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之行叹重重

木末之风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楹联古城

    很早就知道曲阜,知道那儿有一个叫做“孔老二”的人,先是被批了个一无是处,后来,“孔老二”变成了“孔夫子”,最后,又变成了“孔圣人”。起初,对于这些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作为还只是一个中学生的我,一是没有什么兴趣,不知道“孔老二”是干什么的,也说不出他到底干了什么“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错事;二是没有真正的发言权的,只是跟着其他人起哄而已。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上了大学,到了曲阜,除了那些个金碧辉煌的庙宇,高大粗壮的圆柏和方砖地上的点点绿苔以外,记住的,似乎也只有曲阜的对联了。

  记得不论孔府、孔庙,甚至孔林里,似乎到处都有对联。想一想也是,孔子乃世界上著名的大学问家,古代四大哲人之首。他的家乡,尤其是他的家里,哪能没有一些足以彰显品德与才学的对联呢?孔府大门两边,就有一副清朝大才子纪晓岚撰写的著名对联:“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其联的一大奥妙,也是特色,就是上联中的“富”字,宝盖头上没“点”,美其名曰“富起来没头”,下联中“文章”的“章”字一竖到顶,美其名曰“文章通天”。可谓是极尽崇敬之意且又匠心独运。

  可是,后来,又去了城里其他的普通人家,又去了乡下,发现这儿几乎家家都张贴对联的习惯,尤其是每到春节的时候,并且所有的对联,依然的都是那么的博雅与沉稳,丝毫没有一点儿的浮躁与功利味道。像什么“入室诗书多少事,开轩山色有无中”、“训无逸诗书稼穑,闲有家礼义纲常”、“行文简浅显,做事诚平恒”、“心无物趣,坐有琴书”,“有情天不老,无事日斯长”之类的对联,随处可见。

  于是,在我的记忆里,这儿的人们,都写的一手好字,都有着祖先温文尔雅的儒学风范,可亲可敬。

  十几年前,陪着韩国三星集团驻哈尔滨的首席代表安秉哲先生,游览曲阜。除了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对联以外,更多的却是疑惑与陌生。

  沿街叫卖的商贩会一个劲儿的追你老远向你兜售作假的古币、古董;冷清的饭馆里,老板会为了你多用了几张餐巾纸喋喋不休;车站上,热情的售票员会推来搡去的拉你上她那早就没有了座位的破车;只要你对纪念品小摊上的东西还了价,无论如何你都得掏腰包,否则就有你好看的……总之,历来“重文轻商”的圣人故里,竟然为了几毛小钱儿,如此的忿忿不平?实在让人看不过去,也看不上眼。怪掉价的。

  但是,你依然可以随处看到这样的对联。有的说“金贵玉贵莫茗德贵,酒香茶香无如书香”;有的言“道德文章地,诗书礼义乡”;有的称“大地有情长若春日,山林无事自是清凉”,“道明德立千载垂声,礼节乐和四方蒙福”……

  尽管如此,让我感到的,似乎这儿的一切,都已被经济的洪流荡涤得面目全非。感觉大有文不对题的味道,甚至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以至于,边走边问自己——这儿到底是不是曲阜?就连同去的安先生,也经常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惊讶不已,甚至摇头不停。

  今天,又来到了曲阜。又看到了那记忆中的一副副对联。只是不仅仅贴在民居的大门上,而是挂满了大大小小商号的店门旁。

  在我手捧笔记本抄录这些楹联的时候,不时的有店主走出来,观看、询问、夸赞。夸我旅游时竟然有这般雅兴,难得;夸我写的一手流畅漂亮的字体,夸我竟然能将上面的字一一认得……尽管,我走过的有饭店,可老板决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一个劲儿的劝我进去尝尝正宗的孔家菜,尽管我路过的有纪念品商店,但很少有人拉了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买可带的东西……甚至有老板还同我探讨“文情俯仰追迁固,经史绝尘崇孔颜”一联的最后三字是否应该进行调换?

  于是,眼前的一切都似乎变得与悬挂的对联那样的契合——“一室放眼天地外,诸山极目有无间”,“春暖观龙变,秋高听鹿鸣”,“槛外时飘蕉叶雨,簾前不断芰荷风”,“软风落絮飘吟雪,细雨霑花湿梦云”……闲适与淡泊,尽在其中。

  暮色已笼罩了整个的曲阜古城,霓虹灯已将所有的古式建筑勾勒成简洁的线条,但,小城已没有了白日的热闹与喧嚣。垂柳依依的街道寂静而又悠长,泛着波光的护城河,静静,幽暗,没有一丝声响,绝大多数的店铺已早早的关闭房门,开着的,都是为方便顾客的宾馆……在“万仞宫墙”前默默站立,在两边楹联繁多的华灯街上轻轻漫步……突然想起了下午抄写的这样一副对联——“静坐得幽趣,江山于此宁。”

(完)

楹联古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