,他一次又一次将切望推想死亡的边缘。他是 罪人,然而,人只要活着,便有着他的善根。今日,切望彻底失去了光明,哪怕是曾经孤儿院那灰暗摇曳的烛光、哪怕是过去倍受磨难时那了无生机的暗淡星点,她都已经无法得到。

  切望灰色的眸子无助的张着,美丽如初,然而她自己,却再已没有了感知美丽的能力。

  魇枕蓦然惊觉自己那黑黄的脸上滚动着的那冰冷的泪珠。泪,浑浊的,将他那满身污浊慢慢携带出体外。然而,她已经失去了一切,现在的悔恨,无济于事,她的世界,只是残留着淡淡的雪迹,冷冷的冰痕。

  魇枕并没有惊动她,她看起来那样脆弱,再也禁不起什么浪涛的冲击。亦或许,他已经太脆弱了,悔恨麻痹了他曾经的恶毒,面对一张这样不堪一击的脸,他已经没有办法让自己对她说些什么。

  魇枕慢慢的走出来,没有半点声响。风凄静静的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雪亮的刀子轻削着鲜红的蛇果:“如果这一次你再去伤害她,我想,我们所有的人,将一起在世界上消失。”

  “风凄,你能够原谅我吗?”魇枕深深吸着气,慢慢在他的身旁坐下:“当年我抛弃你与你那病重的母亲,你能够原谅我吗?”

  “我原谅你。”风凄一丝不苟的削着如血的蛇果,目光却飘忽在另外的一个世界:“对于母亲的印象,我早已淡忘。对于阴霾的童年,我已然释怀。”他的语气一顿,锋利的刀尖划破了他修长的手指,刺目的鲜血沾染在暗红的蛇果上:“我原谅你毁了母亲的人生,原谅你毁了我的人生。然而,我没有办法原谅你毁了她,毁了切望的人生。”

  “这一切都要结束了。”魇枕猛然抓住风凄双手向自己的胸口捅去,他滚烫的血流淌在风凄冰凉的手上,风凄冰冷的血融化在魇枕温热的心口:“风凄,这一切的罪恶都即将停止,我的眼睛将为切望带来光明。”魇枕蓦然抢过惊诧未定的风凄颤抖的手中那罪恶的刀子:“我的死,将为她洗刷满身的罪恶……”

  风凄瑟索着苍白的嘴唇,漆黑的眸子一片茫然。血,触目惊心。他不明白自己的一生究竟做错了什么,眼睁睁的望着自己母亲丧生在病魔手中,眼睁睁的望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轮回在痛苦当中,眼睁睁的望着自己父亲的鲜血染红自己的双手……

  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近在咫尺,然而他只能眼睁睁的望着他们,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开他的世界,他无能为力、束手无策、惟有孤独的在自己心中的疮口上不断的添加着一个又一个伤痕。

  他做错了什么?究竟做错了什么?他忘记了,世上的一切,没有原因,没有结果,没有为什么。有的,只是命运。

  “生死循环,因果报应。”风凄望着自己手中渐渐凝固的血液,望着自己脚下魇枕渐渐冷去的尸体,一颗炽热的泪水慢慢划过他僵硬的面颊,长久的烙下一道冰冷的痕迹:“原来,俄狄浦斯的命运早已注定。原来,无论怎样努力,人类终究逃不脱命运的力量……”

  北方冬日的黄昏阴霾灰暗,霜霰淡淡的凝滞在雾气茫茫的玻璃窗。外面的世界星星点点,远方,灯火明灭。

(十三)弑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