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遇蜂

    风居士若干日月之后,仍是难忘大丛林中的那个花妖。不知不觉中,蹒跚而往。

  花园之内景色依然,居士遥遥望见那簇红绿粲然的花丛。一个锦衣公子盘膝而坐,斜倚花根,据案而饮。居士没来由一阵恼怒,禅心仿佛失守,微一错愕,才盯下神来,暗呼侥幸。一点痴念,差点悔了自己多年苦修。默念了数遍《心经》,终于古井无波,展开慧眼。

  花树下的锦衣公子方面宽颐,脸色红润。以居士的修为,才可以看见他骨子里泛粗的铁青。一根冰冷的锐物横亘在他心头的血脉上,把他一身都罩在若有若无的青气里。让这个冷峻的青年,浑身透出一股莫名其妙的邪气。

  居士一叹,又是一位故人在此。上前楫手见礼。公子抬头看了看这个邋遢居士,似曾相识。问到:“居士有何见教否?”

  居士道:“花从树上纷纷下,人从花中纷纷来。君本当惜花慕美,怎忍心唐突妖娆?”

  公子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醉欲眠君且去!去!去!去!”

  锦衣公子言罢,悠然酒醉,随手攀下数根花枝,扭做一顶花冠,歪歪的遮在头上。头枕青石,背靠花树,卧于信手摇落的一层花瓣上,酣然入眠。

  居士见此情景,不愿与那花妖谋面,转身欲去。却见花妖从暗影中探出身来,遥遥的冲他招手。原来她早已看见他 了。

  居士打个楫手。道:“随喜随喜。”

  花妖难掩满面的悲苦,凄然道:“居士一向可好?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居士嗫嚅无言,欲讪讪而退。却被花妖请于一方大青石上安坐。

  花妖拢了拢披散的长发,轻声问到:“居士,您有大法力,可知为何小女如此不淑?”

  居士心头一沉,当然不愿意承认一切皆是在下之错。却也当真无言以对。

  两人默默相对,尽皆无言。

  良久,花妖曼声道:“外子行为浪荡,固然是小女命定的劫难。不敢怨尤。只是小女对他情真意切,他非时时这般,有时也对我母子三人颇多爱护。只是不知何故,常欢颜之时捶心作吼,难以自控,状若癫狂。无论小女还是一双儿女,怎么苦苦哀求,却也无法撼动他坚如铁石的狠心。却又不知何时,云开雨霁,又来甜言蜜语,恍若无事一般。真真令人毛骨悚然,不知如何是好。”

  居士道:“此子心中自苦,并不下于你。你等皆是痴人,不能化解心中的毒刺,你二人终无欢好如初的几率。”

  醉梦中的蜂公子耳中恍惚听到“心中有刺”之语,忽然一跃而起,狂性大发。抛飞了酒具,踢倒了青石,围着花树疯狂奔跑,嘶吼,状若疯魔。花树后的两棵小花,惊得瑟瑟发抖,哑哑似哭。

  花妖遮在居士身前,惟恐蜂公子伤及无辜。岂知她身后看似无害的好人,却是他们受苦受难的元凶。

  一阵急风暴雨之后,蜂公子体内的酒力发作,慢慢软倒在地。低声吟到:“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醉眼捏斜的看了花妖一眼,就又倒地睡去了。

  花妖暗暗出了口气,礼送居士离去。

  居士心中不忍,口中言到:“我道痴人痴,谁知痴人苦。心苦仍还痴,痴人心还苦。”

  不敢再看已经泪流满面的花妖,居士逃也似的落荒而去了。

四、遇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