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秋沁园’的厢房里,韵诗和顾冥兄弟,还有李堰和宋棋担心的围在床边,李钥为霜儿把过脉后,脸色沉重的深深叹气。

  “怎么样?”顾冥焦急不安的问。

  李堰明白李钥表情的意思但他还是不死心道 : “钥,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她治好。”

  李钥无力的摇头道: “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万幸了,这样的病历没有人活过十五岁,她能坚持到十七已经是奇迹了。”

  宋棋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平静的问 : “她,还有多少时间?”

  “两个月。”

  顾冥坐到床边怜惜的拉着她的手,原来她的离开是为了他,她的逃避是不愿他更难过。想到这些,心犹万剑穿胸般疼痛。为什么要她独自承受这样的痛苦,他狠不得与她交换,为什么老天对她如此残忍?

  “霜儿,你怎么那么傻呢?虽然老天爷对你如此不公,但我绝对不会放弃你的。知道了吗?我们曾经说好要相伴一生,永远在一起的。以后不管会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答应我不要再逃避我,为了我们的承诺,为了我你一定要过得幸福。好吗?”

  早就睡醒的她听到他们开始的话,她并没有睁开眼起来。她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虽然她早就准备好了,但仍是有太多的不舍。任性的泪还是忍不住从紧闭的双眼流出。

  初冬的早晨,万绿皆灭,但水仍是青的,天还是那么蓝,干黄的草地上,韵诗吹奏悠扬的萧声,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轻盈的舞动曼妙的身姿。不远处的男人们看得神醉。他们都在心中祈祷,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韵诗轻步来到李堰身前挥挥手俏皮道: “喂~ 口水流到脚板底了。”

  李堰收回停留在霜儿身上的视线,有点尴尬的 : “那也是因为你吹得好听嘛。”

  “才不是呢,大哥根本就没听我了吹什么,”她看向顾冥身边的霜儿 “只是一直在看着谁口水不知不觉流出来了”

  “臭丫头,我有那么明显吗”

  韵诗肯定的点点头后深吸一口气,“大哥,你真的决定放弃吗?”

  他深情看着远出的一对背影,她静静的靠在他的身边,他深深的感觉到此刻的她幸福,满足。虽然心底隐隐作痛,只要她能幸福,快乐。他愿意永远守在她的身后祝福她,只要她偶尔会想起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她若有一丁点难过,他会毫不犹豫的带走她。

  “冥,你还记得小时侯我们常常一起到书院后面的小溪边一起玩耍吗?”霜儿卷缩在他的怀里轻声问。

  他紧紧抱着她,低头温柔的吻着她那丝缎般的长法,回想过去的快乐:“恩,那时候你真是太淘气了。哪有人为了看小鸟而不顾危险爬到树上去的。”

  “要不是那样,我们也不会在一起呀,说起来还要谢谢那个鸟槽呢。”

  “是吗?那顾云的大哥救了你,为什么你常常欺负他?”

  “每次都是他先欺负我的。”

  “我怎么不知道?”

  霜儿嘟起小嘴,“你就知道帮你弟弟,就因为你们是一家人,你偏心。”

  “冤枉,我可一次也没帮过他。我记得每次帮的都是那个哭得满脸都是眼泪鼻涕小霜儿哟。”

  “有吗?”

  “当然。”

  ……

  他低头温柔的吻她的唇,她害羞的低下头,“冥……”

  “霜儿,我永远爱你。”

  她流泪了:“冥,我也爱你。”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