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逝

寻,曲终人散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逝

    我的名字叫念雪,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的母亲是在一个飘雪的日子死去的。父亲为了纪念母亲,特为我取名为念雪。父亲说母亲走的时候我才几个月,因此我从小便是和父亲一起生活的。父亲虽然很疼我,却从不告诉我母亲是怎样死去的,不管我如何撒娇,都只是得到父亲一句话:总有 一天你会知道的。而后来我确实是知道了,但我已被命运紧紧锁住,直到最后伤痕累累,失去所有。

  在我八岁那年的一个飘雪的日子,父亲把我抱在怀里,对我说:“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我今天就带你去看看那个杀死你母亲的男人,好吗?”我用迷惑的眼神望着父亲。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父亲领着我走到一片小森林里。雪还在疯狂地下着,父亲突然停下脚,我抬起头,看见前方有一个和父亲一样高大的男人,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四个人就这样地在漫天飘雪之中对站着。我知道的,那个男人就是杀死我母亲的人,过了好长的时间,那个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问我的父亲:“你来了?”“是”父亲只说了一个字,然后没有过多的言语,父亲和那个男人同时拔剑,而我和那个小男孩儿则是静静的对立着。默默的看着他们的身影在混合着剑影的雪花中来回舞动,周围除了两剑相撞的声音外,一切寂静无声。

  当剑声蓦然停止,出现在眼前的一幕是父亲的剑插在那男人的胸口。时间在这一瞬间停留在了这一个画面上,父亲就那样的保持着刺剑的姿势,男人也没有倒下,男孩和我依旧相对而站着,然后父亲拔剑,男人倒下,而男孩仍是静静的站着,冷漠的看着这一切,仿佛那死去的是和他毫无关系的人一样。由于父亲的剑沾满了巨毒,那男人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黑色的伤口句像黑色曼佗罗般的妖艳,却又充满着绝望,洁白的雪反衬着黑色的血,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向四周弥漫开来。

  父亲捡起男人手中的剑,向男孩的方向走过去,我站在那儿,这一瞬间我觉得父亲很残忍,我想要叫父亲不要杀那男孩。但我的喉咙却无论怎样用力就是没办法出声。就在这时我却听见父亲说:“如果你先个要替你的父亲报仇,那么你就必须跟我学剑,”“好”男孩面无表情的回答。学还在下,只是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漫天的飞雪,瞬间埋藏了所有的痕迹,让人看不出曾经有人在这里打斗过,曾经有人死在这里。飘舞的雪掩盖了一切的悲伤,只是手心的那一道伤痕,让人铭记着今日的伤痛。

  父亲履行他的诺言,教男孩练剑。八年的时间再次重合,命运的大门再次开启,时间如流水般的飞逝而过,我们已然长大。八年的时间里,我知道了那个男孩的名字叫雪逝。雪逝,雪里的消逝。八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很多事,但有一种东西不会改变,那就是命运。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谁也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仍然是飘着雪的日子,仍然在同一个地方,除了人与时间,一切依如当初。我仍是静静的站着,而对面早已没了当初的小男孩。他们的身影就像八年前一样,在混合着剑影的雪花之中来回舞动,周围仍然是除了两剑相撞的声音外,一切寂静无声。

  当剑声再次蓦然停止,出现在眼前的一幕是雪逝的剑插在父亲的胸口,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历史的悲剧再次上演。仍然和八年前一样,只不过这次是雪逝拔剑,父亲倒下。我在一旁强忍住将要流出的泪,看着这一切,心里有如万只蚂蚁般钻心的痛。看着父亲流出的黑色的血,黑色的伤口仍然妖艳,仍然充满着绝望,一切仍然是洁白的雪、黑色的血,诡异而又神秘。

  然后,和八年前一样,雪逝捡起父亲的剑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如果你想为你的父亲报仇,那么你就必须和我学剑”“好”我就像八年前的雪逝回答父亲的那样。雪仍然在下,只是未来会怎样仍然无人解答。一阵风席卷而来,卷起遍地的雪花,瞬间掩埋了父亲的尸体与所有的痕迹,一切就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无痕亦无迹。

  自此以后,雪逝履行他说过的话。每天都教我练剑,而对我来说,练剑却是一件极其痛苦的胡说,父亲以前也曾教我练过剑,因为我不喜欢刀光剑影的生活,所以从没认真练过,而父亲也一直都没强求过我。我一直都在想,父亲为何要教雪逝剑 ,每次问父亲,他总是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后来,我确实知道了,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命运的安排。父亲注定要被雪逝杀死,而我也注定要失去所有一切。

  我在命运的逼迫下不得不学剑,因为练剑有好几次我都被自己的剑给弄伤,看着自己流血的伤口,我痛的直想掉眼泪,但我却没有,因我不能在雪逝面前表现出我的脆弱。尽管我每次给都很小心的我的伤口上药,但还是免不了碰到伤口,每次都痛的我不受控制的大叫。或许雪逝看不过去吧,就起身走到我面前弯下腰熟练的往我把伤口上上药、缠纱布,动作很轻,我一点也不觉得痛。看着手上的纱布我怔怔的想,如果我和雪逝之间没有那么都的恩恩怨怨的话,我们会在一起吗?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没那些恩恩怨怨,我们或许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就如两条平行线,永没有交叉点,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谁也逃不掉,谁也躲不掉,更改变不了。回过神,我抬头看见雪逝那俊酷的脸庞也在想什么似的,一副出神的样子,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收回视线,我摇摇头,停止自己 的胡思乱想,命中注定的,我们有缘无份。

  岁月如流水般的消逝,离时间重合的日子越来越近,在和雪逝相处的日子里,我终于了解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一句话。可是命中注定的事情要怎样去更改、去反抗都是 没用的,我们都走不出自己的心,逃不掉的,始终都是逃不掉的,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就是这样的,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的,谁也无法脱离,命运注定的悲剧,我们都无处可逃。每次看着雪逝那俊酷的脸,我的心就好痛,每天我只能用微笑来来掩饰自己的脆弱,所以在别人眼里我是快乐而坚强的。人们永远也不会了解微笑背后的上和痛,而我强装的坚强在碰触到雪逝的脸的那一瞬间崩溃,我总是在这时一个人躲起来默默的给自己疗伤。尘世间本来就有那么多的不完美,而命运总是给人太都的抉择。

  从我发现自己爱上雪逝以后,每次在练剑时我都会莫名的走神,所以我总是很不小心的将自己弄伤。而每次都是雪逝帮我处理伤口,我的心在这一刻是满足的。就在我又一次不小心将自己弄伤之后,雪逝愤怒的向我吼到 :“你不想报仇了吗?请你想想你手上的剑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手上的这把剑,是父亲的剑,在余晖下依然不失光彩。一滴泪划过脸颊落在手上的剑上,发出一声清响 。我抬起头,看着西下的夕阳,虽然很美,却也遮不住即将离去的无奈与悲凉,看着用鲜血和生命创造的一幕幕悲剧,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死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命运会是不给人太多的时间去逃里它的,时间又一次的重合,命运的大门又一次开启,命运依旧是循规蹈矩的重复着令人嘀血的悲剧。依旧是下着雪的日子,依旧在同一个地方,除了人一时间一切依如当初。两剑相撞的声音,迎合着我们的身影在漫天飞雪中来回舞动,周围依旧寂静无声。

  八年的时间我清楚的知道我杀不了他,所以当我的剑穿透雪逝的身体时,我呆住了,我怎么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我太起头看见的是雪逝眼中那无尽的温柔,我第一次看见雪逝的笑那样的美,那样的温柔,让我忘了自己是在干什么。“如果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着,我希望那个人是你,”雪逝温柔的话语飘进我耳中。我疯了一样的抱着雪逝的身体,喊着他名字。我们都太过与执着,才会在生死之间永远的错过。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在爱。依旧是洁白的雪、黑色的血,黑色的伤口依旧如曼佗罗般的妖艳,依旧充满着绝望,散发出的无穷无尽的暗香,蔓延在整个充满死亡气息的空气之中,刹那间无边的孤独向我袭来,我在爱顺间感到了死神的接近。

  雪逝的爱太深沉,为了爱他可以不要性命,却不肯为了爱而透露一丝的痕迹,让我知道他是爱我的,是因为怕我提不起那把剑吗?看着雪逝胸前的黑色的伤口,想着雪逝最后的温柔和那停在雪逝脸上的笑,我的心就像插着一把刀,那痛不欲声、撕心裂肺的感觉,让我瞬间想到了死亡。我终于明白了,为何雪逝在我 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弄伤之后,而愤怒的吼我,因为他心疼我。

  雪依旧在下,只是未来早已不存在,抱着雪逝的尸体。任由泪滑过脸颊滴落在雪逝的脸上,用舌尖舔噬嘴角残留的泪,好苦。雪越下越大,越来越多的雪飘落在我和雪逝的身上。漫天的飞雪似是要埋藏这充满悲伤的一切,却不知心中那抹不去的伤痕,让人铭记着今日今时的伤痛。伸出手想要握住雪逝那冰冷的手,却发现雪逝手中握着一块衣布,脑海深处的记忆,在这一瞬间复苏了,那是雪逝小时候因练剑受伤时,我因找不到可以包扎的东西,随手撕下衣裙的裙角,没想到这没多年他一直都保存着。原来从一开始,我们便已注定要爱,而从一开始也注定了最后的悲剧。

  宿名的注定,水火的相克,一切生物接由天命,我和雪逝就像水与火,既然不能相融,那么就让两颗心在黑夜之中沉沦。水火的相融,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宿命的安排,注定了历史的悲剧。为了母亲,父亲杀了雪逝的父亲,雪逝为了父亲杀了我的父亲,雪逝为了爱被我杀死,而我在失去所有一切之后,选择了跟爱的人一起走,最起码那样我们都不孤单。

  当剑穿透我的身体时,我没有任何的疼痛,我感到的是一种解脱。雪逝的血和我的血混合着绽放出一朵朵代表着死亡的黑色曼佗罗,而我们的爱就像黑色曼佗罗般的妖艳,却又充满了无尽的哀伤。

  回顾过往,一切物是人非,命中注定,一切曲终人散。当历史的悲剧蓦然停止,一切又回到最初的样子,历史也新的轮回中永成历史,命运的大门是否会重新开启----

  (全文完)

雪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