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硅灵

    三个该行星天中,2架小飞艇环绕这个行星不断地飞行、扫描,发现只有这个湖边的三个山峰有玻璃状覆盖层,其它众多的湖泊、山脉没有异常,也没有发现任何类似的塔状物。舰长召集所有船员,一致同意进攻计划。舰长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我,同意!我们是地球人类,探索是我们的天性,尽管可能我们不受欢迎,但是我们来了,我们应该知道它是什么!”

  一架无人驾驶的飞艇飞向那三座山,停在6000米的高空,进行高空拍摄、坐标定位后,启动了导弹导航装置,一级战备状态的母舰在3分钟后同时发射了18颗超小型导弹。烟雾散去几分钟后,小飞艇确认几座山上通向湖畔的树根全部被炸毁。然后无人飞艇再次在6000米高空做半径15公里为时10个小时的环绕湖扫描,以确认没有异常现象。

  后撤50公里的母舰上,安妮报告湖坐标范围有强磁爆产生,但很快消失了,同时测到从湖发出持续25秒的超强电磁波,以至于湖上空大气层出现强烈电离现象。安放的自动拍摄装置传来的图象显示湖边尘土绕湖飞旋,外围湖水猛烈旋转,渐渐带动内圈,湖中心出现了个巨大漏斗旋涡,持续了数分钟后平息。

  终于, 圣辉号队员的脚步再次踏在湖边,用高爆子弹炸飞了一条细树根,没有攻击和其它异常,所有人终于松了口气,在湖边等了一会,卡尔曼挥挥手,向塔进发。

  接近了,安全,再接近了,紧张的气氛渐渐轻松,高耸的塔就在面前,6个身着宇航机器服的地球先锋和3个地球机器战士终于站在这个神秘的塔前,这塔是树根的维护的禁地,满是褐红尘土覆盖的塔里面是什么呢?树根在维护什么?

  举目望去,二十层楼高的塔顶端由于倾斜的关系看不很清楚,那上面曾发出要命的闪光。塔身不是规则的旋转体,有凹凸不平,直径在15米左右,象个巨大的子弹。塔在塔基处深陷入地表。

  一名机器战士的枪托敲在塔身,发出咣咣的声音,中空的,尘土落下,露出和树根一样褐红的树皮,再敲开树皮,淡灰色半透明的水晶暴露出来。

  “和树根结构差不多啊!”金震茵轻轻走到跟前,用手触摸,冰凉的,英基拉走到塔的湖方向侧面,见离塔基不高处有个凸起,是一个近半米长的棍状凸起。身手摸了一下,

  “啊!看这个,这是什么?”

  英基拉惊叫起来,大家定睛一看,这回灰尘下面不是树皮,而是班驳的金属,金也伸手过来抹尘土,先抹那段突起的棍形,末段有凹凸,很快,所有人惊叫起来:“手”,一个管样的手臂,有手腕,手腕处的关节延伸出手掌,掌上分明是握紧的五指。

  “快,全部清理出来!”

  一个人形状的金属人,坐姿,背部靠在,不,应该是连接固定在了塔上,称为躯干的是圆柱型的金属实体,正面胸口部位有一个平面螺旋星系标志。上部有三胳臂,分成120度均匀分布,一条手臂弯曲伸出,其它两条是垂下的。下面也是对称均分位置的三条腿,三条腿伸出在地面上。头部是不规则球形。两只凸出的、怪异的柱型眼睛注视着湖中,还有一些其它不明的构件。金属表面光泽暗淡,看得出经过了悠长的岁月,虽然如此,在这有氧的大气和有水的环境中,却不知道是何种合金能保持到这样。

  清理金属人身体底下的杂物后,可以清楚的看到,从湖过来的树根和金属人身后塔基延出的树根在身下合聚成一条,然后接到金属人姑且叫臀部的位置。

  清理尘土时,在金属人机器身前还发现一个小圆柱型金属罐,卡尔曼拿起沉甸甸的金属罐,柱面有金属人胸口一样的星系图案,在这图案下,还有一行符号,由于年代久远,辨别不清了。

  震惊不已的人们!

  “上帝!它从哪里来,怎么来的?”

  一只拉普文明远航舰队执行序列为38595号的任务,漫长的飞行和空间跃迁后终于抵达拉普9348观测站,23万年了,这个从1已经再建9348次的观测站从没有休息过,拉普文明23万年来的重心和工作也一直围绕这个观测站前的那个神秘区域。

  23万年前,远征舰队偶然发现了一个神秘空间区域,那是一个宏大的区域,直径将近0.1光年。是一个“空球区域”。6只飞船组成的舰队探索宇宙时候,接近了这个区域,看上去没有任何异状,第一只飞船飞过去了, 20万公里后面的一艘飞船和前一艘一直保持通讯联络和相互监控,没有感觉任何变化,侧面20万公里外的一艘飞船监视屏幕上却失去了那艘舰的踪影,变化搜索角度,赫然发现本来在侧前方的那艘飞船已经在0.012光年外了,这时第一艘飞船也察觉异常,发现自己的星空位置整整向前移了1/22光年。

  由此,发现了这个神秘的过渡区域,任何物质包括电磁波经过此区域时,都会自界面处瞬间(没有任何时间延迟地)跃迁,在一个0.087光年直径球面的同向对应面出现,从任何方面都是如此。就如另一个空间球被塞入这个空间,而原空间保持了连续性,也可以把球看作一个无尺寸的点,因为原空间是完美的连续,触界者无法察觉,只有观测者能看到被触界者的空间位移变化。只是这个点太大了。或者把它看成原空间被挖走了一个空间,剩余的的保持原有的连续性,只是凭空少了一个空间。

  可是,当有可观察尺寸的物体比如一个飞船或行星以可观察速度通过甚至静止在这个位置时呢?观察者眼中是不可想象的怪异。

  其后的探究使自认为称雄半个银河系的拉普文明近乎绝望。因此,更关注这个可能威胁整个银河系的神秘“空域”。于是,监测站建立了,从那以后时刻起,拉普文明不停的观测、研究这个可以变化位置和大小的“空域”。

  那6艘中3艘紧急返航,可是只有2艘回到了拉普星系,其中一艘在空间跃迁后消失了。

  “舰长,除了这金属机器人,这塔是中空的,中间一个水晶柱直通塔顶,高塔可能是防范湖区用的,我们没有采取破坏式检查,塔顶应该是高能粒子发射出口,有不同方向的小洞口,这塔身可产生产生和加强电磁脉冲,导弹发射后的强电磁波估计是这里发出的。看样子,能量是耗尽了,不知道这家伙死没有。”英基拉逸中指指金属人说道。

  卡尔曼没有说话,走到湖边,沉吟良久。

  第欧根尼走过来,“卡尔曼,想什么呢?”

  卡尔曼舰长目光盯住金属人“它了不起!是个英雄,是英雄都有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卡尔曼对走过来的金震茵说:“你能讲讲开始的故事吗?”

  金震茵由惊喜、迷惑、惊奇再到今天的谜底,已经全部明白了:“我不知道是如何开始,但是我想大家都明白了,这个星球没有智慧生物,是这个外星机器人控制整个树根系统和塔。树根精细的结构都是这个外星机器的杰作。它还建造了塔保护这湖,山上的光能吸收层也是它的作品。”

  金震茵摸摸受伤的手,感叹道:“它没有真正伤害我们,其实它很友善,此刻,对它,我感到一种尊敬。尽管它不是任何原始汤进化出来的有机生命。”。

  “那树皮仍然是活的!它会再次重建的,也许现在就开始了,它不会把能量都用完的。分子级的硅芯片只需要很小的能量。它只需要用它的方法”告诉“树皮”细胞“怎么做就行了。”金震茵幽幽的又说道。

  “是啊,炸断的树根会很快连接上的。”第欧根尼接道。

  卡尔曼脱下头盔,大口吸了下这星球夺面袭人的热空气,朝英基拉叫到:“派14号去湖里看看吧!我想,那有他的主人!”

  湖心很深,监视器中14号发出灯光照出了静谧的水界。慢慢潜深了。朝下观测的镜头中出现了一个巨大耸立的轮廓。继续下潜﹒﹒﹒﹒﹒﹒

  一个巨大、破损的飞船残骸,静静躺在湖底,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代,泥土掩盖了小半船身,它的主人不知在湖里什么地方,也许被忠实的仆人好好安葬了。远离故星的游客是什么样的智慧生命呢?。

  再没有惊疑和任何迷惑,湖中的硅菌、树根、塔、机器人和飞船残骸,所有迷团尽解。

  卡尔曼和所有船员都好一阵静默无语,从母舰传来普芮蒂的声音:“卡尔曼舰长,你讲讲开始好吗?”,留守舰上的人也被大伙的情绪感染了。卡尔曼舰长转过身,望着那被打败的金属人:“也许是这样开始的。”

  ——也许,灾难发生时船员就牺牲了,迫降到这个行星的飞船受到严重损坏。幸存的只有那个机器人了,他有自觉吗?有情感吗?有思想吗?我不知道。他出水而来,向湖而怅!孤单不知何往。他原来的职责是什么不重要了,守护主人是他唯一的选择,还能做什么?电子的闪光中,急速运转的硅脑中,芯片从没有的高烧,意念喷薄而出,他再跃入湖中,破水再出,手中是一个密闭的金属罐,罐上的字再次撞击他的硅脑:硅灵——场感硅菌—拉普星盟。

  他久久的盯着罐子,硅脑急速运转,一天两天,不知多久以后,僵硬的三肢弯曲下来,他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打开盒子,将罐中的硅灵放入湖中,又有使命需要完成了,他觉得自己重新充满了活力,体内核动力澎湃不已。主人,我会一直陪护你的,尽管你们已经化为焦土。

  一年、二年,一百年、一千年……湖水涨落,恒星日升日落,来自拉普星系的硅灵顽强地适应了环境,在湖边繁殖进化成了大型硅菌,他以不可思议论的集束磁场,引导着硅菌的富集和定向组织,他用硅基智慧的方式分析着硅灵的生命编码信息和结构,调动硅灵的离子开关,指挥着硅灵选择需要的物质离子,缓慢、精准地构建着。几千年过去了,他已经将第一根原始硅管从臀下的接口伸出了,硅管的设计是连拉普星系文明都不曾想到的,他觉得很得意,这是他的杰作,定向电磁波从不间断的联结着他和他的硅灵,指挥变得越来越熟练。一个一个不同的原子、分子在他电磁波控制、引导下、在活着和死去的硅灵中,一点一点的结合到硅管的正确位置。他需要传递电磁流直接指挥那些硅灵,于是,他的硅管有了分子线路,他有一天突然想到自己很多元件会老化,于是修改、重建,硅管深入了他的躯干,直达躯干内,直达大脑。

  一万年、二万年……树根在延伸,象蟒蛇样前爬!他需要得到和释放不同的能量及物质,单晶硅和金属有机分子通道做出来了,啊!我的硅脑要是被流星击中怎么办?他一天猛然意识到这危机,我是怎么来的?啊!想起来了,主人,你用硅灵造了我,我需要更多的我,按照他自己的硅脑结构,硅芯片出现在树根中,十个节点、百个节点,他奔驰在树根,畅游在湖边。核能消耗着,他还需要新的能量,阳光下的他再次雄心勃勃,向那山峰进军。他有更宏伟的计划,他还需要更多的金属,主人,请原谅我去吃您的飞船。

  十万年,二十万年……硅管已经伸到了湖边那个山峰,太阳的光辉好温暖,照在他由光洁变得暗淡的身躯,他的听觉失去了,他的视觉已经老化掉了,也再不能站立起来,可他越来越有信心,陨石砸不烂他的信念,时光磨不平他的意志。对,还要保护主人,保护自己,塔在身后矗立起来了,环型硅管绕湖接拢。还需要不同的金属矿资源,还要感知更多的范围,向各处延伸、延伸。他将硅灵一个一个分子修造的树根芯片激活、开动,他的意念已经融入了他亲手做出的晶体中,他无处不在。

  可惜啊,我的知识组合就这些了,他也哀叹,飞船的记忆体全部都被毁损,他所不知的知识是得不到了,主人,您的生命是那么柔软和神奇,多少万年前他从硅灵树皮工厂中诞生的硅脑想象不出如何指挥硅灵进化,他也不能转移时空,不过他自己的创作也足够了。

  一天,他突然想到要呼唤母星。

  这样,塔中的电磁脉冲激发环出现了。他要呼唤母星,要告诉他的主人的同类,在这里,我和我的主人在这里……

  光影日月, 风舞迷尘,坐在塔边的硅先生,身型渐没,躯干已经和塔紧紧连在了一起,红色星球上的灰尘遮盖了他的眼睛、面部、覆盖了他的身躯,和塔融为一体。依旧顽强的,是那支伸向湖中手臂,他想昭示什么?还是不屈的宣言。

  直到有一天,这个星球降落了一个银色的飞艇。

  终于,卡尔曼舰长讲完了,良久,没有一个人说话,金震茵摘下眼镜,眼睛湿润了。

  麦瑞克首先打破了沉默:“头儿,我们可以帮它吗?”

  “不用,它不需要我们帮,它有自己的路。”

  由通话器又传来普芮蒂的声音“那,还有后来的故事吗?”

  “有,不过要下次在这湖边才能再讲了!”卡尔曼的声音又重新充满了豪气“我们也该上我们的路了。”

  那个印有螺旋星系标志的罐子装满了那湖里的水被带到圣辉号,一起的还有在爆破点收集的树根、树皮。

  是的!圣辉号要继续前行,尽管他们不知道会有什么在他们的航路上出现,也许是贪婪的氪星人,也许是湖边那个硅先生的主人,也许是更危险的未知。不过,勇敢的卡尔曼和他的船员,永远探索的地球人类,是不会停止向宇宙进军的!

  罐子中失去指挥的硅灵也将随圣辉号旅行。它又会怎样呢?

  红色行星引力边缘,圣辉号闪烁而过!

  2005-9-28初稿

  2005-10-8 完稿

  2006-1-14 修改

  于CD完)

三、硅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