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重逢

    风居士摇摇摆摆的踱上了石阶,向隐于深山里的大佛阁走去。

  大佛阁始建于唐末,后毁于战火,于金天命六年重修。是塞外有名的大丛林。最闻名处,是在于主殿内有七尊高五米的石佛。虽然单就个体而言,并不突出,然而,如此大的一组石佛,却是宇内的独一份。

  这风居士却会作怪,他不去大殿参禅,也不去拜望倒座观音,而是竟自踱到偏殿旁的小花园里,欣赏起那些不知名的花木来了。小径幽深,树木婆娑,风居士颇有几分忘形。不觉熏熏然随口吟到:“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花园并不大,只是曲径通幽,一步步行来,却是别有洞天之感。那风居士乃是不耐劳苦的闲人,闲逛了一会,已经是疲惫难兴了。只得选了一方净石,坐了下来,微合双目,念起了《波若波罗蜜多心经》。经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嘻嘻!”一阵轻笑把朦胧中的风居士惊醒了。他睁眼一看,一个俏丽的女子站在他的身后,正在用新奇的眼光打量着自己。

  风居士展开迷蒙的慧眼,细细观瞧,发现这个女子头顶三花,脚踏四叶,原来却是个花妖。她身后的灯笼花树却是她的本体。在她的身前身后各有一株小花树,那是她的一双儿女。前尘悠然涌现心头,风居士不禁有些唏嘘。怎耐那花妖灵识记忆尽被那忘忧丹化解,却不知眼前何人了。

  “你不去大殿参禅,跑到这里来念什么经?是来点化我吗?”那花妖仍然嬉笑着打趣精神恍惚的风居士。看见他还是那样楞着,花妖不禁又嘻笑了起来,“原来又是个呆子。”

  俗语道:当着瘸人莫说短话。那风居士的确有些木衲,却偏偏不喜欢听人唤他做呆子。

  他有些恼怒的答道:“人云我呆,我说人痴;我心安乐处,自是那极乐世界。”说完,转身欲去。

  花妖伸手拦住他的去路,说:“小女子出言无状,请居士原宥则个。”说完还浅浅一福。风居士却是十分的受用。“罢了,罢了,什么居士不居士的,我只是个笃心的散人。我却问你,你怎么不趁着这大好的时光好好修炼,却出离本体,不怕被上天看见,谴雷神打你个形神俱灭吗?”

  “相逢既是有缘,居士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何况小女子与居士似曾相识,故而冒昧来见。”

  “痴人!有缘既是有怨,还不如无缘无怨呢。”

  “无怨只能无缘,小女子宁可做痴人而有缘有怨。”

  “挂碍红尘,修炼本心,南辕而北辙。何致痴迷之甚也?”

  “小女子莅于三界之内,修心更为修身。只是有难了的心结,无人可以解答。深以为憾。”

  “迷于情而陷于身,意已乱而情愈真。有何心事,但讲无妨。”

  “人生而何欢,而死又何惧。只是却甚是不明了为何而活罢了。”

  “人,可以说是为了父母而活;也可以说是为了子女而活;也可以说是为了情而活;也可以说是为了事业而活……但是总而言之一句话,人,还是为自己而活的。”

  “何出此言呢?”

  “无论你为谁而活,都是为了自己能有个可依托的心境。说为了别人而活,那只是自己欺骗自己去忍耐生活的磨砺而找的一个借口。”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了。那我再请问居士,你觉得,人应该怎么活呢?”

  “人既然活着,就有他活着的道理。既然活着,就要快乐的活,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用微笑去面对生活。”

  “我痛苦的时候就想哭,高兴的时候就想笑,孤单的时候就想找个人说话,彷徨的时候就会感到手足无措。怎么也做不到你说的那样,更不用说用微笑去面对一切了。”

  “苦乐哀愁只是一些情绪上的表现,你不应该让这些表象上的东西左右你的心,只要你的心在坚守,你就会永远用微笑去面对一切了。”

  “人是很善变的,更别说是不可预期的心了。难道说,你就作到能够微笑面对一切了?”

  “我是方外之人,当然做到了。”

  “既然你是方外的人,为什么不出家?”

  “既然我是方外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出家呢?只要心中空明,方寸即是灵台。”

  “那你为什么还要自称什么居士呢?为什么不做了普通的人?为什么还要讲究这个方外还是在俗的形式呢?”

  “在家修行,只是说明我有红尘羁绊;作个居士,说明我心中向禅。”

  花妖看着被她问的有些狼狈的风居士,浅浅一笑,问道:“居士是否在此地盘桓几日?还是即刻就离去?”

  风居士擦擦额角的微微的汗珠,沉吟着答道:“尚未决定,请问有何指教?”

  “我只是还有些问题想请教居士,希望居士能够给小女子一个满意的答复。”

  “每个问题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这要看你站在什么立场来看待这个问题。可以说,任何问题都不可能有什么满意的答案的。”

  “居士请勿害怕,我只是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不是最好的答案,我自有分辨。天上有云遮日,怕是天神巡视,我且隐身去了。”

  风居士看着花妖身形没进花丛,却只能是欲言又止。别的花啊,草的身边,都有群蜂围绕。而只有在她身边,却是冷冷清清,那个本该拥抱着她的“蜂”呢?

二、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