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

    “我不清楚,是父亲逼迫我这么做的。”说着说着,月子又哭了。

  “多可怜的孩子呀。”玉津女心都碎了,“我看,等一下让连太郎带你回家——”

  “不行!我不能让月子再回到那个危险的地方!”连太郎激动起来。

  “让我把话说完,不是那个意思。”玉津女抚摸月子的头,“我让你带月子回家收拾东西,让月子搬来这边住,我也可以照顾她。再说,女孩子家要跟谁在一块,总得跟父亲说一声,这是礼貌。”

  没有人发现,樱品子那苍白的笑脸一直贴着门外。

  吃过午饭,连太郎开着丰田带月子回家。等候他们的是青泽川慎吾和泷介恭子。

  “贱人!你还有脸回来!”月子一进门,慎吾便开口骂道。“啪。”他上前挥动手掌狠狠打在月子脸上。

  “你怎么可以打你女儿!”连太郎没能阻止,他扶住月子,指责她父亲。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慎吾怒气逼人。

  “爸!”月子鼓足勇气,“我回来是为了收拾东西,顺便告诉你,我要搬到连太郎家,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你——”慎吾气得说不出话,手掌再次朝月子脸上挥去,可这一次却被连太郎挡住了。

  月子急忙跑上楼。

  “真不愧是连太郎。”坐在一旁的恭子开口说话了,“你很爱月子,所以应该不想让她去坐牢吧。”

  “你什么意思?”连太郎有些吃惊。

  “月子杀了静雄,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我们怎么知道你管不着。”恭子一副得意的嘴脸。

  “我愿意替她顶罪!”

  “错啦,你不值几个钱。”

  “那你们想——”在这种情况下,连太郎只能忍耐。

  “如果你不想让月子受伤,”恭子用狐狸的嘴脸说道,仿佛被樱品子附了身,“你就让月子嫁给静卫!”

  “什么!到底神尾樱品子能给你们什么好处?”

  “这你也管不着!”

  月子提着一个大皮箱,走下楼,回到连太郎的身边。

  “连太郎,仔细想想吧。”恭子最后提醒他。

  “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连太郎忍无可忍,一手提起行李箱,一手拉住月子向门外跑去。

  丰田行驶在来时的路上,月子问:“你刚和他们说些什么?

  “没什么,放心。”连太郎一手握住月子的手。

  银座街道上的书屋,依然高朋满座,甚至在打烊时,都有客人不舍离开。

  这天傍晚又到了停止营业的时间。

  “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女服务员阿美在提醒最后一位客人。

  “哎,好吧,只能明天再来看了。”客人是一位戴金框眼镜的老先生,他那连鬓的白胡子又乱又长,凹陷的双眼炯炯有神。他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恶魔》,离开座位便走出书屋。

  阿美将《恶魔》带到一座书架前。“阿美,好了没?”她刚把《恶魔》插进一列书的空隙中,店长澄江就催促她。

  “好啦。”阿美随手轻轻地推了推那本书,粗心地离开了。《恶魔》大部分都腾空在书架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还疼吗?”连太郎抱月子上床,亲吻她被打的脸。

  月子摇摇头。连太郎不自觉地舔起她的红唇。

  这是月子在神尾家过的第一夜。

  凌晨时分,银座书屋里灯光昏暗,仿佛要特别的眼睛才能看清。

  “噗。”一阵脆响,连太郎创作的《恶魔》,从书架摔落在地。书本朝天花板敞开,那一页的文字闪烁着灵异的绿光:

  恶魔并没有那么顽强,他也会被摧毁。但因为他是恶魔,所以就没有死亡的命运。他还能依附着黑暗势力而存在,只是身躯被撕得支离破碎。

  侥幸地是,黑暗的天空会形成一个空洞——满月,恶魔可以从此洞爬到外边,以免受身体的粉碎之苦。当在外边吸收足够的能量而重现人形后,又可以从此洞爬进来……

  连太郎躺在床被上,月子则窝在他的臂弯中。卧室里散发着强烈的爱的光芒,让重生的静雄无法靠近。

  天亮后,月子从美梦中醒来。眼睁开的一刹那,发现连太郎吻着自己的嘴。这一吻使得彼此不愿分开。

  “连太郎,月子,下楼吃早饭了。”门外玉津女的话才让他们停止。

  连太郎和月子洗刷过后,走楼下,刚进餐房就吓了一跳。樱品子一家很少到餐房吃早饭,而此时樱品子和藤江都在,让连太郎有些不习惯。而月子自然对樱品子产生恐惧感。

  玉津女带他们坐下后,佣人菊乃为他们端上酱汤和三文鱼米饭。有连太郎在身边,月子觉得放松许多。

  “月子,怎么样,吃得还习惯吧。”玉津女关心地问。

  “很好吃。”月子露出笑容。

  “好了,我吃饱了。爸妈慢吃,月子你也是。”连太郎吃完早饭,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月子有些害怕。

  “我去书室,放心吧,下午我会尽早回来陪你。”连太郎安慰地说。

  “怎么,怕我把你吃啦?”樱品子对月子冷言。

  “放心,有我陪你呀。”玉津女握住她的手。

  不久,连太郎开车离开了。神尾泰一去了公司,藤江也去上班了。

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