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祗

宾少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孽世尘缘

    明叔元看了看身后那浓烟,心中无任何的触动,虽然他知道那是战火焚烧着他居住了七年的地方,也有可能他的父亲仍在烈火中厮杀。

  他记得父亲在城破之时说:你走,记得我的话——是所有的话!

  叔元只记得父亲的这最后的一句话,其他的在此刻都回忆不起来,他忽然心生一阵恐惧,他害怕,害怕从此他再也记不起父亲来。

  一阵阵的喊杀声轰鸣,仿佛有人追向此处了。

  公子,我们快走吧!他们追来了!

  叔元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将军,冷声道:他们为什么会追过来?不是有父亲挡着吗?

  其实,谁都已经明白,明将军已经战死了,就是在刚才。可是谁都不愿意说出口来。

  此时,一只稚嫩的小手拉着叔元的手,她说:叔元哥,我们走吧!

  叔元看了看双兰,她同样地看着他,她又说:我们会再次回来的!

  叔元想起很多事情,其中也有双兰的。

  双兰的祖父是王,后来叔元的父亲攻破王城,于是王就不存在了,天下开始了乱世。

  天下出现了许多的枭雄,还有一个被俘虏的家族。

  如果当初王城不破,双兰的父亲就继承了王位,那么双兰也就是自然而然的公主了。

  可是双兰没有做过一天的公主,因为她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做俘虏——她的父亲被囚禁了十五年。

  十五年后的今天,她的父亲对她说:你走吧。我不想做两次的俘虏!

  于是,她亲眼见到她的父亲疯狂般地挥剑斩杀了所有曾经是王族的人——包括他自己。

  可是,她没有流泪,因为她的眼中都是血……

  叔元看了看那小将军,问道:明杉,你说,我们该走向何方?

  小将军愣了一愣,说:向东吧,因为我总是可以看见太阳从那里升起来。

  太阳从那里升起来?明叔元不禁笑了笑——可是希望不会从那里升起来。现在谁都不知道该走向何处。

  那就向东吧,他说。

  明杉点了点头,说:放心吧,公子,明杉必然誓死保护公子,直到公子不再需要明杉的保护为止。

  叔元听了,说:你吧“死”字去掉,给我再说一遍!

  所有的人都是一怔,明杉又说:放心吧,公子,明杉必然会竭尽全力保护公子的,直到公子不再需要明杉的保护为止!

  叔元点了点头,说:以后大家都要记得,不可以说“死”,一定要活着,将来我会让大家都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的!

  所有人都为之一震,想不到公子小小年纪竟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于是大家齐声道:我们愿意永远跟随公子!

  叔元边点头边看着这仅剩下的五十多人,可是他的眼前却仿佛有着千军万马。

  叔元最终无法让所有跟随他的人都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当他看到血泊中只剩明杉一个人的时候,一大群的人将他和双兰给俘虏了。

  这些人将他和双兰送离的时候,他看到明杉也倒在了血泊当中。

  明杉的手一直向他伸着,可是他永远也救不出叔元了……

  叔元和双兰都被俘虏了,就像曾经的王族被叔元的父亲俘虏一样。

  那人叫周武,仿若明杉一样的年纪,却有着超出他年纪以外的冷漠无情与雄才大计。

  他是他父亲最小的儿子,可是他夺得了政权,然后亲手将那些反对他的各个们和叔伯们给杀了。这也足以见得他的才能。

  他知道明叔元是明德的儿子,是他所有的儿子中最小的儿子。

  他仿佛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到自己。

  于是他大笑——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为何要突然大笑,因为他们未曾见他如此笑过。

  叔元则冷冷地看着他,说:我想你这笑是早了点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周武身边的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有人说:我们的主公大破你父亲,早已名扬天下了,何人不知,何人不惧,你一个七岁顽童也敢说主公笑得太早了,难不成你还有回天之术,让你的父亲和哥哥们都活过来吗?

  叔元听了此话,只是冷冷地笑着,他说:你们大家都不必说了,我全明白了,你们都不是爹娘生的,也从来都没有过七岁,所以你才会这样的厉害。

  众人都大吃一惊,默然无语。

  叔元冷眼看了看众人,说:你们至少比无少活一两个七岁,那么我就会有很多个七岁来打败你们!

  大家听了此话,有人说:那我们现在就杀了你,叫你永远也只有七岁!

  于是,众人都请求周武杀了叔元。然而,周武却大笑起来。

  周武的再次的大笑,众人仍然不明白他又是为何而笑,只是惊异地看着他。

  周武说:很好,你这斗志我十分欣赏,我决定让你活着!

  有人惊恐,连说“养虎为患”;也有人冷笑,以为周武只是让他活着,羞辱他。

  可是,周武却如此发布命令:你们给我找来最好的武师,记得要将他教得最好;让他读书习字,让他过我的生活,让他跟在我的身边!

  所有人都大惊,忙道不可如此!

  周武说:这是命令,如有不从者,或者有不按吩咐办事者,格杀勿论!

  周武下了死命令,众人知道他的脾气,都不敢言语。

  周武说:我要你做我的助手,当然,如果你能够打败我的话,那么我的一切都归你,我的性命你也可以取走!

  众人听了,虽然有异议,可是谁都不敢言语!

  叔元只是冷笑,他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周武听后点了点头,发出第三次的大笑,他说:从今以后,你是我的助手,同时,你也是我的对手!我希望你不要太弱了!

  十六岁。

  叔元岁着周武征战天下,他自己也在征战中变得十分强大。

  可是,他能够看到,他离周武还很遥远,他还无法打败周武。

  他一次次地看到了双兰。双兰只是问道:最近,可好?

  叔元只是点了点头,仿佛并没有什么话可说。

  他带着他父亲的剑——剑不离身,他希望这把剑能够像当初周武刺进他父亲的胸膛般刺入周武的心脏。

  然后,他看到了血——周武的血还是热的。

  他冷冷地说:我终于战胜了你,你终于死在了我的手里!

  但是叔元的剑还从来都没出过鞘,虽然他的双手都已染满了鲜血。

  他 希望的是,这剑的再次出鞘会沾山周武的鲜血!

  又一座城池姓周,同时宣告了又一个王朝的覆灭。

  周武和明叔元都是浑身的鲜血,他们在征战中仿佛在比试,不停地杀人,他们眼中的人仿佛只是一个个供他们斩杀的肉靶子——他们在比赛谁杀得多!

  他们同时步入城中的宫殿,宫殿华丽而又阔大。

  周武并不关心这些,他只是哈哈大笑,说:叔元,今日你杀敌二百六十二人,而我杀了二百六十三人,比你多一人!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叔元冷冷地笑道:你好像说错了,那最后的一个人是我刺心杀死的,而你却慢于我刺入他的喉咙,所以这一个算是我的!

  周武大笑道:可惜你太年轻了,不知道你的剑太快了,剑快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因为刺心若太快,被刺者往往不会立刻死去!

  叔元惊异地看着周武,忽然说出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谢谢”。

  周武笑问道:为何要说谢谢?

  叔元说:因为你告诉了我如何将你一剑刺死!

  周武笑道:可是我知道了你如何杀我,你觉得你还能得手吗?

  叔元坚定地说:能!无论如何,我都会从那里刺进去的!

  周武点了点头,说:那些俘虏都交给你处置吧,我很累了!

  周武说着便在一把椅子上睡了。

  叔元见他如此近切地睡在自己的身边,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躁动。

  他一直地盯着周武的心口——那个他将要刺入的地方,他将由那地方取他的姓名。

  可是,叔元镇定了,然后默然出去了!

  叔元走后,一个女子走出来,问道:你现在就那么相信他吗?

  周武闭着眼睛,微微一笑,说:我相信他——因为他是明叔元!

  俘虏是明叔元父亲的老朋友,叔元也曾经见到过他。

  此刻,他们被关在笼中,而叔元则在笼外看着他们。

  一个人说:我看你很像一个人,不过他已经死了!

  叔元冷冷地一笑,说:你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

  那个人笑道:他是你是杀父仇人,你还帮着他?

  叔元不置言语,只是冷冷地对旁边的守卫说:这些俘虏都交给我来处理!

  笼中人都高兴起来,他们竟相称赞明叔元。

  叔元只是冷然一笑,又吩咐道:把他们放出来,好酒好菜招待!

  笼中人更是狂赞明叔元的圣德。叔元只是冷笑。

  这九年里,众人都知道,明叔元即周武,于是他们都按照叔元的去做了!

  叔元离开的时候,一个人来问叔元:他们该如何处置?

  叔元漠然道:让他们吃完最后的一顿。杀!

  叔元知道周武其实也做过俘虏,不同的是周武被他的哥哥们俘虏了。

  周武的哥哥们都是纨绔公子,担当不了什么大任,于是他的父亲把眼光投向了他这个受哥哥们凌辱的小儿子身上。

  当周武十六岁的那年,他的父亲交代了他一件大事。

  那一年,周武杀了他的父亲,又杀了阻挡他的叔伯们和哥哥们,他继承了他父亲的遗业。可是谁也不明白为何这样一个杀父弑兄的人会站得稳脚。

  就是这样一个被别人看作冷血无情的人,他灭掉了明德——当时天下最强盛的一股势力,又连灭了好几个诸侯,大半的天下都姓了周。他制造了神话。

  这事,连与他贴身生活了九年的叔元都不能够明白!

  那一日,周武向双兰跪下来。

  双兰和叔元都是大吃一惊,因为他们从来都未见到过周武向谁跪下过!

  周武说:双兰,我今日正式向你求婚,相信我,我会让你做一个往后的!

  双兰不知所措,望向叔元,叔元默然无语。

  周武又说:答应我吧,我会给你一切!

  双兰死死地看着叔元,叔元只是看向别的地方,并不理会她!

  双兰轻轻地哼了一声,她说:好吧,我答应你!

  周武和双兰成婚的那一日,全城热闹非凡,喜庆洋洋。

  而叔元则一个人躲在酒楼喝着闷酒。

  他第一次喝酒,他相信以后他常会以此为伴,因为酒能够解愁。

  可是谁都知道,酒解不了愁,反而会让愁更深入心灵。

  叔元感觉到天地旋转,世界浑然,可是他仍然在喝。

  他的对面,一个人安然坐下来,他仿佛在冷笑,不知道他在冷笑些什么。

  果然,叔元盯着他,喝道:你笑什么笑?

  那人仿佛毫不畏惧叔元,他说:明明爱一个人 ,却要将她送给别人;明明希望她反对,却又是苍天弄人。人世间的事情,真是搞不懂!

  叔元听了他的话,这话仿佛句句都刺着他的心,他的心如刀绞。

  叔元想了想双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却又软绵绵地坐了下去。

  叔元喝道:不行,属于我的一切,我都要夺回来!

  叔元歪歪扭扭地走向门外,口中不断地念道:不行——不行……

  那人在后面叫道:你忘记带走你的剑了!

  叔元迷迷糊糊地听见,也十分地疑惑,他怎么把剑都给忘掉了?

  他刚一回身,只见那把剑合着鞘朝他横飞过来。

  他抱住了剑,却感觉到这剑仿佛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推着它,它竟将叔元撞飞到大街上,撞倒了一个货摊,方才停下来。

  叔元也并不多奇怪,爬起来就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

  他现在唯一清楚的是一个念头:杀了周武!

  热闹的婚宴上,周武在万句贺词中却不见了明叔元。

  他问一个人:明叔元到哪里去了?

  那人说: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就见他独自一人出去了!

  正说着,忽然一阵哄闹,门口一片混乱!

  周武出来一看,见明叔元喝醉了酒正发酒疯,谁都拦他不住。

  疏远见到了周武,指着他喝道:周武,今日我就要杀了你!

  周武听后,哈哈大笑,说:好,我就等着你的这一天了!

  明叔元踉跄几步向前奔去,脚步却是一点都没乱。

  他一跃而起,在空中抽出了剑,一剑直向周武的心口刺去。

  周武只是不动,待叔元迅速逼近,那剑已经刺过来了,仿佛还刺破了红衣,正要破肌肤,斩肉骨,直至他的心房。

  就在这样的一刹那间,周武在后退,后退之速始终保持着与剑同速。

  周武退到后面只剩墙壁,他已经退无可退之时,他的形影忽然在叔元的眼前消失了。

  叔元大吃一惊,他从未见到过周武使用过如此的招式。

  其余众人或赞叹叔元剑法好,或担心周武安危。

  一大群侍卫冲进来,周武拦住他们道:今日是我与他的战争!旁人不可插手!

  周武只在刹那间握剑在手。明叔元见后稍微吃了一惊,可是他仍然刺出了第二剑——甚是准确,甚是急速,刺向周武的心口。

  周武又只是闪躲开了,他仿佛并不想跟叔元打。

  可是谁都看得出,叔元已经落入下风,因为周武闪躲得那么轻松,而叔元却刺得那么艰难。

  周武说:剑不是要用力的,而是要用心,用意!

  叔元正不明这话的意思,却见一道白光闪过,那剑便横指着叔元。

  叔元一阵震惊,其他的人也都知道叔元的剑术高超,可是没想到只是这么一片刻的工夫便轻易地败在了他的手中,那么周武的厉害也可以想象见得了!

  叔元冷眼看着周武,周武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叔元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他猛地横剑刺过去。

  周武没想到他会有两败俱伤的办法,忙撤回剑,不断地后退,当他撞到一根大柱的时候,剑已经入骨三分,可是剑却无力再向前了。

  众人大惊。

  周武也是惊诧不已,因为他想知道为何这样的一剑刺不下去!

  叔元冷声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明叔元未曾哭过,千军万马败了,他父亲和哥哥们死了,明杉也被杀死,他未曾掉过眼泪,可是此刻他很想哭出来!

  周武冷冷地看着她,说:我觉得你是疯了!

  那女子手中沾染了叔元的鲜血,她的一把小刀正刺入叔元的胸口。

  她冷冷地笑道:我没疯,自我懂事开始,我就一直想着要杀了他!

  明叔元此刻已经忘记了疼痛,也忽略了仇恨,他只是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女子冷笑道:我的祖父我的父亲都是王,而我——是尊贵的公主!

  明叔元已经明白了,他冷笑,他摇头,然后他带着那把刺入他的心房的小刀提着他那沾染着鲜血的剑蹒跚地走出大门。

  明叔元的神志已经不清晰,可是别人都能够听到他不断地念叨: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周武看着双兰,忽然大声宣布:今日的婚事——取消!

  梦里是繁花落叶,小溪静静地流淌,碧空万里!

  明叔元从榻上醒来,他发现他身处陌生之地。

  他回忆,回忆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

  他记得他应该是在婚宴之上,他被刺心,他提着血剑……

  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他又抚了抚胸口,他震惊了,因为他的胸口并没有疼痛,没有流血,也没有任何的伤口,他居然像是未曾受过伤似的。

  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他不禁怀疑。

  此时,他听到了清越的鸟虫鸣声,潺潺的流水的声音。

  他被这些声音吸引着,他跑出门去,他发现这里竟然是他刚才梦到过的那个地方。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这里仍然是梦境?或者他已经步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或者空间?

  此时,不知从何处传来朗朗的笑声。

  那笑声十分柔和,这种亲和力吸引着叔元向那边看去。

  他看到一个人。中年。气质非凡。

  叔元惊讶不已,问道:我们似乎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那个人笑道: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么?酒楼之上!

  叔元猛然想起,他喝酒的时候,他的对面就是这样一个陌生的人。

  由此他又想起了许多的之后发生的事情,他问道:是你救我的?

  那人笑道:并非我救你,而是你命犹未尽,我只是帮了你一把而已!

  叔元听了这话,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那人笑道:我是天上之神——玄龙真君,此来是要寻找我的弟子的!

  叔元思索了一番,问道:难道你说的弟子就是我?

  玄龙真君点点头,说:没错,你天生慧质,颇有仙缘,我也只是来引渡你而已!

  叔元冷冷地笑道:可笑,可笑,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

  玄龙真君笑道:你会的,因为你还不是周武的对手!

  叔元一阵惊讶,忽然想起他接过剑的那一刹那,他飞到了街上,撞倒了货摊,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呢?即使是周武也远远不能够达到的!

  叔元说:我拜你为师可以,可是我不愿意成仙,我要报仇,我要复国!

  玄龙真君大笑道:好,好,好!

  他边笑着边走了,当他的身影消失的时候,叔元听到他说:你终会明白的!

  两年来,明叔元一直都在看着那把剑,那一把深入地下的剑。

  据说,那是一把宝剑,是一把神剑。

  可是叔元无法明白,这样一把仿若铜剑一般,又是如此暗淡无光的一把剑居然回是一把神剑。他觉得这剑还不如他的那一把宝剑!

  可是,就在两年前,他说他要离开时,他的师父随手将这把剑插入地下,他说:如果你能够将这把剑拔出来,那么你就可以离开了!

  也是,叔元试着拔剑,可是这剑仿佛重万钧,丝毫动弹不得。

  加上这两年,他已经在这里修炼了十年。

  十年里,他只有二十岁,因为他修炼到二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停止变老!

  这一年,他能够将剑拔出一半来,可是刚刚到一半,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了!

  现在的叔元,心境平静了许多,可是他仍然惦记着他的仇恨,于是他仍然期待着回去复仇,复国!

  现在的世界该是怎样的了?周武应该统一天下了吧?双兰也该是王后了吧?

  他想到这里,心里一片刺痛。忽然,他觉得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他。

  于是,他奋力地拔出了那把剑,双手使劲地托住那剑。

  他兴奋地大叫:师父,我拔出来了,我可以离开了!

  玄龙真君出现在他的眼前,叔元手的小神剑立刻消失了。

  玄龙真君说:你还是希望离开,我不拦你,你走吧!

  然后,玄龙真君拿出一把剑,说:这是你的剑,我帮你改造了一下,现在已经成为了灵器。刚才那剑重十万斤,你能够拔出来,当世已经无世俗之人是你的对手了,你可以放心地闯荡,有一天你还会回来的!

  叔元稍一吃惊,他没想到他拔出的那剑竟然有十万斤重。

  此刻,他接过那把属于自己的剑,那剑正好顺手,看来改造得很是成功!

  他抽出剑来,银光闪闪的宝剑散发着一股神奇的力量。

  玄龙真君说:在你走之前,我再教你一套御剑之术!

  五年之前,周武结束了天下的混乱,一统天下,成为天下的王!

  至此,天下正好混乱了二十九年,起于明德叛乱,止于周武一统。

  这五年来,天下开始了盛世之状,虽然间有功臣谋反。

  这一年,妖孽四起,残害人民,动荡社会,而这是世俗之人所解决不了的。

  周武大招天下勇士,降妖伏魔,安定社会,保护民生!

  周武的这一命令触怒了众妖魔,于是众妖魔侵入王城,冲进王宫。

  王宫护卫抵挡不住妖魔的进攻,频频败退。

  随从劝周武赶快离开王城,周武笑道:如果连我都走了,还会有谁在这里?

  这时候,四方奇人异士赶来,但是仍然抵挡不住妖魔。

  周武看得兴起,竟然持剑亲自跳入杀场,与众人同杀妖魔。

  此时,只见一道剑光闪过,几个最强悍的妖魔应声而倒,那剑又刹那间飞向天空,然后将另外的几个难以对付的妖魔刺心而死。

  周武看不清那把剑,可是他隐约地觉得他熟悉这把剑,他也熟悉这样刺心的手法,他的心开始有了一丝的触动,他不禁说:他又回来了!

  那几个强悍的妖魔死后,其他的妖魔一片震惊,连连败退。

  此时,只见王宫之顶,一人傲然而立,宝剑在手,分外逼人!

  众奇人异士都有点修为,可是普遍不深,此刻见到如此之术,也不禁惊叹起来!

  那人正是明叔元!他站在王宫之顶,他说:周武,我又回来了!

  众人大喜,原来这人与王相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可是也有认识明叔元的人,他们则隐隐地担心,他们说:明叔元,你千万别乱来!

  只见叔元冷冷地一笑,那剑即刻朝着周武的心口刺来。

  周武只见到一道光闪过来,却看不到那把剑,于是他知道他今日是必死无疑了!

  可是那剑到达他的胸口的时候,只听“叮”的一声,那剑又弹开了。

  叔元略一吃惊,因为他看到另外的一把剑将他的剑拦截了下来。

  他看了看那人,只见那人如他一般站在另外的一座宫殿的屋顶之上。

  那人看向这边,问道:这位仁兄与他有何仇怨,为何要杀了他?

  叔元冷冷笑道:你是何人,为何要阻挡我杀他?

  那人说:我是天之神人东阳真君的弟子张风清,你又是何人?出自何人门下?

  叔元冷冷地道:我是天之神人玄龙真君的弟子明叔元!

  张风清一听是玄龙真君的弟子,他知道玄龙真君与东阳真君的关系甚好,于是笑道:原来是明师兄,早听说玄龙师伯有个十分有资质的徒弟,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众异士也有听说过玄龙真君和东阳真君的,当下幸福不已,因为他们都知道,能够一见此神人,那是需要几生几世才能够修得,而他们居然做了神人的徒弟!

  叔元自然也知道玄龙真君与东阳真君的关系,当下也回敬几句。

  张风清说:明师兄,你我现在都是化外之人,为何还要执迷于俗世的恩怨呢?

  叔元又冷冷地道:此仇不报,我成仙也不得安心!

  周武则笑道:叔元,你来杀了我吧,我知道一切都错了,大家都错了!

  叔元听了此话,不明其意,问道:你说的是何意思?

  周武叹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出来了!

  叔元知道他有意要说,便定定地看着他。

  周武说:这一切都是你父亲一手安排的,你的父亲和你的哥哥们都还没死!

  叔元听了这话,甚是惊讶,惊问道:这——怎么可能?

  周武说:我父亲原本是你父亲手下的一员骁将,后来反叛也是一计。因为你父亲攻入王城,俘虏王族,已经为天下人所恨,他预料天下的诸侯会合力对付他,于是他让我父亲另外发展势力,蚕食他的领土,最终占领他的领土,待到王事已成,他准备让他的儿子化名而成王。因为他知道他要靠自己的力量成王事,天下诸侯必然合力对付他,而我父亲要做到,那就阻力小得多了!

  叔元听了惊讶不已,他不知道这居然还有这样的隐情,他又问:那为什么他偏偏只让我一个人离开?

  周武微微笑道:那是因为你正是他选定的王的候选人。他肢体雍容富贵会让人堕落和腐化,所以他要给你树立一个对手,让你始终充满着斗志。可是事情发展到后来,却有了另外的一番变故!

  叔元此刻忽然冷静下来,问道:你说的这些可都属实?

  周武笑道:我父亲交代我的那件大事也正式此事,另外,这里还有你父亲的一封亲笔密函,你若不信,一看便知道!

  周武掏出一封年代久远的信函。叔元盯着那封信函,说:不必了!我相信!

  叔元又问道:现在,双兰可好?

  周武说:她很好!——你的父亲和哥哥们我把他们安排在一个地方,你要去见一见他们吗?

  叔元所:不必了。这是多余的了!

  周武笑道:你现在是强者,可以做一个合格的王了!

  叔元冷冷地一笑,说:今日王,明日寇,我看透了,我已经是化外之人,了此尘缘,此后,我不再理会俗世事务了!

  叔元说着便御剑而去,刹那间消失不见了!

  张风清忙追去,喊道:明师兄,等等我!

  众人仍在抵抗着余下的妖魔,只是周武一个人静静地立在那里。

  一个女子走过来,她问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周武说:成王事者不具备一点谋略,那我还能够成王事吗?

  女子冷冷地道:那你就不怕他要看信,或者他要见他的家人,又或者他真的接过王位去自己做?

  周武哈哈大笑,说:明叔元,我十分了解他,我知道他不会!

  女子说:现在天下是咱们的了,你什么时候让我做你的王后?

  周武冷笑道:我不准备让你做我的王后!

  女子惊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忘记了你是怎么攻破明德的吗?

  周围冷笑道:是你王族的人作内应,助我攻下去的,我没忘记,而且还会永远记得你们的功劳!

  女子冷笑道:那你又忘记了当初的约定了吗?

  周武说:不敢忘记!但是当初我也说过,如果你们要背叛我,我也不会遵守什么承诺的!

  女子一惊,忙道:你是说我背叛你?这怎么可能呢?

  周武冷笑道:算了吧,别再掩饰了,我早已知道了,你家族的人造成全体死亡是假象,实际上你们早已安排了一个公子在我的军中,你们以为假象就可以麻痹我了吗?可是我无时不刻都在防着他,你可记得我把明叔元带在身边,其实也有部分的原因是要防范你那不成器的哥哥!

  女子冷冷笑道:现在知道又如何呢?我的 王兄现在也许已经率军攻进来了,这个天下很快又要物归原主了!

  周武大笑道:这事我早已预料到了,恐怕他也没命活到今天了!

  他正说着,一个人捧着一个血匣子过来,女子见了大惊失色,他抽出剑来,一剑朝周武刺去。

  只见剑光一闪,一人落地。

  周武说:把他们兄妹俩葬入前朝王陵!

  周武看着人将那女子的尸体抬走了,他忽然感觉到脸上奇痒无比。他用手一摸痒处。一看。是血。是刚才刺那女子喉咙的时候飘出的血迹,他忽然意思到了什么!

  周武冷冷地笑道:这丫头,真是太了解我了……

  他这话刚刚说完,便倒了下去,死时目犹视天空……

  三日之后,新王登位。

  三月之后,妖魔退去。

  天下太平如初!

  明叔元想回到那里——那个他的梦境!

  可是他发现,无论如何,他都找不到那个地方了!

  他对着天空大叫:师父,我明白了,俗世只是一场梦!我们都不必在意!

  天空中,玄龙真君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笑道:你放得下尘俗往事?

  叔元说:世事无常,我相信我生在世俗,只是让我经过一段历验!而我最终都要离开俗世,无论如何!

  玄龙真君笑道:那你现在可愿意做我的弟子?

  叔元跪道:弟子早已是师父的徒弟了,请师父教化!

  玄龙真君笑道:很好!不过你现在既然已经归于我的门下,那么一切世俗之事都必须抛了,我现在给你取另外一个名字,让你彻底地脱离尘世,如何?

  叔元说:请师父赐名!

  玄龙真君笑道:以后你就叫清龙吧!

第一章 孽世尘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