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

    樱品子跟随丈夫进到卧室,合上门就对他说:“你看到了吧,你看到了吧!大哥他们行动多快,那死小孩行动多快!我怎么就生了两个没用的东西!大哥在外边开公司,要一大笔钱。老头说过遗产只留给他的孙子,所以大哥才要保住那鬼胎!”

  “好了好了,以后多叫儿子和老头接触。”柳町藤江有些发困。

  “也真是可怕,六岁的孩子竟说些鬼不鬼的,他真是个恶魔,想办法把他赶走才行。一来可以赶走晦气,二来可以让他和老头少接触。”说着说着,樱品子突然感觉后背一股凉气。“啊!”她转身自己吓了一跳,日式推门上倒映着一个矮矮的模糊的身影。

  “谁?”藤江大声地问。

  “是我,”门外传来连太郎的声音,“我在花园里捡到了静卫表哥的娃娃。”

  “哦,那你放着吧。”樱品子松了口气。

  看到黑影静静的地消失后,她走过去,推开门,外边空无一人。

  “啊!”她全身颤抖地叫喊。藤江急忙上前扶妻子,并看到地上的那一幕。那一幕真叫人毛骨悚然:被放在门外过道上的人仔娃娃,他的四肢和头与身体分离,脸上挂着死亡的笑容。

  第二天早饭,樱品子走进餐房,见大人都在。她将分了肢的娃娃扔到殿村玉津女桌前,愤怒并布满血丝的双眼直视她骂道:“看你的杂种干的好事!”

  “樱品子,你干什么!”泰一忍不住站起来。

  “算了吧,小孩子不懂事,何必跟他计较呢。”藤江过去假装劝说妻子。

  “啊――啊!”樱品子已完全丧失理智,不顾一旁吃早饭的神尾欣造,声嘶力竭地狂叫,“死野种!不知道哪里生来的!他想要害死我们呀!他——”

  “姑妈,你是在说我吗?”不知什么时候,连太郎已站在门边,冰冷地说。

  大家都猛地朝他望去。樱品子本想对他破口大骂,可看到他透来充满杀气的眼神,自己突然说不出话来,腿发软,昏了过去。

  事后,樱品子简直生活在恐惧中。她半夜时常被噩梦惊醒,走在屋里总觉得有双眼睛在无时无刻地盯着她。

  神尾欣造在樱品子的一再哀求下,同意请来神经医生到家里给连太郎做检查。医生说连太郎的思维意识和普通的孩子有很大差异,想法太阴暗,并建议让连太郎到特殊医院生活几年……

  第二年,医院派来辆苍白的车,将连太郎接走了。玉津女站在大门外,目送儿子离去,忍不住扑到泰一怀里痛哭。

  樱品子站在二楼阳台,看着车子离开,发出了满意的神经质的笑。

  当天夜里,樱品子做了个梦,梦里连太郎的话把她吓得一身冷汗。连太郎对她说:“你的儿子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诅咒你们!”

  于是,连太郎被关在特殊的医院里。医院的特殊在于这里的孩子行动都十分缓慢,有些竟从未说过一句话,能开口的却说些奇怪的东西,甚至有些能呆坐一整天。不时有一两个身穿白装,头戴白帽的护士走过,医院死气沉沉,让人想到死亡。母亲玉津女每个月来看望连太郎一次。

  连太郎就在这白得让人窒息的世界里上小学。他不爱听课,喜欢泡在图书室里,阅读各种类型的书籍。期间,他把这里大部分的书都看了遍。

  小学毕业后,连太郎终于离开了医院,被送入正常的学校。校园中他生活孤僻,图书馆依然是常去的地方。尽管他如此的平淡却还是引起不小的轰动,许多校花和千金都冒着被诅咒的危险给他写情信,他全置之不理。同校的柳町静雄和静卫,特别是静雄,他好色傲慢,对连太郎产生强烈的妒嫉和不满。他曾花钱请黑帮去收拾连太郎,不料那帮家伙一听到“连太郎”三个字,全都吓得魂飞天外。

  连太郎大学毕业了,那年他二十二岁。七十多岁高龄的神尾欣造身体开始支持不住,常卧不起。他头发落尽,只剩下巴上的山羊胡。

  “爷爷,我来看你了。”连太郎跪坐在爷爷身旁,有些悲伤。

  “哈哈,连太郎已经长大成人了。”神尾欣造轻轻睁开眼,声音沙哑。

  “哼!你也真够厉害的,一回家,爷爷就病倒了。”坐在一旁的樱品子目光逼人地说。

  “别瞎说。”泰一说。

  “爷爷,我想在市区开间书屋。”连太郎酝酿了很久,最终还是说出口,“我想跟爷爷借笔钱。”

  “什么!你凭什么想开就开!”樱品子大惊失色。

  神尾欣造点点头。

  “爸!”樱品子吼叫。

  两个月后,东京第一家以休闲阅读为目的的书屋在银座开业了,银座是东京最繁华的大街,大型商店和娱乐场所都聚集在这一带。

  书屋宽敞明亮,风格时尚简约。两排书架整齐地坐落于室内中部,二十多张方桌分散四周。这里乐曲悠扬,能让人静心阅读,同时还向客人提供饮品和简单食物。

  与此同时,樱品子向神尾欣造要了笔钱,让静雄和静卫兄弟俩在银座开了间酒馆。

  营业的第一年,书屋和酒馆都不理想,客人并不多。不久连太郎的《恶魔》改变了书屋的命运。

  恶魔一出身并不赋予这般可怕的身份,只是世俗的眼光和舆论强加给他恶魔的灵魂。就连上帝也唾弃他,因为他的身体里没有流淌着爱的血液。他只能接受黑暗的力量,一步一步地在诅咒中艰难爬行。

  他只能在苍白的世界中成长,那里没有任何的情感,只有血和死亡。他的兴趣是如同玩弄娃娃一般的,将人的四肢和头与身体分开……

  这是连太郎的第一部小说——恐怖小说。由于他出身背景的关系,普遍读者会猜想《恶魔》的故事来自连太郎的亲身经历。也许正是恶魔的协助,小说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出版社只能加版再加版。书屋由此也兴旺起来,甚至有顾客专程前来购买此书,还有些女子来此等候,只为了见老板——连太郎一面。各家媒体也相继报道了这一盛况。而在美女界盛传起一种说法:能跟连太郎一ye情,被他吞噬也无所谓。

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