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进城侦察

    饶民太带着肖木生、杨水、熊锦文、郑天风、王海清、汤风敖等战士,化装成生意人和农民,当晚便进了孝感城。他们悄悄找到地下关系蔡先生家,隐蔽起来。见面后,蔡先生激动地说:“早就盼着你们来啦!今天能亲睹‘双枪大队长’的雄姿,真是有幸啊!”饶民太把一只指头放在嘴边,示意小声讲话,然后悄悄告知来意。蔡先生会意一笑,把饶民太让进里屋,压低嗓门说:“自从孝感伪军遭新四军重重打击之后,至今还未恢复元气。加之宇岛被调离,日军新司令官还未到任,日伪军如今是各扫门前雪,自顾自了。日寇重兵把守城外的火车站,城内军需仓库和汽车站由板仓小队驻守,还有小松队长的宣抚班。伪保安大队和逃进县城的地主武装负责把守各城门,伪警察局负责伪县政府的安全保卫。”二人小声在里屋商量一阵,然后饶民太把战士们叫进来悄声布置任务:“这次进城执行侦察任务,只有两天时间。从明天开始,我们分成几个侦察小组分头行动。肖木生和郑天风一组,去侦察城内日寇军需仓库、汽车站和宣抚班敌情;杨水和汤风敖一组,去侦察城内伪军把守的各城门敌情;王海清随蔡先生去城外火车站;我与熊锦文去执行特殊任务。各小组白天偵察,晚上碰头。” 熊锦文听说是去执行特殊任务,好奇的他心里暗自高兴。

  饶民太一身商人打扮,带着“伙计”熊锦文,不声不响来到南门的“孝感米酒店”。只见店铺门口站着一位长相十分标致的年青堂倌,不住嘴的吆喝:“先生请、小姐请、太太请、公子请、长官请、老爷请……”店铺内许多堂倌穿梭似的楼上楼下为客人端茶倒水、上酒上菜忙个不停。店铺门口年轻标致的堂倌见饶民太信步走来,张开笑脸迎上去,满脸堆笑:“贵客楼上请……”他脆亮的声音把请字拉得特别长,示意有贵宾光临。果然,店铺二老板马上从楼梯上跑下来,将饶民太请到楼上一间包间坐下,递烟上茶忙乎一阵,然后轻轻带上门离去。饶民太、熊锦文都是第一次来孝感城,又是在大名鼎鼎的“孝感米酒”店接头,二人是既兴奋又紧张。饶民太努力使心情平静下来,慢慢摇着一把黑底白字的纸扇,扇两面题的“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几个行书字,不停地翻来晃去。这把纸扇是周志坚旅长亲手交给饶民太的接头暗号,接头人是豫鄂边区敌工部安插在日伪内部的特工人员,所以饶民太说是执行特殊任务。

  过了一会,只听楼下脆亮的声音又响起:“长官请……” 请字又拉得特别长。不一会,楼梯上一阵踏踏踏的声音,在包间外打住。包间门打开了,一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手拿一把折扇,头顶白色宽边太阳帽,眼戴深墨色眼镜,上身白短袖衫和下面的黑色短西裤,都是上好的丝绸料子,腰间鼓囊囊的,一瞧便知是短枪,不用说,来人不是警察就是别动队的人。只见他迈步进来,转身关好门,再转身不动声色地围着饶民太走了一圈,把饶民太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身着淡黄色短袖绸衫,下穿灰色长裤,桌子上放着一顶白色遮阳帽。最后,彪形大汉把眼光停在了那把越摇越慢的纸扇上,待看清题字时,他在饶民太面前停住,不慌不忙打开折扇。饶民太用平静的眼神扫了一眼,不由心中暗暗惊喜。原来,这黑底的折扇正面画着一只吊睛裂嘴、鞭尾高翘,栩栩如生的白虎,这正是表明他身份的接头暗号。手拿画着白虎折扇的来人见饶民太看清楚了,啪的一响收起扇子放在桌上,他脸露微笑,弯下腰看着饶民太镇静的脸,慢悠悠的摘下了墨色眼镜。饶民太定睛一看,好家伙!原来,这位接头的彪形大汉,是原手枪队的小队长饶子奎。旁边的熊锦文也惊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嘴里哽咽着:“子奎哥,原来是你呀!刚才可把我给吓坏了!”饶民太用眼神示意熊锦文小点声,然后让他出去在包间外把风。

  饶子奎眼含热泪小声对饶民太说:“大队长,去年我在陡岗埠战斗中突围受伤,不能随队回湖区。伤好后,县委派我去鄂豫边区敌工部受训,再后来,敌工部派我秘密打进日伪军内部,我现在的身份是伪孝感警察局侦缉队队长,名字也改为陈子奎。”“太好啦!‘陈子奎’队长,适才你在外面与店老板说话,我就觉得奇怪,声音似熟非熟的嘛。”二人在包间内悄声密谈一会,末了,饶民太慎重盯嘱:“你在狼窝里战斗,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特别要死死盯住阴险狡诈的郭发鼎和他的别动队。”二人密商完毕,饶子奎叫熊锦文进来,大声吩咐店老板上菜,三人大大方方地吃了起来。

进城侦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