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哭笑不得

    我是税务专业毕业的本科生, 分到A市地税局任税管员, 第一天上班, 科长给我安排了一个师傅, 四十多岁, 是地税局的老资格, 一嘴黄牙, 说话一口酒气, 一看就知是烟酒“高手"。

  认了师傅,双方客气了几句,我心里却不以为然。

  这天,终于轮到我单独执行任务了,我走进所辖一所私人小钢厂,老板笑容可鞠,点头哈腰,活象一只哈巴狗。烟、酒、茶、水果都是高级的,我参观了他的生产流程,拿出上个月的报税单说:“老板,你每个月至少要补五万元的税款。”老板只是笑。过了不到半个小时,科长打电话来说:“小伙子,王老板是我的朋友,说话要注意分寸。”

  我推辞了王老板大包小包的礼物,悻悻而回。

  第二天,我又到一家个体小水泥厂查税,女厂长无奈地接待了我。

  我通过仔细盘查,发现他们许多水泥卖给私人都不开税务发票,现金交易开收据不入帐。我把问题摆出来,要求补交税款,否则要交罚金,该厂的会计对我说:“女厂长是区委书记的爱人,能抬手就抬抬手。”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副局长打电话来了:“小伙子,刚参加工作要多做调查研究,说话要注意分寸。回头叫你们科长到我这来一趟,平时怎么教育手下的。”

  第二天一上班,我正坐在办公桌前沉思,师傅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遇到麻烦了吧,今天跟师傅去散散心”,我无可奈何地跟师傅到了市锅炉安装公司――这是一

  个小集体企业,厂长亲自接待了我们,副食水果摆满了一桌,还有两个漂亮姑娘泡茶。

  师傅喝了茶,笑咪咪地对厂长说:“刘厂长,你去年安装过程中,压力容器自己制作部分没开增值税发票,我初算了一下,你们至少要补交五十万元。”厂长一愣,问会计,会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支支吾吾,吞吞吐吐。

  中午,到师傅指定饭店吃了一顿,酒足饭饱,厂长哀求地对师傅说:“老伙计,你得帮帮我,公司有许多工程款没收回,下个月发工资都成问题,”师傅一本正经地说:“老刘,不是我不帮你,你们领导也要学点税务知识,我看你还是到分局的税务师事务所咨询一下再说吧。”

  刘厂长会意地点点头,对会计说:“下午打两万元到税务师事务所的帐上”。

  师傅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票,“这是我们小汽车修理费,局里不给报,帮忙处理一下。”

  刘厂长笑了,师傅也笑了。

哭笑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