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

恋语随风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神啊,赐我一个主角吧。

     我自小看戏就有个毛病,常偏爱戏中的配角,以同情以关注,或是慨叹他的命运不公,为何没有主角般传奇的遭遇,然配角注定是绿叶,结果我却对一整部戏都爱不起来。四五岁时看人民群众共同热爱的《西游记》,有一集暹罗亦或印度的某位公主被玉兔冒充,欺行霸市祸害乡里,李玲玉一人分饰两角,我就总觉得那位流落民间的真正公主灰头土脸猥琐落魄,反而玉兔假扮的冒牌公主神采飞扬有勇有谋胆识过人,颇有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意思,以至于小朋友们扮家家酒我都主动要求担纲这位反面角色.

  读书时这类情况更是屡见不鲜,先是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的琼瑶奶奶,那时候印象深刻的是三弄系列的《梅花烙》,讲得是一对悲情鸳鸯如何在公主恶势力的淫威迫害下追求真爱的故事。小朋友们人人爱看,都迷死了里面水灵灵的陈德容,我为博取在校午餐时的谈资,每晚回家后也都按时收看,可越看越不忿,那时候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不待见这俩人,连带的同情那位公主,每当她揍人时我都觉得很爽>_<~~,被我妈说心理不正常。高中时候重播,又看了两眼,更加来气,如果男主真心喜欢白狐狸,那么自一开始就压根不要同意与公主的婚事,既然为了不连累家族而同意许婚那就要负起责任,即便不干干脆脆斩断旧情,也要至少负起丈夫的义务;倘若真的为了爱情连性命都不顾,那就不如远走他乡浪迹天涯,博得个神仙美眷的好名声,然现在的他既不敢不娶公主,又不想放弃前爱,最后虚负了妻子,累及了家人,连情人也自杀了,这是哪门子情比金坚的爱侣,分明是打着爱情的旗号下作。写这段的时候又想了一下,这男人若是真有两下本事,自可以把妻妾二人都收降得服服帖帖;这公主若是真够狠毒,怎不去学学凤丫头对付尤二的几招道行;至于那位可怜兮兮的白狐狸,不说了,古今中外不费一兵一卒而驱人压境之兵,覆巢之下仍有完卵的女人太多太多。所以总而言之,这部戏简直就是俩字:“窝囊”,靠,简直是窝囊得要死!老子宁可跟着萧峰被他一剑刺死,也不要看这个垃圾哭哭嗷嗷

  初中时候因为学业渐重被限制看电视,就陆续偷读了不少闲书,曾经有一度因为自觉年岁到了,就突然的开始大量阅读所谓的外国古典名著,以当时我的社会阅历完全无法领悟许多男女感情或精神冲撞,却仍热情而毫不疲倦地投身其中,囫囵吞枣式的啃下去,《红与黑》是对我影响很深的一本,上译和人民文学的版本都找来读过,还因为很不满意其中的某些地方而发下宏愿去读法文原版,虽然至今十年过去愿望仍未达成。在这个故事的结尾,二十三岁的于连·索雷尔那交织着热血与漆黑的一生落幕了,他的情人随后死去,而他的妻子不是他的爱人。她在刑场偷走了他的头,用麻袋装着带回家,在里面洒满全部珠宝首饰,亲吻,嘴角挂着残留的血迹,葬礼上她抛撒着金币,引无数路人前来送葬,而后埋葬在金碧辉煌的墓穴里。我喜欢这个故事,因此连带的喜欢拥有类似情节的圣经中莎乐美,和德国著名的公主克莱夫。

  比琼瑶奶奶来势更加凶猛,影响更加深远的,是金庸金大侠。这些年来我已很少看武侠了,前阵子拿情圣调侃,则正是因为正温习《神雕侠侣》的缘故。接下来我要用较大的篇幅,来说一位在他全部十五部小说中我最喜欢的角色,耶律齐。

  “耶律齐”自然不是主角,看过《神雕侠侣》的人一定不在少数,然而记得这个人物的同学也许就少了许多,甚至连这三个字摆出来也是光秃秃的没个头衔,要知道,说起郭靖自然是如雷贯耳的郭大侠,张三丰自然是仙风道骨的张道长,此外还有段誉段公子、乔峰乔帮主、无忌张教主、黄岛主、岳掌门、某方丈某师太某侠女……耶律齐什么都不是,你硬要口口声声唤他一句“耶律齐大侠”,都会不由觉得滑稽。书里也是一样,起初江湖中人提到他,会说“耶律楚材的二儿子”,到了后半部,就变成了“郭大侠与丐帮黄帮主的女婿”,真糟糕,连个属于自己的title都没有。这让我想起了切利·布莱尔在报纸上抱怨,从前我是某某的女儿,现在我是某某的妻子,真担心有一天,我会成为某某的母亲。

  好吧,这就是耶律齐作为一个配角被安排的人物属性,那么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书中他的第一次出场,是在全书的第九章,被北元灭国的大金公主完颜萍,怀着家仇国恨来到中原,向避祸于此的耶律楚材寻仇,后者曾是成吉思汗的丞相。这不是她的第一次来,自然也不是她的第一次落败,然而,她又输了,输在耶律楚材的儿子耶律齐手下。这一次,她心灰意冷,自知终此一生武功都不可能敌过对方,报仇无路,她接过对手递还的兵器,横刀自刎,眼明手快的耶律齐抢上两步,夺下刀子,继而点了她臂上穴道,说道:“好端端的,何必自寻短见?”横刀自刎、双指夺刀,都只一霎间之事,待众人瞧得清楚,刀,已重入耶律齐之手。

  『完颜萍茫然无语,露出几颗白得发亮的牙齿,咬住上唇,哼了一声,向耶律齐道:“我三次报仇不成,自怨本领不济,那也罢了。我要自尽,又干你何事?”耶律齐道:“姑娘只要答应以后不再寻仇,你这就去罢!”完颜萍又哼了一声,怒目而视。耶律齐倒转柳叶刀,用刀柄在她腰间轻轻撞了几下,解开她的穴道,(鹤按:用刀柄解开穴道这一细节,是对应着许多武侠情节中都有男女主角因解穴肌肤相亲,故此颇能反应耶律的性格)随即将刀递了过去。……耶律齐心想:“这女子始终纠缠不清,她武艺不弱,我总不能寸步不离爹爹,若有失闪,如何是好?嗯,不如用言语相迫,教她只能来找我。”朗声说道:“完颜姑娘,你为父母报仇,志气可嘉。只是老一辈的帐,该由老一辈自己了结。咱们做小辈的自己各有恩怨。你家与我家的血帐,你只管来跟我算便是,若再找我爹爹,在下此后与姑娘遇到,可就十分为难了。”完颜萍道:“哼,我武艺远不及你,怎能找你报仇?罢了,罢了。”说着掩面便走。耶律齐知她这一出去,必定又图自尽,有心要救他一命,冷笑道:“嘿嘿,完颜家的女子好没志气!”完颜萍霍地转过身来,道:“怎地没志气了?”耶律齐冷笑道:“我武功高于你,那不错,可这又有甚么希罕?只因我曾遇明师指点,并非我自己真有甚么过人之处。你所学的铁掌功夫,本来也是掌世一门了不起的武功,只是教你的那位师父所学未精,你练的时日又浅,难以克敌致胜,原是理所当然。年纪轻轻,只要苦心去另寻明师,难道就找不着了?”完颜萍本来满腔怨怒,听了这几句话,不由得暗暗点头。耶律齐又道:“我每次跟你动手,只用右手,非是我傲慢无理。只因我左手力大,出手往往便要伤人。这样罢,等你再从明师之后,随时可来找我,只要逼得我使用左手,我引颈就戮,决无怨言。”他知完颜萍的功夫与自己相差太远,纵得高人指点,也是难以胜得过自己单手;料想一个人欲图自尽,只是一时忿激,只要她去寻师学艺,心有专注,过得若干时日,自不会再生自杀的念头。完颜萍心想:“你又不是神仙,我痛下苦功,难道两只手当真便胜不了你单手?”提刀在空中虚劈一下,沉着声音道:“好!君子一言……”耶律齐接口道:“快马一鞭!”完颜萍向众人再也不望一眼,昂首而出,但脸上掩不住流露出凄凉之色。』

  完颜萍走后,潜伏在侧的杨过也追了出去,点悟完颜萍打败耶律齐的三招功夫:“你先使『云横秦岭』横削,再使『枯藤缠树』牢牢抓住他右手,第三招举刀自刎,他势必用左手救你。他向你立过誓,只要你逼得他用了左手,任你杀他,死而无怨。这不成了么?”这便是孟子说的君子可欺之以方吧。完颜萍听罢,深信之,随即回到了耶律家。

  『这时耶律楚材等各已回房,正要安寝。完颜萍在大门上敲了两下,朗声说道:“完颜萍求见耶律齐耶律公子。”早有几名侍卫奔过来,待要拦阻,耶律齐打开门来,说道:“完颜姑娘有何见教?”完颜萍道:“我再领教你的高招。”耶律齐心中奇怪:“怎地你如此不自量力?”于是侧身让开,右手一伸,说道:“请进。” 完颜萍进房拔刀,呼呼呼连环三招,刀风中夹着六招铁掌掌法,这“一刀夹双掌”自左右分进合击。耶律齐左手下垂,右手劈打戳拿,将她三刀六掌尽数化解,心想:“怎生寻个法儿,叫她知难而退,永不再来纠缠?” 二人斗了一阵,完颜萍正要使出杨过所授的三招,门外忽有一女子声音叫道:“耶律齐,她要骗你使用左手,可须小心了。”正是陆无双出声呼叫。耶律齐一怔,完颜萍不等他会过意来,立时一招“云横秦岭”削去,待他侧身闪避,斗地伸出左手,“枯藤缠树”,已抓住他右手,自己右手回转,横刀猛往颈中抹去。 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耶律齐心中转了几转:“定须救她?但她是在骗我用左手,我一使上左手,这条命就是交给她了。大丈夫死则死耳,岂能见死不救?”杨过逆料耶律齐的心思,只要突然出此三招,他非出左手相救不可,哪知陆无双从中捣乱,竟尔抢先提醒。本来这法子已然不灵,但耶律齐慷慨豪侠,明知这一出手相救,乃是自舍性命,危急之际竟然还是伸出左手,在完颜萍右腕上一挡,手腕翻处,夺过了她的柳叶刀来。 二人交换了这三招,各自跃后两步。耶律齐不等她开口,将刀掷了过去,说道:“你已迫得了我用左手,你杀我便是,但有一事相求。”完颜萍脸色惨白,道:“甚么事?”耶律齐道:“求你别再加害家父。”完颜萍“哼”了一声,慢慢走近,举起刀来,烛光下只见他神色坦然,凛凛生威,见到这般男子汉的气概,想起他是为了相救自己才用左手,这一刀那还砍得下去?她眼中杀气突转柔和,将刀子往地下一掷,掩面奔出。』

  以上就是耶律齐的第一次出场。我每次看到这一节,脑袋里想起的都是赵襄子三释豫让。这是《史记·刺客列传》上的故事,刺客列传里讲的都是没什么名气权势的人物,豫让是其中一个。在主人智伯被害后,他图谋复仇,几次行刺赵襄子,继而无一例外的次次失败,又次次被赵襄子放走。最后一次失败,赵襄子劝他归顺,他答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再而后,他恳求赵襄子道:“愿请君之衣而击之,以报答智伯的知遇之恩,则虽死不恨。”赵襄王脱掉了袍子,豫让举剑在袍上刺了三刺,了却心愿,而后举剑自尽。

  豫让死了,而完颜萍没有,这就是耶律齐的第一次出场。注定的小角色,但不是小人物。

  完颜萍这一走,自不会再杀回来,预料到这一点的耶律齐暂别了父亲,与妹妹结伴出游,准备四下里游山玩水,领略中原美景,尚不知一场家族的灭顶变故正遥遥等着他。次日,他在酒家里重遇了完颜萍杨过,也邂逅了正在追杀两位丐帮弟子的李莫愁。

  『耶律齐兄妹一直在旁观看,此时再也忍不住,同时霍然站起。耶律齐低声道:“三妹,你快走,这女人好生厉害。”耶律燕道:“你呢?”耶律齐道:“我救了二丐,立即逃命。”耶律燕只道二哥于当世已少有敌手,听他说也要逃命,心下难以相信。就在此时,杨过在桌上用力一拍,走到耶律齐跟前,说道:“耶律兄,你我一起出手救人如何?”他想要救陆无双,迟早须跟李莫愁动手,难得有耶律齐这样的好手要仗义救人,不拉他落水,更待何时?耶律齐见他穿的是蒙古军装,相貌十分丑陋,生平从未遇见此人,心想他既与完颜萍在一起,自然知道自己是谁,但李莫愁如此功夫,自己都绝难取胜,常人出手,只有枉自送了性命,一时踌躇未答。(鹤按:耶律齐既说“我救了二丐,立即逃命”,自然是晓得对手实力的,然而在杨过趁机“拉他落水”为自己壮势时,他的顾虑仍是因对方素昧平生,可能会“枉送性命”而“踌躇未答”,别问我为什么喜欢耶律齐,我还真是喜欢他~~~)

  ……耶律齐眼见势急,在桌上抢起两只酒杯往李莫愁背上打去。李莫愁听到暗器风声,斜眼见是酒杯,当即吸口气封住了背心穴道,定要将杨过打死再说,心想两只小小酒杯何足道哉。那知酒杯未到,酒先泼至,但觉“至阳”“中枢”**被酒流冲得微微一麻,暗叫:“不好!师妹到了。酒已如此,酒杯何堪?”急忙倒转拂尘,及时拂开两只酒杯,只觉手臂一震,心中更增烦忧:“怎么这小妮子力气也练得这么大了?”待得转过身来,见扬手掷杯的并非小龙女,却是那蒙古装束的长身少年,她大为惊讶:“后辈之中竟有这许多好手?”只见他拔出长剑,朗声说道:“仙姑下手过于狠毒,在下要讨教几招。”

  李莫愁见他此招一出,就知是个劲敌,于是跨步斜走,拂尘后挥。耶律齐但见灰影闪动,拂尘丝或左或右、四面八方的掠将过来,他接战经历甚少,此时初逢强敌,当下抖擞精神,全力应付。刹时之间二人拆了四十余招,李莫愁越攻越近,耶律齐缩小剑圈,凝神招架,眼见败象已成,但李莫愁要立时得手,却也不成。……耶律齐却一言不发,他年纪只比杨过稍大几岁,但容色威严,沉毅厚重,全然不同于杨过的轻捷剽捍、浮躁跳脱。二人断后挡敌,耶律齐硬碰硬的挡接敌人毒招,杨过却纵前跃后,扰乱对方心神。』

  我无意比较耶律齐与主角的高下,以上就是他的第二次出场,此时他的武功能让陆无双赞道“傻蛋,他武功比你强得多啦”,让李莫愁错以为是小龙女“怎这小妮子力气练得这么大了?”,让黄蓉“喜极而呼,错疑是丈夫到了”……他虽沉默寡言,但性度恢宏,胸襟宽大,气质风华惹人折腰,然纵使文韬武略万人之英,他终究是个配角,故请珍惜这次,因为日后除了古墓底和绝情谷的两个串场,想要再见到他,已是银汉迢迢,隔了十六年。古墓底有个细节我是很喜欢的,『郭芙大叫:“有鬼!”拉住了身旁耶律齐的手臂。武三通等听清楚声音却是从石棺中发出,似乎有僵尸要从棺中爬将出来。黑暗之中,人人毛骨悚然。耶律齐向武三通低声道:“武叔叔,你在这里,我在那边。僵尸若是出来,咱们四掌齐施打他个筋折骨断。”他反手握住郭芙手腕,拉她站在自己身后,生怕鬼物暴起伤人。』这已是全书的第二十九章,一切尘埃已然落定,杨过自是一代大侠受人倾慕,女孩子一见他便误了终身,成不了小龙女,就“薄命甘做妾”(现学现卖,copyright by 琼瑶女士),连妾也做不成,就远远地远远地站着瞧着想着相思着,看他侠侣二人双宿双飞结伴江湖,自己孤老终身也心甘情愿,直把天下其他男人视若无物。反观耶律齐呢?他这样一个出身贵族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除了谁都不待见的郭芙大小姐以外,竟连一个对他有意的姑娘都没有,就连上面提到的完颜姑娘都没对他起额外的心思,更别提路上有什么邂逅的桃花了。接下来他全家被杀,寄居中原,家仇国恨也许一不小心他会成为另一个林平之,当然他没有,然还什么更好的选择呢,他与郭芙结了婚。日后,很多人都说耶律齐这么做无非是贪图了郭靖与黄蓉在中原武林的地位,压根儿没有真感情,这一切许不可考,但作为一个很怕冷怕黑怕鬼的人,这个细节已把我的老心噼里啪啦打动了

  再下一面,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十六年来,杨过纵横四海,高朋满天下,神雕大侠声名远传,还自创了黯然销魂掌;十六年来,金轮法王把龙象般若功练到了第十层;十六年来,郭襄都已经成为了teenteen玉立的小东邪……而耶律齐呢?很多jms回帖提到耶律齐曾做过丐帮帮主,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呢?

  十六年后,英雄大会。

  鲁有脚被霍都杀害,腾出丐帮帮主的位置。耶律齐凭着郭靖夫妇的声望和自己的本事,夺这个位置是颇为众望所归的,然而事情的最后,却远不是他想得那样。傍晚时分,在他一连打败几位高手,即将当选之时,有个人上来拆台,他质问了耶律齐两句话,这两句,多少年前也是有无数江湖中人质疑过乔峰,那就是:耶律齐是蒙古人。

  当然我们都知道,上来拆台的这个丐帮弟子就是霍都假扮,他与耶律齐单挑,而后用计将他打倒,若不是耶律齐穿着传说中的软猬甲,早就一命呜呼。但我们能知道这个秘密,则是因为杨过随即出现,揭穿了他。他轰轰烈烈的来,送上郭襄生日的三份厚礼,一时炮声惊天,烟花烂漫。真奇怪,他既早知这人是霍都假扮,为何不早点说出来,偏要等这人使了诡计中伤耶律齐后才出现呢?若是打死了怎么办?若不是软猬甲,郭芙岂不是要做寡妇?当然了,若非这样安排,又能有这爆炸性的场面么。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赶忙拥戴他做新任帮主,他固不受,转身施施然而去。只留众人日后如白头宫女说天宝似回忆他那惊鸿一瞥的英姿。耶律齐就这样成为了丐帮帮主,十六年了,他曾经的武功天资,曾经的精明练达,此时的耶律齐,武功名望远在杨过之下,际遇传奇更不如他,当他手执打狗帮,接受众人向他身上吐口水时,该作何感受,又有谁曾在意。

  该到结局的地方,谢谢你有耐心看到这里。耶律齐的最后一次出场,在全书的倒数第二章,他落单被围,郭芙跪求杨过相救,而后说了一大段内心独白,基本上的意思就是愕然惊觉,原来这廿多年来处处与他为难,正是因为一直爱着他——她甚至不清楚杨过去救耶律齐,她更担心哪一个的安危。这莫名的大绿帽子扣下来,真正完成了一个小人物的最后命运。尔后呢?『耶律齐喘了口气,说道:“杨兄弟,多谢你相救,只是我尚有部属被围,义不能独生,我要跟他们死在一起。”』

  他死守襄阳城,历史早就告诉我们,宋朝江山尽失,他们将注定战败,最后的结局,也无非是阵亡二字。许是死得太早,许是终归介意他的外族人身份,黄蓉并没有将全打狗棒法完全传给他,《倚天》三十三回说道:“上代丐帮所传的那降龙十八掌,在耶律齐手中便已没能学全,此后丐帮历任帮生,最多也只学到十四掌为止……”

  不是主角的耶律齐,最终也没能成为武学宗师、盖世英豪、情巅大圣,然而郭靖的名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耶律齐担得起一个“侠”字。

  啊啊啊~~真郁闷,我要说什么来着,怎么跑提了这么远,写了这么多,其实我要说的只是,这些人之所以有这样令人叹息的命运,只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是配角而已!!看过《苏菲的日记》么,让我来替他们高呼一声,神啊,请赐我一个主角。

(完)

神啊,赐我一个主角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