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短信

老谢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黄色短信

    我有个女网友,网名叫星星。她是一个刚从校院里出来参加工作的大学生,从视频里看出她长的清丽可人,而且文采很好,下笔成文。说实话,我对她是相当有点垂涎三尺的,只不过我已婚,她亦有男友,只好在肚子里动动心思罢了,不敢有所举动的。星星虽然参加工作有一段时间了,可还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远离社会,只谈文学和爱情。

  星星有一句名言。她说:爱情就是手中的沙子,抓的越紧,流失的越快;要敞开手心,捧着,呵护着,也许这样爱情才能永远存在。她还说,这也是自己曾经失败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心得。

  我觉得她说的这两句话很有哲理。但我总怀疑她是从哪里抄袭来的,因为听着耳熟。

  这个就不多说了,因为咱们今天要说的是因为一则黄色短信引发的故事。星星有个男朋友,市工商局的,工作稳定,收入蛮高,他们一直如胶似漆。这一点我可以确定,因为虽然她很迷恋跟我聊天,但晚上从不上网,因为她要把时间给他,陪他一起度过。

  于是故事发生了。他们之间好象是出了点问题,因为她晚上上线了,而且给我讲了事情的全部原委,让我替她分析分析。为了保持故事的原貌,我打算用对话的方式把它铺叙出来,以免读者认为我掺入了自己太多的主观。我们的谈话是这样开始的,并贯穿聊天的始终:

  星星说:“我觉得我们之间有问题了。最近他好像对我冷淡了很多,经常下班的时候打电话说单位有事,不像以前那样每晚准时出现在我面前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他的秘密…… ”

  我说:“不要急,从头说来。”

  星星说:“以前的时候,我每个周末都要去他家吃饭的,这已成惯例,雷打不动。可是上个周末他跟我说,单位上有事,要临时加班。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他忙的时候会周末加班的。我一直对他很信任,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觉得两个人相处,彼此的信任很关键。你说是吧?”

  我不怀好意地说:“工商局没有班可加的。那都是些脑满肠肥的家伙。一个月收一次费,一年做一次总结,是不必加班的,除了吃请。要么就是约会。”

  星星说:“他先说是加班,把我们的约会推掉了,然后第二天莫名其妙地跟我说,年龄大一些的女人更有魅力,因为她们更成熟。”

  我觉得有机可乘了,问了一句:“他单位上有年龄稍大但风韵犹存的女人吗?”

  星星说:“有一个。因为我还记得,去年那个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我老公还送了那个小孩一个纯金的吊坠。在金伯利买的,当时还是我帮老公挑选的,当时我也没想什么。说实话,我当时真没想那么多。”

  我赶紧打断她:“那个女人是你老公的上司吗?”

  星星说:“好像只是同科室的同事。因为他的上司我认识,不是她。”

  我说:“如果不是上司的话,这就有点奇怪了。同事之间有必要吗?除非那孩子的来历有问题。人家老公会怎么想?”

  星星说:“我平常基本上不看老公的手机的,毕竟我觉得他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平常都是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我及时插了一句:“是啊。是应该这样的。不过么,顺从是美德,但也是纵容。”

  星星说:“可是后来有件事情,我很生气。你知道的,我们一般情况下都是在一起吃晚饭的,或者在我家或者在他家。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条短信。他看了马上就收起了手机,没说话。我觉得不对劲,就问他有什么事情,可他就是不说。”

  我回复:“呵呵。”

  星星说:“我好奇心起,就要求看他的手机,这是我第一次要看他的手机。开始的时候他不同意,后来看我生气了,就拿出了手机。我一看,是一条黄色笑话。你想听那个笑话吗?”

  我装作漫不经心:“黄色短信么?也没什么。说吧!”

  星星说:“两只蚊子偷看一个女人洗澡,其中一只说,你看前几天我在他身上咬了两口,到现在还有两个那么大的包。另外一只蚊子说,哼,我几年前在他下身劈了一腿,到现在她那里还每月都在流血呢。你说说,这样的短信能随便发吗?”

  我回复:“呵呵。现在这样的短信到处是,也说明不了什么。”

  星星火冒三丈:“最可恨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每条短信都会显示发信息的号码和姓名对吧?我老公手机里那个号码的名字是——蜜糖!”

  我装作吃惊:“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手机又不是网络。”可心里在想,此人蠢,手机上怎么能这样输入名字呢?

  星星说:“我问他蜜糖是谁,老公说是他的同事。我问是女的吗?他说是,可说话的时候不正视我的眼睛。也许他以为我不会看他的手机吧,因为我从来都没要求看过他的手机,以前我除了知道老公的手机是诺基亚6230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

  我给星星支招:“你有要他解释的权利。”

  星星说:“我没有再往下问,他也没有解释。你觉得我还有必要问吗?已经没有必要了,事情再明白不过了!那天他回去后,我们就开始了冷战。”

  我拿出一副公平判案的架势:“应该问一下的。不给人解释,就有冤枉人的可能。”

  星星说:“算了。没有必要了。那天在他的手机上,我看到了通讯簿,我的手机号码上输入的名字仅仅就是王菲,而那个女人却是蜜糖!”

  我说:“你想在你的号码下应该是怎么个称呼呢?你想是……老婆?”

  星星说:“难道不应该是吗?”

  我别有用心:“难说啊!”

  星星说:“算了,一切都没有必要再问,也没有必要解释了。我那么相信他,可是到头来,竟会是这样!”

  我开始打圆场:“不要轻易下结论啊,真的。想想以前他对你有多好?就因为这件事,难道你想算了?”

  星星说:“就因为他对我好,所以我才非常非常相信他。你要知道,要把自己和自己一生的幸福交付在另外一个人手里,需要多大的信任和勇气?可发现了这件事情,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一点方向都没有了。问你个问题好吗?一个男人戴绿帽子是不是很难接受?”

  我吓了一跳,马上回复:“是啊,当然!” 可心里在想,你想也给他来一顶?

  星星却说:“女人也是人,跟男人有同样的感觉。女人戴绿帽子也会很难过的。”

  我有点泄气,回复:“是啊。但你还是应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星星说:“不是我不给他机会,而是在等他跟我解释。这几天我没理他,就是希望他能主动跟我联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可到现在也没有等到。爸爸妈妈都问我,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见他来,我说,他最近出差了。你觉得我应该主动问他吗?”

  我颇显大度地回复:“问一次吧,看他的反映。你有权利,因为你为他付出过。搞冷战么,显得咱有些小气。”

  星星说:“其实,我很害怕。我害怕那件事情是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受。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我说:“不问就是假的了吗?猜测更是折磨人不是吗?你应该问明白的,别耽误了自己。要是真有其事,你一问,他会说谎的。你要从他的谎言中判断真伪。”

  星星说:“如果他跟我说谎,我还有必要跟她继续在一起嘛?我不要一个撒谎的老公!”

  我赶忙说:“是啊,所以你要质问他。他如果有那事,就不会说;没事,就没必要说。所以他不会先跑来跟你说。”

  星星被我这席高论弄迷糊了:“难道他不应该主动跟我解释吗?毕竟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我发表感叹:“唉,女人啊,思路都是一样的。”

  星星继续哭诉,字打的飞快:“他说给人家孩子买纯金吊坠,我就专门陪他去挑选;他说单位加班,我就相信他的话。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他为什么不能主动向我解释啊?总不能让我先说吧?我应该怎么说?质问他吗?那样他就逃过了一关了。你会在你手机上把哪个同事的名字输入蜜糖吗?你的女同事会给你发那样的信息吗?”

  我说:“说实话,有时会的。人在江湖飘,这个,什么人都有的。”我还不忍心告诉她,现在这样的短信充斥,而且已经有些过时了,平常的很。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谁没收到过,谁没发过?可我肚里说了,没有打在屏幕上。

  我只是接着给星星说:“他怎么可能先给你说呢?先说了,倒显得确有其事了啊。所以,他就装作你已忘记,或者希望你根本不在意这件事。那他当然就无须解释了。”

  星星说:“那你老婆的手机号码在你的手机里输入的什么名字?”

  我说:“老婆。但你还不是他老婆。你们没有成婚,他自然不能将你输成老婆。如果你是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子,那样输入你会不高兴。要你是个开放的女孩子,他那样输入,你会质问他,我已经属于你了吗?他则会受窘。所以,输入王菲是正确的。其实我跟你说,出现了这种事情,你还等着他的解释,说明你还希望那是场误会。其实,他很笨的。在你发现了那条短信之后,他应该说那只是一个男同事,他们关系好,才输入他的外号;因为经常闹着玩,才发这样的短信。可他没有这样说,他承认那是一个女同事。那么这事就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被你发现了,猝不及防,一不小心说了实话; 二是他故意说成是女的,看你的反映,是否吃醋了。若是,说明你爱他,若不是,说明你不在乎他。”

  星星紧跟:“如果是前者呢?”

  我得意洋洋回复:“那也要让他解释。一是给他这个权力以证实自己的猜测,或者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以消除猜测;再就是判断他是否在说谎。这关系到你对他的取舍问题,非常重要。你要做一个成熟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动辄受伤的小女孩。要没有解释这一关,你会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自怨自艾。你要以一个胜利者和审判者的姿态出现,不要被动地等别人给你一个出路或答案。”

  星星说:“如果是真的呢?我该怎么办?”

  我苦口婆心:“如果是真的,就要查问他们进行到了哪一步,值不值得你原谅。”

  星星急了:“背叛就是背叛,出轨就是出轨,哪有那么多理由?战场上逃兵就是逃兵,逃五十步是逃兵,逃一百步也是逃兵。你觉得有什么区别吗?”

  我赶紧改口:“那就潇洒一些,给他说88。这样他会后悔难过,你赢得一码。他会后悔的。因为我坚信,那女的无论如何也没有你漂亮,此其一也;论文才德操,那女人想来也和你不是一个档次,此其二也;论爱情,哼哼,不能相比也。所以,他会为自己的失控付出代价。”

  星星说:“我也是这样觉得。我觉得我跟那个女人相比,应该是我对他来说更重要一些,或者说,感情更深一些。那个女人就能轻易跟他上床,但是我做不到。在他的手机里,我的号码仅仅是个冰冷的名字,可一个同事的名字竟然是蜜糖!哼哼。”

  我回复:“当然,我知道。可你怎么知道他们上床了?不过,手机里输入这样的名字,那也是很难讲的了。真的,不是离间你们。要质问他!不要再谈你对他的感情,说他对不起你之类的话,那样会贬低自己。至少,你要让他觉得他配不上你。这才是最重要的。”

  星星怒气不息:“我现在只觉得恶心。从心底里恶心!我实在无法想像,他那个怀抱到底有多少女人同时在用?”

  我回复:“呵呵。在乎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位置,这是人类的通病。如果已经没有了爱,位置便不重要。甚至,位置平常一些,反而是幸运。不是吗?就像你在和我亲密聊天的时候,那个人如果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其实这也是背叛。只不过是行为不同而已。你会生气吗我这样说?所以,应该平和一些。问他!问过之后,不激动,不吵闹。让他觉得自己错的一塌糊涂。这才是胜利。真的。这样你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很快乐。”

  星星一连串的反问直轰过来:“我连电话都没给你打过不是吗?我给你买过东西吗?没有。你给我买过东西吗?也没有。我们见面了吗?没有。你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吗?不知道。

  我们发过黄色短信吗?没有。我们只是网络聊天而已。我觉得,连问的必要都没有了!”

  我发给星星一个鬼脸:“那样的话,他就不会理亏,他等事情冷了,还会找你。说不定,你那时会听从他的谎言,原谅他。所以,现在要问个明白。”

  星星说:“我现在只觉得恶心!!”

  我继续分析:“他会先找你父母低声下气,得到你父母的信任。然后,再求你原谅。而你那时已经不恨他了,只想得到他的解释。于是,他所有的解释都是合情合理的。何况,那时他早就编好了。”

  星星说:“我估计他现在已经编好了就等着我问呢。所以我就是不问!他也解释不通!”

  我说:“他会解释通的。我来给你设计这样一个他来向你解释的场景吧:他会找一个男同事,把那个蜜糖的手机号借过来用几天,让你当面打一下。打一下,那男同事的手机响了。这时你才相信自己全是误会。于是言归于好,关系更近一层……”

  星星说:“你觉得我真的蠢到那种程度了吗?说破天我也不会相信他了。我曾经那么信任他,可是他不珍惜。现在他说什么我都不信了。”

  我继续我描述的场景:“他会说,我当时怎么向你解释呢?那时你一付兴师问罪的样子,根本不会听我解释的。所以,我要把所有证明我无辜的证据都拿来你看,你才信。你现在相信我了吧亲爱的?如果你同意的话,我马上把你的名字改成老婆。而且争得二老同意,我们马上就订婚,好吗?”

  星星回复:“求求你,别说了好吗?”

  那“老公”当然要说下去:“再说了,你还是个女孩子,这么纯洁,这样的短信怎么能让你看呢?所以我一看就赶快把手机装起来了。不想这样倒引起你的怀疑。”

  星星动摇了,回复:“那你为什么承认是女同事发来的?”

  场景继续:“那短信要真是女同事发来的话,我顺手删了不好吗?为什么还掏出来让你看?我承认是女同事,那是逗你玩的,是要看看我在你心中的信任度有多大。你也真不禁逗啊亲爱的。可我是很高兴的,因为你吃醋了。这说明你爱我啊。”

  星星质问:“我都生气这几天了,你怎么不来给我解释?”

  回复:“我这几天不找你,就是等你来兴师问罪的。那就证明你更爱我。”

  星星质问:“那个女同事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给她小孩这么贵重的礼物?”

  回复:“那个女同事有什么呢?只不过我们工商局都有些灰色收入,不外传的。她知道我的一些内幕,所以才找个借口买通她,不让她乱说话。”

  星星说:“估计都已经买到床上去了吧?”

  回复:“不要瞎说,让人家听见不好。她正好生孩子,不正是一个花钱灭口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吗?所以给孩子买个金项链。你想想亲爱的,那个女人哪一点比得上你?我有可能跟她有事吗?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傻瓜。不过我喜欢,因为我知道了,你是那么在乎我,那么爱我。”

  星星说:“哼!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给我买贵重的东西,可一个普通的同事,竟然接受一个将近1000块钱的东西!你觉得这合理吗?”

  回复:“因为她发现了我的灰色行为,我不得不打理她。你知道,女人爱钱,给点意思就过关了。你不一样。你是那么纯情,清丽脱俗。我能用这么俗的东西来取悦你吗?要是你喜欢,咱们订婚的时候我给你买铂金的,钻石的!那象征着永久的爱情啊。”

  星星说:“是不是把你的人都给她就更能过关了?骗子!再不信你了!你以为我会笨到随便相信你鬼话连篇的地步吗?哼!你们男人撒起谎来都不脸红吗?”

  回复:“亲亲老婆!我老婆才不笨呢,谁说她笨我跟谁急!只不过有点傻罢了。你让我心疼亲爱的。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订婚?一切都听你的!”

  再回复:“于是,这个故事讲完了。”

  星星恍然大悟,回复道:“不错,真的不错。都是撒谎的高手。是不是男人不骗女人就没法过日子啊?只是又觉得可怕,把谎话当真话说,怎么会有那么多理由的?”

  我得意洋洋地回复:“一个男人想哄女人,有的是理由。杨康本来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可为什么让疾恶如仇的穆念慈神魂颠倒?”

  星星回复:“唉。我真的不想要别人哄我,我只希望两个人可以坦诚相对。你觉得我的要求过分吗?”

  我暗笑,回复她:“看过天下无贼吗?刘德华是怎么说傻根的?他凭什么心地纯净?他凭什么就相信天下无贼?他凭什么就不能被伤害?他为什么就不能交学费?就因为他心无邪念?”

  星星说:“是啊,我凭什么就相信男人?也许,我也该交学费的。对于感情,我想我该学的还有很多很多。”

  我穷追不舍:“是啊。所以,你凭什么要求人家都跟你坦诚相见?你凭什么就不能被骗?因为你年轻?你漂亮?那你更应该被骗才对。亏得你发现的早,真的。如若不然,谁能保证你不把一个中山狼引到床上来呢?”

  星星彻底被征服:“是啊。我就活该被骗!”

  我作总结发言:“记住一句话:不要轻易相信人,但也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的猜测。给别人一个机会,就等于给了自己多个机会。你让他解释,是为了解开你的心结。也为了使自己不再受伤。明白吗亲爱的?”末了,我有意以这个称呼结尾。

  星星充满感激地回复:“谢谢你,谢谢你跟我说那么多。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他在给我解释的时候,重复你刚才的话呢?那我该怎么办?”

  我大义凛然:“那就证明他不但是个花心男人,而且根本就是一个色棍!!透露你一个绝招小妹,他只需眼睛对着你的眼睛,说一句‘请相信我,那只是一个男同事搞的恶作剧,我们经常开玩笑的。我不想让你看见这些,所以藏起来手机。亲爱的,你相信我吗?’这就足够了。关键词:眼睛对着眼睛!真实的东西是不需要太多解释的,一大堆解释后面绝对隐藏着奸诈奸佞以及奸污。”

  星星彻底明白了我的苦心。

  星星回复:“你怎么那么有经验啊?是不是也做过这样的事啊?”

  我打个冷战,出了一身汗。

  向窗外看看,繁星满天,月牙儿已到了西天边际。

  半夜时分了。

(完)

黄色短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