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扼杀的我

流血孩子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废城甜梦(二)

    我是那堕落天使,我从来不知羞耻,

  我撒着父母的血汗,我在中国几亿人梦想的路上迷失。

  就是那一片墓园,他们少时的痴恋,

  他不曾实现的理想,就毫无根据的卸在了我的双肩。

  ----《堕落天使》

  我总在无休止的堕落,一开始还有些内疚,我感觉对不起爸妈,我没有好好学习却挥霍了他们辛苦赚来的钱,还一次次的让他们失望。在别人看来我是悲哀的,因为我恰好与那些在困境中成材的孩子相反。先前我也以这种心态看我这类人的,可如今我释然了,并且心安理得的大把大把地花钱,仿佛家里很富有一样。

  临近“十一”时我突然发现了这个极端严肃的问题,我那本应到放假的生活费没有了。我立即安心了,就像《活着》中的富贵输光家产时一样特老实。我们用的途径不一样,可性质差不多,反正都是挥霍了。

  十月一放假早已是传统了,早在许久之前我们就盼望着。因为这是来到大学后的第一次回家,所以都觉得这次回家特郑重。小道消息颇为繁盛,有二十九的,有三十的,也有十一的,大致这三个版本。可我没打算回家。

  在愈临近放假的日子,倒卖车票的贩子愈家猖狂,且腰包日鼓。我说他们挣钱的速度是与时间成正比的的,可我又迅速否定了这一说,因为应该说他们挣钱的速度是像正态分布曲线一样分布的。

  同时,学校的请假制度愈加严格,时间显得倍加值钱。先前请假都是不扣分的,可现在请假都要扣分了,旷课一节按四节算,学校没说放假之前私自回家的要记过。辅导员说这是为了整顿校风,提高大家的素质。尽管如此,还是有人顶风作案。不过有些人是无奈的,因为他们可能听信谣言而买了二十九或更早的票。没办法,不得不走,否则要浪费大宗人民币,还得到三号四号才能走。

  不过也有人还算素质不错,没有旷课也没有跑,而是请假了。可他们还不想扣分,于是想出法子来加分。

  他们有无私的包下一周的写稿任务的,有干脆去献血的,真是以血的代价换来的,不容易啊!

  不过那些违反制度的“不法分子”都没有受到制裁,因为这些制度压根就没有执行,这好象含沙射影地映照出某些人说出“有法必依”是多么的无耻!

  假,最终当然是放了,我极其无聊地一个人在宿舍里耗着,心里思绪万千,理不清方向。

  我反思这一段日子做了什么,我觉得后悔,可马上又觉得无所谓。我又想那么多钱做什么了,哦,一部分买衣服了,一部分投资到音乐上了,其余去向不名。哦,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经过润可的打扮,我都快成一个摇滚乐手了!

  我我那本应到放假的生活费没有了,我感到生活的危机,仿佛马上就要饿死一样,于是我起身去找工作。

  工作是经过中介找到的,我清楚地记得中介是怎么甜言蜜语地介绍给我工作的,还说包发工资。我支付人民币二十元后得到一收据,上面印满了印章,我没仔细看。直到我发现老板不想给发工资我想让中介出面时,中介所的崽子指着我收据上面的字——不退中介费,不讨工资,丫还说:“你看,你还按了手印的。”“我日你妈!!”我大骂着愤怒又无奈地走了。我没找到什么法律援助,我找不到任何简单有效方法,除了暴力!

  我在老板经常独自行走的路上劫持了他,弄了几百块。当然作为工资和精神补偿是差不多的。我还没想到自己的出手还挺矫健的,虽然已经一年多不打架了,可那只是吓唬他的摆腿竟让他趴那儿三分钟起不来!“草!孬种一个!”我拿着他给的钱骂道。

  回到宿舍,高兴了一阵儿,又觉得特孤单。想啊,有必要给他们写信了。写给谁呢?高中老师?简直是草蛋!他们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却都还装的善心人的样子,假惺惺的!

  我忽然想起琳子,想起着个高中最后一个学期才认识的朋友,而我却因为这毫无规律的生活把她忘地干干净净。我写道:“琳子:

  见信一切都好,想你了,真的。

  说实话,我一度把你忘记,只因为太疯狂了,太麻木了,对不起。

  现在生活在这垃圾的学校,堕落又浮躁地践踏着如箭如金的光阴,我是多么的卑鄙无耻下流冷血----你真应该想到,我现在能静下来给你写信是多么的难得,你又是多么的幸福----”

  六号就有人返校了,七号时所有人都到了,我特奇怪如此现象——没放假时急着回家,可在家里带不了几天就急着回来。我问他们怎么解释,他们都还说不知道。我知道,那是他都贱!

  八号晚上辅导员来了,还给我们领来了一位新同学,我无比惊讶,因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那竟是琳子!

  琳子在台上稍微作了一下自我介绍,台下一片嘘唏,特别是男生!就像没见过美女一样!琳子说完后他们一阵掌声,明摆着像不安好心的起哄。这也不能全怨他们,主要是我们班的女生们太寒碜了,琳子这一来,也就直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了。

  辅导员说:“你随便找个位子坐吧。”堂下顿时有许多男生发出邀请,“坐这儿!坐这儿!”琳子像特为难。她眼神在期待,寻找,仿佛就等我的一声轻轻的呼唤,就像童话中的王子唤醒睡梦中的女孩儿。

  我挥挥手,琳子径直走向我这儿,同学们一片起哄声叹息声。我跟同桌李冻说:“兄弟,对不起了,你再找个位子吧!”李冻望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行啊!一挥手的魅力远远大于我奋力的呼喊啊!”,他顿了顿又说:“还有啊!重色轻友!”

  琳子大大方方地坐到我的身边,但有些同学仍然不死心的看。我问琳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呢?”“补录的啊!”我心里很愧疚,只因为我忘记了这位知心的好友,琳子没有埋怨。然后,我就聆听她讲述她在这个比任何人都漫长的假期的孤独等待盼望,可是老天就是不让我们梦想成真,我们终于还是没能如愿以尝地到那风景如画的YN或XC上学。

  琳子说:“我实在是不愿复读了,你知道我不喜欢画画,我说我就是再画三年也考不上个美院,可妈妈说这就是捷径,是爸爸同意我的。问我想去哪个学校,我直接说了你这儿。如此就来了啊!后来妈妈感觉这儿也不错,我这儿的爷爷奶奶也挺喜欢我的。”

  琳子还说:“这个暑假后爸和妈妈买了新房,因为意见不统一差点又离了。后来装修了近一个月!浪费了大宗人民币。可以说那钱若帮助贫困大学生的话,能帮好几个哪!你知道有多奢侈吗?”我说:“我不知道。

  琳子接着说:“我就说跟王宝森的别墅差不多了!搬完后就温锅,海子知道温了多久吗?”我说:“我猜不出。”“到现在连续八天了!”琳子说:“我妈妈那一批批的徒弟,还有我后爸爸的亲戚朋友生意伙伴等等等等,简直都烦死了!天天有,还老去饭店,奢侈!”

  琳子接着又说自己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她妈妈管的她特严,每天都要她呆在屋里看书画画。“自从知道成绩后再也没见过好脸色,就连小弟都欺负我,我几乎都没有尊严了。”她委屈的要哭了,我总感觉她的身子要朝一边歪,我也知道小女孩儿在这个时候是最需要温暖和关怀的,于是用手指轻轻拍拍她的背,直到她歪到足够程度把她抱住。

  尽管在别人眼中她充当了我的女朋友角色,但仍有不少家伙暗中递字条发短信。我问小琳子,我说:“琳子你对你们有兴趣吗?你别没事儿忽悠人家的感情。”“屁话!若有兴趣还天天跟你在一起啊?”

  小琳子的确对我特好,我都觉得她和我在一起是上天太眷顾我了。她的爷爷奶奶每个周末都来送很多好吃的东西,她总让我帮她解决。她的爷爷奶奶总让她去,可是她总不回。我说:“爷爷奶奶年龄怎么大了还来看你,他们没拿你当外人啊!你就是为他们的身体着想,也得回啊!”后来小琳子常在我的督促下回家,但每次非得拉上我。

  琳姨曾当着我的面严厉地教育琳子不能早恋,还让我替她监督她,可这正迎合了琳子的想法。哦,她的心情流露那么的清晰,让我难以拒绝,又难以接受。

  未完 待我有空再传...

废城甜梦(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