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秋天的风带走了片片绿叶,霜儿坐在凉亭里,无聊的拨弄着古筝,发出恐怖的魔音。

  “霜儿,你既然那么无聊,怎么不到外面去玩呢?”跟她同龄的韵诗坐在对面懒懒的说着 “听说对面街上有一个买甜点的小摊子,那里的东西好好吃哦。”

  霜儿还是无聊的瞪她一眼“是你想吃,又不是我。”

  说到韵诗,那是几年前,宋建廷到京城做生意在回来的路上碰巧救了被强盗打劫的母女,那位母亲因为受伤太重,临终前将4岁的女儿托付给他。

  宋建廷夫妇见韵诗乖巧伶俐,从来就没有把她当外人,就像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霜儿与她就像亲姐妹一般,因为不知道两个人的年龄谁大一些,所以都以名字相称。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个小女孩开心的边走边吃着可口的甜点,走到一所大宅门前看见那里的人忙进忙出的搬东西,一个俊朗的少年坐做在问前的石蹲边眼神透露出深深的不舍。

  “咦,那个不就是顾冥哥哥吗?他怎么了?”

  霜儿开心的跑到他身边 “顾冥哥哥,你怎么了?”

  顾冥讶仪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她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好眼熟“你是?”

  “不认识我了?”

  只觉得很像他想念已久的一个人,眼前俏丽的小女孩就是那个小男孩 ‘娘娘腔’吗?“顾冥哥哥,我是霜儿。”才几个月不见就不认识人了,霜儿有点生气了说 “真是的,枉我还常常想着你。”

  “霜儿?你真的是霜儿?”顾冥又惊又喜拉着她的小手,从头到脚上看下看, “你怎么是个女娃儿?”

  “我本来就是女的。”

  “哈哈哈…原来你真是个女孩,难怪顾云总是叫你 ~……。”

  “叫什么?”韵诗好奇的问到“不准说!”霜儿有点害羞的举起小手,: 要是你敢说出来有你好受的。

  “哈哈哈…。好好好,我不说就是。”

  “顾冥哥哥,你家今天要搬家吗?”

  顾冥点点头说 “是的,因为我爹要带我们到京城去。”

  “那你还会回来吗?”霜儿不舍的看着他。

  “可能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会来看我吗?”

  “要回来看你也可以,除非~”顾冥将身上的玉坠取下,挂到她的脖子上“除非怎么样?”

  “除非你长大以后嫁给我?”说完在她可爱的小脸轻轻一吻。

  “好啊!”无知的她哪里知道他的意义,一心只想,只要你还记得回来看我就好顾云和韵诗也坐在门口看这场戏,突然 ‘啵’的一口亲在韵诗的小脸上,顾云开心的扮个鬼脸 “韵诗,等你长大我我也要回来看你,到时候你一定要嫁给我哦~哈哈哈………”

  “可恶!”韵诗起身追着他跑……………。

  炎炎夏日,宋家里外挂满白陵,所有人都跪在灵堂。哭泣,心痛…因为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宋老爷在金铺整理帐簿,因为太晚了,他让掌柜和下人们都先回去休息,到了子时他将整理好的帐簿放好就准备回家,可谁知一个黑衣人将他打晕后抢走了铺里的所有珠宝,临走时还在他身上狠狠的补了一刀。

  第二天一大清早宋夫人来到店铺想看看昨天一夜未归的丈夫怎么样了。当她半掩着的大门,“啊~~~~~”屋里一片狼疾,自己的丈夫躺在血泊中………

  “建廷,你醒醒,快醒醒…………”她惊慌失措的叫喊着, “来人啊,快来人啊~~”

  宋建廷被送到药铺抢救,昏迷了两天的他,终于因为失血过多去世了宋夫人哭得肝肠忖断 “建廷,你回来啊,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的丢下我和孩子们呢?”

  宋鑫扶起她沉痛的说 “娘,你要好好保重身子,我决不让爹就这样白白牺牲的。我一定会找出凶手,要他血债血偿”

  “对,我们一定要找到凶手为爹报仇。”

  “没错!”

  宋岳和宋棋紧紧住双拳,他们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可恶的凶手,无论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他给揪出来只有八岁的霜儿跪在灵前,想到从小疼爱自己的爹爹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她只静静的跪着,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流了多久的泪,心好痛 好痛,眼前一黑……。

  不知睡了多久,当她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看到三个哥哥都趴在她房里的桌子上睡着了,允弘表哥也趴在她的床边地上沉睡着。她无语的再次闭上眼睛,流下伤心的眼泪。因为她微微的抽泣惊醒的允弘。

  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她,思绪万千 : 霜儿,我真的希望你每天都过着健康快乐的生活。 虽然爹说你的病无药可治,但是我不相信,我以后一定会更努力的学习医书,我一定可以你把心病治好的。

  两年后,宋夫人也因丈夫的离去郁郁寡欢,最终驾鹤西去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