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额济纳的胡杨

木末之风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您好吗?额济纳的胡杨

    曾两度虔诚的将您拜谒,却始终的将您牵挂。

  您的家乡,是远在天边的荒漠。东西两边夹着的,是绵延起伏的低山丘陵;北面的开阔地就是寒风可以长驱直入的异域蒙古,南面匍匐着的竟然是包藏祸心的巴丹吉林沙漠——被荒凉与寂寞,孤独与凄苦环绕的高原盆地,就是您永远的家园。低山丘陵,荒漠戈壁,沙漠湖沼,弱水绿洲组成了您不变的院落。酒泉,是您的近邻,却也在四百公里之遥。于是,您只能在寂静孤独的世界里,繁衍生存。

  这儿曾是霍去病抗击匈奴的沙场,这儿曾有过繁华的城镇,蜿蜒的长城,高耸的烽火台,战争的残酷与兵民的喧嚣。破城子、居延城、黑水城,是人类开疆拓土的桥头堡。但是,岁月淘尽了所有的英雄,将他们以及他们的伟绩洗涤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是破砖碎瓦,断壁残垣。但是,您还在,一起陪伴为数不多的亲朋与近邻——戈壁石、大漠月,还有片片芦苇与红柳!

  记得无数文人曾写过无数的文字,赞美您的美丽与坚韧,讴歌您的奇伟与苍凉。称赞您为“三千年的胡杨”,有着“一千年不死,一千年不倒,一千年不朽”的坚韧与品格;赞美您凄苦泪水的结晶——胡杨泪——竟也是蒙汉牧民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惊叹您在枯寂的荒漠里,将生命张扬得如此华美与富丽,因而将您与您盛装的季节并称为“金秋胡杨”,于是,额济纳有了她最精致、最华美的名片——金秋胡杨节。

  所有这些,都只是美妙但飘忽的幻影。我不敢相信——自然界会有如此的生命与奇观!于是,对您,向往之至,疑惑之至。但是,两次拜谒,我得到的——是兴奋与惊愕,惆怅与失望,进而是伤心与恐惧,最后是愤怒与企盼。

  初次的造访,是在秋霜厚重的十月。我带着好奇与兴奋走进了沙漠深处的边塞小城——达来呼布镇,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胡杨林。

  想不到,在自然与岁月的磨砺中,您的生命竟然演绎得如此绚烂,如此辉煌!娇黄的叶子好似灿烂的金子,火红的叶子宛如沸腾的血液。与满天的彩霞浑然一体,与满地的黄沙连成一片,分不出哪是大地,哪是天空,哪是无边的胡杨林!满天的彩霞,的确美丽,但是她没有明天;满目的黄沙,实在多彩,但是她没有生命。只有您——额济纳的胡杨,您的美丽可以复制,您的美丽可以再来,哪怕让风沙卷走了您所有的枝叶,但躯干依然的挺立,于是来年的春天,只要春风一响,您依然的要抽出枝条,让新绿绽满枝头,在干燥的风里呼啦啦地响——那是幼小者摇动着柳叶一样的流苏,成年者晃动着杨叶般的旗帜,老年者摆动着枫叶般的手掌……

  三十九万亩的树干高举着无数的黄金与翡翠,三十九万亩的枝叶高举着自信的喧嚣与洒脱,三十九万亩的胡杨高举着刚劲的不屈与自豪。与低山丘陵争高,与戈壁沙漠比强,与一切的生命之花竞相绽放。于是在茫茫荒漠中演绎出一曲生命的绝响——您是大自然中的贝多芬,您是植物界里的柯察金。您耗尽了自己的心血与生命,用苦难与泪水奏出的生命绝响,是大自然中最震撼人心的命运交响曲。一百五十万亩的红柳,是您最忠实的听众与伙伴,只有她始终陪伴您度过一个个春秋冬夏,诉说着一个个戈壁石演绎的故事,阅读着大漠月缺了圆,圆了缺……

  再次的造访,是在春暖花开的五月。我带着故地重游的欢愉与急切来到了魂牵梦萦的胡杨林。

  没想到,您的家乡却变得如此的粗野与无礼。清晨,是冬夜一般的寒冷,大漠的砾石上仍蒙着一层绒绒的白霜;白昼,是酷暑一般的炎热,徒步只须一两百米,所有的人都大汗淋漓,口渴难忍。当时的我,还不知道“沙尘暴”为何方神圣,却真切地领教了它的无礼与凶悍——掘地而起,漫天而来。如果将它比作北方的浓雾,可它没有雾气的湿润与柔和,干燥,粗野;如果将它比作沿海的台风,可它没有台风的干脆与利落,肮脏,无理。将细细的沙,塞进你的眼睛与鼻孔,灌进你的嘴巴和耳朵,最后,身上所有的缝隙里,都是土,全是沙!

  终于,盼到了一个晴朗的日子,终于看到了您清晰的家园。远处,是我不知道名字的荒山,周围,是我不知道名字的大漠。山上,没有一丝的绿色,只有褐红色的岩石,像燃烧着的火焰,映红了天,映红了地……大漠,只有星星点点的碱蒿与红柳,在烈日的烘烤下,挣扎,飘摇……曾经欢歌不断的黑水河,冰冷的河床里只留下冷漠的痕迹——风吹沙地的波纹——在无风的日子里,没有一丝声响,没有一丝湿润,有的,只是一片干涸,一片死寂;在起风的时候,沸沸扬扬,铺天盖地……

  您,就在这样的家园里繁衍?这,就是您真实的家园?这儿,原本就不是生命存活的地方!但是,您依然的在这儿唱响了生命的赞歌——三十九万亩胡杨,数不清的树呀,就在这寒暑依然撕咬的春天,举起绿色的旗帜。

  您的身躯粗壮高大,尽管让无数的风沙扭扯成弯腰曲背的样子,但是,枝干依然的向上,向上;您的肌肤坚韧厚实,尽管让利刃般的干旱剥离得粗糙无比,但是,您依然的流着眼泪坚持,坚持;您的叶子美丽多变,尽管严酷已将她蹂躏成奇形怪状,但是,您依然的爬满每一个枝头……

  三十九万亩胡杨,数不清的绿;三十九万亩胡杨,诉不完的苦。已经矗立了三百多年的神树呀!在土尔扈特人迁徙来此的时候,就是唯一火烧不死的胡杨树,至今仍繁茂异常,且人丁繁庶,在土尔扈特人心中化作神圣。他们敬仰您,崇拜您,将您当作他们心中的保护神。的确,土尔扈特人的生活日益富强,但是您的家族却日渐萧条,从建国之初的七十五万亩到现在的三十九万亩(另有“三十四万”与“三十五万”之说),并且还在不断的衰减……

  到过怪树林,只有更伤心。那一大片枯死的胡杨树呀,光秃秃,滑溜流,不见一丝绿色,东倒西歪,奇形怪状,与瓦砾为伍,与白骨为伍,与旋风吹起的飞蓬为伍……于是,有人说,在额济纳,对于胡杨林,天堂与地狱只有一步之遥——然而,人们竟然将这当作了另一个景观!有说有笑地拍照留影……是的,也许他们想到了——这也许就是最后的风景,这也许永远都不可能重新出现。这种苍凉与悲壮的绝版画卷,怎能让他失之交臂?正因如此,它的确值得我们用心关注与面对——这不是一片枯死的胡杨树,而是一个让人揪心,让人警醒,让人悔悟的人类自戕历史的展览馆。然而,可悲的是,人们来去匆匆,喜欢的只是她的悲壮与苍凉!

  离开额济纳,已整整八个年头。但是,她的一切无时不在我的眼前浮现——油画一样厚重鲜艳的色彩,木刻一样顿挫分明的线条,云锦一般的富丽与华美,《二泉映月》般哀婉的风叶余韵……于是,我总是在心里,轻声问道:额济纳的胡杨,您还好吗?

  人们敬畏、赞叹您的作为,讴歌、崇尚您的精神,但不珍惜您的家园与躯体——孱弱的黑水河被层层截流,稀疏的植被已千疮百孔,肆虐的风沙一直在向城镇进军……我真的开始担心——您这盖世的坚韧与奇伟,能够支持多久?您这旷世的美丽与绚烂,是否真的可以不停地复制?您的生命之源——黑水河,是否真的可以恢复原有的模样?水草丰美,湖波荡漾,鱼禽嬉戏,雁鹅鸭鹤,成群结队的水乡渔泽景象,是否能够真的重现?

  我期盼着,我祈祷……今天,我只能屡屡地在心里向远在天边、熬在荒漠的您道一声问候——您还好吗?额济纳的胡杨!

  20005.5.19

  (完)

您好吗?额济纳的胡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