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

    法官大人在至高无上的位子坐下后,法庭里渐渐安静。

  “青泽川月子,是不是你杀了柳町静雄”法官是位老先生,戴着金框眼镜,连鬓的白胡子又乱又长,凹陷的双眼炯炯有神。

  “不!不是她,是我!”双手被铐住的连太郎对着法官喊道。

  “是我,我——”站在一旁,同样被铐住的月子,勇敢地承认了,她望着连太郎流泪。

  “不!”连太郎打住了她的话。

  在他们身后,泰一和玉津女紧握双手为他们祈祷。许多好奇前来的群众也开始议论,法庭又热闹起来。

  “月子,”连太郎乘这机会,急忙凑到她的耳朵旁,“听我说,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在牢里渡过,况且我也说过,我会一个人承担这件事。所以——”

  “不!”月子忍不住哭出了声。

  “听我的!”连太郎强迫她说,“就这么决定。”

  早该阻止群众议论的法官,透过眼镜看到连太郎的举动,故意延迟几秒钟。“安静!”他命令道。

  法庭里又变得鸦雀无声。可在法庭大门外,各家媒体记者都冒着烈日,争取获得法庭里恶魔——连太郎的第一手信息。

  “据证实,柳町静雄是在神尾连太郎所开的书屋里被杀,凶器是菜刀,而青泽川月子当时也在现场。那么——”法官望着台下的连太郎。

  “不用问了,”连太郎果断地说,“事情是这样的。当时静雄想要**月子,我发现后,叫他离开。他转身便攻击我,我随手拿了桌上的菜刀,于是我——”

  “于是你杀了他。”法官总结地说。

  “法官,这是误杀!”泰一站起来喊道。

  “误杀,误杀——”身后的群众也纷纷起来呐喊。

  “安静!”法官再一次压住他们的话,“这么说,凶手就是你,神尾连太朗?”

  “对。”连太郎点头。

  “青泽川月子,你同意他说的吗?”法官转问月子。

  “同——意。”月子哭泣得几乎说不出话,她心如刀割。

  “好,青泽川月子当场释放!”法官命令道。

  警察立即解开月子的手铐,月子急忙扑到连太郎身上,紧紧抱着他,眼泪不停的流。在场的群众都为他们感动了。

  “那么,连太郎,判你误杀,牢期六个月。”法官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爸,妈。”连太郎叫父母到身边照顾月子,并对他们说,“刚在家没来得及说,月子怀孕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她的身体。我很快会出来的——”

  玉津女和月子抱着痛哭。在场不少的人包括其他官员都流下了泪。

  最后,连太郎和月子的手被警察掰开,他们被铁网分隔在两个世界。

  天使在人间吸收了足够的能量,将要飞向天堂时,神父发现了她眼里的泪,可天使是不能够有泪的。神父看穿了她的心,告诉她最后成为天使而飞向天堂的条件是忘掉曾经的爱情。天使因为放不下所爱的人,便宁可做个凡人继续与恋人相爱……

  第二天,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连太郎入狱的消息。而其中一位美女记者宇贺京美却用超过一半的篇幅来叙述连太郎和月子的故事,让许多读者感动得落泪。

  连太郎不在身边,月子逐渐学会坚强。她和母亲共同照看银座的书屋,并且她们将连太郎的稿子送到出版社。

  不久,连太郎的第二部小说《天使》问世了,市场的反应比上一部更强烈,出版社只能加版再加版。

  六个月终于过去了。泰一和玉津女扶着大着肚子的青泽川月子,一同在监狱所外等候。被剃了平头,留着胡渣的神尾连太郎,看到他们便喜极而泣。

  “啊——”突然一声女性的尖叫猛地让宅子亮起来。

  深夜,建在树林旁的古宅,里边上上下下的人在零点如噩梦般被惊醒。大铁门向两边张开,一辆丰田轿车冒雨向附近医院快速驶去。神尾泰一和殿村玉津女着急地在家里等候。

  汽车后座,神尾连太郎抱住妻子青泽川月子,不解的说:“你怎么现在就——很疼吗?”月子无法回答他,只能抱着鼓胀的肚子叫疼。

  “多门,快!”月子裙下出现了一道鲜血,正顺着小腿往下流,连太郎急忙催促老司机。

  车窗外刮起了狂风暴雨。

  车子开到村江小医院。

  几个小时后,月子早产下男婴——神尾俊六文。

  医生抱着这个男婴,瞪大了双眼并露出惊慌的神情。男婴不停的狂笑,笑声越来越亮……

  此时,“砰——”的一声把大厅里的泰一和玉津女吓了一跳。他们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挂在墙上的神尾欣造的相框掉到地上,玻璃被摔得粉碎。

  “啊!”玉津女大叫一声,她指着图片上的神尾欣造。

  神尾欣造张着嘴,仿佛发出了恶魔般的笑声……

  (全文完)

1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