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灵

千江有水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初遇

    远太阳系引力边缘,圣辉号闪烁而过!

  船体是第四代记忆合金了,也幸亏是这种抗冲击自修复合金,在一次意外小天体撞击中才使得圣辉号得以幸存。事故发生在飞行一年后,撞击是侧面的,小概率事件发生时,飞船正保持全电脑控制的匀速飞行。全体九名船员处于冬眠状态,高速飞行的舰船自动采取了应急程序措施。

  真空状态船舱的低温冬眠舱里,缓慢流动的时间被猛烈的警报唤醒。

  主电脑安妮启用YW089意外事件应急程序,严重程度AAA*级,全体船员终结冬眠,12小时后,蹒跚走入中控室的卡尔曼输入指令,中央控制室控制权移交。

  “安妮!报告飞船动力状况、损毁情况,播放录象资料。”舰长卡尔曼沉稳的下令,舰员陆续进入控制室。

  万幸,飞船后部一侧被洞穿,第四代记忆合金船身在承受急速巨大撞击前0。078秒,由安妮定向引发了记忆金属的强击E级非晶态分子反应——在被撞击的外环水箱壁和船体金属区域,第四代记忆金属分子键结合力瞬间离散,如同子弹击中飞行的水泥,留下的只是一个几十米长、篮球大小开始、拳头大小结束的长洞,一个高速、核桃大小的流石击穿水箱和船壁后,从离船舱壁横向距离不远的船艇底部洞穿而出,太小了,安妮没有能及时发现,幸好推进器没有损坏。船壁已经开始自动修复,2号、3号维修机器人长长的管状机械手臂伸出,探到船舱和舰艇尾部的破损处,数十微米厚的金属修复层正从断口生长,到卡尔曼及船员从冬眠密封仓门出来时,薄薄的一层已经遮盖完洞口,并迅速增厚,紧接着,舱内氧气在结束冬眠程序后进行注入。船内同时被撞击断的管线、电缆挂在舱壁,幸亏了第四代记忆合金和重要管线的“断米”技术设计,各种管线没有因拉应力受到更大的损失。

  飞船外侧巨大的水箱被洞穿,由于水介质压力原因,记忆金属无法阻止其外泻,水顷刻涌出水箱,迅速晶化在圣辉号亚光速飞行的超长行程上,水,全部变成了人类最长的冰喷泉,绽放在寂寞的太空。

  “领航员,恢复平衡,机械师,尽快修复飞船后舱受损的线路。”舰长卡尔曼和惊魂未定的船员来不及补充养份和恢复体力, 全力应对突来的事故。

  “舱体合金壁恢复中,47%完成,需要着陆全船检测维修,主要是管线、仪器维修和调试检测。另外由于分离闸门失效,只留住了少量的水,需要补充最关键的水储备。”电气工程师英基拉报告。

  副舰长德里勃斯眉头紧锁,声音严峻:“领航员普芮蒂,现在迫切的问题是寻找水源,进行搜索!”

  根据安全程式PS2058,圣辉号需要着陆维修,特别迫切需要补充巨量的水,经过2个星期的飞行、寻找、定位,圣辉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准确说,以不可思议的位移,在浩瀚寂静的宇宙中找到了一个目标,这个星区按地球联邦空间局制定的银河系坐标,位于银河系猎户座旋臂,就是太阳系所在的旋臂,距离银河系中心2。3万光年S面785区域。

  目标是在M1-S2-3-R785星区的一个红色行星, “检查动力,关闭空间叠进器,保持船体方向,启动登陆程序,检查生化装备。”舰长发出指令。

  空间飞行的枯燥被打破,每个人都有了点精神,有事做的感觉真好,尽管他们不想去那个什么鬼行星。

  在降落前,这个星球的基本大气、地质等情况已经被安妮大致观测:这是一个红色地表的星球,较地球稍小,大气比较稀薄,还算干净,目前昼夜温度在14到76度间,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最美妙的是有水;是不是可以食用这不成问题,飞船有先进的处理设备,温度魔术可以让任何水变成纯净水,当然,如果有超量放射性同位素,那就麻烦些了。斯克尔斯零重力分子筛离心分离机能分离任何不同中子含量的同位素。这机器名字很长,但很实用。

  没有做低轨道环绕飞行观察,飞船匆忙而又平稳的降落,竖立在这个红色星球的一个湖泊边上,高999米的飞船显得巍峨壮丽,整个主要船身其实只有400米长,另外的499米是银色合金制成的一个长长的前掠翼,叫翼不是很准确,前端细长的扁竿状,接近船身前,向两翼分开,形成一个简洁的环状,又收于中央控制室前的船头部位,所有的船员都注意到,加速飞行时,最远的前端亮起一个柔和的灯,在茫茫的宇宙中,象一盏指引回家的路灯。现在,圣辉号矗立着,泛着银红的光芒。和它的地球主人,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星球。

  安营扎寨当然选择近水的地方,舰艇靠近一个很大的湖泊,湖泊方圆大概几十公里,水面很平静,暗绿又隐约红褐色的,是陆地的颜色和水色的交he。

  忙碌完的舰员终于等来了晚宴,限水近半个月的船员终于可以痛饮了。安妮又向船员通告了好消息,该星球空气氧含量18%,有毒气体含量微小,空气可供呼吸,水、气及岩石等取样分析未见有机物,解除生化限制。好消息使大家都比较兴奋。

  飞船需要采集几种重金属补充记忆合金,水需要补充。分组行动计划在第二天开始,分二组行动:取水任务小组和寻找金属任务组。

  英基拉和船员机械师易克穿着机器服出发寻找金属,艇上有备用小飞艇,为节约船载小飞艇能源,外出通常使用机器服,人体助力机器服在0。87G的这个星球上更具威力,一路飞奔过山谷、平原,二人在寂寞的红尘里鬼魅般的奔跑、跳跃,远远地,前面出现了一个很高的死火山。

  两个小时后,二个人终于站在了上面。古老的、用于检测金属微含量的原子吸收分光仪演变成了手持式即时激光检测仪,二人一边工作一边领略异星风景。

  “嘿,好累,英基拉,你看,山下那里还有一个湖泊,真漂亮,象一面镜子” 易克边调节遮光镜远视功能的焦距精度边说道。

  高山上,远眺,可以看到山下远处有一个独立的湖泊。估计是大陨石砸出来的坑,很圆,没有河道通向湖泊。

  “哎,万幸这么快就找到这个富水行星,不然就惨了。”

  “你看那是什么?湖边上!”

  湖泊对面的岸边有个塔状物,靠近湖泊,距再远处的高山有一段距离。比较孤立。显得与周围很不相配。

  “不就是一个小石峰吗,不过有点特别,象从地上长出来的”英基拉说道,“检测完这个火山口,我们去看看湖光水色吧!”

  下山用了1个多小时。他们到了湖泊边上,这个湖泊半径估计有近8公里,原本因陨石撞击应该隆起的湖边已经比较平坦了,站在这边看过去,平坦的湖面,红色背景的群山,再往上是天边盘大的烈日,没有植被的地表更衬托出山、湖的奇伟壮丽。人不在高处,那个塔状物在略有起伏的地势下就几乎不好分辨了。

  现在是这个星球的傍晚时分,远处恒星的光芒印在湖面,景致极好,空气流动强度不大,周围一片寂静和幽深。美丽的星球,知道有人在欣赏你吗!

  该星球自转周期是近30小时,第二天一早,昨天回来忙到半夜维修工作的英基拉在睡梦中被呼叫器叫醒,是生化学家金震茵找他, “英基拉,什么时候了,该起了,我马上到你房里来!”

  “你能把你昨天取的水样再取点吗?”进来的金神色很急,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可以啊,怎么了,有什么不一样?”

  “噢,有点古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的水样不见了,你看”

  英基拉注意到金手上拿着一个瓶子,瓶子空的,

  “怎么不见了?”

  金震茵把瓶子递过来,让英基拉看瓶底。

  瓶底一个很小的不规则的小坑,坑底穿了,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小眼。

  “你看,瓶底有个洞”

  英基拉拿起瓶子仔细看,“这瓶子是昨天装水的吗?”

  “是的,你昨天采样交给我,我就到进这瓶子,放到生化室样品架上,因为昨天主要做岩石元素分析,没动这水样,今天我早上忙完后,去拿这瓶子,发现是空的,水样没有了,我很纳闷,然后看见这个眼。”

  “瓶子原来就是坏的吧?”“不可能!都是新的。”

  “是啊,那是你不小心弄烂的吧?”

  “瓶子虽然很薄,但我肯定没碰烂,烂也没这种烂法,我问你,你不是在我们营地旁边取的样,你是在哪里取的?”

  “昨天我们去考察,在远处一个湖里随便取的,有点远,” 英基拉说道“没事,你要水样,到处都有,我再给你取点,小菜一碟”

  “哦,就要那个湖的水,你跟我来!”

  英基拉很郁闷被搅了好梦,打着哈哈,跟着金震茵来到生化室,金震茵关掉紫外光灯,走到台桌前,指着一处桌面说“你看!”

  英基拉凑过去看,“看啥啊?” 金震茵指着器皿架下面一处说:“水漏在这儿,已经干了,你侧着看”,

  英基拉看了半天说:“好象有什么东西在桌面,反光的。”

  “对,有好几处,是一些十分微小的结晶,主要成份是硅,但不是单纯单晶硅和二氧化硅结晶,我分析了,从没见过的硅——氧——氢链结构。”

  “不太明白,什么意思啊?”

  “嗨!还不明白,我实验室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我想它是从瓶子里面出来的水蒸发后形成的。”

  英基拉觉得心猛跳了几下:“是瓶子上的硅?”

  “是啊,瓶子出现了个眼,瓶子主要成份是二氧化硅。”

  “你意思是说那眼处的硅跑到这了?”

  “我不能肯定,但只有这种可能。” 金震茵盯着英基拉说:“对于生化学家,你知道这意谓什么吗?你赶快再去取点样,这水和这边上湖里的水不一样,有问题!”

  “好,我马上再去取样,你等着。”英基拉意识到了事情有点不简单了。

  午后,样品取回来了,满头大汗的英基拉和金震茵立刻去了生化实验室。

  一滴水样滴在玻片上,没有用染色剂,金俯身凑近目镜,

  “天啊!活的,是生命,在动!”金惊叫起来。

  “百纳米级,卵型、棒型,非常透明,立方毫米计数568个。”

  “英基拉,你来看。”

  高精度液体衍射光学显微镜下,可观察到一些几乎透明的小东西,基于布郎运动上的活动程度缓慢,靠近玻片层,密度增大。

  “呵!呵!有东西动哦!有细菌唉!快喊舰长来看!”

  舰长、副舰长和其它几名在船上的队员都过来了。

  卡尔曼从显微镜前抬起头:“是啊,有自主运动,你们说那个玻璃杯的洞是这些东西弄出来的?”

  “是的,持续观察可见该生物数量增多,繁殖方式是到达临界质量后裂体,应该依靠摄取玻璃中的硅进行自组织。目前未观察到一例死亡现象。”

  “它吃玻璃!?”舰长再次看那个带眼的瓶子,抬头,目光和金震茵对撞,

  “水里除了矿物质没有其它有机体,它饿坏了要吃玻璃啊。”英基拉笑着说道。

  “金,你的意思是?” 德里勃斯看到卡尔曼和金震茵很严肃的样子,问道。

  “是的,它不是饿坏了,它可能是硅基的生命!” 金震茵一字一顿道。

  硅基生命!,?

  德里勃斯见过不少的地外生命,金在汉城大学也主攻星际生化学科,卡尔曼在30多年的宇宙探索中见过更多的生命形式,但听到这话时还是犹豫和疑问的。毕竟,硅基生命只是猜测和臆想,从没有人得到样本。2076年因氪星人入侵而成立的地球联邦在其后征服10000光年半径的宇宙范围内遇见的生命形式中,尽管以各种元素为新陈代谢介质,例如以硫元素、氮元素,但肌体组CD是碳基的。

  “可是,按理说,这个星球多水,是不可能产生硅基生命形态的,硅链在水中不稳定,不象碳链这样在干湿环境下都保持稳定,容易断掉,而且这星球表面温度不高,现在外面是53度,你们在阴影下都可以不穿宇航服。而这个温度对硅基生命来说就象地球南极啊。奇怪啊!”易克也表现了渊博的知识和看法。

  德里勃斯说“按现有理论,硅基生命的代谢产物是二氧化硅,所以怎么会吃瓶子呢?瓶子是二氧化硅的,二氧化硅非常稳定,是如何克服分子力的啊,瓶子上的眼到好理解,最大表面缺陷的地方,分子间结合力弱,小东西富集在此,越吃越好下手,最后吃穿了。”

  “是,还有,硅基生命的代谢中,释能过程氧化作用会产生固体的二氧化硅,而不二氧化碳,后者是游离的单分子,是气体形态,前者却会形成晶格,沉淀下来。可昨天在漏出水样的桌子面发现的不是二氧化硅。”卡尔曼舰长补充道。

  “它的呼吸和氧化过程不是我们目前理论能解释的,有其它机制阻止硅参与或极少参与氧化,昨天的小结晶就是它全部的团聚。”说到这,金震茵怔了下,“啊,对了,我们可以做个实验。”

  金震茵将昨天采集的小结晶小心地放在水样中。结果让人大吃一惊,结晶以极缓慢的速度离解,最后消失,水样中活动体浓度升高了数十倍。

  “它能分解二氧化硅,利用里面的硅组织机体、繁殖。这和我们以前的概念完全不同。但对于它的生长代谢来说这又是最合理的,如果不是这样,代谢产物硅石在体内如何排出呢?甚至把自己都包在里面了。”

  金震茵接着说:“是不是硅基生命还是以硅元素为代谢主元,我还需要进一步的仪器观察和研究,需要确定它的构成是否有类似硅烷、硅烃的结构,或者其它未知的符合生物化学特性的形态,目前从它能以硅氧氢结构进行自组织来看,八九不离十了。”

  发现和未知带来的兴奋让所有人激动不已。

  卡尔曼对德里勃斯说道:“我佛千万身,宇宙无穷尽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这样,我们去看看那的情况,那个湖泊应该有不一样的地方。”

  “金震茵进行防生化污染处理,3小时后出发。”舰长和英基拉兴奋得迫不及待。

一、初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