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谈禅

    风居士在大佛阁盘桓了数日,对那花妖却是始终难以释怀。

  终于是管不住自己的脚,又踱到那个小花园去了。他没好意思直接去见花妖,而是故意在一旁徘徊,假意的欣赏起那些繁茂的红花翠叶来。

  “居士真是信人,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花妖从一丛花草的后面闪了出来,“既然来了,怎么不来看我?”她大大的眼睛里有了丝丝水汽。

  “啊,这个,我是怕打扰你的清修。你这样总是现身对你也不好不是?”

  “居士是否可以指点小女子的迷津呢?”

  “请讲,我尽力答复便是了。”

  “如果你爱的人,背离了你,你说该怎么办?”

  “如果你真的爱他的话,你就该尽量去挽留他。给他个机会,也是给家一个机会,也是给孩子一个机会,更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那我该怎么做呢?我很迷茫。”

  “噢,是……吗?我是说错了,唉!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伤;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 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居士此言何解?有什么高深的禅机吗?”

  “噢,这个。我还是问你个问题吧?好不好?”

  “居士请讲。”

  “假如我有两样东西供你选择,一个是鱼,一个是鱼网,那你会选择什么呢?”

  “鱼!”

  “但是你要知道,鱼吃掉了,就没有了。而得到了鱼网,你就有机会得到更多的鱼!”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也许连一条鱼都得不到。”

  居士无奈的摇摇头,情之为物,让人何堪沉溺。

  “居士自称为风,可知何物为风?”

  “来无影,去无踪,漂泊不定,无体无形。”

  “枝头花儿颤动,是风动还是花动?”

  “你眼中只有花,心中只有风,却不知,只是你的心在动。”

  “何谓心动?”

  “感春花泣秋雨,以物喜,以己悲,感诸于内,而发乎于外,是为心动。”

  “那再请问居士,何为禅?”

  “禅只是一种心境,一种平和的心情,古井无波,是为禅定。”

  “何为家?”

  “历劫的枷锁,红尘的牢笼。”

  “何为父母?”

  “欠债的债户。”

  “何为儿女?”

  “讨债的债主。”

  “何为夫妇?”

  “同林的病鸟,红颜的枯骨。”

  “何为朋友?”

  “添花的锦缎,雪中的冰碳。

  “何为金钱?”

  “剔肉的尖刀,勾魂的使者。”

  “何为天?”

  “离地三尺有青天。”

  “何为地?”

  “踏足方寸皆为地。”

  “谢居士解小女的疑惑。”

  “叹痴人困大千之浮华。”

  花妖盈盈再拜,飘然而去。

三、谈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