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弧线

画丙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美丽的弧线

    此文纯属杜撰,如有雷同亦是巧合。切勿对号入座。

  在公司里马帝立的名气最大,这并不是说马帝立的职位最高。只是因为马帝立是公司的多朝元老,他从分到这家公司压根就没挪过窝。自打他到这家公司报到,公司就像那铁打的营盘,领导就像流水的兵,换了一拨又一拨,可是马帝立却是风雨不动安如山。马帝立不动并不能表示他有能耐,只有有本事的人才会几年变动一次工作,变动一次就是升迁一次。总在一个地方呆着说明自己是个有用的窝囊废。马帝立就是这样给自己下的定语。

  马帝立分到公司就做秘书,公司的文档柜里至少有一半的文书是他写的。马帝立是个好脾气的男人,因此大家都爱和他开玩笑。一次公司领导喊马帝立开会,本来是想喊马秘书的,可是喊到马秘,书还没出口忽然打了个喷嚏。大家都笑起来,说这个名字好,以后公司上下不论大小都喊他马秘。马帝立虽然心里不愿意,但还是笑着接受了现实。叫马秘就马秘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好马秘的。

  马秘虽然嘴上说自己没什么好马秘的,其实他也有马秘的事藏在心里。

  刚分到公司的时候,公司党委书记找他说要给他介绍对象,那人是书记的一个亲戚,独生女。马秘那时正在谈对象,就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绝了书记的好意。现在回想起来,马秘好后悔,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台阶呀,就这样被自己浪费了。现在的社会谁找着向上爬的机会敢轻易放弃呢。他一个以前的莫逆朋友和他说,现今社会要想往上爬就得先学会做人再学会做事。马秘说学做人,我们不是从小就被教育做好人吗,还学什么呢,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朋友说完了吧,你个书呆子。你再会做事不会做人,谁用你?大不了你就一个工具,做人就是学会厚黑,一般时候脸比谁都厚,关键时刻心比谁都黑。马秘那时侯书生意气正浓,喜欢挥斥方遒搏风击浪。就说,好好的一本经,就生叫你们这些歪嘴和尚念斜了。朋友见他榆木疙瘩不开窍,以后渐渐少了来往。现在人家都是局级高干了,而他马秘还在生死线上挣扎。事实胜于雄辩,现在马秘渐渐明白了朋友的话。眼前就有许多例子他不得不服。比如同一办公室的小李,要文凭没文凭要本事没本事,人长的跟个病秧子似的,一副奸臣像。整天啥事不干,就等着晚上和领导玩牌,你再看人家混的,先是入了党拿了党票。马秘颇为不服,心说这就是列宁说的钻进执政党内把党票当作敲门砖的党棍。紧接着领导给了他五万块钱,说拿不到硕士别来见我。也没见人家读书,就看到人家小李一本本的文凭往家拿,先是大专接着是专接本,再接着就是省党校的MBA。再看那王八羔子的身体。马秘不服气经常这样漫骂领导。原先的蜡黄脸日见红晕饱满,那把手不盈握的小蛮腰,从腰肥一尺八直到现在的三尺二。

  马秘对人家是先踞后恭。刚一开始看不惯,总拿小李开玩笑。小李一入党,马秘就考问人家,说:咱们共chan党的利益是什么呀?小李也不行乎(行音航,行乎意:不在乎)说:什么呀,哪个党没有自己的利益,党的利益就是做执政党。马秘偷偷的乐,说:“错,中国共chan党的党章这样写着: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除了这样拿人家开玩笑以外,马秘还有意在工作上为难小李。比如有一次春节放假,办公室需要写放假告示,马秘为了为难办公室主任小李,有意躲了出去,小李就自己写了起来。小李写到第三条是这样的:放假就是放假,没事的人不要在公司玩耍。告示贴出去以后,公司的人们都拿第三条开玩笑,谁见了都说:不要玩耍。事后,小李一边给马秘递烟一边问:哎,马秘,马秘书。你说玩耍有什么不对吗。马秘沉吟着不想回答,小李说你不说这月奖金没你份。马秘一想一月奖金那可是十只大烧鸡呀,告诉吧。说:“玩耍不是书面语,应该是逗留。整个一条应该这样写:放假期间除值班人员以外,所有人员不许在公司逗留。”

  小李当上公司副经理以后,把公司的资金折腾的快没了,一拍屁股走了,到另一家公司做了一把手。这一切看得马秘目瞪口呆。而马秘呢还是马秘,只不过提了半格做了秘书科科长。秘书科长有个屁用呀,下属就一个打字员,要写材料还得马秘亲自动手。马秘有心要动,不想在这里混吃等死。有时碰见人家小李,连忙打招呼,一个劲的喊李总。小李总是笑着拍拍他的肩,说还在那破公司呆着干啥,到我们公司来吧,做办公室主任怎么样。话是那么说可没见小李找他,马秘就在春节的时候给小李家送了两条中华烟两瓶剑南春。小李笑着说:搞什么搞,咱们都是共chan党员,能搞这种不正之风?说的马秘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好象自己欠了人家八百吊钱。紧接着后面又来了一大帮送礼的,马秘放下东西赶紧告辞。

  回到家和自己老婆提起送礼的事,倒被老婆没头没脸的数落了一通。老婆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一份好工作是两条烟两瓶酒的事,那没个大礼不管用的。马秘涨红了脸问多少才叫大礼。老婆伸出三个手指头,吓了马秘一跳,三万呀。老婆撇撇嘴走到一边磕瓜子去了,不再理他。

  是夜,马秘找老婆求欢。老婆没好气的说去去,干什么你,让人清静清静吧。马秘说今天是大年初一,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老婆扑哧笑了,躺在床上任由马秘摆弄,脸色又变成不屑的表情。马秘很想来把疯狂的,但是望着这堆活僵尸,一时没了情绪。马秘阳痿了。

  马秘活没干成,郁闷得很。穿了衣服到书房去写诗。听着外面噼噼剥剥的鞭炮声,望着自家冷落的情景,一时心潮逐浪高,挥笔而就。诗云:

  红花怒放满枝头,不知绿叶暗自愁。

  鸿鹄天上凌云志,麻雀檐下自啁啾。

  眼高手低叹弗如,志大才疏常搔首。

  他日得了心中愿,一壶水酒泛中流。

  活虽然没干成但是写成一首诗。马秘的情绪好了许多。马秘暗下决心还是在公司干下去,干出个模样给人看看。

  春节过后一上班,新领导上任,开始点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建公司办公大楼。这回公司领导出人意外的宣布叫马秘当筹备组长。马秘磨拳檫掌准备大干一场。

  一些揽工程的人,听说马秘是办公大楼的筹备组长,就像苍蝇闻到腥似的一窝蜂盅上来。一时间马秘家门庭若市,很是热闹。马秘家的日用品堆积如山。马秘很有些意得志满,那一阵子马秘的天庭都放出红光来。过了一段时间,公司领导找马秘谈话,说最近市委市政府都在强调要与时俱进跨越式发展,咱们也不能落后不是,你要给公司写出篇大文章,响应号召。所以你没时间再搞工程了,还是去做你的本职工作吧。公司领导杯酒释兵权,马秘只有听命的份。马秘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马秘又回到往日的旧轨道,整天爬在桌上写材料。他对这些老式的八股文早已熟识,记得刚来公司的时候写的是改革开放,那时的套子话是:上面放下面放中间有个顶门杠。后来又是: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再后来又有: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听招呼。到现在就是:与时俱进跨越式发展。

  公司领导们现在很忙。白天忙着接待各路神仙,接洽工程事宜,中午晚上就是觥筹交错把酒言欢,然后呢就去娱乐。刚开始只限于本市范围内,到后来真的跨越式发展了,娱乐餐饮放射到周边省市。谁想这次公司领导玩砸了,大楼盖成了烂尾楼,后续资金没有了。不得已公司宣布破产。马秘拿了公司的补偿金打道回府,心里一时倍感凄凉。同时又感到庆幸自己没染这一水是好事,公司倒闭和自己无关。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家里老婆向他提出离婚。马秘活的虽然窝囊,内心却是个刚烈的汉子。他仔细盯视老婆的眼,看明白了那是去意已决。就说走吧。老婆的新相好是个头,那边已经买好了房子,只等新人入住。家里的老房子就留给了马秘接着住,妻子带孩子改嫁,让马秘心酸倍至,所以他把家里的浮财细软都给了妻子。心话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要钱干什么。老婆临走的时候,忽然转回身,一把抱住马秘,伏在马秘的怀里饮泣,继而大放悲声,用双手握成拳不住地拍打马秘的胸。这一拍把马秘的心就拍碎了。马秘五内俱焚心如刀割内心一时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马秘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他一狠心猛地推开老婆,说:还哭什么哭,今天晚上人家就要pi眼朝天了,你就想点美事吧。老婆掩面走了。留给马秘无尽的惆怅。

  马秘病倒了。高烧不退。社区医生来了打了吊瓶,高烧慢慢消退,可整个人脸色黄黄的浑身无力。每天就想昏睡,睡醒了也不想起床。只呆呆地躺在那里任思绪飘扬。没有人来探望,没有人来问候,就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无聊的他想起了小时候的儿歌:一个鸡蛋皮儿得了一种病,请来医生来看病,打了麻醉针吃了麻醉药,看你见效不见效。他无声地笑了。多数时间他是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不时有鸟儿划过天空,飞翔的鸽子带着哨音由远及近又再次远去。马秘一时有了许多感慨,躺在床上写下一篇散文记述心事。病中吟:

  病榻上的我无助地仰望着窗外的一片蓝天。信马由缰的思绪在想,坐井观天的青蛙所看到的那一片天会比我看到的大么?亦或小,也未可知。总之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罢。

  偶尔有一只什么鸟儿箭一样地划过窗前的天空,也会想:他这么匆匆忙忙,是干什么呢,难道鸟儿也明白人生苦短,时不我待么?难道他们也知道要将有限的健康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拼搏与憧憬之中去么。亦或他只是凭着本能听到了天的那一边有一只美丽的异性向他发出脉脉含情的邀请吧。

  和煦的春光把天照得瓦蓝瓦蓝的,不知谁家的鸽子群在窗前远处的天空里盘旋,这些最具团队精神的鸟儿们呈扇形编队飞翔,迎着太阳飞翔的时候不论黑白都披着一身的亮光,折反逆光飞翔时则立即黑白分明,仿佛都市繁华街头的翻牌广告,煞是惹眼。隐约可以听见鸽哨的“呜呜”声,如歌如泣的颇似中国的古埙。闭目听其声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乐观者可以理解为如歌的慢板,悲观者可以诠释为悲怆的低咽。总之,有时所谓人生的好与坏、悲与喜、成与败、是与非,全凭你的一时心气。但愿你总是看到一身的亮光、总是听到如歌的慢板。

  鸽群越飞越高,在天空中变成一群模糊的黑点。望着渐行渐远渐行渐高的鸽群,我心里涌出无限的艳羡和渴望。假如我能选择,我愿意抛弃这万物之灵长的虚名,抛弃那些所谓的车子、位子、票子、房子、面子等等,成为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儿。

  无奈无助地躺在床上,窗口就像画家的取景框,限定了我的视野,可我的心早已被划过窗前箭一样飞过的鸟儿带到不知什么地方,我的思绪更加飞扬。

  马秘写完这篇散文感觉好受了许多。胸中的闷气似乎有一条管道慢慢往外抒泄。不觉之间得病已两月有余,身体在慢慢的恢复,精神也好了很多。心想不能在家坐吃等死呀,得找份工作。多年来马秘只会写八股文,其他一无所长,就想要找工作还是找动笔的活吧。注意报纸上的招工广告,一天他看到有一家报社招编辑,就大着胆子去报名。没想到报社很爽快地答应了,叫他来面试。

  报社就座落在河边,是一座很老的旧楼,楼里的单位都是因为这里的房租便宜在此落户的。他小心翼翼地走到三楼,那嘎吱作响的木地板,就仿佛现在他的心情。马秘被叫到写着总编室的屋子,一股发霉的潮味向他的鼻孔袭来。总编是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剃着一个板寸头,面色发黑。马秘心想如果两人掉个个,倒是自己更像主编,想到这他不由得笑了。主编仰靠在皮质老板椅上,说,咱们报社是个面对小学生的作文报,现在办的很火,而且市场潜力很大。虽然你写过东西,但是要想在这里干还必须适应小孩的写作习惯,你先试试吧。咱们这的工资很高,只要你是那个手就行。这样吧你先去写几篇作文,我们看看,如果行咱们就签合同。马秘很高兴,就来到报社的大厅,这里聚集了十几个人都在围着一个大条案上写作文。马秘环顾四周,这是一间三十多平米的房厅,南墙上,班驳的墙皮上有几条醒目的标语,标语是用一张长方纸制成电脑打字,纸上面一个框子写着:

  最高指示: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毛泽东

  第二个框子里写着:

  活学活用

  在你的工作中要记住“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在你与报社的关系中,你一定要记住“党指挥枪”!

  季节刚刚进入夏季,天气异常的炎热。马秘忽然感到浑身冷汗淋淋,不由打了个冷战。他从那个趾高气昂的高个女人手里接过作文题目,一屁股坐在条案旁,开始写小学生作文。给他的三个作文题目是:喜事。我有一个好老师。我是祖国的花朵。马秘坐在那努力把自己的时光隧道倒流,让自己变成一个黄口小儿。很快三篇作文写完了。高个女人看了说还可以,你被录用了,来总编室签合同吧。

  合同拿出来了,给马秘看。合同上写着:……3、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间实行效益工资,只有你的作文被选用才记分,一份作文三十块钱,多写多得。4、试用期三个月后,按基本工资加奖金计酬,基本工资500圆……

  马秘嗫嚅着说不是编辑吗,怎么还叫我们写作文呢。高个女人说你喜欢修改作文呀,那好你先签字,我给你一篇作文你来修改。马秘好象上了磨道的驴机械地拿笔签了字。高个女人顺手给了他一篇小学生作文说你去那边修改,改好了告诉我。

  这是一篇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写的作文。

  《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叫许辉,她脸较圆,个中高……

  马秘看着就笑起来,这个孩子根本就不会写作文,而且没办法修改。他拿着作文找到高个女人说这没法修改。高个女人说好修改还叫你来呀,你干脆自己写吧。马秘坐回自己的位子自己写。

  人人都有妈妈,而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写到这马秘心想我的妈妈已经去了天国,她看见自己的儿子在给人家小孩写作文会怎么想?妈妈!他接着写。工作上她一丝不苟,生活上她就像一只老母鸡,用自己的翅膀呵护着我,为我遮风挡雨让我生活得幸福快乐,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好妈妈。

  我的妈妈叫许辉,她中等身材,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庞,还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的,还不时用手去托镜框,那份儒雅劲简直帅呆了酷毙了……

  马秘在作文报社每天都要写七八篇作文,回到家就感觉自己的能量在一天天的被别人抽干。到月底去找报社领工资,人家说什么呀,你的作文还没发呢怎么算工资。马秘无言以对,喏喏而退。

  晚上在家看电视,新闻上讲,据说墨索里尼还没死,正在巴西的丛林里训练他的特种部队,而且他的追随者特多。马秘吓了一跳,还不死呀。

  马秘思来想去决定辞去这份工作。知道自己做了无用工,没办法。算算自己竟然给人家白写了120多篇作文呢,骗子。

  马秘前后又找了几家公司,用自己的慧眼一看,竟都是些骗子公司,不但骗民工的劳动还骗城市里的下岗人员。而且墙壁上还都挂着政府部门颁发的各类奖状,以及各类评选先进的铜牌。

  令马秘高兴的是最近报纸登了一条消息,说今年是猴年现在又是马月,所以一般不容易实现的愿望都能实现云云:

  在很多的网站的论坛上,网友们兴奋地发帖子奔走相告:猴年马月来了。从6月18日起,我们真的可以过上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猴年马月”的日子。2004年(农历为甲申年)正好是猴年,而公历6月18日起开始进入农历五月份,也就是庚午(戊)月,正好是“猴年”里的“马月”。从6月18日一直到7月16日,人们可以过上一个月“猴年马月”的日子。民俗专家称,从农历的角度讲,可以有“猴年马月”的说法。农历的年份和月份都是按照天干地支计算的,猴年马月的巧合每12年就可以轮上一次。

  看了这篇东西,马秘的心情好了许多,他祈祷自己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7月17号都到了,他的好运还没来。来到的却是前妻的电话,前妻说孩子中考分数不高,需要择校费两万四千块,叫马秘负担一半。马秘苦笑笑答应了。晚上孩子来拿钱,马秘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宝贝,说小妹你说想让老爸给你买点什么,老爸给你买。小妹含着泪直着眼仔细看父亲,说老爸你怎么瘦了,脸色也那么不好,我没事来照顾你好吗。父女俩说着抱在一起,小妹抽噎得不能自己。马秘感觉万箭穿心,身体像一片树叶战栗着。马秘强忍着推开小妹,从抽屉里拿出自己所有的体己三万块钱,说:“孩子你拿去吧,以后要好好学习,爸爸不在,你要自己知道照顾自己,别叫老爸为你担心。”小妹疑惑地抬起头说:“老爸你的钱都给我了,你以后怎么办。”马秘笑了说:“你还担心老爸呢,傻丫头。爸爸现在在一家作文报社给人家写作文,写一篇就是六十块现大洋呢,爸爸一天能写五六篇呢,你知道你爸爸是刀笔小吏,写东西那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碟呢。”父女俩一起大笑起来。

  夜色愈来愈沉了。闷热的夏季蝉儿也来凑热闹,吱吱地吵的人心烦。马秘的头疼的厉害,肚子也疼。电视里的老片场在播放《哈姆雷特》,哈姆雷特说:活着还是死去。马秘惨笑着接着说:这是个问题。

  早晨,马秘被楼下的声音吵醒。楼下人声鼎沸,一会是凄厉的警笛声,一会又是120急救车的声音。他好奇地走下楼想看个究竟,只见他家的窗下血肉模糊的躺着个人。警察在作着案情记录,向知情人了解情况。人们说,从五楼的窗户跳下一个人,就是那家的户主,他穿着火红的体恤翠蓝的短裤,跳下的时候就像一条美丽的彩虹,优美的划出一条弧线。五楼?马秘心想那是我家呀。他向那个说话的人笑了笑,那人向他走来,旁若无人地穿过他的身体走回家。马秘凑过去看警察的记录,上面说:死者马帝立,死因自杀……马秘大笑说,也好马帝利死了马秘还活着。

  题后记——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了给人们看

  画丙 2004-7-22

  (完)

美丽的弧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