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的北京

    七月的BJ的杨柳整齐的排开,依旧是柔软的嫩绿,情人含情脉脉的眼睛永远透着年轻的光芒。尤如芭比娃娃在荒凉的自然中守侯着田野的最后一丝浪漫,七月的流火中承载得起多少个浪漫的芭比娃娃呢。

  BJ的公交车海岸线挺漫长,从城市到乡村,尽管拥挤,但可以不用等待,还可以勉强载着自由,不断的路过,欣赏过。原生态似乎是每一个大城市的回归,那些所谓的高人往往用这来表白自己的身份,凭山而居,傍水而渔。用着自然的风光摆渡不多的余生。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永远理解这种生活方式,甚至渴望。但如果真的降临,那种乐趣还是无法欣赏,毕竟年轻,时间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时间,空白始终是空白。

  我所住的小区云天阁,干净,寂静,清幽,适宜做梦。总给我一种襁褓中婴儿的感觉,总感觉太年轻的脸孔上有许多可以磨练的东西。比如它清幽的花园,可以再多一些花一些草一些灵性的东西,晚上的街头可以再增加一些灯光,多一些喧哗见证这条街的热闹。我总感觉灯光是一个城市的眼睛。没了眼睛,再多的繁华也孤单。

  楼下有个小花园,里面有水红色的喇叭花,有着温暖的笑容,闻上去有股淡淡的清香。老有种想躺在上面的冲动,越看越觉得却离自己越远,也不知道就这样干净而柔软的笑容会绽放多久。我一直不忍心笑,与花容比,显得自己尽是庸俗。远说,只要一直笑,就可以永远美丽。

  清晨的鸟鸣,带着欢快,不绝于耳的清脆,一直划破了半个星空。与HN相比,这里有灵性的多,绿着却不泛滥,至少还有鸟儿飞过,有着心灵的慰藉。这个时候,挽着远的手,一步步的走,不断传递着的体温,证明着自己还未被寂寞包围。

  我在一家环保公司上班,环保永远是一个诱惑而光明的字眼,在外人看来,至少可以让自己稳定。但没事的时候,你就可以真的体会到什么才是真的无聊,在酒桌上,对着满桌子的领导和核心人物,和自己日渐死去的胃,就可以知道究竟有多少利润,多少言不由衷。

  我疯狂的迷恋实验,有的时候真的希望就这样不停止的做下去,不求成果,只求这实验能一直进行,这个时候没人欣赏我的忧愁或是难懂。一根小试管就足以给我带我极大的安慰,每天都用着友好的心态,配置各种各样的试剂,无论有毒剧毒的,精心的找资料写方案,小心翼翼的移液,每一瓶试剂都是一些感动。……

  好友小草说,你本并不喜欢实验,你只是借助它来逃避世俗,来延续一些貌似平静的心,只让年轻,不让腐烂。或许。

  周末付约一些大大小小的酒会,向不同的人展示着生命里看似最纯真的笑。同事都说酒是我的缘分连同福分。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每次喝酒之后,无论多少。你都能自己走,领导也赞同了这一点,说是豪爽值千金,一定有前途。

  每次酒后,科长老贾眼珠总转个不停,憨笑里问,小心,两年了,都没把你给看透,我最大的失败。我得意。

谁的北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