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拖着行李箱,女人没有急着去找宾馆入住,而是一个人在街上胡乱逛着,蓦然抬头时才发现,自己竞走到了原来PLUTO在的地方。这里看起来更加繁华,原来PLUTO所在的大厦显然翻新过,晶亮明晃的镜面设计,十足的现代大都市的味道。

  楼下好大一群人聚在一起,似乎今天是有什么公司的开业典礼,礼仪小姐端着彩球和剪刀早已站好,准备着等下的剪彩仪式。瓶南觉得很好奇,自己第一天回国,赶上的在自己的公司旧址开业的,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商家?

  一阵嘈杂过后,主角终于登台露相了。

  女人的脸突然紧绷起来,两个似乎很熟悉的身影走到台阶上,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来:

  “首先感谢各位嘉宾前来捧场,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还可以得到大家的鼎立相助……”

  女人呆呆的望着那两个人的面孔,一张年轻中又透漏几分稳重的男子的脸,一张虽已布有岁月痕迹却仍然焕发光彩的温和的中年女人的脸。

  一段话后,年轻男子转身拉开了他身后的红幕,硕大的金字招牌呈现在众人眼前:

  PLUTO服装设计公司

  女人几乎被惊呆了。

  年轻男子继续说:

  “今天很高兴能请到许多服装界的前辈来为我们公司剪彩,并且我也为我能有今天的成绩,感谢我的母亲,如果没有她的支持和默默付出,我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快拥有自己的公司的。

  “同时,我还想感激另外一个人,感谢她给我的无形的动力,大学时我是学广告的,那时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创办服装公司,是她给了我这样的灵感,并且我成功了。

  “我一直很希望她可以看到我今天的成绩,希望她也可以参加PLUTO的剪彩仪式,只是,这现在看来似乎很难……”年轻男子突然停住。

  女人从人群中缓缓走出,一步一步迈上台阶。

  旁边的中年女人也呆住了,满眼惊讶的神色,怀疑自己看见的是不是真的。

  “你是想让我为你剪彩吗?”

  “瓶南,真的是你吗?”中年女人抑制不了的激动,用略显颤动的声音说。

  “瓶,瓶南,PLUTO永远都是属于你的,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做它的设计师!”

  “谢谢你们,黎姐,小桐。”

  “来剪彩吧。”年轻男子说。

  女人对他微微一笑,拿起剪刀。

  “嚓”、“嚓”、“嚓”,几把剪刀同时剪下……

  与此同时,在人群的另一角,一个男人对他们默默行着注目礼一样,与他身边那个正又叫又跳的红头发外国女孩形成极大反差。

  剪彩过后,女人同中年女人拥抱,又同年轻男子拥抱,引起人群中一阵阵喧闹的高潮。

  而此时,人群中的男人,却拉着仍然意尤未尽的红头发女孩默默离开,脸上挂着一丝难解的笑容。

  W那天算起来刚好是PLUTO的十周岁生日,曾经还想着在这时候同雨晨举行婚礼。呵,真是世事难料。不过这个十周年的“庆典”,真的太让我意外了,我的惊喜和感动,是旁人所无法体会的。小桐,真的用心良苦。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份比婚礼更好的礼物,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没和雨晨分开,那天,会不会真的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又或者,那天,站在那里为PLUTO剪彩的不是小桐,而是雨晨,又会是怎样……

  其实我明白,是我一直不肯承认,但现在又不得不承认,一直以来,最能了解我的人,是小桐。其实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希望那个人是雨晨,我甚至想象过也许哪一天,我和雨晨会在国外某个地方不期而遇,那时已经没有了PLUTO,我们便也没有了争执。我会不惊讶也不意外的走到他面前,微笑地说一句,HI,想喝杯咖啡吗?

  不过,这样的念头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了,虽然偶尔我仍然会想起他,但我觉得那似乎更像是一种对旧时光的怀念,已经不再是因为“爱”。相反到是小桐那一封封执着的邮件,让我觉得我和他仍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他在信里告诉我说等我回来会送我一份礼物,说是我一定喜欢的礼物。我真的没想到,他的礼物竟然是PLUTO……

  我,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我不知道小桐的想法是不是真的够成熟了,我,其实也问过自己,雨晨已经不在这里了,PLUTO也已经不在了,为什么还要回来,难道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可是,这一切,真的可以吗?

  唉……

  Q我怎样也没想到,瓶南居然会在那一天出现,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那一刻我真的怀疑是不是我自己产生了幻觉,她就好象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那么自然那么贴切,就好象一切就应该是那样子,完全不需要什么理由去解释。

  但我相信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巧合,是上帝终于肯放我的天使回来了!十年了,你能想象吗?从认识她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等这样一天,等我能给她幸福,等她能完全被我一个人保护,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太久了。

  我不是怕等待,只要瓶南可以回来,就算再等十年我也不怕,我只是想更早一点让她快乐起来,和她一起去做她那个没做完的梦,我了解她,懂她,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我永远不会再让我的ANGEL飞走了,我会为她筑一个只属于她的天堂!

  L我一直知道小桐这些年来的心事,开始时我认为他还只是个孩子,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他仍然那么执着。

  瓶南离开后,他就几乎对自己的广告专业没了兴趣,在大学里又攻读了服装设计,整日里在各种报纸杂志上搜寻着各种新款服装的信息,希望可以看到哪一款上面会有瓶南的痕迹。

  其实瓶南是我们共同的想念,我也同样想念PLUTO,于是,我便也突然产生了重新组建PLUTO的想法。我知道这也是小桐一直以来的愿望,这样也好,至少他会有足够的动力去完成他的事业。这样,如果有一天瓶南真的回来了,PLUTO便是我们迎接她最好的礼物……

  Z在人群中看见瓶南的一刻,我的心跳漏掉了一拍。那时侯我才知道,她真的是一个无解的咒语。

  要说遗憾,除了瓶南,我这辈子恐怕都难有第二个了。也许这就是代价,这架生活的天平,永远都不可能完全平衡,总是要倾向于某一边,所以当瓶南跳下我的天平的时候,我的生活曾经一度完全失衡了,在那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成了一部精良的工作机器,除了工作,我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我每天都用大量的工作添堵生活中每一个可能的空隙,只要不想起她就好。

  后来我认识了PUFFY,她的那种热情的待人的方式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就像是一种恩赐的救赎,她很简单,很直接,而那时侯,几乎精神崩溃的我需要的就是这种简单。

  一直想知道瓶南现在过的怎么样,不过看到小桐为她所做的一切,我也应该平和很多了。至少,那是我做不到的。我是真的希望她可以幸福,也许,我未必没有小桐了解她、懂她,但是他却是最肯为她付出一切的。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为她默默祝福,希望她可以把现在的快乐一直持续下去……

  (全文完)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