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

    而此时,在静卫的房里,柳町藤江在为儿子擦药。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坐在一旁的樱品子咬牙切齿地说,“静卫你也真是的,就不能学学你哥,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静卫想说些什么,却只能低头不语。

  “我们该怎么办?”藤江问。

  “只好开门见山地说,月子杀了静雄,连太郎应该不舍得月子去做牢。只要让月子嫁给咱们静卫就行。”樱品子一副笑脸,似乎静雄的死微不足道。

  静卫则露出惊讶的神情。

  “啪。”楼下传来的怪声,引起樱品子的注意。

  “母亲,我们走后,你和父亲要好好照顾自己。”昏暗的一楼客厅,母亲的出现把连太郎下了一跳。

  “你们也是,看好月子。”玉津女抚摸着月子的脸。

  “伯母——”月子忍不住上前抱住她。

  玉津女注意到楼上的动静,“你们快走吧,如果被樱品子看到就麻烦了。走吧。”看着他们提着行李箱跑出大门,玉津女走上楼梯,“樱品子,怎么晚了,你——”她故意挡住正想下楼的樱品子。

  “我好像听到下面有什么声音。”

  “哦,是连太郎去书屋写小说。”

  “是吗。”樱品子有些怀疑。

  第二天天刚亮,青泽川家族的车子就开进神尾古宅。

  “哎哟,是亲家呀。”神尾樱品子假笑迎客,“菊乃,倒茶!”

  “这老房子,不错呀。”青泽川慎吾坐下,客套了几句。

  “看来你过得挺不错的嘛,”泷介恭子没好脸色,“只是我听说,是那个叫连太郎的继承了你老头的遗产。”

  “哈哈哈,怎么会呢,我爸讨厌他都来不及,怎么会——啊!”樱品子一抬头便看到神尾泰一站在盘旋的楼梯上,令她害怕的双眼正死死盯着他们。樱品子被吓了一跳,仿佛看到父亲神尾欣造的身影。

  “樱品子,你刚才说什么?”泰一缓缓走下楼。

  “我,我说——”樱品子的气势被泰一压住,说不出话来。

  “神尾泰一,幸会幸会。”同年纪的慎吾又客套起来。

  “青泽川慎吾,你前来,不会是来看月子的吧。”泰一坐下,不慌不忙地说。

  “既然咱们都是亲家,那我就直说了。”恭子开口说,“我们青泽川企业在东京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可现在公司出现财务问题,急需一笔钱。”

  “谁出得了这笔钱,我的千金就是报答。”慎吾补充道。

  “你这等于是卖你女儿。”泰一不满地说。

  “无所谓。”慎吾耸耸肩。

  “刚听说贵公子连太郎继承了您父亲的财产,所以便来确认一下。”恭子装出了一副笑脸。

  “哈哈哈哈,樱品子不是答应帮助你们了吗。”泰一讽刺道。

  “这个贱女人,我看她八成是盯上我们的产业。”恭子不客气地向樱品子骂道。

  “你说我什么?你才是贱货,勾引男人上床的交际花!”樱品子也不甘示弱,“呵呵,你可别忘了,月子是杀了我们家静雄的!”

  “呵,你被嚣张,静雄的事我们会补偿。”恭子又冷静地对泰一说,“我们可以把月子送给连太郎,不过代价是他手中的财产。”

  “呵。”泰一起立冷笑一声,“你们回去吧,连太郎和月子昨晚已经离开了。”

  “什么!”慎吾和恭子都惊慌起来。

  “难到昨晚——”樱品子回忆起昨晚的事,“他们去了哪里?”

  “他们没说。”泰一走上楼。

  客厅里那三只贪婪地魔鬼,等待他们的是可怕的命运。

  几天后,樱品子向警方举报,警方把神尾连太郎和青泽川月子视为杀人嫌疑犯并在全市大搜捕。警察并没发现他们的行踪,却在一处荒山上,挖出一具男尸体,被证实是柳町静雄。

  一星期后,各大媒体报道了东京青泽川巨型企业因财务问题而面临倒闭的情况,高尾山上的豪华别墅也被他人收购。

  报道的第二天,樱品子来到静卫的卧室。床上没人,只留有一封信在桌上。信里的内容是:

  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这个家,因为我和青泽川浩三相爱至深,无人能把我们分开。爸,妈,你们一定不能够理解。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卖了酒馆和浩三俩人悄悄离开了。

  静卫

  自己的儿子居然是同性恋,再加上金钱破灭的打击,樱品子支持不住,最后倒在了地上。

  当柳町藤江看到她时,她坐在地上语无伦次,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狂叫。

  不久,樱品子被送进精神病院。

  一个月后的某天下午,神尾连太郎和青泽川月子回家了。如今的神尾古宅只有泰一和殿村玉津女住在里边。

  “我们回来了!”连太郎一进门,就朝客厅里喊。

  “你们——”泰一起身,惊慌失措。

  “爸,妈,我们在大阪结婚了,而且月子她——”连太郎拉着月子的手,兴奋地报告着他们的好消息。

  “连太郎!”玉津女上前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回来干什么!快走,赶快走呀!”

  来不及了。这时候七八个警察跑进屋,将连太郎和月子的手铐住。原来警方一直监视着古宅。

  “法庭上见。”其中一位警官说。

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