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钱士

    居士梵心有碍,受着前世悔恨的无尽煎熬。想着花妖凄苦的面容,居士不能控制自己的脚步,又踱到大丛林的小花园里去了。

  谁知,今天却有人捷足先登。已经在花树下安坐了。居士细看此人,原来是个落魄的世家子弟。居士安步当车,走到他近前,楫手为礼。那个士子颓废的仰头看了他一眼,略一点头,算是回礼。却又转头去欣赏花树的姿容。

  居士并没见怪,倒上前再次楫手道:“在下风居士,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那人无奈之下,只好起身还礼,说:“俗人免贵,在下贱姓钱!”

  居士道:“久仰久仰!原来是世人传说中独行天涯的钱士钱公子。”

  钱士连忙逊谢不已:“不敢不敢!居士仙风道骨,对小子可有指教否?”

  居士道:“满园花好,为何独享此一枝?”

  钱士道:“满园花好,某却独爱此一枝。”

  居士道:“此花既非馨香,又非妖娆。公子为何情有独钟?”

  钱士道:“馨香非为某馨香,妖娆非为某妖娆,有情才能独钟。”

  居士点头道:“公子慧根独具,能识此花否?”

  钱士道:“花非花,居士非居士,钱士非钱士。”又道:“莫云此花好,春来许多枝。秋风岂有意,去留语还迟。”

  居士道:“善哉!居士是居士,钱士乃钱士。”望了钱士一眼,接着说:“月圆花尚好,请君且折枝。莫待繁华落,无花空取枝。”

  钱士默然无语,只是凝望着花树发痴。

  居士见其漠然,识趣的远远踱开。信步四下浏览。

  钱士独对花树,清泪暗垂。拿起一把秃帚,打扫着花树下的枯枝败叶。朵朵灯笼花,迎着微风,抖动着花瓣,似乎在向钱士诉说着知己知遇之情。

  钱士虽然钟情于此花,无奈肉眼凡胎,不能得见花妖的本体。花妖欲与此子语诉衷肠,却不可得。只能在他身边旋起一阵香风,把朵朵芬芳的花瓣,洒落在他颤抖的肩头。

  钱士伸手向空气中抚摩着,口里喃喃道:“是你来了吗?是你总在梦中唤醒我吗?我感觉到你的呼吸,感觉到你的心跳,感觉到你无尽的温柔,感觉到你柔丝的轻拂。十年残梦唤多情,花开花谢总相逢。去年今日知我意,今年今日酬小生。”

  钱士手舞足蹈,兴奋若狂。打开随身的水囊,环绕着给花树浇水。一边浇水,一边自言自语到:“自去岁得见婀娜的姿容,梦寐难以忘怀。只是吾乃落魄士子,诚惶诚恐,惟怕唐突秀色,有辱斯文。今得香风一嗅,知卿美意,足慰平生。得知己若此,此生何撼乎?”

  言罢,对着花树深施一躬,飘然而去。

五、钱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