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爱在等待中搁浅

    前言:谨以此文悼念逝去的爱情。我无法控制的爱情,在今天,这个炎热的天气里终结。或者以后,一直带着伤口生活。在他的心目中,我知道,也许已经是一片平静,而我,无法平息。所以,我要用我的文字来安抚出自己的灵魂。

  姐姐,你流泪了。

  莫好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硕大的书包,胸前挂着某小学的校牌。她天真的眼睛让莫好有些感动。

  姐姐没有流泪,姐姐的眼睛只是出汗而已。莫好笑着对女孩说。

  眼睛也会流汗吗?

  会的。

  女孩背着书包消失在人群中。莫好弯下腰捂住胸口,心很疼很疼。林生,我没有心脏病,为什么我的心会疼?

  站在人潮汹涌却无一相识的街道上,莫好彻底地崩溃,这种没有说再见的永远告别让她窒息。

  她知道,她跟林生不会再见面。

  林生对她说,莫好,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我们爱情的方向盘由你来掌握。

  林生对她说,莫好,我并不是害怕寂寞,只是我害怕,我的等待没有目的,孤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直往后退……

  林生是个安静沉默的人,他悄无声息地在莫好的生活中出现。恋爱的四年里,他们去了许多地方,通过无数次电话,怄气过无数次。她在林生面前一直是肆无忌惮,很定时地,每个月大姨妈来临的时候,她便不停地打电话、发短信给他,吵着闹着要分手;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吵着要分手;甚至,她因为没有坐到车而走很远的路回家,她也要打电话骂了林生一顿,然后狠狠地说林生我们分手吧,我现在很气愤我累死了我没坐上车。她所有的不高兴都要发泄在林生的身上,让他来承担。而林生,总是温柔耐心地安慰她哄着她。那时是因为,莫好她知道,他们是分不掉的,所以她总是把分手两个字挂在嘴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莫好开始小心翼翼再也没有提过分手。她知道,如果提了的话,就真的会分开。

  莫好一直认为,林生是优秀的,再也没有哪个男人会在她心目中像林生那么完美。

  林生喜欢弹吉他,歌也写的很好。莫好经常在林生的单身宿舍里闹着、疯着,累极了便倦倦地睡去。醒来的时候,看见戴着眼镜的林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在纸上写着什么。莫好跳下床去,抢过那张纸。林生写了一首很动听的曲子,只是没有歌词。

  莫好歪着头浅浅地笑。

  我来帮你填词,现在我要回家了,否则我爸妈会骂我的。莫好说。

  林生知道莫好的父母很固执很偏激甚至不可理喻,林生也知道莫好害怕他们,害怕伤害。林生看着莫好甩着马尾往家跑,心中惘然所失。

  在莫好23岁生日的时候,林生为她制作了一个flash动画。那动画在后来的日子里,每次莫好看的时候听的时候,都感觉有什么东西流出自己的眼眶,心里湿润的痛楚迅速地渗透在心脏的血液里。莫好再也不敢打开它。

  莫好曾经经常带林生去一个叫礼拜寺的巷子里吃沙锅。每次进去的时候,莫好都会大声地对老板说,两碗沙锅,要辣点的。林生吃的很慢,莫好就使劲地埋怨他。后来林生告诉莫好说:我根本不喜欢吃辣的,也讨厌吃辣的。

  莫好倔强地说:因为我喜欢吃辣的,所以你也要喜欢。

  林生很喜欢玩电脑游戏,跟莫好恋爱后就很少碰了。因为莫好昂着头告诉林生:我讨厌你玩游戏,我一听见那声音头就疼。

  …………

  莫好在这些回忆中回想着林生脸上她熟悉的那种神情,突然发现,林生已变成她心底的一个伤口,溃烂流血,无法回复完好。

  林生说莫好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我真心爱你你也爱我你父母不接受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为什么要听从他们的为什么要和他们介绍的那些男孩见面宝贝别理他们跟我走他们永远不懂你的需要的是什么跟我在一起吧我给你绝对的自由不会像你父母那样约束你这约束你那宝贝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

  莫好说林生我父母只有我一个我不能伤害他们他们年纪大了你给我时间我会慢慢跟他们争取你慢慢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

  林生不知道,莫好的争取就是在父母面前隐瞒这段感情逃避面对。

  于是,林生便等待。

  等待中,阅读是林生唯一的陪伴,偶尔他会抱起尘封已久的吉他弹起莫好最爱的那首“爱的罗曼史”,这时候,林生在不可能的爱情和无法停止的等待中开始清醒,他的手指寂寞地搭在冰凉的吉他弦上。

  莫好,为什么不联系我呢?林生开始恐惧,恐惧自己会在无尽的等待中寂静地腐烂。

  终于再次见面,已经半年后了。

  莫好随着人群走出车站,灼热明亮的阳光让她感觉晕眩。

  远远的,他们一眼就把彼此相认了出来。莫好看到林生身上背着黑色的帆布包。

  林生站在阳光下微笑着朝莫好走来。

  莫好对林生说:林生,我要去那家庐洲烤鸭店吃烤鸭。

  上了出租车,车子沿着城市的拥挤的街道向前飞驶。坐在车上,他对她说,你变漂亮了。

  每次去的时候,庐洲烤鸭店里都是爆满的。

  我去占位子,你去排队。莫好对他说。

  林生满头大汗地端着烤鸭和饭菜上来的时候,莫好正安静地透过玻璃看着街边的阳光和人群。

  他们沉默地吃着那些食物,没有说话。终于,他们聊起一些共同的朋友,大部分都有了变动,结婚、外出、离别。

  她微笑地看着他说:林生,起码我们没有告别过。

  他固执地说:可是你和我断绝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联系。

  于是他们低头嚼动着食物,不再说话。

  吃过烤鸭,他们来到城隍庙里。林生像以前一样习惯地跟在莫好的后面陪着她吃着一些奇辣的小吃。

  林生说,莫好我现在很能吃辣的,也很爱吃辣的。因为辣辣的感觉让我想起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林生感觉跟莫好共同拥有的这种热闹的日常生活,似乎很奢侈。

  一家商店正在搞促销活动。那个坐在黑色的凳子上女子,正在演奏大提琴。她的手指麻木地游弋在4根琴弦之间,发出错落有致的声音,高亢而尖锐,尖锐而不失安静。

  眼前的这些让他感觉是种假象,他甚至怀疑莫好现在是不是真的站在他的旁边。

  林生突然说:莫好,现在为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还孤独的可怕?

  莫好悲哀沉默地看着他。

  林生叹气说:莫好,你给了我太多寂寞孤独难过的时光。

  莫好这时候猛然就明白,她和林生之间的感情已变得敏感脆弱,就像林生曾经送给她的那条白金项链,脆弱易断。她小心翼翼地不敢碰触林生的感情,就像她不敢戴那条项链一样,因为害怕丢失。

  在城隍庙里的一个精致的小店铺里面,她选了枚戒指,坚持让林生买下送给自己。那是枚镶着一颗大大的蓝水钻的戒指,周围有很多细小的蓝色碎钻,很夸张的美。莫好戴上它,张开手指,阳光穿透指缝,她的戒指在阳光下反射着炽热的光。

  很漂亮。莫好说。

  下次买枚真的给你。他说。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快又要告别了她要回去了。

  她走上车子,坐到靠窗的位置,伏在窗上,对林生摆了摆手。

  莫好看到他隐入人群,渐渐消失。她睁大眼睛,眼神随着人群移动,直到感觉疲惫。

  莫好想起自己对林生说过:我感觉每次见面都是最后一次见面。

  莫好把脸藏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哭了。

  车子开动的时候,莫好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努力回想跟林生相恋的四年来她做过什么,发现除了对他任性发脾气外她从未为他做过任何事情。想起林生一直在一个看不清晰的感情面前而苦苦斗争苦苦坚持苦苦压抑苦苦煎熬的生活,莫好泪如泉涌。邻座的陌生男子奇怪地看着她,然后递给她一包纸巾。

  林生送她上车之前递给她一张纸条,她没有打开它,轻轻把它放进口袋里。然后林生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莫好感觉林生的吻都有着生涩苦楚的味道。她用手按了按口袋,纸条上林生的气息在陡然漾起的泪水里游走。

  莫好明白,林生牵挂的心疲惫了,于是开始沉默,沉默过后的心会慢慢变得更加坚强。她想,也许林生会忘记她然后在某个洒满阳光的早晨里爱上一个精灵般的女孩。想到这里,莫好的心开始疼痛。

  林生的声音现在如此寂静,他的眼睛同样寂静,寂静的像一座森林。他跟她之间隔着流过的时光、整片整片的空白、凝固的空气、他的眼泪、他的寂寞,这些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无声无息,如此安静。

  到站了,下车之前,她掏出唇膏,对着车窗玻璃,轻轻地涂抹。

  林生,我想你终于不再爱我了,这样真好。

  这样,我给过你的那些眼泪和疼痛,就可以如风飘远。

  莫好取出车上那个陌生男子给她的纸巾,轻轻拭去眼里的液体。以后,也许再次相遇的时候,彼此的脸上只有疏离和冷漠。

  风在街道上穿行,在高楼的围墙下穿行。时光停顿在这一刻,莫好感觉林生那水草般的洁绿的爱情在她心中凝结淤积成黑色的痂。终于她打开那张纸条,纸条上是林生写的那首歌,她说要为它填词的歌,而最终,是林生自己填的词:

  我的迷茫/就如朦胧的月光/我们分别,然后遗忘/我的思念/一直在四处疯长/思念象波浪/每个人/都会寂寞迷惘/只是我/特别多些总是忧伤/别忘给我的绝望留个记号/别给我希望,别给我绝望/不要挥手,不必挥手/为了爱/我可以停留/为了爱/我也可以走/以后,会不会有人祝你生日快乐/今天,我依然在为你歌唱。

爱在等待中搁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