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花落

沧浪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前尘

    辚辚车马驶出森严的无忧宫,烟云滚滚中,大神混沌倚坐在三头孽龙拉在白玉辇上。他巨目微合,似乎是在缅怀早已逝去的峥嵘岁月。香车的做左边,侍立着灯笼花仙,双手执着一盏火红的花灯。香车的右边,侍立着手执玉壶的云女。而浑身金甲的蜂将军,

  则用手中的钢枪驱使着狂暴的孽龙。大神用食指轻轻的敲了敲玉辇的扶手,云女忙施了一礼,用如意敲打着玉壶,曼声唱道:“

  无忧宫里苦无忧,却忆峥嵘岁月稠。

  亿兆不老神仙府,大神威名震宇宙。

  无忧宫里叹无忧,杜康可消万古愁。

  俯瞰渺渺玉帝阕,唯我混沌笑苍头。

  ……”

  大神听着云女婉转的歌声,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巨足在辇上一顿,蜂将军举枪直刺驭龙的棘骨,那龙喷出一团烈火,嘶声长鸣,瞬间就快如闪电,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流星。

  混沌大神得意的体会着只有在孽龙战斗时才有的急速,一口口的喝起了云女酿治的“百花鲜”。整个无忧宫里,也只有至高无上的他,才可以享用这种尊贵的佳酿。

  突然,一阵怪风迎面扑来,蜂将军举枪直刺,无奈这怪风没有实体,仍然无遮无拦的扑向了玉辇。庸懒的大神巨目微睁,两道电光激射而出,那风怪一声怪叫,滑下了玉辇,却与呆立一旁的花仙撞了个满怀。花仙“啊”的一声惊叫,手中火红的花灯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却不偏不倚的飞向了大神,大神举袍袖一挡,溅出的火星烤焦了他的几根钢髯。

  等大神完全清醒过来,跳起来准备出手惩罚那个风怪的时候,他早已溜向远处了。大神伸出巨手一抓,在风尾里有着一股浓浓的“百花鲜”的酒气。大神暴跳如雷,一把抓过一条孽龙,拧断了它的颈项,狂饮了一顿碧绿的龙血,大声呼喝道:“摆驾回宫!”风雷过处,剩下的两条孽龙悲鸣着,掉转方向,向无忧宫驰去。

  森严的无忧殿上,九根巨大的鳌爪支撑起高高的殿顶。每支鳌爪上都盘踞着一条火龙,照耀得整个大殿一片耀眼的明亮。大神坐在由小孽龙纠缠在一起形成的九龙椅,小龙在大神庞大沉重的躯体的重压下痛苦的吱吱呻吟着,伴随着殿柱上火龙的声声咆哮,不停的来回萦绕在大殿里。

  “云女!”大神狂吼一声,早已面无血色的云女摇摇欲坠的跪在丹阕下。“你可知罪?”大神伸出一根手指,遥遥的指着云女,云女只是伏在地上不停的战抖,恐惧已经攫取了她的灵魂,让她无法措辞分辨了。大神的手指一抬,云女就象一片树叶一样飘到一根火龙柱上。一条火龙马上贪婪的盘绕上她的娇躯,她身上多彩的霓裳马上变作一片烟霞化为乌有了。火龙张开巨口,伸出凿子一样的舌头,就要刺进云女的卤门吸取她的脑髓。大神手指一弹,一道闪电击中了火龙的脖颈,火龙嘶吟一声,收回了血红的舌头,却把身体缠得更紧,仿佛是怕另外几条饥饿的火龙抢上来和它分享难得的猎物似的。云女柔弱的身体怎堪它的蹂躏,骨骼寸断,早已奄奄一息了。

  大神看着云女的惨状,心中闪现出一残忍的满足感。他巨目微偏,瞪向了跪在远处瑟瑟发抖的花仙。他一抬手,两名力士马上揪着瘫软在地的花仙,把她扔到了丹阕前。

  大神习惯性的撸了撸自己颌下的钢髯,却募的发觉最长最硬的几茎已经被花灯烧断了些许。他不由得怒气攻心,巨目大张,两道利闪劈向了任人宰割的花仙。

  “当!当!”两声巨响,只见蜂将军手执金枪坚定的站在面无人色的花仙面前。原来是他在最危急的时刻,用金枪抵挡开大神消魂灭魄的致命一击。只是大神的神力岂是他一个小小仙将所能抵挡?虽然他的手依然坚定,可是他心里知道,他的胳膊已经寸断,虎口的鲜血顺着枪杆“滴答滴答”的流在大殿的巨石地板上,这轻轻的微响在此时寂静无声的大殿里显得是那样的刺耳。

  “启秉大神大人!末将有下情回禀!”蜂将军仍然保持着刺击的姿势对着大神抗声喊到,他也知道他这样会更刺激已经暴怒的大神,可是他已经失去哪怕是动一下手指的力气,完全是一颗拼死的心在支撑着他没有倒下去。

  大神被这个平时显得极其卑微的手下的表现惊呆了,他自己都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有任何人忤逆过他的心意了,他一时之间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大神!末将不敢妄论您的是非。不过,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那吃酒带醉的风怪,云女擅自与风怪暗通款曲,也是罪有应得。末将法力微末,未能尽到保护你法驾的职责,也是难辞其咎。花仙也是风怪肇事的受害者,希望大神看在她平时一向勤谨侍奉的情分上,饶她一条生路吧,末将愿意一并接受一切惩罚。”

  “什么?!本尊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大神终于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双手不耐烦的一挥,殿内早已目瞪口呆的众力士和神将这才醒过味来,惟恐大神喜怒无常,降罪己身,各持兵器,向蜂将围拢过来。

  “大神!你不公啊!冲撞你的风怪你不去追究,却来责罚我们这些下人!大神!你不公啊!”蜂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力量,让他挥舞起锐利的钢枪,与众神将斗在一处。他是自知必死之人,所以是拼命搏斗,而众神将与他毕竟刚才还是同殿为臣,同时也颇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并没有下死力去擒拿他。

  蜂将自知无论如何也不能逃离升天了,他虎吼一声,震得诸将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他利用这个空隙,单膝跪在花仙身边,虎目盯着花仙婆娑的泪眼,轻柔的说:“我们相处了千万年了,我却是第一次这样近的看着你的脸,你真美丽!”说完,捧起她俏丽的脸颊,在她的额头,印上了轻轻一吻。然后,他果敢的把头转向了须发皆张的大神,叫到:“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就决一死战吧!”虽然他已无力站起来了,可是那凛然的气势仍然是那样的惊人,双目放射出仇恨和果敢的火焰。

  “哇呀呀!”大神暴怒的大叫起来,一个卑微的神将居然敢和地位尊崇的大神叫板!居然还敢和自己对视!他巨目一瞪,蜂将尽管勇敢,可是法力的巨大差距是勇气所无法弥补的,在他们目光交接的一瞬间,蜂将的双目爆裂着弹出了他血淋淋的眼眶。他在慢慢倒下的刹那,扭过头对着花仙的方位喊到:“生生世世卿莫忘!”然后轰然倒地,再也无法高昂起他不屈的头颅。

  “拉出去,打三百困龙鞭!”大神不耐的挥挥手,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点不敢再去看那个倔强的小神了。

  他的目光的地上伏卧的花仙望去。花仙听着殿外传来的一声声困龙鞭抽击皮肉骨骼发出的绽裂声,竟然再也不颤抖了,她匍匐着爬到蜂将倒地的血泊处,小心翼翼的捧起蜂将的两只眼珠和钢枪。她凄然笑着,嘴里念叨着:“生生世世卿莫忘!”她慢慢的站起来,伸手解开了自己的上衣,微笑着用锋利的枪尖划开自己的胸膛,把那两颗仍然在不屈转动的眼珠藏在自己的心里。

  “呛啷!”她丢掉了那沉重的钢枪,手掩着自己汩汩流血的胸膛,踉跄着向殿外行去,然而,狂涌而出的鲜血带走了她的力气,她倒在了大殿高高的门槛上,朦胧中睁开泪眼,对着困龙鞭响起的地方嘶声喊着:“蜂啊!生生世世君莫忘!”然后就无力的垂下了螓首。

  “哼!生生世世!”大神恼怒的站起来,在玉阶上徘徊着。众力士把被打得支离破碎的蜂将军抬了上来。他威武的身躯已经化为乌有,只能勉强算的上还是个人形。但是,从他那没有眼珠的眼眶里,仍然透露出丝丝不屈的怨气。

  “好!我就让你们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大神咬牙切齿的嘶声咆哮。

  他一抬手指,蜂将军的枪尖就从钢枪上断折下来,大神的手指对着蜂将军的胸口一指,那锋利的金属一下子就完全刺进他的心里。带着大神法力无边的诅咒,那根枪尖马上让不屈的蜂将军的身体上笼罩了一层白霜。

  “赐给他们俩忘忧丹,放他们下界逃生去罢!”大神颇有气度的吩咐道。众神将和力士轰然领命,撬开奄奄一息的蜂将军和花仙的嘴,将五彩斑斓的忘忧丹喂了下去,然后,将他们俩拖出了大殿,投进了大殿后边的洗仙池,往生去也。

  大神怒气未休的喝道:“那个不知死活的风怪呢?”值班力士战战兢兢的答道:“标下该死,那风怪,他 ……他……已经畏罪……私逃下界去了……”

  “什么!你们这些废物!饭桶!”大神巨掌伸出,攸然收回,只见那倒霉的力士已经魂消魄散,化作齑粉了。

  大神拿起无忧令,刚准备下令去追缉那讨厌的风怪。目光恰巧扫过殿柱上的云女。他冷然一哼,伸手遥抓,云女脱离孽龙的魔爪,飞到了大神的面前。大神的眼睛里闪现出妖异的光芒,对着云女说:“去找风,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是他欠你的,你去收回来,”

  云女茫然的重复着:“生生世世在一起……他欠我的……”

  大神冷酷的面容上浮现出残忍的笑意,亲自将无忧丹弹入她的口内。“去找他吧,吃了这个,你会忘记这里的一切,只会记得他是你的,他欠你的!”

  他一耸肩,就飞到了化仙池的旁边。抖手将象影子一样跟付着他的云女抛进池中。云女在池中翻滚着,呼喊着,哀求着,仙池中的大法力一点点化解着她身上的仙气。只是不过一瞬间,云女就已经化为乌有,一团黑气降入池底,往生去了。

  大神心满意足的搓了错手,飞返无忧大殿。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众神将分列两厢,仙女们收拾怀抱,各拿乐器,展开歌喉,开始唱起颂扬大神的《无忧词》。

  烟雾层层,雷声滚滚。在一片享和的仙乐中,无忧大殿渐渐隐入虚无,不再为世人所知。

  

一、前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