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要把爱埋在坟墓里

     不要把爱埋在坟墓里

  一百年多久?你说多久就多久,一秒有多久?你说多久就多久。在一百年中的每一秒,我都会想着你。可是,为什么我现在不能留在世上,多看你一眼,多想你一次。也许,这就是命中安排吧。也许,这就是我要给你的惊喜吧。

  恬忆从梦中挣扎过来。她披头散发,赤着脚四外乱跑。在这空空的的黑夜里,只有她和她的影子。风狂吼,树抽个冷气。月残留在云里,只剩下一半。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来一阵冷笑,可能是一群四外飘浮的鬼魂。“天阴雨湿声啾啾。”这种感觉不知不觉地“中毒”在身上,当然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然而,恬忆已经没有感觉了,她已经失去了感觉。面对着这一群可怕的幽灵鬼。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甚至也失去了知觉。最后,她倒在沙滩上。可是,那个梦又来缠着她了,那个梦就像恶魔一样抓着她不放,她就好像是吊在悬崖上一样。她拼命地往上爬,却被一只手推了下去。

  “啊!“她醒了过来。

  “恬忆,你怎么啦?”约妮摸着她的头。

  “约妮,约妮,是我,是我。是我杀了他。”

  “恬忆,你在说些什么?”

  “约妮,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是我杀了他,真的,是我杀了他。”恬忆抱着头,不断地摇头。她曾经想要离开这里,她想躲,可是要躲到哪里去呢?这是个问题。哪里是最安静的地方,最安静的地方在哪里,哪里都不是最安静的地方,最安静的地方都不在哪里。没有,根本就没有一个最安静的地方,即使在梦里,也会有杜鹃悲啼,飞机堕网。因此,对恬忆来说,现实中没有一个最安静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天堂。在那个天堂里,有一个美丽的春天,有花有鸟,还有一群可爱的天使。恬忆每天晚上都是找一些安眠药好让自己能找到一个天堂。但是,她没办法了,她真的没办法了。她一刻都无法入睡。她只好蹲在楼梯最暗的地方,边绞着头发边笑着:我杀了人,我真的杀了他。这怎么可能是我呢?不,不,不,这不是我。可怕的我,你走!走!走!

  其实,每个人都那样寂寞。所以,不肯让自己到别人的世界里,也不让别人走进自己的世界里,怕受到伤害,只想把自己锁在自己的监狱里。

  恬忆依稀记得那天晚上,血在她面前演戏。那些血从一个人身上喷出来的。那个人从她的车前倒下去了。她的车满是血的化身。她晕过去了。她是约了温生,一个让她动心的人。可是,温生怎么会成了血人。就在几分钟前,她还跟温生打过电话:

  “温生,我等你,你一定要来。”

  “好的,我马上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温生给她的最后一句话。她本来就没想到她要他的命。或许是她**纵了。她成了一件代替品。

  几分钟后,她没有感觉。她一直以来都没有了感觉。回到家,她用刀子割了脉。血冲了出来。她放了水,整个人浸在浴盆里,她还用肥皂擦了伤口。她就这样浸在血的世界里。甚至连泡沫也染成了红色。一个个红色的气球。她这样的笑着笑着,然后,她便晕了过去。她并不知道她已经晕了几次了,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了。几分钟前的事,她忘了一干二净。这并不是她的错,而是她也不想这么做。当她看到温生的骨灰时,她又是摇头又是嚷

  “这不是他,不是他。你们骗我,拿走,拿走。”她哭着跑了出去。温生,温生,是你说过的。你要给我一个惊喜。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温生,你在哪里,你回来,快回来。我会把你找回来的。温生,你不要丢下我。温生,你不要走。无论她怎么叫,温生已没能像从前一样出现在她面前了。她哭倒在月的影下。在月的影子下,也曾有温生的影子。

  “恬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温生,我想死。死了,你才会记起我。”

  “你在胡说些什么?”

  “要不,你死。”

  “不行,我们都要活到一百年以后。”

  “一百年有多久?”

  “一百年有三十一亿五千三百六十万秒。”

  “有吗?那一秒有多久?”

  “一秒就是一眨眼。”

  “那好,你要发誓,在一百年的每一秒里你都要想着我。”

  “傻丫头,又在说傻话了。”

  “温生。”恬忆撒起娇。

  “好啦。我一定会每一秒都想着你的。”温生把她拥进怀里。

  以后的路还长着,就算过了今天,还有明天,过了明天,还有后天。过了这个月,还有那个月。花开了花谢了,花谢了花又开了。月圆了月缺了,月缺了月又圆了。沉睡了一百年也该醒了,醉了也醒了,就算不愿醒的也醒了。大地复苏,紫气东来。世界又是一个新的世界。在以后的一百年,是否还有更多没醒的都醒了,死去的人能醒吗?这是恬忆唯一求上帝的事。她是多么希望温生能醒过来。无论她怎么呼喊,温生都无法回来了。她跑到了海边。她要去找回他。

  “这位小姐,你不要做傻事。”

  “你不要过来,我跳下去。”

  “千万不要。”那个人走近了她。

  “退回去,马上退回去。我……”恬忆又晕了过去。

  恬忆醒了,她看着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明白了过来。她没有死。那个女人守在她身边。

  “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我不想看到一个生命就这样在我的面前死去。”

  “我是一个不想活的人。”

  “你知道吗?一条小鱼不小心被风刮在岸上,为了它那条不值钱的命,它拼命地救自己。为的是什么,只为上帝给它的命。”那个女人握紧了恬忆的手。

  “饿了吧?我已经煮好了粥。我这就去拿。”

  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恬忆倒是挺安静的。一阵风吹过来,恬忆擦了一下手。

  “冷吗?恬忆。”约妮帮她披上了外套。

  “谢谢你,约妮。”恬忆看着地上的花瓣。她捡起了一片。

  “这是花的尸体吗?”

  “恬忆,不是说好了吗?不要想太多了。”

  “可是,我真的快疯掉了。”

  “恬忆,你一定要振作,好吗?你还要等温生给你的惊喜啊,你知不知道。”恬忆手中的花瓣被风吹走了,太多伤感的事,太多伤感的人,结合在一起,就成了一个伤感的人生。花虽已凋了,但是面对着狂风的摧残,它还是快乐地把自己最后一秒钟送给了这个世界,也展现了自己的才华。很多人都不愿提起“尸体”两个字,好好的一个人,非要提尸体做什么?活人跟尸体的距离太远了,只是活人不想做尸体而已。不过,这个世界要是容不下一个人,那谁也留不住的。那岂不冤魂太多了,到处都是鬼哭狼嚎的。

  晚上,恬忆和约妮在一起。

  “约妮,你听,钟滴嗒滴嗒地响。”

  “恬忆,你又在想些什么了?”

  “约妮,爱情会死亡吗?”

  “为什么,我不懂?”

  “如果我的心跳停止了,那我是否没有感觉了。”

  “不会的,你有的,你的心跳不会停止的,它需要爱你知道吗?”

  “爱?什么是爱?你有男朋友吗?他是否也很爱你?”

  “是的,我有过男朋友。不过,他现在不在世了。”

  “对不起,约妮,我不是有意的。我并不知道……”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很小的时候,我是一个孤儿,就是他,陪我过了十几个春秋。我以为,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可是,可是他有了另一个女人。”约妮的声音都变了。

  “后来呢?”

  “为了那个女人,他就跟我分手了。他说,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女人。再后来,他死了,为了那个女人。”

  “你恨他吗?”

  “这并不是恨的问题,这是没可选择的。”

  “约妮,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曾杀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的义父,一个是我最爱的人。”

  “一百年只有三十一亿五千三百六十万秒,你那么狠心。”

  “你很像一个人。”

  “谁?”

  “温生。”恬忆已睡着了。一阵又一阵的风,似乎在抽光所有的生命。

  约妮拿出了温生留给她的信,那一个个字映在眼帘里,就像是在诉说着一个生命。

  约妮:

  我是没办法了,才爱上了她。她是我的病人,但不是因为她是我的病人,我才爱上她。她是一个很可怜的人,我并不是说她是那种可怜,而是她需要爱。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身边只有一个义父,可是她的义父不是人,在一个晚上,她被她义父**了。于是,她整天恍恍惚惚的,在有一天,她发疯了,她开车把她的义父给撞了。最后,她也因此得了精神病。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便发誓,我一定要把她救活。我一定要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也许是因为恐惧,而使她完全不相信这个世界。包括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最后,她也把我给撞了。我并不怪她,我怎么会怪一个我爱的人呢。约妮,对不起!我不是想做一个这样的我。我并不是想求你原谅,只是希望你能理解。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你能否替我去看看她,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再见了,我的约妮。

  约妮已经泪痕满脸了。她已经没办法去恨他们了。 对于恬忆,她更是想给恬忆一个真正的爱这种爱是永远的爱。这点也算足够了。

  “约妮,你一定要点回来,我等你。”

  “快回去吧,恬忆,天气凉。”

  “你一定要点回来。”恬忆追着火车,火车已到了远方。

  约妮也很想能回来,可是她想自己是回不来的。她只好对恬忆撒个谎,她是去办一件事情。办完了,就回来。她就这样走了。

  她一去就是半年,而且也没有消息,恬忆急死了。她终于想到要去找约妮了。她万万也没有想到,等她的是一封信。她踏在花海中。

  真的,恬忆,那天我也是要去自杀的,也许是上天要我遇上你吧。是的,我是约妮,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离开人世了。是的,恬忆,我就是那个孤儿。可以说温生为了你,才离开我的。但我不怪你,真的。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恬忆,勇敢地活下去吧。温生没骗你,他给了你一个惊喜,他给了你他全部的爱。恬忆,我离开你的那天,我已知道我活不久了,为了不让你伤心,我只好选择逃避了。请不要伤心好吗?约妮会永远想你的。

  走到秋天的路上,忽然有一种想回家的感觉。温生和约妮带着他们的爱走了。也许在一百年以后,没有人会记得这么一段令人回味的故事。但是总有人会想起一百年中的其中一秒吧。温生,约妮,谢谢你们。我会好好地活下去的。我会带着爱去生活。

不要把爱埋在坟墓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