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新梦?

    雪清寒,雾迷漫,月朦胧,夜阑珊。乌云无情,为黑暗的夜蒙盖上一层更加暗淡的漆黑,寂静,天空完整,没有为谁留下一丝痕迹。

  “我错了。”雨凝沉沉叹息着,幽怨的光定定的望着远方:“十年前我便知道自己错了,原来爱真的无法强求,真正的爱真的无法被那没有生命的时间所磨灭。”她冷冷的笑着,声音凄厉悲哀:“我已经知道了自己错,并且为这个错误,付出了一生中最最宝贵的十年在这个并不爱我,甚至心中没有我的男人的身上。”

  “俄狄浦斯的悲剧终于还是要重复,老天最终还是要惩罚我们这些罪恶的人。”切望芊芊幽幽的睫毛轻轻颤动,将夜的黑暗扇动出一片雾的浅灰:“罪恶,我、你、风凄、魇枕,我们终究都是罪恶的替身,由生到死,背负着罪恶,背负着债。”

  “老天已经惩罚了我的罪恶,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待我?既然你要重新夺走风凄,为什么又偏偏选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冬季?”雨凝细长的眼睛蓦然紧闭,浑浊的眼泪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伤毁:“你知不知道,你出现的那天,正是我要成为风凄的新娘的一天。为什么你总是和我作对?为什么你总是要抢走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总要这样的伤害我?”

  “真正伤害你的,是你自己。”风凄并没有去望雨凝一眼,只是定定的望着夜色凝重的窗外:“你早就应该明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远拥有。得到的越简单,失去的越快、占有的时间越久,失去的更痛。”

  “得到的越简单,失去的越快、占有的时间越久,失去的更痛?”雨凝呆呆的默念着,蓦然大笑起来:“是的,真的是这样。”她恨恨的盯住一袭惨白的切望,一字一顿的如同咬在牙尖的寒冰:“你知不知道,为你捐献眼角膜的,是魇枕,从今往后,你要用他肮脏的眼睛看着世界,看着自己,看着你心爱的男人。”

  切望无法看到雨凝恶毒的眼神,然而却感受到了那深深的寒意,另她所有的血管刹那间凝滞,五脏六腑顷刻间凛冽如雪山上飘过的寒冰。

  切望呆呆的伫立在窗前,灰蒙蒙的眼睛茫然的望着外面那没有色彩的世界。雨凝已经离开,带走了她满身怨恨的气息。风凄依旧坐在那里,定定的望着那如雪花堆砌的切望:“切望,我们已经认识了二十余年,可是你依旧没有改变,仍然如同我初次遇到你时的样子,如同不小心错坠凡间的雪精灵。”

  “我已经知道了你的选择。”风凄蓦然站起来,轻轻的笑了,慢慢将切望拢在怀中:“你是无法接受用那样的眼睛看待世界的。”他轻吻着她光洁的额头,眼角溢出了那从未有过的笑容:“我们走。”

  又是一年初雪至,冬季清寒飘落,寒声稀碎不止。浮华的城市依旧掩映着淡淡的浮华,轻浮的大地依旧流失着沉稳的黄土。风凄与切望双双消失在那个多事之冬,没有人再去寻找过他们,没有人再去注意到他们。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无根、无宗、无亲人、无牵念。

  苍白的雪,轻轻飘落在一角血红的屋檐。那是一个陌生而冷清的盲人书斋,忙碌的人们没有过多去注意它血色的身影。更加没有人回去思索,那里的主人——一对双目失明,终日凭栏偎依的夫妻。

  目光没有雪的晶莹,目光没有风的透彻,目光没有雾的纯净,那不清澄的目光,最终还是还给了那不属于他们的人间。他们的手能够久久相握,这样就已经足够、足够、足够……

(全文终)

(十五)新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