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劫

古古小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星之劫

    一 星朦

  镆铘剑上淌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血,四象法都已倒地,狰狞的面目仿佛在问着,为什么他们会死在一个无名星卒的剑下。渺星单膝跪地,两臂向后伸展着,像欲纵的鸟。其实他好疲倦,与四象法搏斗的十天十夜,他满眼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他满耳都是厮杀的喊声;其实他好担心,因为他找不到茕柝,那个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好累,好想睡去,眼前的一切都在模糊着,他只听见自己倒地的声音和茕柝那低沉的声音:“渺星,我的好兄弟,我们一起回家…… ”.

  二 泪落

  “ 星主,镆铘 剑不出鞘,就无法发降服四象法,子民们仍旧水深火热啊!”北辰宫芷哀痛的神情中夹杂着多少无奈。因为只有镆铘剑不会被四象法的血腐蚀,才能刺穿他们的心脏。但这把剑并非任何人能擎起,得有擎剑星卒,他的诞生却需要付出莫大的代价……

  星主双目紧闭,眉头紧锁,“我不想失去寥岚,你知道吗!”两颗泪珠从他脸庞滚落,变成了晶莹的白色星坠子,“为什么?为什么只有紫色的星坠子才能锻出星卒?”星主歇斯底里的喊着。他早就知道星卒出世需阴阳二水的结合,锻星潭水为阳,紫眸泪水为阴……“父王,就让北辰伯伯把这两颗星坠子锻造成擎剑的星卒吧!”寥岚奉上她生命的护坠,眸子闪着紫色的光芒。

  北辰宫芷双膝跪地,捧着那两颗透亮的紫色星坠子向星主叩谢。星主抚摸着寥岚银白的发,泪眼模糊。他依然记得当年的蒹洛,寥岚的母亲……那是十八年前,星宫遭遇了四象法的侵略,死伤无数却无计铲除那些恶魔。在星主与臣民们悲痛万分的时候,北辰宫芷道出了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办法——锻星!擎剑!斩魔!当时群臣齐目,望向蒹洛那闪着紫潭光的眸子。紫眸泪水凝聚着主人全部的法力和能量,一生只流一次,泪落后就意味着生命失去了保护,死亡随时都会降临。为了星宫,蒹洛做了。北辰宫芷锻出了气宇不凡的星卒男曜,可他在与四象法搏斗时却中了夺心魔咒,返回星宫肆意妄为,失去法力的星后为了保护刚出世不久的公主寥岚,被镆铘剑穿心而亡,那一瞬男曜的魔咒解除,却无法挽回犯下的过错,他竟杀死了赋予他一半生命的星后,为了赎罪他自投坠星渊,碎星飞屑,永世不生,虽然这样也无法抚平星主失去爱人的伤痛。

  当小公主能睁开眼睛时,星主对男曜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恨,寥岚有一双和她母亲一样的眸子,而四象法还威胁着星宫。恨在蔓延着,无奈也在蔓延着。

  男曜啊!为什么上次毙命镆铘剑下的不是四象法?一百个你死在坠星渊都不能抵罪啊!星主心里永远都在憎恨着。

  三 星晴

  “渺星,睁开你莹透的眸子吧!渺星……”一个遥远的呼唤,像攀长的藤,爬满了渺星的心壁,近了,更近了……

  渺星睁开眼时,又看到了南蔼婆婆的笑,“你现在在疗星榻上,它已帮你恢复了灵力!”

  “婆婆,我活着回来了!”渺星兴奋的说。

  “对,你杀死了四象法,立了大功,也为男曜赎……”南蔼赶紧停了下来。

  “谁?婆婆你刚才说什么?”在问话时,渺星的右手抓空了,“我的镆铘剑呢?我的剑呢?”渺星急切的问,仿佛丢失了灵魂。“傻孩子,不是告诉过你吗,你没有劲敌时,它就会隐在你的右臂,像你右臂上承载的那七颗星一样,要知道,星剑合一的威力是何等的巨大啊!”南蔼喜欢为渺星解疑,总是那么耐心,就像渺星是她的孩子!“婆婆,四象法已经死在我的剑下,星宫的灾难终于可以平息了吧!”渺星稚气地问着,南蔼庆幸渺星没有追问刚才的问题。

  南蔼抚摸了一下渺星的头,一丝怜惜从她淡蓝色的眸中闪过:渺星啊!你需要承受比你父亲更多的苦痛,你知道吗?上一代的恩怨也许还要连累你,当你在我身边时,我只能让你感受多一点的爱!

  “婆婆,茕柝呢?他有没有回来?”渺星跃下疗星榻,“他把你背回来的,毫发无损!”她边说边抚平渺星皱了的衣衫,“真的吗?搏杀时我找不到他,好担心的,这个家伙,他去哪里了?我找他去。”渺星撩起银白色的袍,欲飞的样子。

  “他,他到……翠烟林去了。”南蔼望了渺星一眼,结巴的说。“噢!那我就不去了!”渺星放下袍襟,表情好冷淡,

  “寥岚在等你呢,去吧!她好挂念你!拿出你的勇气啊!”南蔼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其实她明白茕柝也喜欢寥岚,但她总帮着渺星,也许是因为他是男曜的孩子吧,那份对男曜的感情在渺星出现时有了寄托。

  渺星捋了一下额前的那绺头发,箭似的飞去了。

  四 泪华

  北辰宫芷将那两颗坠子投入锻星潭,然后静静的凝视着漆黑的夜,男曜,你可以心安啦。在男曜坠渊的前一天晚上,他来与锻出他的人告别,来与生他的锻星潭告别。在他俯视潭中自己的影子时,北辰看到潭底隐约闪出了紫色的光,两颗星坠子是相悉的,难不成男曜只是其中一颗。就在北辰怀疑时,一颗黑色的珠子从男曜眼中划落,滴入了潭中,砸碎了那挺拔的英姿,北辰为之一震,没有言语,他知道已经与事无补了……泠泠的缀子声打断了北辰的思绪。

  一片碎星闪耀,南蔼出现在锻星潭边,她再次等待,那没有表达的爱,如今是一种痛。是她为星卒传的施星法,教会他怎样制敌,怎样用剑,那清俊的脸早已刻在了她的心里,而今却要物是人非了。不知男曜的孩子是否和他一样冷俊,“其中的一颗真的是男曜的星坠子吗?”

  “天意不可违啊!他会杀死四象法,来替男曜赎罪的!”北辰感慨道,“我占出他的灵力将凌驾于男曜之上,还会……”“还会怎样?”南蔼追问着, “还会颠覆星宫!”北辰沉痛的说。男曜碎成了星屑,却让他的怨恨流进了锻星潭水。

  这时,锻星潭中央突然盛开了两朵淡紫色的莲花,擎星卒锻出——渺星和茕柝,两个英武少年,身着华丽的袍,一袭白色一袭黑色,都闪烁着淡紫色的星。北辰早已料到会出现两个星卒,只是他不清楚星宫的劫难,是否会在这黑白善恶的较量中改变。而后他也像南蔼一样直盯着那袭白袍,太像了……

  五 星愿

  渺星边飞边回忆着,他见寥岚第一眼时,就有相识万年的感觉,那紫色的眸子就像他袍上的星,闪烁着万种柔情。南蔼婆婆曾经告诉他和茕柝,他们是寥岚的两颗珍贵的泪,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得保护好主人。他们当然义不容辞,久而久之,另一种感情也油然而生了。

  渺星一脚踮在翠竹尖上,轻轻荡着,白色的袍像舞动的旗。他看到茕柝把寥岚逗笑了,她的笑好美。他不想和茕柝争,因为这个好兄弟为他付出了好多。擎剑时只有渺星拿的起剑,而茕柝甘当陪练,他默默忍受着摔伤、刺伤的痛,毫无怨言。而今,渺星成了万人注目的英雄,茕柝却什么也不是,渺星觉得欠兄弟的。他希望能够祝福寥岚和茕柝。于是渺星选择默默离开,可脚力过重,足下的竹叶发出了簌簌的响声。

  “渺星!”寥岚轻声的呼唤,那个让她担心好久得人,终于平安的归来了,

  “寥岚,我回来了。”渺星望了一眼茕柝,他微笑的脸变的好冷。

  缥缈的紫纱飞来,渺星坠地,静看那梦幻般的银发被风撩起,“渺星,我好担心你!”那头闪着光的发轻靠在渺星的肩上。同样是她的泪,滑下时却有着不同的温度。她更喜欢和渺星在竹林里飞舞,像在梦里,忘了所有忧愁!

  远处的茕柝失望的转身离去了,先是走,后是狂奔,向着竹林最深处……

  六 泪孽

  “北辰,你早知道渺星是男曜的星坠子?”星主愤怒的声音回荡在大殿,“星主,他是镆邪剑真正的主人。当初擎剑时,茕柝根本拿不起的剑,却被渺星轻轻拈起,众所周知,人剑合一才能灭四象法啊”北辰竭力解释着。“我不会赐星位于他,他不可以替男曜赎罪!不可以!”空气里弥漫着星主执拗的气息。“星主,这么久的仇怨还不可以化解吗?”北辰带着几分哀求,“不可以!”星主暴怒的吼声,北辰为之一震。

  而伏在殿轩外的茕柝猛的抽搐了一下。

  七 星殇

  威严的聚星殿,星主正襟危坐于星台,众大臣拱手立于两侧。

  “四象法已灭,渺星应将镆铘剑归位。”星主冷箭般的话语,是不可违的决定。镆铘剑已出现在渺星右手中,他双手端剑欲呈上,突然,茕柝夺剑腾空而起,剑若流星直刺向星主,星主已无法躲闪,更惊人的是一抹紫纱扑在他的身前,“寥岚!”渺星大喊一声,逐茕柝而上,已经迟了。镆铘剑剑穿双心,只见一颗紫星升天,射下了耀眼的白光。

  “父亲,我为你报仇了!”茕柝狂妄的喊着,所有人都不明白,他怎么能擎起镆铘剑?“我才是男曜的孩子,我故意不擎剑,因为我不想像父亲那样,效忠却招来杀身之祸。我只要为他报仇!”吼声如夜蝙蝠一样盘旋在死一般静寂的大殿。

  渺星在为失去情人而痛心,他的右手在抖,那七颗星在闪,镆铘剑划出茕柝的掌心,开始在空中旋转,猛的刺进了渺星的胸膛,那紧皱的剑眉下是失去光芒的眸,他没有眼泪,因为他就是一滴孤星泪。剑扎入了渺星的身体时茕柝也跟着倒地。“茕柝,我的好兄弟,你忘了吗?我们都是寥岚的眼泪,我们都是同生共死的!忘了你的仇恨吧!我们一起回家……”茕柝睁大眼睛望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的身体化成了一片星屑。

  七颗星出现在那颗紫星旁边,像飘舞的旗!

  “天意啊!四象乱星,北斗平,紫薇星升,北斗旋。星宫要没了,哈哈哈哈……”星宫在北辰悲哀的笑声中泡沫般灭了。

  夜空晴朗,北斗就在紫薇星旁,一年四季为她旋舞……

(完)

星之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