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三个月后,红霞夕照,离京城几十里外的荒山小路上,两个俊俏的少年精疲力尽的坐到路边的草地上。

  霜儿用丝巾擦掉额头上的汗水,靠到韵诗身边有气无力的说:“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到京城啊?”

  “不知道。”韵诗的声音变得颤抖 : “可能~永远也到不了了。”

  霜儿转过身一看,三个大汉正用刀架在她们的脖子上,其中一人沉声喝道: “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韵诗不敢出声反抗,双手颤抖的将包袱递过去,那可是她们的所以家当呀。

  霜儿突然站起来欲将包袱抢过来,不料却被那大胡子顺速抛给身后的男人,气得她大叫 :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光天化日竟然敢拦路抢劫。”

  “哈哈哈……。”那三个男人大笑,用刀指着她的男人开口,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

  说着又夺去她手上的包袱。

  韵诗心急大叫: “不要!”看到那人凶恶的嘴脸,她害怕的小声说 “你们要的是钱,我已经全部给你们了,那个包袱里没有钱,请还给我们。”

  的确那个包袱里除了换洗的衣服外最值钱的就是霜儿每天必吃的药丸了。

  那强盗不信便打开包袱一看,然后骂道 : “妈的。原来是药罐子。”随手将包袱甩到一边。

  韵诗立刻扑过去,小心翼翼的检起撒了一地的药丸,心疼的流下眼泪, “不,这是霜儿的药,没有了它霜儿的病怎么办?”

  那个大胡子不削笑道: “去!一个大男人像个娘们似的流眼泪。”

  “老大,你还别说,瞧她两细皮嫩肉的还真有点像个大姑娘呢。”

  霜儿扶起韵诗后,愤怒的盯着那三个可恶至极的人。 “我跟你们拼了。”说着就冲过去。

  一把大刀挥向她,霜儿立刻蹲下。刚好,那把刀只削掉了她扎头发的丝带,韵诗吓得一身冷汗。

  “霜儿。”

  “呵~!原来真是个娘们。”

  黑色丝缎般的秀发披落在肩上,一张绝世容颜呈现在他们面前。

  韵诗想跑过去扶起蹲坐在地上的霜儿,却被一个人抓住,她在慌乱挣扎中被那人无意的扯下头上的丝带。

  又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三个大男人顿时傻了眼,

  霜儿趁他们还没回过神时拉起韵诗就想跑。却突然被重重的推倒在地上。

  一个男人当在面前得意的开口: “想跑?没那么容易!”

  “这么美的人儿不让我们兄弟好好享受享受太可惜了。”那大胡子说着便和另外两个男人压过去狂乱的剥扯她们身上的衣物。

  她俩慌乱的挣扎着,霜儿抓住一个人的手臂便狠狠的咬下去。

  “啪!”的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她脸上。

  “妈的!”

  那男人拿起刀气急败坏的向她砍去,韵诗好不容易挣脱开便冲过去挡下那把锋利无情的刀。

  三个男人也同时倒地。

  “韵~诗 . ”霜儿紧紧抱着她,惊慌的流下眼泪,全身发颤 : “不要离开我。不要~”

  韵诗辛苦的抬起头,满是愧疚的说 : “对不起,我不该带着你一起出来的。”

  “不,不是你的错。”

  “不要哭。你永远都是坚强的。”

  “不~,我不要坚强,我只要你好好的。”

  “霜儿,你有权利得到幸福的,顾冥爱你,回去找他吧。”

  说完静静的闭上双眼,伤口上的血溅到她右肩那只蝴蝶上,为它点上更绚丽的彩妆,栩栩如生的彩蝶在她肩上孤独飞舞…

  京城 秋沁园

  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环境,霜儿努力回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忽然,韵诗替她挡刀的那一幕闪过。 “唰”的坐起来, “韵诗。”

  正在倒茶的丫鬟立刻来到床边,惊喜又担心的说 : “小姐醒了,真是太好了。”

  “这是什么地方?韵诗呢?”

  那丫鬟开心的告诉她。 “你已经昏睡三天了,这里是京城 ‘秋沁园’的厢房,是二少爷把你和一位受伤的小姐救回来的。那位小姐伤得不轻,现在还没醒过来。”

  霜儿激动的抓住她的手, “快告诉我韵诗在哪里?快带我去找她。”

  看着韵诗静静的躺在床上,霜儿心疼的流下泪水。喃喃自语 : “傻韵诗,你真的好傻。为什么要替我挡下那一刀。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知道吗?不然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你在世的爹也不会原谅你就这么离开的,你一定要赶快醒过来,我们还要再一起弹琴奏乐,一起快乐的生活…………

  “小姐,你已经在这守了几个时辰了,小雨先扶你去歇息一会吧。”

  霜儿不理她,淡淡的问 : “可以给我一副筝或是一枝萧吗?”

  小雨点点头说 : “请小姐稍等一会,小雨这便去二少爷那边取来。”

  一盏茶后,小雨手里拿着一枝竹萧回到房间,亏欠的说 : “小姐,因为二少爷出去办事了,所以没能取到琴,这枝萧是少爷房里的丫鬟香儿姐姐给的,可以吗?”

  “谢谢你。”

  霜儿接过萧后坐在床边,吹奏出微妙的旋律……。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