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

    月子跟玉津女做了些简单的家务后,又到花园里给花儿浇水。楼上的樱品子一直在监视她们,心里像盘算着什么。

  “玉津女,下午和我去趟老头子的坟墓,很久没去看他了。”午饭时,樱品子用命令的口气说。

  “今天吗?那,月子也一块去吧。”玉津女不放心让月子一个人留在家。

  “她是外人,不能去。就这么决定了。”樱品子扔下碗筷,离开餐房。

  玉津女告诉月子她很快回来。

  下午,月子目送车子离开后,一个人回到空荡的卧室。她感觉这古宅此时只剩她一人,或许还有……

  她躺下床,睡个午觉。

  戴金框眼镜的老先生此时又走进银座的书屋。和昨天一样他选择《恶魔》,坐在同一个位子,并点了杯热茶。

  书屋楼层上的房间里,连太郎继续创作他的《天使》:

  有人嫉妒她的皮肤,嫉妒她的美丽;有人想得到她的肉ti,想得到她的超能力。于是天使被陷害,被***甚至……

  静雄整理着自己的发型,手指在黑发中抽出一只蜈蚣便放到嘴里,两秒后吐出蜈蚣的空壳。

  他走进自己的家,古宅顿时被黑雾包围,让人看不清。

  平躺在床上的月子,被一股硫磺般的恶臭熏得睁开双眼,才发现屋子周围一片漆黑。这时候发出推门的声音,月子放眼望去,只见黑暗中飘浮着两个发着绿光的物体。那一对吓人的绿体仿佛一双眼睛渐渐地向月子靠近,同时恶臭越来越重。当绿体飘浮到床边时——

  月子四肢挣扎,本能地想要叫喊,可静雄的手,轻而易举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使她张嘴却发不出声。静雄的手几乎让月子无法呼吸,那发着绿光的双眼在等待她的死亡。

  书屋中的老先生手里拿着《恶魔》,看到小说的结局:

  恶魔的力量尽管强大,可始终只能在黑暗的地狱里,过着压抑、无呼吸、鬼火缠绕的生活。他获得过重生,但黑暗的势力永远抵不住圣人的祈祷。圣人的祈祷比狂风暴雨更猛烈,威力更强……

  老先生放下书本,从裤带里取出一个护身符,上面印着一条金龙。他双手握住护身符,嘴里默念些什么,旁人以为他在作祈祷。

  黑暗中的静雄,身体突然出现灼热的漏洞,漏洞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他预感到自己将被永远毁灭,可他仍坚持使劲地想要把月子掐死——可他失败了,他剧烈地惨叫后,整个躯体灰飞烟灭。

  黑雾随之快速地散去。

  月子睁开双眼,张开的大嘴此时才能猛烈地吸收一口长气。屋子通亮,她调整着呼吸,噩梦把她吓出一身冷汗。这时候,房门被慢慢推开。月子急忙坐起身,放眼望去。

  “啊,你——静卫,你怎么——”月子吃了一惊,她不知静卫在家里。

  “我代我哥来看你呀。”静卫进屋并合上门。

  “你——有什么事?”月子急忙下床,退到远处。静雄刚在她梦里要把她杀死,难道静卫现在又想……月子感到濒临绝境的恐惧。“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她已退到墙角。

  “放心吧,我——”静卫渐渐走到月子面前,双手将她推到床上。瘦长的静卫没有静雄魁梧的身材,可对付一个弱女子却轻而易举。

  “不要!走开!”月子惊慌地挣扎着,可她怎是静卫的对手,上衣三两下地就被静卫扯开了。“连太郎!”月子呼喊着他的名字,上一次连太郎真的赶来,这一次同样希望他能听到。

  月子!连太郎感应到了她的呼喊。

  连太郎冲出房门,跳下木梯,撞上人也来不及道歉地跑出大门。

  “不好意思,刚才跑出去的是——”戴眼镜的老先生拦住经过身旁的女服务员,问道。

  “哦,他是这里的老板。”

  “好,谢谢。”老先生喝口热茶,露出一丝微笑。

  司机多门将樱品子和玉津女送回古宅,同一时间,连太郎也赶到了家。

  “月子!”刚进门,连太郎就呼喊着跑上楼,母亲玉津女以为出了什么事,跟在他后边。

  房间里的月子看到是连太郎赶来,急忙扑到他怀里哭泣。

  “怎么了!出了什么?”连太郎搂着她,心急如焚。

  “月子——你怎么——”玉津女站在门口,看着上衣被撕破的月子。

  “妈!我不是让你看着她的吗?”连太郎失控地朝母亲叫喊。

  “我——刚才你姑妈叫我和她去看望你爷爷,所以——”

  “又是樱品子!”连太郎心里燃烧着熊熊怒火,“静卫——卑鄙的家伙!”

  说完他冲出卧室,玉津女进屋抱住月子。

  连太郎猛地推开静卫卧室的门,直接冲了进去,樱品子也在。

  “你这浑蛋!”连太郎狂愤暴怒地扯住静卫的衣邻将他拽起,紧接着朝他左脸挥了一拳。静卫不堪一击地倒在一旁。

  “你干什么呀!”樱品子急忙上前护着儿子。

  “你走开!”连太郎一手将她扯开,朝静卫的右脸又是一拳。

  “我——我什么都没做呀!”静卫痛倒在地,嘴角流着血,他苦苦哀求道。

  “最好如此,不然我不会放过你!”连太郎最后朝他身子踢了一脚,便离开了。

  “我也不会放过你!”樱品子到静卫身边,朝连太郎的背影喊。

  晚上,月子安心地躲在连太郎的怀里,白天的惊吓耗尽了她的体力。

  “月子,睡了吗?”连太郎在被子里紧紧抱着她,轻吻她的额头。

  “嗯?”月子被吻醒。

  “我的月子,没想到把你接来却是——”连太郎自责地掉下眼泪。

  月子转身趴在连太郎身上,舔着他的泪。

  “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连太郎果断地说。

  “离开?”

  “对,我不想再让你受惊吓!”连太郎立刻拉起月子下床,“我们离开,马上就走。”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