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焚烧“宇岛”桥

    饶民太率领地方武装杀声震天,英勇地冲进南门后,迅猛地攻击驻守北街仓库的日寇板仓。驻在北街的日寇,做梦也没有想到新四军和游击队此时会“从天而降”,昏睡中的敌人,赤膊短裤,乱作一团。当时正值盛夏季节,这些鬼子连热带吓,浑身是汗,像泥鳅滑溜溜的抓不住,战士们只好从敌人手中夺枪。饶民太急中生智,端起双枪对准逃窜的日寇一阵猛打,跑在前面的日寇扑扑倒下,后面赤膊短裤狼狈逃窜的日寇见状都纷纷举手投降。板仓队长中午与小松狂饮,醉得不醒人事,只好糊里糊涂做了俘虏。汽车站的鬼子更是慌作一团,钻进驾驶室胡乱发动汽车,发动了的就乱开乱撞,堵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没发动的躲在驾驶室里耍赖不肯下车;汽车轮子底下塞满翘着屁股的敌人,丑态百出,好不窝囊。饶民太攻占仓库和汽车站后,栗在山主任带领庞大的运输队迅速跟进,战士们和民兵、群众立刻打开各仓库大门,紧张有序的搬运军需物资。栗在山主任进去一瞧,好家伙,这么多的物资!他高兴地甩开膀子就搬起物资来。饶民太指挥俘虏们把汽车都推到一起,让战士们打开汽油库,取出汽油,浇到汽车和敌人的营房上,准备撤出时放一把大火。

  火车站日寇见孝感城枪炮声大作,火光四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郭发鼎是又急又幸,急的是这好不容易搜刮的不义之财和家产,倾刻间化为泡影;幸运的是自己保住了一条狗命,手上的本钱别动队还在。看到蓬头光脚,跳城墙摔折腿的朱坤宇,疼得呲牙咧嘴的窘相,他顿时睁着血红的三角眼,嘶声竭力地向日寇哀求道:“快发救兵吧,要不然皇军仓库的军需物资全完了。”朱坤宇扶着拐棍,忍着阵阵疼痛,在一旁也哀求道:“皇军,快发救兵吧,县政府危在旦夕呀!”日寇司令部也是乱作一团,参谋长急得直跳脚,一边命令向武汉总部发急电求救,一边紧急开会研究对策。很快,日寇武汉总部紧急回电,严令孝感日军出兵增援。日寇参谋长领命率火车站日寇倾巢出动,向孝感城扑来。阴险狡诈的郭发鼎又急忙向日寇建议:“可兵分两路增援,大队人马乘汽车走公路,一部分抄小路。” 日寇参谋长斜着眼睛瞅着他:“你的,率领别动队打先锋,领皇军抄小路的。”

  何辉按时插到公路,作好打埋伏准备后,接到手枪队员杨水报告,还有小路通连火车站H县城。于是他立即命令:“宋连长,你马上带一个排赶去小路设伏,不管有多大代价,一定把日寇增援部队打回去!” 不久,大批日军乘汽车从火车站向县城关扑来。待敌车进入伏击圈时,地雷爆响,车胎被钉子扎破,歪七竖八趴在了公路上。阻击战士们猛烈开火,打得日寇尸横遍野,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从公路增援日寇被死死挡住。此时天快拂晓,只见城内火光冲天,这是撤出战斗的信号。

  宋连长带着一个排健步如飞,赶到小路旁,打阻击他是老经验了,迅速占据有利地形,作好战斗准备。 他充满信心地对战士们说:“别看日寇平时傲慢不可一世,他的弱点就是怕打夜仗,而我军的优势就是善于打夜仗。只要我们沉住气,等敌人进了设伏圈,一阵猛打,叫他们摸不清我军的实力,一定不敢再冒然进攻!”果然,走在小路前面的是郭发鼎别动队,他疑心重重,先是快跑前进,然后小跑,最后是走,越走越慢,腿越来越重,心里七上八下跳个不停。后面的日寇不断地催促,但黑灯瞎火,小路难走,人一多,反倒乱了自己阵脚,路上一片埋怨声。待别动队的特务小心翼翼进了设伏地点后,宋连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命令先把怕死的特务放过去,等日寇放心地跟过来,宋连长一声命令:“打!”战士们憋足了劲,集中火力朝日寇猛打,打得日寇晕头转向。接着宋连长又领着战士们向放过去的特务屁股,投了一排手榴弹,把郭发鼎炸糊涂了。他害怕又是中了新四军的埋伏,掉转头就往后跑。后面的日寇看不清前面来人,认为是新四军的伏兵冲了过来,架起机枪拼命扫射。就这样狗咬狗,胡里胡涂,自己打杀起来。双方都杀红了眼,死伤无数。宋连长和战士们在一边,看着这场好戏,正捧腹大笑时,传令兵赶到,传达迅速撤退的命令。原来,孝感城内火光冲天,已发出撤出战斗的信号,宋连长带领战士们立即撤出战斗,追赶主力部队而去。

  天将拂晓,只见城上、城内火光冲天,越烧越大,把整个孝感城照得如同白昼。攻城主力部队有序地撤离孝感城,并焚烧了“宇岛“(南门)桥,断敌追赶之路。熊熊大火把日寇侵略者的侵华美梦彻底粉碎,“宇岛”桥已成为日寇的亡命桥。

  孝感城遭到夜袭后,从武汉乘火车赶来救援的大批日伪军,先是在孝感四周布下了一个很大的包围圈,妄图将攻城的新四军全歼。但是由于他们弄不清楚新四军袭击部队实力情况,因此瞻前顾后,畏畏缩缩,包围圈收缩速度缓慢,近乎爬行。待援军从四面八方涌进孝感城时,连新四军的人影都没见到。这场漂亮的夜袭战,向孝感城的敌人狠狠地捅了一刀,这一刀击中了敌人的要害,震动了武汉日伪军总部。乘飞机来的日寇武汉总部长官一行,进到孝感城,眼前到处是一败涂地惨象。仓库烧得精光,汽车站废车冒着浓烟,城头岗楼痍平;伪县政府、伪警察局和日寇宣抚班内,满地狼籍;街上到处是赤膊短裤,四脚朝天,面目惊骇的日伪军尸体……

  日寇长官用脚猛踢那些破滥汽车,咆哮如雷;把直挺挺站在一边的日孝感司令部参谋长、打着夹板架着拐杖的伪县长朱坤宇、低着头面如土色的伪保安大队长郭发鼎等,统统骂得狗血淋头。

  周志坚和饶民太联合夜袭孝感城,杀得日伪军措手不及,完全出乎敌人意料。整个战斗从午夜打响到拂晓前结束,计划周密,准备充分,声势浩大,干净利落,大获全胜。日寇宣抚班小松队长毙命,仓库板仓队长被活捉。火烧了日伪军大部分据点及孝感车站的多辆汽车,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食盐布匹等物资。孝感城内日伪军和地主武装遭受毁灭性打击,敌人损失惨重,一蹶不振。后人有诗赞曰:蛟龙三千从天降,熊熊战火半空亮。攻如猛虎下山峰,突似利箭刺心脏。铜墙铁壁阻援敌,穿梭运输夺军需。自古正义之师胜,夜袭孝感美名扬。

焚烧“宇岛”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