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

    “算了算了,不要再逼问她了,月子小姐可能怕生。”藤江立刻过去阻止妻子。

  “月子!”浩三看不下去了,跑过去将她从管家背后扯出来,“你怎么那么害怕呀?只是问你他在哪里而已,你照实说就是了,你们不都已经那个了吗?”

  “静——雄,他——他死了!啊——”月子歇斯底里地朝门外跑去,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可对于第二次听说静雄死的樱品子而言,她再也无法平静,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了上来,“静雄——”她叫喊道。

  黑暗的高尾山上,硕大的别墅在深夜里被恐惧包围。月子哭喊地冲出大门,在暴雨中狂奔,她甚至想到去自杀!突然前面两盏耀眼的灯光射过来,越来越近。月子停下脚步,用手遮住眼。等灯光消失后,她放开手,原来是一辆汽车。当看到连太郎从驾驶座出来时,月子急忙跑上前去,扑到他怀中痛哭。她在最恐惧的时候盼来了连太郎,月子有些不敢相信。

  这时候,屋里的人都出到门外。一道闪电划过上空,眼前的一幕让他们万分惊讶,并感到害怕。

  “你们!你们!月子,你给我说清楚!”樱品子奋不顾身地在雨中行走。

  “你们大家听好!”连太郎一边紧紧搂着月子,一边大声说,“月子从一开始就是我的人,没有人能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你——你凭什么!”樱品子眼珠快炸出来。

  “哈哈,樱品子,你的计划泡汤了。”连太郎扶月子上车。

  “那——那静雄呢,你把静雄怎么样了?”樱品子快疯了。

  “早跟你说他死了。”他回到驾驶座。

  车子快速离开,消失在黑暗的雨中。

  “恶魔!恶魔!”樱品子发疯地在雨中狂喊。

  黑空中回荡着一声巨大的雷响,仿佛是静雄在呐喊。风雨猛烈地袭击,渐渐摧毁了他的身躯……

  车子开下山,在公路上奔驰。为了不让月子着凉,连太郎将车子停在路边的一家旅店门口。

  连太郎带着月子进入某间客房,看着她那张受到惊吓而憔悴的脸,连太郎心如刀割。

  “你全身都湿了,快去洗个澡。”

  “我怕!”月子抱着他不放,“我怕突然间你就不在了。”

  “傻瓜。”连太郎拉着她一起进入浴室。

  连太郎躺坐在木制的浴盆里,月子在他身上侧睡。乳白色的温水浸泡着他们的肌肤,水上漂浮的花瓣散发着爱的香气。

  “你给了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我真怕这幸福会突然消失。”月子轻声说。

  “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毕竟是杀了人,警方总会找到他的尸体。”

  “我咨询了法律人士,这应该算正当防卫,不会判很重的。我也说过,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我不要,我不想让你——”连太郎用手捂住她的嘴,月子流下了热泪。

  月子舔着他的手指,她可以放心地把自己置于他的掌心中。月子伸头过去寻求他的吻,唇舌与他交缠。她的吻滑下他的下巴,吻住他的喉咙。

  “啊——”月子轻轻地坐在连太郎的两腿间,她被弹起又落下,主动索求他的爱。

  “嗯——”连太郎抱着她,满足地享受着。

  浴盆里水花荡漾,温水几乎燃到沸点。

  天使呼喊出极乐的快感,大声喊著对方的名字,享受着人间的欲望。

  天刚亮,雨就停了。神尾樱品子和柳町藤江开车赶到家,刚进客厅就看到殿村玉津女走下楼,樱品子一肚子火。

  “怎么样了?”玉津女关心地问。

  “啪。”樱品子跑上前去立刻给个她一巴掌,破口大骂:“你养出的恶魔!”

  “好了,小心被大哥看到。”藤江劝阻她。

  “这是我家,谁管得着!”樱品子又恶狠狠地骂道,“自从你这个婊zi来到这个家,老头子的金钱全被你骗得一干二净!本以为你知足了,没想到你竟然插手我的事!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呀!说呀!说呀!”樱品子两手发疯似地掐住玉津女的脖子使她喘不过气,藤江竟阻止不住。

  “樱品子!”神尾泰一突然出现,将樱品子的手掰开,“啪。”并回她一巴掌。玉津女躲进泰一怀里喘气。

  “走!我们回屋去。”藤江艰难地拉樱品子上楼。

  “如果静雄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让那恶魔不得好死——”樱品子不停地咒骂。

  此时,连太郎带着月子走进客厅。看着母亲脸色不对劲,连太郎急忙上前询问。

  “还不都是你那姑妈!”父亲泰一不客气地说。

  “算了,刚才已经说过她了——这位漂亮的姑娘是——”玉津女温柔地说。

  “哦——她是我未来的妻子,你们的儿媳妇。”连太郎把月子拉到父母面前。

  “伯父伯母好,我叫青泽川月子。”月子害羞地低头。

  泰一和玉津女惊疑不解,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要娶的是青泽川家的千金。

  “月子小姐,你不是要嫁给柳町静雄吗?”泰一问。

  “爸,妈,我们进屋说吧,我把整件事都告诉你们。”连太郎说。

  在二楼的房厅里,连太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父母。月子忍不住哭泣,连太郎正要过去安慰,玉津女却抢先一步。她坐到月子旁边,将她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静雄那禽兽,你只是不小心误杀,没关系的。”玉津女像在安慰自己的女儿。

  “连太郎,你这么做也不妥,警方迟早会找到尸体。还是让月子去自首吧。”泰一冷静地说。

  “我绝不让她去!这事能瞒多久算多久。大不了我和月子逃到国外,我是不会让月子坐牢的。”连太郎语气很坚定。

  “这属误杀,罪名不大,顶多关一年。”泰一分析道,“对了,樱品子让静雄娶月子是为了青泽川的产业,可是月子,你父亲青泽川慎吾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同意让你稼给静雄呢?”

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