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秘土

    很快,湖泊出现在人们眼前。

  卡尔曼舰长、英基拉、易克、金震茵四人来到昨天取样处,天空的恒星位置移动到了地平线附近,光线稍暗,更衬托出山高水静。湖泊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湖水略温,和营地湖泊一样。

  再次取样后,卡尔曼决定沿湖岸前进观察是否有异常,并在不同位置再取样。

  很快沿湖行进了大约5、6公里。依然没发现地表或湖中有什么情况,一切正常。一直指向湖中的探测仪也没有发现生命现象。

  “探测仪对硅基生命形态肯定不起作用,但是没有发现运动现象。” 金震茵说道

  “硅基生命活动可能是缓慢的,不能排除湖中有大型硅基生命”卡尔曼接说:“奇怪的是,为什么营地的湖水中没有发现这小东西,而这个湖却有呢?”

  是啊,昨天检测宿营地边的湖水一切正常,是这个湖中有古怪吗? 众人一路走,一路迷惑的思考。

  可是没有专用潜水器,穿机器服到是可以进入水中,不过这样不符合操作规则。

  正在这时,最前面的英基拉脚下好象踩到什么东西晃了一下,英基拉突然叫到道:“看,这是什么东西”。

  被踩开的尘土中露出一段手臂粗细、红色树根样的东西,大家围过去,英基拉用脚又踢了几下,“树根”露出的更多,继续清理杂石和尘土,“树根”一直延伸进一米外的湖中了,再往湖外方向清理,大约2米外,接到一个更粗些的“树根”上,不过那个是环绕湖方向的,顺着环绕湖方向的树根继续清除杂物,树根一直环湖而延伸,由于地面不平,有时入土较深,有时仅一层尘土覆盖。

  大家兴奋而疑惑,这是什么东西?小组往前走了100多米,翻开尘土,发现粗的是一条环湖方向的主“树根”,还发现,每隔几米,都支出有稍细些的“树根”或通向湖中、或伸向湖外方向,支“树根”上又有再细的“树根”,伸向不同方向。通向湖中的陷入淤泥里,通向湖外的延伸不同的距离渐渐变细。

  “是什么东西?”激动的几个人一边不停的用手翻开石头、抚去尘土,一边说道。清除掉覆盖上面的红色尘土,仔细观察“树根”,有层石英纤维状的覆盖层,很象树皮,有些树皮表面还有鳞片状云母体。“树皮”表面纹理中布满未扫净的褐红尘土。“树根”大多在尘土下面,偶尔有露出地表的,象地中蛰伏的蟒蛇。在这荒漠的星球,显得莫名的怪异。

  “这是怎么形成?是硅基微生物聚集形成的吗?”

  “看形状不是很规则,很象地球上的根系组织,但怎么是水晶树啊?呵呵。”

  “这个主根绕湖而行,很奇怪啊。”

  “敲下一块取样回去分析。” 几人兴奋的发表议论。

  易克取出棒状的多用工具,弹出刀子,找了个细的根,刮了刮,发现红色表面是3-5毫米厚的有韧性的树皮样组织,这层下面,是灰色半透明的管状物树根,“象烟水晶棒啊,好漂亮!”

  金震茵看到晶体棒,张开了嘴,和卡尔曼对视了一下没说什么。

  易克先试着切了几下,很坚硬,就抬手猛地敲下去,“咔!”,坚硬的合金棒击在树根上,树根断了。

  就在这时,“嘤——————!”一道极深远、沉重而又尖锐的声音传来,就象巨型机器启动刹那的电流声,笼罩整个湖区。

  易克正要把从地上拖出的一段树根递给旁边的卡尔曼,不禁楞了一下,这时,湖中似乎猛然亮了一下,接着一道闪电从树根断口处腾出,贴地而起,击在易克身上,易克哼了一声,一头栽到,其它几人“啊!”的闪开,又一道闪电腾出,卡尔曼大叫一声向后栽倒,英基拉和金震茵惊呼急退,再一次,一道闪电击向英基拉,英基拉正在后退,闪电击在英基拉手上的探测仪,英基拉脱手丢掉烧焦的探测仪,满面痛苦坐在地上,大叫“快退!”

  金震茵乘这时已经退了十多米,惊怵不已。闪电没有再发出,金震茵叫到:“英基拉,坐那别动,舰长,你怎么了?”, 舰长和易克一动不动,没有回答。英基拉说道:“快,通知舰艇,舰长他们应该没事,只是昏了,机器服中间有高绝缘层,快叫3号工程机器人和武装机器人来。快!”

  “呼叫!!!呼叫!急速增援﹒﹒﹒﹒﹒﹒” 金震茵打开通讯器求救。

  副舰长德里勃斯接到求援信号后,立即启动了救援飞艇,母舰上一共32个机器人,主要是负责服务、各种环境探险和维修用的,其中7名具备武装设计,并有战斗程序,以备需用。舰员麦瑞克佩带好武器,启动了3号作业机器人和15号16号战斗程序。和物理学家第欧根尼一起,向那陨石湖火速赶去。

  飞艇降落在他们不远处,这时,卡尔曼已清醒过来,英基拉和金震茵示意增援人员不要靠近,

  “3号,实施救援!” 德里勃斯问明情况后下令。

  3号机器人向前走近,停下,弹出7米长的机械手,准确抓住卡尔曼舰长,猛的收回。这时,异状又出现,一道闪电击中抓着舰长的机器手臂,同时,所有人头盔耳麦里传来尖啸声,并一阵晕旋,3号机器人猛地侧面跌到。卡尔曼重重的被抛到地上。靠近3号的武装机器战士16号身子一晃差点倒下,手上的金属制的高能粒子枪脱手而出,3号摇晃着想起来,头部的指示灯乱闪。看样子有电路受损了。

  第欧根尼叫到:“磁暴!15、16号后退!”

  麦瑞克拿起激光枪喊着“他妈的什么鬼东西!”,就要向那些暴露在地面的树根射击,

  已站起来的卡尔曼急忙叫到:“等等!不要开枪,我们脚下全是树根,别冒然攻击。”

  英基拉和易瑞克还未得到解救,一时间大家不知道如何是好,怎样把易克和英基拉救到安全位置呢,人或机器人一靠近就会有闪电和磁暴袭击,从刚才的情况看,闪电有效攻击距离似乎在5米范围内,磁暴范围方圆可达20米。

  四周非常安静,除了担任警戒的15、 16号机器战士不停地转着脑袋扫描四周,没有任何动静,易克仍昏迷不醒,舰长和几个船员惊恐未定。诡异的气氛笼罩四周。

  金震茵小声说道:“头儿,这树根是活的。会在遭到侵犯时攻击。”

  舰长问道:“第欧根尼,你有办法没?”

  第欧根尼说摇摇头道:“磁暴对人作用不算大,用绝缘屏蔽材料裹着身体,应该可以过去。可是闪电能量很高,非常危险,再想想。”

  “把周围的这东西全部摧毁,就可以了”麦瑞克跃跃欲试。

  “先别那样,我们发现的是一个未知的生命形态,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对我们没继续攻击,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金震茵僵着脖子,小声说道。

  “3号,小心!”麦瑞克猛的低喝。

  这时,3号已经站起来了,头部的灯不停闪烁,正往易克那走去。3号走到易克身边,用机械手抓住他的腰带,伸长向众人这送来,奇怪的是这次没有磁暴出现,闪电也没有出现,放下易克,3号又伸手抓起英基拉送来,放下英基拉,然后向众人这边走了几步,接着站立不动了。

  众人都松了口气,也很奇怪树根怎么没有攻击了,是能量不够吗?

  英基拉这时叫到:“3号,过来。” 3号楞了一下,抬了一下腿,却没落下,站在那里,木鸡一样,众人都向3号看去,

  英基拉再喊到:“指令Z076,终止所有进程,指令K235,归队”,3号发出轻微的噼啪声,抬起的脚落下,却又停了,嘴张开在说“是,归 归 归 归 ﹒﹒﹒”

  卡尔曼舰长头还很晕旋,看到这说道:“刚才的磁暴弄坏它了,重启使用紧急备用程序看行不。”

  备用程序依然不起作用,

  英基拉取下背包掏出个仪器,打开,“3号脑芯片异常电涌,程式模块紊乱,有电磁干扰。” 3号这时奇怪地抬起手又放下。英基拉奇怪的看着3号继续一些古怪的动作。

  英基拉突然面色大变,“不好!那东西透过机器外体电磁屏蔽层,在用定向电磁场扫描3号,试图控制它。”

  “快,快!摧毁3号,3号记忆体中有飞船数据,有母星坐标”卡尔曼大喊。

  “3号,指令Z003,自毁程序!”英基拉急呼。

  15、16号抬枪向3号射去,在高能粒子枪击中3号前,3号运行指示灯狂闪,自毁指示灯亮起,接着高能粒子束到达3号,3号头部和胸部噼里啪啦响起来,众人闻到一股金属味道。那是身体中细微结构的金属吸收过高能量融化了,包括芯片中的电路。众人满脸惊恐,看着3号倒下。

  天色渐晚,死静笼罩船员和倒下的3号。一直过了有10分钟,没有再发生什么。

  易克仍昏迷不醒,需要飞船设备抢救,卡尔曼和金震因等几人都感到非常的疲惫和恶心,强磁场对生物电场和大脑生物电有影响。卡尔曼小心拾起那段树根,打个手势,后撤。众人一步一步后退到小飞艇,15号留下监视,其他人立即返航。

  母舰——

  树根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非常复杂的结构,整体主要由硅晶构成,除了有单晶硅构成的中空管、一维铁氧体渗铝金属分子线路外,竟然还有一维纳米金属有机分子通道,通道内径521纳米,由高纯度铂和硅基有机分子构成纳米通道管。在树根中,几种管状通道也各自成立体树根状,各有数条主枝和许多分支,金震茵问大家看过人体神经和循环系统塑化模型没有。正象那两种结构放在一起的感觉。

  整个树根可能就是可运算的芯片,因为发现树根中一些三维节点的微晶结构类似于人类的计算机芯片,一些一维硅晶纳米管道有不同的金属分子结构,主要是硒-铂体。有类似“与”、“非”门及更复杂的结构。并有存储功能。因为离开母体,相当于死了,没有运行,不能看出是如何进行电位、磁性或者生物表达的。

  “可能已经达到了分子级和原子能级标示和度量。我们的母星正在开发金属分子导体和分子级计算机。这个树根它已经做到了。” 德里勃斯不停的摇头和惊叹。

  “你们看。树根表面的树皮是硅基有机物,结构单元长链中有类似于碳基的烷、烃结构,并有金属络合物掺杂,比较柔软,覆盖整个树根表面。这水晶树根可能就是它长出来的。

  水样品通过电子隧道扫描镜检查, 其中的活动体类似地球上的阿米巴虫,最外层有接近硅酮的二维网链隔水层,网格结构有分子筛和铝离子开关,内压较高,内部含有不明作用的排列有序的硅氧分子环,还有2-3个方晶实心单晶硅体,表面吸附了多种金属离子,表面活性极大。对光线特别是紫外线等高能射线敏感。

  晚餐时,有几个问题成了讨论的焦点:

  1:树皮覆盖层是硅基生命体,从结构看,是这层生命“制造”了另人惊异的水晶“芯片”树根,可按照进化理论,它应该进化成更复杂的有机生命,比如可行动的器官和对于生命进化来说最重要的感官,为什么只是作为纳米机器人似的“工具”做出了树根?自身反而保持简单的原始状态?

  2:树根芯是有运算功能的,那么就是说智慧现象存在于树根芯,可这有智慧的树根难道是无智慧的根皮“创造”的?

  3:仅仅由最简单的树皮硅基原始生命是如何制造的如此复杂结构的、高科技的根芯?

  4:树根的运算机能或者初级意识从哪里来?是受控还是有自觉?

  对于第三个问题, 生化学家金震茵说:“你们都知道,地球生命,就拿人来做比方,也是由一个细胞长起来的,你看我的脸,有鼻子、眼睛,我们都接受了现代科学知识,谁说一个细胞不能长成人呢?如果对于几百年前的御用科学家来说,你让他相信他是由一个细胞变出来的恐怕也很困难,精zi和卵子结合再生长,由基因控制生长性状,那这个根皮就象受精卵和子宫,张出了树根。”

  “哦,有道理,那也应该自己长自己啊,怎么长出无机芯片啊!”大家似乎在想象着树根的生长。

  “是的,树根主体结构是不是严格的运算存储芯片暂时我们不能确定。对于树皮,正如我们不理解水中的小硅菌一样,树皮真的成了可观察的宏观现象。通过显微观察,我可以断定:根皮组织应该是小硅菌演化出来的,只有简单的遗传物质,这个一时无法详尽了解,不过,即便有遗传码,也不可能表达出这种高级状态的树根。这就很神奇了。”

  舰长卡尔曼说:“知道地球上的一种菌,叫黏菌的吗?是不是象黏菌一样进行自组织?”

  金震茵接道:“不是的,舰长也很猎奇嘛,那是种很奇妙的菌类,实际是阿米巴虫的一种,通常是单细胞生活和分裂繁殖,黏菌平常是分散进食的,在周围水分和资源枯竭时,处于某种生物机制,会自发向某个中心聚集,团聚,这时候,肉眼已经可看见它了,无数的黏菌团聚后,有的部分进化成了躯干,有的部分进化成了体腔,甚至类似生zhi器官的器官,然后产生孢子,它高高的探出身体。最上部的腔口储备力量,在有利条件下,突然喷发,将孢子撒向远处,使后代得以生存。不过。黏菌是有遗传物质的,6条染色体,1万多蛋白表达,我们的硅宝宝即便有遗传,可以自组织成什么形态,也是对自身的组合,但通过代谢和在原子级尺寸上组织硅及各种金属物质、制造树根是不可想象的。应该有其它机制控制。”

  遭受攻击和营救的几人对树根的攻击和休战深感惊诧,都感觉那树根是活的,是有思想的,那么它的意识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就更迷糊了,地球联邦的人工智能发展到了很高水平,但即便最高规格的电脑也没有产生自我意识,仍然是程序性的执行。欧洲科学院的李查德博士指出:在电脑没有感官程序前,换句话说,没有感觉,是不会出现自我意识的。

  圣辉号受到攻击,主电脑也可主动防卫,这都是程序写好了的。但那树根似乎有自我意识,不仅仅是简单的防卫,后来允许3号转移易克和英基拉的行为,好象表明了一定善意和目的。但接着扫描和试图控制3号的行为更令人恐怖。再深入点:它有自觉意识吗?

  英基拉说“当时有强大的电磁场。可变化而且有目标性。我感觉它知道发生了什么,还知道保护自己。因为我们破坏了它的根!”

  麦瑞克问道:“哎,树根的电磁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足以控制3号?”

  精通软硬件知识的电气专家英基拉回答:“不是磁场强弱的问题,别忘了,我们地球机器人是硅基芯片控制的,有学者将越来越智能的机器人称为”贱硅人“。我们在这里遇见的硅基生命有很高的智能或受控智能,即便不是自然进化出的硅基生命,但我想通过”图灵“测试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想而知,硅基生命对硅芯片应该有我们人类无法理解的沟通能力和驾御能力。我们的机器人3号大脑芯片在树根面前可以说是一幅画,或者一个地图,一目了然,而不象人类看上去毫无意义的”与“”非“门开关了。那么通过电磁波扫描、控制3号就可以理解了。而且,它以特殊频率突破了3号机器人芯片和电路的纳米二氧化钛-镍材料层的屏蔽。”

  “太离奇了,也太神奇了,看样子我们得刨”根“问底啊!”第欧根尼用了个中国成语。

  “明天行动分成两组,德里勃斯、金震茵带两名机器战士沿湖整体巡视,我带另一组去今天的湖边。”卡尔曼舰长结束了讨论。

  经过了20多小时的等待,卡尔曼和船员在光照大地时,来到了那天的湖边。

  这次,他们带了传统冷兵器,高爆子弹应该对付树根更有效。也考虑了树根电磁场的强大能力,机器战士加装了电磁屏蔽装置。一行5人及6个机器战士小心翼翼的接近了湖边,3号躺在地上,但位置移到了树根断口处,可能是强大的磁场力所为,看来树根想研究3号。通过目镜看去,3号紧挨树根的部位,隐约有那种树皮,覆盖了铜钱大的一小块。

  “幸好我们及时销毁了3号的芯片,3号不可能被修复了。”英基拉说道。

  在遇见未知对象时,决不允许泄露有关地球及太阳系任何坐标和资料。这是地球联盟在氪星人入侵之役后制定的铁律。

  他们保持和树根一定的距离,继续向前巡视,依旧是相同的景色和树根,观察湖中和湖畔时,每个人都不自觉地时不时看看露出地面的树根,大约前行了1个小时,走了近2/5的湖边,英基拉腕上的仪器信号灯开始闪烁。

  “有高频电磁波信号,方位不明,应该是树根发出的。树根似乎在和我们联系。”

  “有可能解码吗”

  “不行,万物生灵的沟通表达方式和编码太多了,不同智慧生物的的信息交换如果没有长期互动的编译连基本行为概念都无法相互理解。更谈不上虚拟概念”

  “信号比较有规律,频率每隔几分钟会变换,但有相似的波形。它肯定在不同频率重复相同信息的尝试沟通,我试着向它返回我们简单的信号,但相信它也无法理解我们。”

  “它变换了波形,信息段比较短了,在重复”

  这时,小队已经走了绕湖一段距离了,前面400米开外出现一个兀立的塔状突起,大约50多米高。

  “头儿,我们那天在后面那山上就看见这个塔,采样完想走近看看,下来时候天色晚了,只在湖对面看了看,当时就觉得这怎么会有孤立的小山呢。”英基拉想起那天在山上看到的塔。

  “走,过去看看。”

  又向前走了200米,兀立的小塔在湖边显得极壮观,红色尘土覆盖塔的表面,远看比较光整,没有岩石磷砺,

  “肯定有古怪,我们过去看看。”

  突然,“嘤———”一道极为低沉的啸声响起,和昨天树根攻击前的那道啸声一样,辨不清从何而来,整个湖畔都在啸声笼罩中,和那天一样,很快又消失了。这次没有闪电和电磁波出现。队员们立刻停下。

  继续前进? 讨论的结果是当然继续前进,人类的天性吗?

  “小心,保持树根距离。”舰长放缓了脚步,在机器服里面是神态严肃的面孔。

  3个机器战士成品字型走在前面,后面3个断后,天空的恒星光芒很盛,四周没有任何移动的物体,对付这样沉默的树根敌人还是头一次,每个人都感到怪异和恐怖,发现异形生命的兴奋在此刻早已消失,面对遍布湖畔一动不动的树根,没人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能够发生。

  保持队形,一行人继续向前。英基拉手腕上仪器的信号波形突然变得陡立,并以多种频率同时出现,英基拉隐约有种不祥的感觉,心里忐忑不安,急忙招呼舰长,队伍停了一会,商讨的结论是一定要到塔那儿看看。

  拉开和机器战士的距离,众人逐渐逼近高塔,这时,没有任何预兆,一道光线静静地击中最前面的12号战士,伴随着噼叭、吱啦的响声,腹部出现了个金属融化后的洞,12号电路严重受损,失去行动能力,旁边的15、16号的举枪要射击,发生的太突然,居然没人看到攻击从哪里射来,除了机器战士,其它5人已经匍匐在地,根据方位,应该是从塔的方向射来的。

  “危险!大家不要动,先让15号向前探路!注意观察塔!”

  15号机器战士向前朝塔方向继续走去,这回看的很清楚,塔顶一亮,15号倒下。16号向塔开枪。没有击中,继续开枪,仍然没有击中,高爆子弹没有在塔上爆炸,塔后很远的地方响起猛烈的爆炸声。接着16号被烧成一堆烂铁。

  “停止。”这时物理学家第欧根尼急道“都别开枪,用实物子弹不行,塔身有强磁力场保护,用激光枪攻击,应该可以突破屏蔽”

  “都别动,不要再攻击了,现在它攻击的都是机器战士,如果我们继续攻击不能一举摧毁它的话,我们自己会受到攻击。”舰长阻止了从后面已经走道前面的机器战士发射激光。

  “什么东西?啊? 是激光吗?这不是真空,怎么没看见光束?”

  “激光能量足够大时,发射时间极短,肉眼看不见的,也可能是高能粒子束武器。”舰长小声说道。

  匍匐在地的英基拉一直看着腕上的感应器,“头儿,对方信号强度稍有减弱,刚才的多频信号象是在警告我们,我们不能再向前走了。”

  “舰长,可以呼叫母舰派小飞艇摧毁那个塔。或者我们干脆撤退,然后进行远程导弹攻击!”麦瑞克狼狈的趴在尘土里,一直憋着口怒气,说道。

  “炸毁了就不知道奥秘了。也许这是它的家呢!”舰长象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们在它眼里算是侵略者呢,情况未明前不要破坏它。通知二队,我们受到攻击,让他们小心。”

  “对,开始它象是和我们联系,直到发出警告后才出现的激光,看样子它没有恶意,只是不想我们接近,在保护自己。” 英基拉说。

  “它怎么可能有粒子武器或激光装置呢?树根的形成可以理解,但不可能制造出需要各种材料的武器装置吧。而且巨大的能量从哪里来?”第欧根尼迷惑的喃喃自语。

  目光从塔转向湖边,入眼处,一段露出地表的主树根象条褐红的大蟒,入地而遁。

  环行,高能粒子,磁暴,电磁波能量?

  趴在地上的第欧根尼突然向湖边爬去。

  “嘿,危险,你干什么?”舰长低声喝到。

  “放心,我马上回来。”回头打了个手势,物理家继续向前爬去。

  很快到了湖边,他停下低头象是看什么,捣鼓了一会儿,往回爬了。

  “快撤”满脸惊恐的物理学家低声向舰长道。

  “什么?为什么?说清楚点。”

  “嘿,太令人惊异了!”物理家第欧根尼惊恐和兴奋地说道,看到大家迷惑不解,接着说“你们猜湖边环型的主树根是什么?”

  见大家没有答话,他用手划了个圈,说“我刚才过去找到主树根,扒开尘土,你知道的,那天敲掉一段树根后结果被攻击,但从结构来看,水晶树根有光、电、磁等感知能力,而树皮可能没有,所以我就弄掉一点树皮,结果看见里面有光流动,你看我今天带的这个仪器”

  他把一个盒状仪器递给舰长,“指针越过了红线顶点,有超强磁反应和超流体能量。”

  “是粒子加速器!”舰长惊呼。

  “对,和我们的不同,但正象回旋粒子加速器,超级精细的一体化粒子加速装置。开始那啸声记得吗?就是加速器启动的声音,昨天出现闪电前也是这样。而且,那闪电很有可能不是电能释放,是微小粒子聚变释放的能量导出形成的,这粒子加速器是它的攻击能量源。”

  “不可能吧,质子、中性粒子等加速器这些不是光靠硅就可以作成的,它没有行动能力,只能长,难道能长出加速器吗?”队员们都已经呆了!

  “结构复杂,组分简单,你不就是C、H、O构成的吗?树根怎么做到的那就不清楚了,加速器运行本身也需要巨大能量,如何启动呢,世界上是没有永动机的噢。”

  “真不可思议啊!如果真是这样,这硅基生命太神奇了。”

  这时,一直看着前面的英基拉下意识地低头,但是没有什么发生。抬起头,看了看其它人,然后说道:“大家注意!塔顶上面似乎又闪了几下。”

  “舰长,我们下一步不要妄动,这个加速器能力有多大目前还不清楚,不知湖中或地下还有没有别的环型树根。这树根或者未被发现的其它什么东西有极高的智能,不是我们讨论的它是否有自觉意识的层次了,昨天的树根攻击可以牵强的比作电鳗自卫,但现在证明主树根是个加速器,这肯定是智能生命的杰作,它不仅仅有智慧,而且还是高度智慧。我相信它有毁灭星球的能力。我们暂时先撤吧!”

  这时,通讯器响了“舰长,我们受到攻击,损失2名机器战士,金受伤了,请求派飞艇接应!”,传来德里勃斯的急呼,

  “情况怎样?”

  “我们正往回撤,需要飞艇协助!”

  舰长等人和机器战士回到母舰时,德里勃斯他们已经回来了。事情是这样的,德里勃斯讲述了他们这组的经历:

  我们沿湖对湖泊和山体仔细巡视,开始没有什么异常,18号机器旋翼战士在一次高空远视观察时,报告说看到远处山上有反射光线和地表异常,于是我们向那个很陡峭的山上走去,那座山大约相对高度2600米。我们在山的阴面。接到你们告警时候我们正从这边快走到山上了。没多久,肉眼就可以清楚看见很大一片反光层,说反光不是很准确,应该是很光滑的表面,并不十分反射光线,近了一看,是半透明灰色玻璃状的东西,覆盖了很大面积,象是将巨量的玻璃浆倒在山上那样,翻到山头,我的上帝,那边向阳的山体整个都是这样的玻璃覆盖着, 很大面积,大约有几十平方公里。我们都看呆了,这层玻璃和树根不一样,表面也没有树皮,而且非常光滑,在层状物体边缘,发现多条树根通向山下,我命令18号取样,18号敲下了一块层状物,不厚,你看,就是这个,它下面是树皮。

  德里勃斯指着桌上巴掌大的玻璃片状东西接着说:

  还没等我看上一分钟,18号机器战士突然倒下,然后就掉下山了。我们四周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接着紧靠18号的17号机器战士又被击中滚下山了,侧面被可能是激光的能量束打了个洞。我想里面线路什么的都糊了。金震茵就在隐蔽时手触摸到玻璃被严重烫伤的。我们一点点后撤,躲在一块大岩石后面向你呼叫的。

  德里勃斯心有余悸的讲述完,还看看了四周,仿佛害怕那神秘的攻击就在身旁。

  “我们这边也受到了不明攻击,损失3个机器战士,树根觉得我们的脚太长了。”英基拉垂头丧气的说。

  听完英基拉说完这组的遭遇,副舰长德里勃斯更是目瞪口呆。这陆续的突变也超出了生化探索概念,金震茵也眉头紧皱。

  “它阻止我们接近,它在维护什么呢?是湖还是那塔?”卡尔曼喃喃道。

  半晌,物理学家问到:“德里勃斯,那片玻璃表面是不是没有灰尘?”

  “是的,灰尘很少,那是个风口。表面又光滑,不会积灰。玻璃层高度在1000米以上,这个高度空气中灰尘较少。”

  “边缘有通向山下的树根?”

  “是的。”

  “这么大面积,又向阳,是了,就是了,”物理家点头说道。

  “是什么啊?”

  “是树根的一级能量:太阳能。玻璃幢覆盖层是吸收层,将光能吸收传递到树根,在输送到它需要的地方。比如,加速器。”

  “啊,正是!”德里勃斯一下跳起来。

  “我们有办法对付它了。”

二、秘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