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易邦紫和她的人生N个渴望

  二十三年前,她渴望一颗玻璃球。小小的玻璃球,在阳光底下晶莹剔透,使咿呀学语的她忍不住蹒跚过去,抓起一颗,攥在手里,全然不顾那些大孩子们诧异寻找的目光和声音。

  十七年前,她渴望能和大伯家的栓根一样,背着漂亮的书包上学,认字。她认识的第一个字,一,就是栓根教的;当时,她还嗅到股淡淡的油墨书香味,那是栓根新学期刚发的书;她不由自主,想要去触摸,却被栓根的她的大娘大声喝叱,吓得忙缩回手。

  十四年前,她渴望快点长大,那样她就可以不用成天看着小弟,不用老忙碌着给种田的爸妈做饭,洗衣服,不用提着高过她腰的桶喂猪;那样她就可以和村东的翠姐一样,去城里打工,可以挣钱给自已买新衣服,可以嚼绿箭口香糖。

  十年前,她渴望能和老板的女儿贺文一样,好好睡个懒觉;她来到这家日杂批发店已经俩月啦,每天一大早,不到五点半就打开店门,一直要熬到晚上十点多才打烊;每天她的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似地,脑袋沾上枕头,眼皮立刻粘在一起;早上还没睡够就得起床。

  八年前,她渴望能和新结识的朋友兼同事李欣一样,无忧无虑,吃的好,穿的好,潇洒自在,渴望也能有人来她所工作的这家发廊找她聊天,请她吃饭,晚上到迪吧;渴望也能有个手机,时不时接个电话什么的,最好手机是那种拥有蓝牙功能,可以照相的,那样那就可以把她精彩瞬间留下,拿回家给爹妈和姐弟炫耀。

  六年前,她渴望能和网友阳光长相厮守,比翼双飞;然而仅仅持续了六个月零八天,她的初恋就结束啦,比她大十一岁的阳光离开她,又有了新女朋友;因为他嫌她没有把她的初夜留给他,因为他的女朋友实在太多,因为他还拥有一个家庭,还有个儿子;而这次恋爱,留给她的只有一次痛苦的打胎经历。

  五年前,她渴望挣很多钱。她认为那样她就可以得到父母的原谅,可以供弟弟上学读书;她的父母知道她在城里的经历,认为她挣钱容易,觉得她往家里拿多少钱都是应当应份的。每次和家里通过电话后,她和甚至不知姓名的男人同床共枕,夜不能寐时,眼睛直勾勾盯着朦胧的黑暗处,依稀想起大伯家的栓根教她认字的瞬间,甚至仿佛又嗅到了那淡淡的油墨书香味。

  四年前,她渴望脸上的那道疤痕早些好起来;那道疤痕是她爸来问她要钱,和她发生争执,一巴掌一脚将她的头摔到门玻璃上划的;她知道爸妈不容易。供养一名学生,仅靠土地上那点收入捉襟见肘。

  三年前,她渴望病早点好,那样她就可以早点重操旧业,可以早点有钱花啦。她病的那些日子,凄凄惨惨的,没人陪,没人看,家里还顶架来电话要钱;其实她哪里有钱呀,临末了,她把手机什么的都买啦,才凑够打针钱。为了治病。她花尽了积蓄,最终还是没治利索。

  两年前,她渴望死;然而她没死成,被同寝的女友送到医院,洗胃,难受得她比死还不如。伤心中,她渴望自已下辈子能生在一个好家庭;然而那仅仅是不切实际的梦。

  一年前,她渴望自已能够渴望什么,那样活着就有盼头,不至于成天浑浑噩噩。她看到辍学的弟弟,欲哭无泪。在那刹那,她明白自已最终的渴望是什么,那就是渴望有个家,有人能够真正地疼她,呵呼她。但她知道那太渺茫啦。她已经伤痕累累,只是乌有般地渴望着。

  现在,她渴望着醉,麻木自已,得过且过。除此之外,她还能渴望什么呢?二十五岁的她。至今一无所有,连爸妈都有公开拒绝她踏进家门。秋色萧瑟,她一个人走在街上,落寞,无奈。离她住处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处待开发的楼市。楼市在迅猛地暴涨,她的情绪却跌宕,坠入谷底。

易邦紫和她的人生N个渴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