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疼痛梳理

    我一直不敢想言,想着想着,头痛就会大片大片的蔓延。我无法看到他流下的泪,无法想象。想起那个冬天,我们在健身游乐场大吵后,我哭得没有一点力气,他一直的抱着我。那个时候伤痛不知道什么是理智。只在一刹那我不哭了,没有理由的。

  街头上,一起走着,每一话都是那么轻柔,小摊上我们要了两串麻辣串,用煎饼裹着的,你一口我一口。迎着寒气忘记了冷,是伤痛过去的释然?还是真的不冷?总之那串麻辣串很香,真的很香。比曾经一起吃的所有大餐都香。

  言曾不止一次的问我,曾经的山盟海誓呢?我沉默着,通过电话,我感觉到他的愤怒和无奈。我的胸闷象扎了把刀子,给了良心和承诺。米兰。昆德拉说,如果永恒轮回是一种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在这一背景下,就会以无比斑斓绚烂之姿展现,我想以悲剧形象呈现的美,于别人才是震撼,而自身永是痛苦。

  常常地我忽略了身边的感动,只顾拼命的奔跑,即使身被满满的关怀充斥,也仍旧是呆滞。远说我过于单纯,保护不了自己。远并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我不反击,只是心里漫无边际的痛一点点扩散开来,有着泪的感觉。

  每天清晨,看着无比温和的阳光,让它灼伤我的眼睛,然后欣慰的笑,同事都问,是什么让笑容延续地如此清澈,如此长远。我仍旧是笑。每天我都极力地想表达出一些感觉,发现再怎么写都苍白无力,无论多么拼命打字,却始终只是空白,空白深层就是浑浊。我不敢想。

  我喜欢冰凉的酒通过肺进入胃的感觉,透彻心扉的凉,仿佛冰掉了一个世界。我用绵软的双腿慢慢行走,无休止的走,不看前方,只是背着爱的方向,玩命的走

  一次酒后忽然头痛,我把头朝下倒立起来,感觉昏天暗地的压迫,无法承受的黑暗。还记得曾经看过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记录片《倒立中的男孩》,发病时剧烈的腹痛,折磨着孩子和他的父亲,千辛万苦多方求医都查不出病因。最后竟是严重的焦虑症解释了这一现象。当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他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倒立来反抗着一切。一个五岁的生命的倒立,在反抗着这个世界还是自己?还是果真倒立能改变疼痛和伤口?

  很多时候我感觉不出热,也许是心静自然凉,也许是因为在HN呆了四年丧失了对热的感知,再热除了脸有大把的汗之外,身上没有一滴汗,香薰馆的老板说,这属于一种疾病,一种压力只往头部传送的象征,需要压力香薰理疗才能治疗。我笑。

  我的休息一直没质量,我害怕睡着,一睡着,梦就会一个一个接踵而至,我梦到过哥哥死去的消息,那个时候我是静止的,才发现我爱哥哥。一次地震被我分好几次梦丝毫不差连贯的做了下来,梦到还跟我死去的奶奶生活在一起,梦到我跟言结婚……梦永远是反着的。科学是这样解释做梦是大脑在清洗房间,只是我清洗的比较勤,会更灵活而已。

  我喜欢读简单的书,却从来不记得其中的内容,过了很久,那种不由自主的感觉会升起,给一点回味和撞击。我特别喜欢收集中医学里的生活小常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派上用场,但最起码在生命没准备的情况下,可以选择不痛苦。但惭愧的是在这一方面我根本不及远懂得的多。

  25岁的夏天每天对着镜子,化着厚重的妆,一化就是几个小时,浓装艳抹下的自己也吓着了自己。其实每次洗过脸什么都不涂的那刹那是最美丽,可美丽又几时,在背着命运捉弄自己的同时,我严重的想念我的自然,我的简单。

  26岁的夏天我我并不苍老,对眼下流行的歌我有着深深的厌恶。平日里我只喜欢听一些经典的老歌,任音乐流淌,感觉年岁滑过脸庞的滋味,故事的久远,如同陈酿,越品越有体会。忽然地很怀念,HB柏林寺的明奘大师,他用入世的姿态度入了佛门,他的八面玲珑,他的侃侃而谈,他的行文流水,他纯真可爱的举动,对我们这些跟他相处过一星期的营员来讲,都是一个致命的吸引。佛的博大精深,可以仰止。空无的智慧,需要感悟。不是一个信与否的问题,是无所谓人生的大起落。

  27岁的夏天,我对着镜子用资生堂眼霜拼命的揉搓眼角的鱼尾纹,而后用粉底拼命的掩盖,岁月果真不饶人。言结婚了,带着一生最遗憾的痛走上了红地毯,那一天他喝得不醒人世,打电话说了三个字:我恨你。挂上电话,我感觉的到他眼里大滴大滴的眼泪,模糊成血。全身的寒气向我逼来。

疼痛梳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