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人的爱情,是场与自己的对峙

    我忽然间明白,有时候逃避需要更大的勇气。

  这时候已经9月了。

  我和安航的房子外面那几棵粗大茂盛的枫树,已经是红黄相间,灿烂成一片了。

  我站在窗前,目光漫无目的地在那些树叶上颤抖着。金灿灿、红闪闪的枫叶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刺得我闭上了眼睛。

  泪水也同时落了下来。

  季节要换了。枫叶要落了。我不能再逃避了。

  我知道安航几次想要开口告诉我他想要离开我了,可是每次我都忍着痛苦、愤怒还有悲伤,然后淡淡地堵住他要说出口的话,他很无奈地看着我。我看出来了,那无奈的目光中还带有怜悯。那些怜悯的成分,迅速地让我的心溢出血来。

  一直以来,我的记忆是零碎的。我总是认为,我最大的收获是安航。

  我没有父母,从小寄人篱下的生活过早的让我懂得了人情冷暖。我的性格在这种环境下融入了太多的自卑、冷漠和倔强。我知道其实我算美丽的,一双眼睛清澈如水。我时常对着镜子为这双眼睛而痛苦,我憎恶它是如此清澈透明,让我比别人更能深刻地认识事物的本质。比如,安航爱上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只是对一个美丽孤僻的女孩好奇而已,在他交往过的女孩中从来没有过像我这样的女孩。

  我跟安航是在大学认识的。

  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沉默寡言的我立刻显得跟宿舍其他女生格格不入。我从不参加她们讨论的话题。有一阵她们话题中的主角是一个男生,他就是安航。我听见班级最美丽的女孩林鲜得意地说:“昨天遇见安航的时候,他对我笑了!安航是我见过最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人物了。”

  我很清晰的记得林鲜用了人物这个词。

  林鲜从床上坐了起来,神采溢然地说:“姐妹们,告诉你们,安航他刚甩了他女朋友。我们大家都有机会。不过,我想,”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很不屑地扫了我一眼,说:“安航是不会对性格孤僻,打扮奇怪只知道穿棉布衣服的怪人感兴趣的。”

  我无动于衷地看了她一眼,看见她正不屑地望着我。于是我缓缓地说:“是啊!他一定对话多,脸上粉厚脸皮更厚的女孩感兴趣。”

  林鲜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脸上白一阵,红一阵。

  一个月后,林鲜突然在宿舍宣布,安航已经是她的男友了。林鲜在宿舍其他女孩的赞叹、羡慕声中幸福得意地笑。我想起一个星期前走在篮球场时,看见林鲜拿着一束鲜花恳求一男生帮她带给安航的情景。当时,她看见我的时候,狼狈又恼怒地白了我一眼。

  我捧起书,离开了宿舍。

  安航。人物。让宿舍这么吵。

  当安航来到我们宿舍的时候,我冷冷地扫视了他一眼,便慢吞吞地爬上上铺拿起作家萧红的书来看。

  安航在宿舍那些女孩中嚣张地笑,跟每个女孩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

  人物?一副漂亮的皮囊而已。

  我厌恶地转过头看他,他亮晶晶的眸子正在打量着我。看见我的眼睛,他有些拘谨地移开眼睛。

  我跳下床,抱起书向外走去。

  走出宿舍的时候,我听见他说:“她就是你们班上那个整天不说话的于若若吧?”

  那天我很晚才回宿舍。回到宿舍时,我听见林鲜正对着话筒狠狠地说:“安航,你丫,真他妈的混蛋。”

  看见我,林鲜挂了电话若无其事地拿起脸盆出去洗脸。

  半夜的时候,我听见林鲜那若有若无的哭声。

  第二天早晨,我洗过脸后便直奔食堂。

  走在路上,阳光从我背后射过来。我被细风吹拂起来的头发,投射到地上的影子像黑色的蝴蝶。

  走到食堂的时候,我看见安航在早晨无声的阳光中靠在食堂大门上若有所思地抽着一支烟。

  我径直朝他走去,经过他身边时,他忽然开口对我说话:“若若,能跟我说话吗?我知道你不说话是因为你认为没有人值得你说话!我呢?是否值得让你说话呢?”

  看着他那很自以为是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不想说!而且,你,也没有什么值得我跟你说的!”

  “不,若若,我知道你的心底!其实你很孤独呢!”他很肯定地说。

  真是个自以为是的人!当时我想!事实上,后来证明,他的确是这样的!他一直以为自己有多了解我,其实他对我的笑声、我的表情、我的各种姿势所包含的内容完全陌生。

  “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喜欢你这样的人。”

  然后,我很不屑地冲他笑笑。他的脸在我的这种笑中涨红了,手中的烟怦然而落。他的脸堆满了不可思议的笑容。

  “若若,我爱上你了。真的。”他说。

  安航开始追我。他的爱直接而又热烈。很快全校女生都认识了我。林鲜跟宿舍其他女生开始集体冷落我。我依然我行我素,我的不为所动让她们气急败坏。渐渐地,我却在她们的这种冷落中感觉到一丝骄傲,我是虚荣的!我开始接受安航的各种约会。

  渐渐地,我发现了安航的有名并不是光凭他漂亮的外表。他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会作曲,会弹吉他、钢琴,文章写的好,学习成绩好体育成绩也好……他几乎精通一切。我在这些发现中慢慢沉沦。

  发现自己爱上他的时候,我默默地在黑暗中坐了一夜,手心冒着冷汗。我笑了,冲着眼前黑暗模糊的事物笑了,很无奈地。

  其实,从意识到自己真的爱上安航的时候,不是已经很清醒地知道最终的结果了吗?

  我睁开眼睛,拭干眼泪,叹了口气。窗外,阳光庄重而宁静。我转身来到客厅,拿起桌上的杯子,喝光了昨夜剩下的半杯凉茶。

  再过一个月,安航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是六年。

  很长了吧?

  跟安航在一起的时间,我从不过问他的事情,给他极大的自由。我知道自己不能像那些女孩一样,要求他这,要求他那的。那样,很快会促使他离开我,像他离开她们那样的离开我。可,忍受、放纵的结果到最后却是同样的。

  从来不奢望安航玩累了会停息下来,他的确优秀。过于优秀的男人不一定是好男人。我一直这样的忍受原谅,其实只是为了等到自己完全死心然后可以彻底的接受这个事实最后离开。

  我缓缓地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抬头看见白得让人心悸的天花板,像一块巨大的盖尸布死死地罩住了我。客厅那两扇大副玻璃的窗户正在寂静中沉睡,像两只沉重的阴冷的眼睛。这样一个清新美好的早晨,我却陷在自己泛滥恣肆的回忆中奄奄一息。这时候,我听到锁孔里转动的声音。门忽地一声开了,安航一脸疲倦地站在门口。

  “怎么在沙发上傻坐着?不打开电视?”他一边换鞋子一边对我说。

  “电视很吵!”我淡淡地说。

  “昨晚玩了一夜,我睡觉去。”换好鞋子,他转身向卧室走去。

  “安航,”我终于说,“前几次不是说有话对我说吗?现在说吧!”我静静地看着他。

  他转过身愕然地望着我。半响,他说: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因为我想听!我想知道你想要说的内容!”我平静地说。

  “好吧!若若,你是个聪明的女子,其实你早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对吧?”

  我扬起唇角,淡淡地笑了:“我想听你亲口对我说。”

  他沉默了许久,有些黯然伤神地看着我:

  “若若,你是个孤独的女孩。为了我,你付出很多,甚至更加的孤独。你总是忍耐我的一切。有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启口说,你跟别的女孩不一样,我真的不忍伤害你。我就像一只船,无法停泊下来,我只有不停起航再停泊,然后再起航。所以,你明白吗?我想离开你了。”

  “安航,船也有变老、变旧、变破的时候,也有沉没的时候。那时候,你还能再起航吗?”我逼视着他的眼睛。

  他移开他的目光不看我。

  “若若,你希望我沉没希望我无法起航吗?”他说。

  我凝视着他躲避的眼睛,清楚地说:“无论你起航还是永久停息,我不在船上,我只能叹息一场。”我笑了笑,“好,我很快会搬走。我要先找房子。”我冷静无比地说。

  安航愣住了,神情慢慢由惊愕变成沮丧。他一定是惊讶我居然如此干脆,没有半丝留恋就答应分手。他不知道,我的心在躲避这一时刻的过程中已经伤得千疮百孔了,痛到极限便是麻木。

  我嘲讽地对他笑了:“我是不是应该痛哭涕流?苦苦哀求你不要离开,这才在你意料之中?”

  他不语。

  我从容地迎视着他的目光:“你一定在疑惑迷恋了你五六年的人儿怎么会如此义无返顾的同意离开你吧?你,刚开始的时候是被我怪异孤僻的个性所吸引,我的个性加上我的美丽吸引了你的时间是刚开始的两年,后面的时间是因为你对我于心不忍,害怕伤害。而且我又可以给你足够的自由,所以一直没有离开我。而现在,你对我对这份感情已经毫无留恋了,所以想下决心彻底离开。其实我一直明白,你,并没有真正的爱过我。”他紧紧地盯着我,看着他的脸在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我哈哈大笑,说:

  “你不要如此惊讶地看着我,我也对自己从头到尾能如此清醒地审视这段感情而感到痛苦,我也憎恶自己如此清醒!”

  安航的神情由诧异到忽然醒悟又到惊喜,慢慢地,他的眼中却流露出一种复杂而矛盾的疼爱。

  “若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很了解你。现在我明白了,我真的没有了解过你。”他说。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又勾起他的欣赏和好奇了。

  这时,安航的手机忽然响了。挂了电话,他对我说:“若若,我要到上海那边的总公司开会。你在家乖乖的,不要胡思乱想,回来的时候我们在详谈!”

  他匆匆地走了。

  屋里又恢复成静静的、空空的。

  安航,有些话题有些人是没有机会谈第二次的。

  安航,你知道吗?你让我在夜晚不能人睡,在白天则陷在梦游的状态。我每天都一遍遍地重现着同样的生活。我等待,失望,再等待,再失望。今天,当我起床在早晨的镜子当中看见自己的脸像暗中的浮雕,带着冰冷而悲伤的表情冲击着我的意识最深处。这一刻,我终于绝望。

  走到门口,我悲伤沉默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锁上门。

  我来到安航经常打电动的游戏厅,坐下来后,我开始静静地玩着他玩过的游戏。

  安航,冲我笑的这个老板你来的时候他也一定冲你笑吧?

  安航,坐在我旁边的这个年青人你认识吧?或许,你们还在一起玩过游戏。

  安航,我体会到你打电动时的心情了。

  …………

  离开游戏厅,天已经黑了。我来到安航经常光顾的迪厅。迪厅是城市的夜的面孔。

  音乐象着了火般地冲击着我,我在一片火光中扭动着身体,甩着头发。

  安航,你喜欢这里的音乐吧?

  安航,那个涂着紫色水晶唇膏的女孩,你也像我这般仔细地打量过她吧?

  安航,我跟你一样地在体会这种杂乱无章的感觉。只是,我的感觉跟你一样么?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慢吞吞地从迪厅走出来。

  我一直走到安航的公司,然后又悠悠地从他公司往回走。

  安航,每天下班回来,你走在这条路上的心情跟我现在走在这条路的心情一样么?

  我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中穿行,空气里飘起一股甜而带腥的气息,心流血的味道。

  回到家,我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

  当我从希奇古怪的梦中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玻璃爬到地板上了。起床后,我开始收拾我的东西。

  离去的时候,我转身看了一眼诺大的房子,它像只鸟巢一样对着我静默着。

  安航,我体会了你的世界,那些游戏、那些女孩、那些音乐,甚至你经常走的路。这些跟你有联系的事物让我感觉更加接近你的世界了。它们,不过如此。

  安航,你的世界,并不比我的丰富。

  我拎着包,走在恍恍惚惚的街上。人群如潮地从我身边涌过,一点一点地消失。灿烂的阳光从路旁树和树之间的枯黄树叶缝隙间漏下来,投在地上形成一片片空洞苍白的斑点。

  安航,其实分手,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困难,困难的是分手前的过程。而真正分手,给我留下的只有些许惘然所失。

  安航,其实分手,比苦苦坚持、痛苦逃避更简单容易些。

  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安航那英俊的头像对着我一闪一闪的。我关掉手机,取出SIM卡,闭上眼睛,让它落在身后。

  安航,我仍然愿意在我的记忆里保留我们那些浮光掠影的片段,直到我无法思考。

一个人的爱情,是场与自己的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