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

    袁梦没想到阿香会不老实,所以心情不太好,加上那个心爱的指环没有了,觉得怪可惜的。

  袁梦和小红煲电话粥时说起了这件事,小红就说这也许是阿香自己偷的也不一定,小红说:“我就是看她不太顺眼,怎么看也不像

  个老实人,我有几次经过你的档口,她都不在店里面,而是到对面小杨那里聊天了,看我来才跑回来的,当时我还笑她,整个店被人搬走了你都不知道呢,她就说会在对面看着的,一有人就会跑回来,不会有事的。这样没责任心的人,你还是防着点好啊。”

  “可怎么防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时不时还是要测一测她,看她有没偷懒,更重要的是看她有没有私自收钱。”

  “不会吧?我都有帐本的,她怎么会?”

  “这很简单的事,明明卖了100她写80,你知道吗?”

  “她也不至于吧,难道她不怕穿帮吗?一穿了帮她就连工都没得做了,平时和她聊天,她也不象这样的人哦,是不是太小人之心了?如果被她知道我测她,而她也确实没有,那不是很不好意思?”

  “唉,随你便吧,再说我就多事了。”

  一天, 袁梦在外面办完事已是上午十一点了,天正下着雨,袁梦就不回办公室了,她直接去了“美梦”,没想到档口竟还未开门,已是新年前夕,正是做生意的时候,袁梦心里就很生气,这个阿香怎么搞的?

  阿香见到袁梦等在门口,脸上就露出很尴尬的笑,忙解释说:“对不起,今天迟了点,因为下雨,我想反正都不会有生意的,所以就迟了。”

  “生意就是要等来的啊,怎么能够以为没生意就不来了呢?做生意你可是比我懂得的啊?”

  阿香无言以对。袁梦忽然觉得,由于自己的软弱,阿香已变得“妹仔大过主人婆”了,她好象反倒成了老板。也许,她确实把自己当老板了,尤其是在熟客面前,她总是以老板自居。袁梦心里就很不高兴,阿香好象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就对袁梦特别殷勤,别看阿香农村出身,可还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一个人在城市里闯荡,没这点本事哪行?所以,袁梦就又心软了,心想毕竟阿香也是把这盘生意当成自己的,有主人翁的精神,当然会处处维护“美梦”的利益。她记得,当初她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雇员的时候,袁美曾对她说:“你想别人怎么对你,你就怎么对别人,就这么简单。”所以她就常常原谅阿香,就象原谅自己一样。

  过年了,可生意并没有好起来,仍然是惨淡经营,倒是袁梦、小红、芳芳、文洁她们自己各人选好了过年穿的新衣。每有新货到来,她们总是约齐了来试衣,象过节一样,做生意以来,这个时刻就是她们最快乐的时候。袁梦挑了一件红棉袄,棉袄很修腰,所以穿起来一点也不显庸肿,依然显得身材修长。领袖都有米白色的毛毛,很可爱,文洁说象圣诞老人,但爸爸却说象***。每次袁梦挑衣服,阿香就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她总是说做生意怎能这样的,总是自己挑了先,自己挑的肯定都是最好的,这些最好的应该留下来赚钱才对,怎么能都自己穿了呢?可袁梦不管这些,她开时装店的目的就是想穿漂亮衣服,然后才是赚钱,现在钱没赚到,可赚到衣服穿,起码也达到了一个目的,如果钱赚不到还不舍得穿,那就真是彻底失败了。

  过年前那阵子,满街都是人。袁梦每天从家里到档口都要经过商业街,人多得要命,全都提着大包小包的,多是年货和新衣,过年都要穿新衣,这是习惯。袁梦每次从商业街经过,都很兴奋地看着满街的人,看他们手里提着的东西,看他们提着的购物袋有没有熟悉的面孔,袁梦档口的购物袋有两种,都是很容易就认得出的,可是,袁梦从来没有在满街的购物袋中发现属于自己档口的袋子。其实,从“美梦”到商业街,只是几步路的功夫,但很明显地,商业街人头涌涌,可一到了小横巷,马上就清静了,这反差真是太大了。让袁梦觉得扫兴。

  大年三十那天中午,袁梦来到档口,叫阿香关门回家,可阿香并不在,只有一个男人坐在里面吸烟,他自称是阿香的弟弟,他说阿香去买年货了,其实这段时间,每晚袁梦来阿香都要请假去买年货的,年三十上午本来可以做些生意的,可她却顾着去买年货,一件生意都没做成,她弟弟还把一间铺弄得乌烟障气,一进门就一阵烟味,谁还敢进来?袁梦就有些生气,由于都过年了,袁梦也不好说她,不过本来打算送她一件新衣过年的,可现在一气之下就免了。等阿香回来,她们商定休息的时间,袁梦问阿香什么时候可以回来,阿香就说初六回来,于是就这么定了。

  袁美初二就回了娘家,而初一初二袁梦都穿着“***”独个儿在看档,也只是开开门而已,开了个把钟头就关门,不过她好运,竟两天都做了生意。有一个是阿香的熟客,她看中了一套裙子,可她要找阿香,希望可以降低些价钱,袁梦就忍不住说:“价钱我可以作主,我是老板。”

  “怎么,这个店换了老板吗?阿香不做了吗?”那女孩好奇地问。

  “阿香回家过年了,她不是老板,我才是老板。不信她回来你问她。”袁梦说出了憋了很久的话。

  “那这套裙子便宜点吧?”

  “你说个价,我认为卖得出就卖给你。”

  “老板就是老板,够爽快,280,我在另一间店看中了一套,价钱差不多,如果你不肯,我就到那边去买,怎么样?行吧,我是穿了去会男朋友的,你也不想我没面吧?”

  “算了,大过年的,就给你,算是清货给你了,但愿你男朋友喜欢你穿这套裙的样子。你真幸福啊!”袁梦不由得羡慕起来。

  袁梦觉得看档也有些收获的,总能看到形形式式的人,并也有了些经验,大凡一个人来的,多能有所收获,因为一个人来看到中意的总会试试,试了之后如果觉得满意一般都可以成交。但如果是两个或几个一起来的,那就难了,这个说颜色不好,那个说款式不好,几个人意见就特别多,你一句她一句的,弄得想买的人也拿不定主意了。而一对男女一起来的呢?那也难,如果是未结婚的,碰到那男人孤寒(很不幸多数情况就是这样),他总会说出一些你看中的这件衣服不好的理由,一般女人看中的都会是比较贵一点的,他总不想她买,于是把衣服说的一无是处,这样弄得她很不开心,袁梦也不开心,心里就想,这样的男人去死吧,一件衣服都这么斤斤计较,还是男人吗?还把我的衣服说得一无是处。如果是结了婚的,那么肯定是她不想买太贵的,女人都很顾家,不想太浪费钱。袁梦认为自己应该多来铺面,看多些人,然后写一篇小说什么的,那才不枉开了间时装店。可是,她只是想想而已。

  初三,两姐妹一起来开店了,袁美充分发挥了她的号召力,小店又热闹了起来,就那三个死党也来帮衬了不少呢,过年前她们未看中的,如今被袁美点拨了一下,竟又买多了几件。袁美能有这个本事,一下就能看出谁穿哪件衣服好看,经她这一打扮,三个女人立马就漂亮起来了,就都批评袁梦没眼光,放着那么多生意不会做,袁梦也心服口服。

  初三这天,有个女人一进来就径直走到一件衣服前,要求拿来看看,并问价钱。袁美就说:

  “价钱好说,现在都过年了,我也要清货,只要不会亏得太利害,我也出的。”

  “还是你好说话,上次那个矮矮的女人叫她便宜点都不行,态度差得很。”这个女人走到一件风衣面前说:“就这件衣服,年前我和我阿嫂来,就买了一件送给我阿嫂,当时我跟她讲价了很久,160元她就是不肯卖,一定要180,因为我是送给阿嫂的,她看中了不买又不好,只好买了。”

  袁梦一听吃了一惊,忙问:“你没记错吗?肯定是180元吗?”

  “怎会记错,我可是印象深刻啊!”

  袁梦的心就“格登”了一下。那个女人走了之后,袁梦立即和袁美说:“阿香在帐本上登这件衣服可不是180元哦,而是150元。”

  “你记得吗?”

  “我记得是150元,因为过年前其实也没什么生意,她卖的每件衣服我几乎都记得价钱。来,我们查帐本看看。”

  两姐妹赶忙查了帐本,果然如此,阿香做了假帐。两姐妹的心情立即沉重起来,又象被人当头打了一棒。被一个自己这么信任的人欺骗,那感觉太难受了,袁梦绝对没想到阿香这么大胆,这么心怵不正,她是知道阿香的一些小小的欺骗行为,比如那个玫瑰指环,当时也以为阿香也是仅此而已,绝没想到阿香会到这个地步,觉得她作为一个农村出身,没多少文化的人,还是比较纯品的,加上平时和她聊天她还蛮交心,蛮坦白的,好象挺明白事理,挺为“美梦”着想,而且也以为阿香会很珍惜这份工作的。怎料到她会是这样的?

  三个死党知道这件事后便七嘴八舌:

  “早就说过这个阿香不顺眼,那么丑,腰那么长。”

  “你们还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看,这次出事了吧?”

  “早听我们说去测测她,现在就不会这样了,早知道早处理,不会亏那么多。”

  “说了老半天,原来是捉了个大老鼠入米缸。”

  袁美开口了:“好了,现在还不一定呢,谁知那个女人有没有弄错,我们还是拿出足够的证据来。”

  芳芳马上说:“好吧,那我就去找个朋友来买一件衣服,看阿香怎么入帐,让我的朋友一买了衣服然后记住价钱,这样不会出错了吧?”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初六,阿香回来了。袁梦她们就按计划行动。

  芳芳找了一个从没到过“美梦”的朋友去跟阿香买了一条裙子。朋友说这条裙子买了120元。

  当天晚上姐妹俩怀着很不安的心情去“美梦”,很害怕打开帐本看到的那条裙子不是写着120元。她们还是怀着一丝希望,希望阿香不会是这样的人,希望那个女人搞错了。

  阿香一见到她们俩,就很开心地迎上来说:“今天生意特别好,一共卖了七件。很开心啊!”

  看到阿香因为卖了几件衣服而这么开心,两姐妹的心情很复杂,因为她们已商量好,万一她真的做了错事就只能炒了她,别无选择。因为她再也不可信了,人总不能和一个不可信的人合作的。

  袁梦翻帐本的手竟然有点抖,两姐妹的心一样的紧张,都快提到嗓子眼上去了,在那一刻,她们都希望什么事情也不要发生。终于翻到了初六这一页,那条裙子找到了,是90元,而不是120元。天啊,这个阿香!

  “阿香,你拾好你的东西走吧,我们这个小铺留不下你了。”袁美毫不留情地说。声音很严肃。

  “为什么?”阿香的声音也变了,有点颤抖。

  “你老实告诉我,你卖衣服究竟私自收了多少钱?”

  “没有啊,怎么会呢?我没有。”

  “不用再骗我们了,其它的不说,只说这条裙子,明明卖了120元,可你却只写了90元?怎么解释?”

  “除了这条裙子,其它的都没有了。”

  “看来你真是不可救药了。据我所知,你并不单单这条裙子。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留你了,不过,我真是没想到你会这样,我们对你不错啊,可是为什么你会这样对我们?你竟利用了我们对你的信任,利用了我们的善良。”

  “对不起,我只是一时贪心。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做人可要老实本份,欺骗总不能长久,要珍惜每一份工作,珍惜自己。否则传了出去,以后还有谁肯请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们也不会到处说你这些事。你走吧。”

  袁梦忘不了阿香提着她的电饭煲走出“美梦”的那个背影,有些凄凉,有些落魄,有些茫然,袁梦心里很不好受,毕竟相处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一起忧喜与共。不过,做错了事就一定要负责任,希望她以后好好做人。

  后来,小红帮袁梦又请了两个人,分两班,不过,请的人不是袁梦嫌人家不行,就是人家认为这里太冷清了而另谋高就,换人象换衣服一样频繁,生意就可想而之的差了。好在很快就到了四月,合同到期了,两姐妹就不打算继续下去啦。她们提早通知了老板娘,到期后将不再续约。

  袁梦又想起了那篇文章,终于认为那是篇虚构的文章,自己被虚构的东西欺骗了,可以装得下2000件时装的大店铺怎么可能只请一个人看守,店主人整天飞来飞去的哪有时间呆在铺里,不呆在铺里“工仔”真有那么大的定力,不被抽屉里的钞票诱惑?做生意果真那么舒服写意吗?可实际上袁梦觉得做生意压力大得很,尤其是心理压力。

  袁梦的爸爸很喜欢女儿,第一个女儿出生时,他开心得手舞足蹈,于是起了“袁美”这个名字,广东话袁美和完美同音。第二个女儿出生了,便起了“袁梦”,与广东话“圆梦”同音,有了美梦,他便打算再生两个孩子,就叫袁成、袁真,凑成“美梦成真”,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成真始终没有出来,于是就只有美梦,没有成真了。袁梦就老是拿这笑爸爸:“都是你们不努力,弄得只有美梦,没有成真,否则我们的时装店也不会如此下场。只是一个美梦而已。”

  爸爸说:“你还说呢,我早说过你不合适做生意,可你非要试试,被我说中了不是?袁美就不同,可惜她分身无术,否则也不会弄成这样。”

  袁美就说:“其实我们也很有收获的嘛,起码现在我知道我们穿哪个牌子的衣服好看,以后我就认着这几个牌子来买,再不用穿杂牌衫了。”

  “但你已经可以几年不用买衫了,剩下的货够我们穿好几年啦。”

  “美梦”终于关门大吉,交锁匙那天,袁梦问老板娘铺面租出去没有,老板娘说租出去了。然后,她又神秘地问:

  “你们知道是谁租了这间铺吗?”

  “谁?”两姐妹异口同声地问。

  “阿香。”

  (完)

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