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出闲庭看海棠

云端彼女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晚出闲庭看海棠

    梅君鸿早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单枪匹马冲出那数十名所谓江湖豪杰的围杀。如今,他早已变的迷乱的脑中只留一丝执念——再见她一面,哪怕只是一眼……

  棠园并非华堂别苑,也不在一个人气儿旺的地界,但是却有这独特的精巧与江南特有的小家碧玉式的雅致。

  这里在小镇上是有些出名的。

  那名气不是为了江北寒凉之地那满怀江南风情的韵味,也不为精巧超脱的竹楼雕栏。而是为了她的主人——沈若棠。一个传奇的女子,没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只知道她来自十年前的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送她来这里的是一个面容俊朗身型矫健的男子。有人看见那个男子手提一把漆黑的长剑,浑身浴血,但是丝毫不掩他特有的文秀俊美,他的五官仿佛带着几分江南人特有的雅致。但是他身材修长,丝毫不似江南人的短小。他眼神里流露出焦灼之气,但是并不像是为了自己的伤。她另一只手臂紧箍着一个女人的腰,手掌托住她的背,将她的脸埋在他的怀中。仿佛生怕她被夜风吹着,寒雨给淋着了。怀中的女子脸色苍白,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像是在忍受什么难言的痛苦。

  那一夜过后,这个小镇的就多了一户人家。确切的说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就是棠园的女主人。那对男女顾人修了一座精致的竹楼,那竹楼被女人装点的颇具江南风情。四周垂下的珠翌纱曼随风其舞的样子像极了江南的烟雨。短短的竹廊也被造的奇曲妙折,如川溪飞瀑。虽然少了小桥流水,却也别具风情。所见过的人不禁会感叹主人的精巧用心。

  他们把屋址选的偏避,离镇不远,却也难以见到人烟。让人觉得有几分冷清之感。但是那女主人确是丝毫也不介意的。她终日在那楼中独自研习书典,日子也过的怡然自得。只是那男子在数日之后就不知所踪了……但是那幽静的人家的变化并不是不足以引起人们的关心。但凡有好事之徒,寻访了几次终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也不再尝试了。只是在人们心底,终究是对她有几分猜测。而那竹楼也成了镇上人尽皆知,但终是无人探访的地方。

  沈若棠有一双纤纤柔荑。她亲手为庭院四周种上了一株株海棠花。“秋海棠”为这原本蕴涵春意的小筑添了几分萧瑟秋意。但是也只有着红却清冷的棠化能悄悄的暗合她心中持重却缠绵的相思。

  每年海棠花开的时候,便是他的归期……

  早已经过了豆蔻年华。二十有七,已经是青春不在了吧……但是她依旧是美丽的。冰冷的岁月抹不去她的美丽,沧桑反倒为她添了几分颜色。时间在她的眼角眉梢写下了成熟却动人的韵味。

  十年了……早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像这样凭楼远眺。一切皆成了习惯,只是那分期待已经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消磨待尽,只剩怅然……她的脸已经不再能拥有年少是渴望冲动的表情。现在,她眼中的更多的是对命运的坦然。有时候她也会回忆那个在秋日斜阳中从地平线跃出的身影,以及他曾经凝望她时痴缠的眼神。每每想起,心中都是一阵钝痛。但更多的时间她只是呆呆的望着远处。那些令人窒息的回忆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免着。因为她知道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不会再理会她的相思。

  秋风渐起,天空呈现出秋日里特有的蓝。夏日的灼意还为完全散尽,和那微凉的秋风搅在一起送来一个恬淡的午后。塌上睡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稚童,清静的屋内只有他均匀而舒缓的呼吸声。

  她回过头,看看屋内的摆设,那曾经是他们共同商定的,自从十年前就没有改变过。当她的目光落到熟睡的孩童幼小却茁壮的身影时。她有苍白的饿脸上浮起了一缕笑容。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妩媚笑容但是也为她过于素雅的脸上添了一分难得的生动之色。

  等她在回转头时,她整个身子就如同秋叶般瑟动了一下。一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了的影子,从地平线的一端隐隐浮现。一点点,走进她的视线。忽然间,她感觉手脚都已经不听使唤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眼睛紧盯着那个缓慢移动的影子。

  一袭青衣,早已经被血染透,身型不稳,步履蹒跚。往日的冲天豪气风流俊雅已经荡然无存。那柄叱咤风云的“式微”,已经成了支撑他遥遥欲坠身体的竿杖。原本黑如乌金,却粲若星芒的宝剑此刻已经被污血覆盖住了它的光芒,只剩另人窒息的黑。

  “君鸿……”她的声音低如虫吟。才刚出口就吹散在秋风里……

  其实她没有开口的勇气。她此刻的心情绝对不是如同她表面的平静。那种悲与喜,爱与恨在她心中激烈的交缠。

  三年了。她有些不敢相信她的眼睛。心里的喜与怨化做洪流将她冲回记忆的边缘。

  十年前的秋,海棠花开的时节……

  那时的她还是豪庭的贵胄千金。她的才貌倾倒了全城的王孙才俊。那年她才十六岁,花一般的年纪。父亲想要他嫁当朝权势,而她觉得那种压力让她想要逃走。因为,她不愿将自己一生的精彩早早结束在一个陌生冰冷的金色牢笼之中。

  那年的中秋之夜,她独自在房中。因为她厌倦了尘嚣。月——本来就是清冷的,喧哗的在她眼中是对那仑清辉的亵渎。

  就在她暗自神伤的时候,一道黑影闪入她的生命,从此改变了她的一生。

  当时他受了伤,并不重。但是血却一直淋漓不尽的向外流淌着。那颜色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以至于现在想起来也是一身的冷汗。她颤抖的拔除刺入他身体的飞镖,血溅上了她浅绯色的罗裳。她的心也不由得收紧了……

  多年后,她依旧分不清,当时到底是害怕他,还是害怕他会有事。

  他是江湖上出了名的侠盗,正所谓“盗亦有道”或许就是他这种人吧。她心里暗暗地猜测着。但是盗毕竟是盗。尤其向他那么出名与身手不凡,更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无数人想要抓住他,因为那赚来的绝对不仅仅只有利,江湖扬名指日可待。

  他们相处了三天,她保护了他。一个弱小女子保护了武功或许是天下第一的人。

  三日后,他走了。与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她……

  梅君鸿,这个令她爱极了的名字。她不知道,从那日起。就成了天下人共同通缉追捕的对象。她只是一味的跟着他,随他过居无定所的漂泊日子。但是她是幸福的。他们一同仗剑江湖,共游天下。他的剑是绝世独立的,没有人能在他手下走到五十着以上,她不知道他剑法的出处,却知道败在他手下的高手如云如雪。那柄闪着独特光芒的剑一时间成为强者的象征,以及妄图追捕他们的人的噩梦。

  本以为,会永远幸福下去。但是她娇弱的身体注定一切只能早早结束。

  辗转不定的生活让她享到不曾梦想过的自由,却也将她的娇弱只躯折磨的不留余地。她是自幼便罹患心疾的,在一次次长途远涉之后她只能无力的躺在他怀中隐忍着病痛。看着她日渐憔悴,由不得他不下决心。

  于是有了棠园,于是有了她一人空守的孤寂。他每年秋天都会来看她,然后停留几日再离去。这种分分合合的苦痛成为她心头的折磨。但是她是自尊心极强的,她不会用哀怜乞求的眼神凝视他。告诉她她不忍他离去。她也不愿让自己成为加在他心头的束缚而无法自在来去。

  寂寞的日子里,她逐渐精通了医术。只因为他每次来时身上都有未愈的伤。她还记得初次见面的那个夜晚。有关于那一夜的回忆,都被他流淌着的血染成了绯色。

  一切宛如一场值得期待,却注定要失落的仑回。直到三年之前……

  他与她相立风中,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刚足月的婴孩。

  久久的沉默。久久的凝视……天地也在他们彼此眼中静止了。

  她心底是雀跃的,她多想快点告诉他她有了他们的孩子。可是她却因他脸上难以捉摸的表情而迷惑的说不出一个字。

  “恭喜你,原来你已经喜结良缘……”最后还是他先打破了沉默。他的声音低哑,可是在她听来宛如晴天霹雳。

  她的泪无声滑落。那一刻她的心碎成千万片……本来想让他亲手抱抱他们的儿子,可是没想到一年的期盼而来的只有他那句淡淡的“恭喜……”

  竟是如此不信任我,竟是如此看轻我。她几乎泣出血来。

  那好,既是如此,便随你去吧……

  她费尽心力,勉强挤出一个凄然的笑容。

  “谢了……”

  转身,离去,任凭泪洒在风中。她不愿去拭,也不敢。她不愿被他见到。她想保留最后一点自尊,尽管苍白脆弱,但是不能失去……

  他再也不曾来过。只有秋雁替她诉说她心中对他无情的怨恨。

  然而,三年来她始终不改凭楼远眺的习惯。她的目光总是不能久久离开他曾出现的方向。

  当再一次见到她时,谁能说清她心底到底是喜是悲。

  她明白,男女之爱便像那海棠,会开花,也会枯萎。只是,当她的爱情枯萎,生命除非是生命走到尽头。她还是爱他,爱得那么不可抑制,无法自拔。

  他有些费劲地张开眼。一切是那么熟悉,一切如同三年之前,甚至连房中残留着她身上的香味。

  他有些艰难地直起身,提起剑之前他仔细地端详了一番。剑身已经被细心地擦拭过,乌黑的剑身再一次绽放了它独特的光泽。

  “她还是一点没变。”他淡淡的语气,曾和几年前也分毫无异。

  他用略显厚重的剑支撑着,缓缓推开门庭。细小的动作牵动身上的伤口,已经细心地包扎过了,但还是有些许殷红再次渗透出来。

  天色有些沉,像是下过雨。

  一场秋雨一分凉。

  庭内的海棠被打落了不少,叶子也被冻得乌紫。

  “晚出闲庭看海棠,风流学得内家妆,小钗横戴一枝芳。

  镂玉梳斜云鬓腻,缕金衣透雪肌香,暗思何事立残阳。“

  他缓缓地吟起来。这几句词他始终记得。他曾为她绘过一副丹青,画上就题了这几句。每当他见到海棠就忍不住要吟颂。

  晚风夹者一缕衣香。沈若棠紫衣碧钗,双眼宛如秋水,眸中似有点点波光。在这沉沉暮色中竟比庭内的海棠还要冷艳凄美几分。

  相思红,断肠红,都是你的名字。难道相思便是断肠毒药么?

  “君鸿,好久不见……”

  “是啊……”

  气氛有些尴尬。双方都在保持一种刻意的冷淡风度。

  “娘!这个叔叔是爹爹么?”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破了夜的静。童音特有的尖细让两个人的灵魂同时产生了轻微的颤动。

  “乖,这是君鸿叔叔。”若棠俯下身,将手搭在稚童的肩上。她低着脸,其实是不想让梅君鸿看见她眼中无法克制的泪。

  “娘,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叔叔欺负娘?”话音一落,竟跑到梅君鸿面前对他又打又扯。

  “叔叔坏,欺负娘!”

  虽然他尚小,但是梅君鸿早已身负重伤,此刻站了这么久,早已难以自持。更何况对他又拉又拽,难免扯动他身上旧伤。

  然而听得孩童的训斥声,他的脸色竟骤然变的苍白透明起来。对身上伤的疼痛像是全然忘记了一般。脸上虽有凄苦哀凉之色却决不是疼痛引起的。

  反倒是一旁的沈若棠先警醒起来,将孩童拉回身侧。

  “鸿儿,娘只是被风沙迷了眼睛。”

  幼童哪分得清那么多?自然是信了。

  “孩子,你叫做什么名字?”回过神来的梅君鸿好不容易重整一个亲切的表情。

  “我叫沈归鸿。”

  “归……鸿……”他喃喃地念着,眼睛像是被罩上了一层雾气。

  “君鸿,我家鸿儿年纪小,别与他一般见识。你进来歇歇吧。”一抹淡淡的红云浮上了她的面颊。“归鸿”正式她心底的期待。

  “不了……在下只是途经,马上就要告辞了……”他不敢看她的脸。

  “……就要走了么……的确,该走的留也留不住。”只消一点脆弱,她定然会泪流满面。

  “哈哈哈,梅君鸿,终于让我找到你了!今天就要为十七个作了你剑下亡魂的各路英雄讨回公道。”

  “哼!原来是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们这些无耻之徒,对我不但下毒暗算,还以多欺少,根本不配英雄二字!”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字字如金珠落盘。

  来人听得他底气深厚,惧他伤势已无大碍,不敢贸然上前。

  “对付你这种偷香窃玉之徒何需道义?你奸猾如鼠,不用非常手段只会有更多人丧命你手。”

  “你们的狗命,我本不屑去取。但是你们一再无理纠缠,怎怨得我?”

  “休要狡辩!以前你劫富济贫,虽手段不甚光明磊落倒也称得上侠义。可是十年前你劫走沈府千金,还害她客死异乡,根本就是大奸大恶之徒。”

  一旁的沈若棠听得嗔目结舌。

  没想到,多年来令他饱受颠沛流离之苦的正是她自己。心里的愧疚与伤心不住的翻腾。一时间,不由得气血上涌,勾起了心疼的旧疾。

  "怪不得他弃我而去……"她心里暗自悲叹。

  "胡说八道!我与她是两情相悦,何谈劫掠之说!“

  闻得他的话她心底又是一阵悲喜交织。

  “那你说她人在哪?”

  “她已经旧病复发,不在人世了。”

  “哼!反正是死无对证,你倒是怎么说也可以。看我一剑!”话锋突转,话音未落,剑气已出,来人也不愧是个高手。

  原来,他见梅君鸿半晌也未曾出手料定他是装腔作势刻意支撑,便不由分说的出手了。

  梅君鸿虽已经是身负重伤,但是他的武功本是江湖中的楚翘。来人的剑随快如闪电,但是一照一式都被他看在眼里。顿时移动身型,避去了那一剑。但是方才他刻意提气作答,一时间气血空虚,又被对方剑气一逼,只听“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

  一旁的沈若棠心下焦急难耐,见他口吐鲜血,她的心几欲被疼痛撕裂。

  “慢着!我就是沈若棠。你带我走便是了。休要伤他性命!”

  来者一惊,心神被扰自然剑势顿时去了大半。这一剑,又被梅君鸿躲了过去。

  但他一心想要杀了梅君鸿借此扬名,没想到却在此遇到相传早已经亡故的沈家小姐。如此一来岂不是没了借口?但是自己为此事已经下了颇大一番工夫,前几日里他可意保留实力采取观望态度,就是为了等他们拼的两败俱伤自己在坐收渔人之利。眼下这大好机会又怎能放弃?

  “这位姑娘,你若真是沈小姐,在下自然会在完事之后将您送回沈府。但此人穷凶极恶,连日来已经连斩数名武林英雄。在下今日决不能纵虎归山!”话音未落,剑已刺出。

  剑走轻灵,气如长虹。登时将眼前之物刺穿。正当他大喜过望之际,却发现眼前之人紫裳飘飞,身体甚是绵软无力。那种毫无力道的感觉透过他的剑传至他的掌心。

  剑穿透了身体,殷红的血洒满夜空,正如飞舞的海棠。

  来者满面惊谔,他的剑竟刺入了飞身前来的沈若棠的身体。而一旁的梅君鸿则早已是满面癫狂之态。他的表情竟比在那十几个人围攻时还要狂乱。

  他想抽出剑,直斩梅君鸿。如果让世人知道是他失手杀了沈家小姐,后果可想而知。可是却遇到了难以言喻的阻碍。原来沈若棠岁双手紧握剑峰,纤细的手指竟然传达出一股令人惊异的倔强力量。他想动用真气强行将剑抽出,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自己的脑袋已经被痴狂的梅君鸿一剑劈了去。

  沈若棠气若游丝,但一双杏眼却盯者梅君鸿,眼中满是说不尽的留恋。

  “君……君鸿……”

  “不,不要说话了。”他的声音竟变的哽咽。

  “让我……说完……否则我会不得安宁……那孩子……”

  “不用说了,我一直都知道他是我们的亲骨肉。只是,我不想让你们卷入这一切……所以,我竟然做了这些伤害你的事。以为我的离去就能换得你们的安宁……早知如此,我决不会离开你一步。”

  她笑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

  “你爱我吗?”其实她是知道答案的,但是她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

  “爱……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今生的唯一,只是我……”

  “别说了,已经够了……我很幸福……”

  她缓缓的阖上双眼,那个绝美的笑容却定格在她的脸上。

  沾血的紫衣,像极了秋霜后的海棠。而她,也正如一朵海棠静静的落下枝头,依旧保持着往昔的美。

  十年后……

  “爹爹,你看我剑法如何?”

  “鸿儿你长进了许多。”

  “爹爹,这套剑法为何叫断肠剑?”

  “……你今后便会懂了……”梅君鸿仰面着天空,一脸的怅然落寞。

(完)

晚出闲庭看海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