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短篇故事集

83尘舞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泪说,你是我的

    当霜儿知道泪原来是自己的妹妹时,躲进卫生间哭了一个晚上。

  第一次见到泪的时候,她便在泪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只是泪更加美丽一些。泪的舞也跳的一级棒。泪却很孤独,她不和任何同学交往,一双纯净的犹如两潭碧水的眼睛总是湿润的。看到霜儿冲她笑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便回复了霜儿一个淡淡的笑。从此,霜儿成为她唯一的朋友。

  泪的灾难突如其来地降临,没有丝毫的过渡迹象。早上,泪的座位空空的,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严肃地对同学们说:“李泪的母亲患了癌症,她的父亲三年前也出车祸去世了。同学们,伸出你们的双手,献出一点爱心给你们的同学。她需要你们的安慰……”

  霜儿捐出所有的零花钱。

  回到家里,她又偷偷地从母亲的皮夹里取出两百块钱买了一些水果、营养品奔向医院。

  下午的医院静悄悄,医院走廊由于风的穿梭而显得阴冷。在医院略显昏暗的光线里霜儿的呼吸已经完全是苏尔的气味了。她就这样迫不及防地从病房半关闭的房门缝隙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是父亲。

  父亲对躺在床上的女人说:“你放心吧!好好养病,泪儿也是我的亲身女儿,我不会不管她……”

  霜儿的头“轰”地一声,她抬起灌了铅般的腿走到医院外面的墙角椅子边坐了下来。闭上眼睛,黑暗便如期而至,把她上下包裹。

  当她睁开眼睛时,泪那清透而分明的脸出现在面前,湿润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感情。刹那间,霜儿有种负罪的感觉。

  来到病房,父亲已经不在了。泪那当舞蹈演员的母亲面容沉静,带着淡淡的忧郁。苍白修长的手指不时地抚弄着垂在脸颊边的长发。霜儿感觉这个柔美沉郁的女人就像在春日里即将飘落的一片黄叶。

  “你就是林霜?”女人柔柔地问。

  霜儿点点头,把手中的水果等物放到地上。这时,护士进来喊:“24床的家属去6号楼取化验单。”

  泪转身跟着护士离去。

  “霜儿,泪她跟我说她只有你一个朋友。她一直很孤单。你,能帮帮我陪着她吗?”女人挣扎着坐了起来抓住霜儿的手,“泪她恨我!她爸爸是跟我发生争吵后负气离开,然后出了车祸。从她父亲死后,她再也没有对我笑过。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我现在就要死了,可泪,她以后要怎么样的度过?她不快乐怎么办?”女人激动的眼中满是泪水,苍白的脸由于激动而浮现出几抹红晕。霜而不知道说什么好。女人的目光定定地停顿在她脸上,做梦般地说:“你跟泪长得可真像啊!泪比你小,你做她姐姐好么?那么,她还有亲人,我也不会走的那么不放心!”女人握紧她的手,急切的目光期盼地看着她,霜儿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回到家后,她躲进卫生间痛哭了一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是感觉心里堵的慌!泪,真可怜啊!

  一个月后,泪的母亲终于去世。

  当泪背着书包平静地站在教室门口时,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到泪的脸上。那些目光里面有怜悯、同情和探索。

  泪的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老师,我能进来吗?”

  泪背着书包微微笑着走向座位,霜儿的心在泪的微笑中痛得不能跳动,泪的微笑寒冷而透彻骨髓。

  “老师,我想跟泪同桌!”霜儿站了起来。

  泪的目光静静地落在霜儿的身上,遥远而清晰的悲伤在她眼中摆曳。

  那天傍晚,放学后,霜儿默默地跟在泪的后面。

  泪的父母留下的二室二厅的房子装潢得典雅而艺术,可是因为没有人,显得很空旷很寒冷。

  泪蜷缩在沙发上。霜儿无语地在她身边蹲下身体。

  “她死了!她真的死了!我是恨她,可是霜儿,我没有想过要她死!我不希望她死!”泪把头埋进臂弯,发出动物一样受伤而沉闷的呜咽。霜儿一时凄然而不知所措,她忍不住地抱住泪轻轻哭泣起来。

  “泪,等我们长大了!长大了一切都会好的!”

  泪变得更加沉默。上课的时候,她看着窗外发呆,窗外高大的棕榈树上不时越过几只灰色的鸟儿。她忽然扭过头,意味深长地对霜儿说:“你知道吗?你父亲,他每个月都给我很多钱!”霜儿一脸坦然地望着她,笑着说:“泪,你要认真听课哦!”

  霜儿成为泪的影子。泪总是心安理得地接受霜儿的一切关心,把它看成是理所当然。霜儿的衣服、鞋子、文具、书本,只要她喜欢,她会毫不犹豫地夺过来。母亲给霜儿在泰国带回一块件晶莹剔透的玉挂件,说是保长命百岁和幸福平安的。早上到学校的时候,泪默默地看着她脖子上的那块玉,忽然扬起嘴角嘲讽似的笑道:“很好看的玉,真幸福啊!你父亲给你买的么?”霜儿愣了一下,轻轻地说:“我妈妈买的,我14岁的生日礼物!”泪沉默了一会,一字一句地对她说:“能给我吗?”霜儿取下那块玉放到她手上。霜儿是这样心甘情愿地给泪自己的一切。可泪,从没有戴过那块玉!

  那天考试的时候,泪在考卷上乱写乱画,涂着古怪的符号。霜儿正埋头苦写,忽然,桌子颠了一下,霜儿手中的笔掉到地下,她弯腰下去捡。当她抬起头时,眼前的卷子被换成泪的乱七八糟的那张。她转过头看着泪,泪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时,下课铃响了,霜儿默默地在那张试卷上的姓名上写道:林霜。

  考试结束,泪背着书包走在尘土飞扬的街上,阳光朗朗地从湛蓝湛蓝的天空中直射下来,泪停下脚步眯着眼看明亮的天空。她转过头对霜儿说:“霜儿,你不用这样陪着我寂寞。”

  阳光在霜儿的脸上跳跃。

  “泪,你幸福我才会幸福!”霜儿说。

  泪望着霜儿,脸上的表情由一种茫然到另一种茫然。

  “霜儿,你是我的!”她说。

  泪依然寂寞,只是不再对霜儿隐瞒她的寂寞。去霜儿家里的时候,泪会对着霜儿母亲笑,称赞她的菜做的好。可泪却从来不看霜儿父亲一眼。母亲对霜儿说:“泪跟你长得可真像啊!可这小姑娘身上散发的尖锐冷漠的气质使她比你出众出许多!”

  初中毕业,霜儿十七岁,考入市里最好的重点中学。

  十六岁的泪独自一人去广州一家舞蹈学院就读。

  霜儿一直担心没有自己的陪伴泪过得不好,有时想起泪,想着想着,心里便空荡荡地疼。她想象着泪优美的如同百合花一样纯洁的身体在舞台上做出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姿势。她拼命的学习想甩开脑海中闪现出的泪的那些寂寞的舞姿。

  半夜两点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泪打来的。

  泪说:“霜儿,我想你了。”

  泪说:“霜儿,昨天我在街上看到一个背影很像你的女孩,我悄悄跟着她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

  泪说:“霜儿,早晨起来的时候看见阳光从玻璃夹缝中挤进来,洒在地上,斑斓如珍珠,好像你的牙齿!”

  泪说:“霜儿,我的霜儿,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

  中午放学从教室走出来的时候,阳光很刺眼,霜儿的眼睛被刺得发胀,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恍恍惚惚中,看见泪拎着包冲她盈盈地笑,然后霜儿刺痛的眼睛流出了泪水。

  霜儿的宿舍里,泪像个迷途返家的孩子,紧紧依在霜儿温暖的怀抱里。

  泪用手缓缓地抚摸着霜儿光滑的背,“霜儿,不论如何,我们一直在一起不要分开,好不好?”

  暗淡而寒冷的月光穿窗而过,照在泪有些发蓝的脸上,她的眼睛却在闪闪发光。

  “泪,我不知道可以拿什么东西来给你分享。只要你喜欢的,你可以拿走一切!”

  “不需要的!真的不需要,只要有你!有你就够了!”泪在黑暗中抱紧了霜儿。

  第二天,走的时候,霜儿望着泪寂寞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火车缓缓驶出站台。霜儿蹲下身来,泪水一滴一滴地跌落在站台,不忍再看一眼不时地从窗口探出头来的泪。

  泪时常在凌点打来电话,不时地告诉霜儿她的工作情况。她说她开始在各大舞厅、夜总会打工,偶尔会帮一些大腕明星伴舞。

  高考后,霜儿选择了广东一所大学的中文系。

  开学的时候,泪打来电话告诉她她要去北方参加演出,不能来广东接她。

  进入大学的霜儿逐渐成为学校出众的女孩,美丽温顺的她身边开始围绕众多男孩。她不停地在校刊上发表文章,丰富多采的生活却让她更加想念泪,想起泪孤单的身影穿梭于各个城市,她的心便开始疼痛。

  参加系里举行的一次征文比赛,她获得了二等奖。

  领奖的时候,一等奖的是个男生,走过她身边的时候,他扭过头冲她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霜儿感觉世界在他的微笑里变得清晰起来。

  男孩叫于成。

  夏日的阳光中,校园花圃里某种南方的宽叶植物已开出了红色的花朵,泪一直未跟霜儿联系。

  食堂里面天花板上的吊扇在卖力地转动着。

  “泪一直这样的依赖我!”霜儿用筷子拨动了一下碗中的菜,对对面正在低头喝着汤的于成说。

  “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望她吧!”于成抬起头说。

  霜儿感觉有什么东西弥漫了她的眼睛,痴痴地盯着手中的筷子看。于成愣愣地看着她。她经常告诉他关于泪的寂寞、泪的舞蹈、泪对她的依恋以及泪的一切,他的脑中不由地浮现出一个苍白落寞的形象。

  当泪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时,霜儿和于成正手牵着手从校园门口往里走。

  泪浓密漆黑的头发柔柔地搭在肩上,看到于成时,她愣了一下,然后冲霜儿笑。

  霜儿已冲过来拥住了她。

  泪用手轻轻拍着霜儿的背说:“乖,不要哭!”她用漆黑湿润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于成,那眸子闪现的尖锐的光让他的心没来由地痛了一下。

  吃晚饭的时候,泪一直很沉默。

  霜儿说:“我们去仙踪林酒吧去跳舞。”

  酒吧是城市腐化的象征。仙踪林里灯光闪烁,人声鼎沸。

  一进酒吧,泪便丢下他们到舞池中跳起来,学舞蹈出身的她像个不时振动翅膀的蝴蝶,于成感觉泪就要飞起来了!泪的肌肤在灯光下幽幽闪亮,忽暗忽明。

  跳了一身汗,泪走下来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

  “来,霜儿,我们今天好好喝一下。”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霜儿几杯酒下肚便迷糊起来。于成担忧地看着霜儿说:“回去吧!霜儿喝多了!”

  安顿好霜儿,泪抽出一根三五的烟放到嘴边点燃,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于成,陪我走走。”

  他伸手拿开她嘴边的烟,用手指尖捻灭了它。

  操场上,他们的身影在月光下随着身体缓缓移动,天上的星星在隐约地眨着眼睛,在城市的灯光中显得很无力。

  “于成,你长得真好看!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她的脸凑过来,眼神专注地看着他。

  他在她的注视下显得有些狼狈,第一眼看到泪的时候,便有种坠落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却感觉有种模糊的忧伤慢慢爬上来。

  她走上前,轻轻搂住他的脖子。

  他暴躁地说:“泪,我没有想过要爱上你!真的!可是,现在,我要怎么办?”

  这时,泪看到霜儿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神情静静地站在于成的身后。

  泪闭上眼睛,她的唇轻轻地压在于成的唇上。

  于成抱紧了她,开始吻她。

  霜儿轻轻叹息了一声。听到身后的响声,于成放开了泪,狼狈地看着她:“霜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我……情不自禁!”

  霜儿没有说话,她盯着泪,嘴角一牵,在月光下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泪,这是我最后一次让你。”霜儿说。

  回到宿舍,霜儿背对着泪,安静地躺着。泪看见她的肩膀微微地抖动。

  泪坐了起来,点燃一支烟,徐徐地说道:“霜儿,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喜欢抢你最重要最心爱的东西么?因为我想知道我在你心目中是最重要的,你愿意把你所有重要的东西都给我,那么我比它们都要重要,我才是你最重要的!你在乎我!我想知道你在乎我!”

  她扳正霜儿的身体,坚定地说:“霜儿,你要跟我在一起!他只会伤害你!”

  霜儿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泪僵冷的手指上,“可是泪,你也会伤害我!我爱于成!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泪凝视着她的眼睛,开始读懂霜儿目光中的忧伤。她从床上跳了下来,“让他去选择!选择了你,我走!但他若选择了我,你以后跟我!”

  她拽着霜儿来到男生宿舍下面,冲楼上大声喊道:“于成,你给我下来!于成,你给我下来!”楼上的灯陆续亮了几盏灯,有人伸出头骂:“于成,你丫王八羔子,半夜三更有女生找,还不快但死下去!妈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会儿,一个人影匆匆走下楼来。

  泪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说:“说吧!你是爱霜儿还是爱我?”

  他犹豫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泪,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我也不想要爱上你!”

  霜儿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淌。

  泪缓缓地侧过脸看着霜儿对他说:“于成,你,以后不许再找霜儿!你已放弃她,以后她是我的!”

  泪走过去把脸贴在霜儿的脖子上,那里湿润而冰凉。

  拖着霜儿离去的时候,泪转过头看见于成眼中的灰暗和痛苦。

  霜儿在黑夜中无声地哭泣,泪陪着她一圈又一圈地在操场上走着。

  “泪,我的父亲,他也是你的父亲!这你知道吗?”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泪淡淡地说。

  “一直以来,我觉的很对不起你!为什么我有的你都没有?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给你什么!可是,泪,这是我最后一次让你了!于成,你喜欢的话也给你。”霜儿轻而坚定的声音。

  “霜儿,你是我的!于成,他并不重要!跟你在一起我才会感觉幸福。其他的人都只是我们旅途中的过客,谁也无法在我们的生命里做一个停留!于成,他也是!”

  “可是泪,我并不是你的!”

  “不,你是!”泪焦躁地吼道。

  霜儿悲哀地看着她。

  “霜儿,除了你,我的生命里只剩下空白。”泪轻描淡写地说,霜儿却感觉不可名状的忧伤。

  “泪,我们去喝酒!”

  深夜的地下酒吧里,音乐很好,酒很不错。

  霜儿仰着蔷薇般醺然的脸说:“泪,我憎恨背叛。你,我的姐妹,我最好的朋友。于成,我爱的男人。我更加憎恶你们的背叛。”

  她端起酒杯仰首灌进嘴里,酒猛烈地流泻过她的喉咙,发出寂寞的响声。

  霜儿站了起来,冲她柔柔地笑,牙齿在灯光下闪着银光。

  “泪,我去洗手间。”

  霜儿离去的背影忽然变得很遥远,在她不可触及的地方。泪的心变得很茫然无措。

  终于喝光杯中最后一滴酒,泪站起来向洗手尖走去。音乐被身后的门轻轻地关在身后。她忽然听到洗手间里发出一声尖叫,一个女子冲了出来,惊慌失措地喊道:“有人自杀了!”

  泪冲了进去。霜儿躺在白色瓷砖上,身上的衣服被血浸染,手腕上支离破碎的伤口正往外流着血。

  看见她,霜儿凄然地冲她笑笑:“对不起,泪!我想离开你了!”

  泪一声不吭地抱起她,向门外冲去,她小小的身体里喷发出巨大的力量,霜儿的身体在她手中似乎没有任何分量。她抱着她往医院方向跑,脸上满是泪水。

  泪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医院黑暗的走廊空荡荡,偶尔响起忙乱的脚步声。

  霜儿终于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泪高高悬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望着霜儿憔悴苍白的脸,泪的心中刹那间充满了绝望。

  坐在医院冰冷的木椅上,泪感觉霜儿和她将永远被一个瞬间分割,不可逾越。

  街上灰暗的路灯灯光拉长着泪寂寞的身影,她弯下腰来喘息,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于是只好孤立地站在光源的中央,脚下的影子孤独而惆怅。她给于成打了一个电话。

  当她拖着行李穿梭在陌生人涌动的机场时,转过身,身后不再有霜儿的送别。

  告别了你,一切将如从前一样是场悄无声息、陌生的梦境。

  毕业的时候,即将离去校园。傍晚时分,雨很大,瓢泊似的大雨打在零点咖啡厅的窗玻璃上,形成了厚厚的水幕,将咖啡厅和外面隔成了两个世界。

  “于成,我爱你一如你爱泪那样!泪,她并不爱你!这你是知道的!”霜儿慢慢地摇晃着手中的咖啡,平静地说。

  “那又怎么样?我不可能爱你了!而泪,她也不可能爱我!我再也不要回过头去看从前!”于成茫然地看着窗外茫茫雨幕。

  “不,有些事物会慢慢发生改变的!感情也一样!你,不要这样消沉下去!我们结婚吧!我们一起去忘记所有,忘记泪!”霜儿脸上淡淡的笑在于成迷蒙的眼中摇摆,飘飘浮动。

  “四年了,该忘记的都应该已经忘记了!应该忘记了,对吗?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一直这样的痛呢?能漂的都漂远,能飞的都该飞走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要一直这样的不快乐?”他的眼中慢慢地漫溢出泪水。

  “于成,你会幸福!我们会幸福!”霜儿悠悠而肯定地说。

  泪,离开了我,你幸福吗?

  时光就是这样偷偷地从身边溜走。

  结婚后,很快孩子便出生,生活繁忙而平淡。每天下班回家,于成把那小小的生命抱在手中,疼爱幸福地亲着他,吻着他,然后冲霜儿嚷道:“你看,你看,儿子冲我笑了!呵呵!他对我笑!”于成的笑很幸福,很满足!霜儿舒心地叹着气,幸福的人生!

  只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泪那忧郁寂寞的脸时常慢慢地、慢慢地从霜儿的心里爬出来,醒来的时候,心疼的无法再入睡!

  她和他都小心翼翼地不再碰触那些伤痛!

  转眼又是一个冬天,城市也在冬天里静默着。一场雪后,太阳出来了,却让人更加惊觉冬的冷静和凝然。

  房间里的灯白花花地亮着,厚厚的窗帘重重地垂了下来,把阳光彻底的拒绝在外。霜儿在熨烫着于成的西服,偶尔抬头观看电视中播发的乏味的广告。于成正在抱着儿子冲奶粉,不时地在儿子的哭声中哼出几句不成音调的曲子。

  当泪的脸猛然在电视中出现,霜儿像被电击中一般,她停下了手中的活,静静地看着电视中泪的脸,心里是火辣辣地难受,又有中火辣辣的幸福。

  泪已经是当红的舞蹈演员和影视演员!

  电视中的泪的脸,依然是一脸漠然,只是有些沧桑的感觉。

  霜儿的嘴角有着淡淡的微笑,“于成,你看,泪!”

  他冲奶粉的手停了下来,但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便有继续低下头来哄着正在哭闹的儿子。

  泪在影视圈用的艺名是:林霜。

  霜儿听到自己夹着哭泣的喘息声,她无力地坐到沙发上,任自己的心载沉载浮下去。

  “霜儿,她过得很好!没有你,她过的很好!你应该可以放心了!我也放心了!”他抱着儿子走过来摸摸她的头,“不要难过!”

  霜儿闭上眼睛,希望在黑暗中可以望见泪的身影。思念河水一样往心头奔去。

  艺人林霜的专访中,名人林霜说:“我常常在深夜的时候呜呜地哭,声音一抖一抖的。梦中的路满是泥泞,我一次又一次陷入,又一次一次地挣扎出来,我垂手抓住了我爱的人,一个女孩,很可爱的女孩,她让我心中所有的恐惧和慌张都消失了。于是,我想一个人独自占有她,我夺走所有可以跟我争夺她感情的东西,然后再毁了它们!我抢她心爱的衣服、鞋子、书具,抢过她一块心爱的玉器,那些我都毁了它们!用石头砸那块玉的时候,看那块晶莹剔透的玉在石头下粉身碎骨,我对自己说,所有跟我争夺她的东西,我都要这样的毁了它们!因为她是我的!可是后来,我差点毁了她自己!无奈中,我放弃了她,应该说是她放弃了我。而我无法忍受失去她,于是只好一直的逃避!”

  霜儿看到心里一阵阵的刺痛,无法直起腰来,从来不知道泪是这么的在乎自己!

  那次专访过后,媒体到处都在报道艺人林霜是个同性恋,甚至有报道说她是个变性人。各种谣传满天的飞扬。面对记者的追问,泪每次都是沉默,霜儿很少看见她在媒体上针对这些问题为自己露面辩解发言。

  透过电视屏幕,霜儿却读懂了泪眼中的悲哀和痛苦。

  霜儿拼命的收集着关于泪的一切,她知道泪有一天会来找她的,她一次又一次地假想见面时候的情景:

  她会笑笑对泪说:“回来了?”

  泪用手摸摸她的头淡然的笑笑说:“是呀,我累了,回来休息!”

  时光苒荏,白驹过隙。转眼又过了一年,泪一直没有出现。

  这年除夕,下午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翻着初中时候的照片,于成走过来合上那本相册冷冷地对她说:“你不要一直怀念过去,过去的东西已经过去了!这几年来你一直这样生活在回忆中,为什么我都忘记了她,而你还不能?当初大家说好的要一起忘记过去。”她看着他,他的表情冷淡而陌生,“你,真的能忘记过去吗?忘记泪?不是曾经深深爱过她吗?为什么现在你可以这样从容的跟我说忘记过去?我无法忘记泪!永远!”霜儿的语言尖锐,他沉默了一会,眼中的伤痛一闪而过便消失了,他叹息一声便走开了。她冲着他的背影失去控制地尖叫道:“你还爱她对吗?告诉我你还爱她!你这样的彻底忘记她我感觉很悲哀,为泪悲哀,虽然她并不爱你!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对她保留一点的爱,泪,她太可怜了!她没有爱!除了我爱她!她没有人真心的爱她……”他离去的背影僵硬了一会便又挺直腰离开了。

  哭到累了,霜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梦中泪孤零零地站在舞台上,就像一朵好看而柔弱的花,被人不顾一切地摘下来,却又给丢到地上那么孤单凄惨。泪的舞姿像一个个破碎的影象落入霜儿的眼里,跳着跳着,泪转过身冲她笑笑,说:“霜儿,你在我身边我才会感觉幸福!你是我的。”泪飞快地旋转着,忽然变成一只蝴蝶美丽又轻盈地在舞台上飞舞,蝴蝶对她说:“霜儿,我终于永远地挣开了禁锢我的形态。”蝴蝶扑进雪地里再无踪影了,霜儿哭喊着追了出去……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她抹了抹冻在眼睫上的泪珠,除夕,该包饺子了!

  年夜饭后,于成抱着儿子在阳台上向黑色的夜空放烟花,对准天上的星星使劲地向星星的方向放,五颜六色的,一朵比一朵远。霜儿看见星星总是眨着眼睛,向她笑着。霜儿又想起跟泪一起的夜晚,不知道她现在的除夕怎么过,以前都是一起过的。她走进客厅打开电视,泪也许会在春节晚会上出现。

  电视一打开,霜儿才感觉到房间的空气的流动。电视中正在播放新闻,年轻漂亮的播音员面无表情地用动听的嗓音说:“著名艺人林霜今天下午在自己的公寓里割脉自杀,年仅26岁……”霜儿顿时感觉全身冰凉,愣了好一会她抓起沙发上的靠枕狠狠地向电视上的播音员砸去。

  她想流泪,但是突然恐惧地发现自己已经流不出任何的眼泪了,她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出客厅,来到阳台。

  几乎家家都在放着烟花,一片片的楼房都在花朵之下,瞬间的绚丽飞上天空,又飞上天空。儿子小小的脸贴在于成的肩膀上,把鼻子都压扁了,小小的他应该没有悲苦和无奈吧?霜儿把儿子抱了过来,她静静地对他说:“泪死了!”

  他愕然地看着她,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话。

  突然间,她开始不可抑制地流泪。

  “泪自杀了!新闻上播的!下午的时候死的!”

  他的脸白了,忽而又青了,最终又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他忍了忍不断涌起的悲伤,他是暗中把自己的胳膊撕破了,才忍住的。他想起在大学时候,那天晚上的夜晚,泪为他的人生绘制了一个无法忘却的场景,那痛温暖他一辈子,乃至下辈子。

  “霜儿,我早已经忘记了从前,不要再跟我提到从前!”他双目紧闭,脸色平静,转身走到客厅“啪”的一声关上电视。房间顿时在周围的鞭炮声中安静下来。

  霜儿抱着儿子,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从烟火闪动的光线中看到雪花飞舞着,它们那样的轻而白,飘飘荡荡。

  她知道,下午的时候,泪是来告别的。

  10岁那年,泪跟母亲转到霜儿的学校,泪漆黑湿润的眼睛茫然地看着教室后面的墙。第一次见面。

  12岁的时候,泪的母亲去世。

  16岁的时候,泪第一次离别霜儿,独自去广州,第一次分别。

  19岁的时候,泪去霜儿的大学,然后悄悄离别,之后再也没有见面。

  26岁的时候,除夕的下午泪在北京的公寓自杀。

泪说,你是我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