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南宫家族

    秀丽的无尘山正如其名,一尘不染,山上石径通天,秀木可人!

  两个人落在山脚,仰望这秀气的高山。

  一个人说:清龙,这就是无尘山,你觉得如何呢?

  清龙说:山挺秀气的,难得见到这样的山川!

  那个人说:东阳已经开山立派,广收门徒了,而我们却依然四处漂泊!

  清龙思索了一番,说:师父也可以开山立派,广收门徒啊!

  玄龙真君笑道:我也早有此意,只是一直都未找到合适的地方!

  清龙说:不知道那个地方可不可以?我看那里挺有灵气的……

  正说着,只见山上飞下来一个人,那人落在玄龙真君和清龙面前。

  清龙认得那人是张风清。张风清说:师伯,师兄,家师已经在等候了!

  玄龙真君只是点了点头,说:劳烦师侄带路了!

  玄龙真君和清龙随着张风清上了无尘SD阳真君有两个弟子:大弟子张风清,次弟子成非。

  东阳真君见了玄龙真君,互相打了个招呼,清龙便向东阳真君问声好。

  东阳真君看了看清龙,惊异道:这就是一百多年前的明叔元?

  清龙笑道:弟子正是明叔元!

  东阳真君哈哈笑道:一百多年了,没想到师侄进步如此神速,竟然将要飞升了,若加以勤奋,必然能够成大器!

  清龙忙谢过师叔的教诲!

  玄龙真君也礼尚往来地夸了张风清和成非。

  此时,预约的另外两个真君也来了,张风清下山去迎接了上来。

  破名真君一进来就笑道:玄龙师兄早已到了,这就是高徒吧?

  而双洪真君则表现得分外安静,他只向着东阳和玄龙一行礼便不说话了!

  清龙、张风清和成非照例向两位师叔行礼。

  破名只有一个女弟子华裳,其人貌美,却又十分有气质,仿如她师父一般开朗。

  华裳见了清龙,笑道:早听说玄龙师叔得了一个既聪明又英俊的高徒,我想,应该就是你吧?

  清龙笑了笑,说道:惭愧惭愧,本人正是清龙。我也听说破名师叔有一个既聪明伶俐,长得又可爱又漂亮的爱徒,那就是你吧?

  华裳被赞得心花怒放,笑个不停,她说:没错,正是本小姐!

  众人见他们如此谈得来,都欢笑不已。

  破名以灵与玄龙说:怎么样,将来有机会成亲家吧?

  玄龙笑道:为时尚早呢,我就不相信你会把爱徒送到我的门下。

  破名笑道:什么的话,女大不中留,更别说是徒弟了,若是她真要死要活地跟着他,难道我还杀了她不成?

  而此刻,双洪的两个弟子于胜和毕巧仿佛得到了师父的真传,默然无语。

  清龙见到了他们二人,便道:这两位便是于胜师弟和毕巧师妹吧?

  于是这两人向前与清龙行礼。

  四真君便给他们安排了一下辈分:清龙入门最早,故而是大师兄,其次是张风清,然后是华裳,接下来依次是于胜、成非和毕巧。

  然后,众人便步入正题。

  玄龙真君说:一直以来妖魔横世,残害苍生,为非作歹。至今妖魔更是肆意妄为,我等虽是化外之人,但是也不可以坐视不理。因此,这次召大家来是商量该如何斩妖除魔,护卫苍生!

  东阳真君则道:我也知道当今妖魔横世,可是如今的妖魔都修炼不长久,因此我觉得,这次应该让弟子们去历验一下。

  破名真君马上说:对,小娃娃成天生在襁褓里面怎么能够生得好呢?

  双洪真君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玄龙真君缓缓点着头,说:这样也好,让弟子们锻炼一下,对他们也有好处,将来的大事也需要他们出一份力气的。

  华裳听说要他们去做大事,忙问那是什么大事。

  东阳真君说:此刻说来,为时尚早,你们好好修炼,将来再说吧!

  烟雨迷蒙的江南,正是春暖花开之时节。

  江南水乡,柔美而有朦胧,仿若穿着纱衣的妙龄的少女。

  一个小镇之上有一名楼,其楼名曰聚仙楼,其楼建于一百年前,是各种奇人异士汇聚之地,也因此而成立了一个帮派,名叫仙灵帮。

  仙灵帮其人员都是些奇人异士,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奇人异士们说奇也只是比普通的人奇怪,说异也只是较常人多些奇能异术。

  一百年来,奇人异士出现了不少,甚至还有的人少有作为,可是就是没人能够长生不老,更不能够成仙成神。因为他们缺乏名师的指点。

  这一日,聚仙楼里人声嘈杂,奇人异士皆聚集在此,因为今日仙灵帮的帮主莫会要来此楼,众人都想一睹莫会的仙容。

  莫会属于那种稍有成就之人,其人自称有神人下凡来授他仙术,然后他得以有小成,可是将来是必定能够成仙的,故而人称仙君莫会。

  他们正争相议论着什么,忽然从外面走近来六个年轻的男女。

  这六个男女衣着古怪,却各个都是精神焕发,十分有气质。

  众人都惊异地看向他们,聚仙楼刹那间鸦雀无声。

  那六人中一个女子对其中一个男子说:师兄,他们都看着我们干什么?

  那人看了看众人,说: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古怪了,别担心,没事的!

  于是那男子领着期于的五人走向一张空桌子,各自坐下来。

  果然,众人看过一阵子以后,都没在意他们,继续说起他们自己的来了。

  邻桌的一人说:听说最近有仙人来斩妖除魔了,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又一人说:当然是真的了,仙君莫会就是受神仙的指示而来的。

  那一人说:不对,我听说这仙人来自无尘山上……

  他正说着,忽然门外跑进来一个人,那人气喘吁吁地道:妖魔——妖魔——

  众人一听“妖魔”二字,都锁紧了眉头,有人问:妖魔干什么了,快说啊?

  那人说:他们——他们进攻南宫家了!

  众人大惊失色,顿时楼中轰然一片。

  有人踩在桌子上大叫道:南宫家族一直以来都是我们聚仙楼的最大的支持者,如果南宫家族被攻破,那么,我们的聚仙楼也就完了,我们赶快去救援南宫家吧!

  这一声号召非同小可,全楼的人都向南而去。

  唯有那六人却无动于衷。

  那女子又说:师兄,我们要不要去凑凑热闹?

  那男子微微一点头,便领着五人向南而去。

  妖魔们是趁着黑夜夜深人静的时候偷袭南宫家的,故而南宫家还没来得及抵抗就被杀掉了大半的人马。

  到得早上,南宫家族只剩下几个家族中主负隅顽抗。

  其间,也有过大大小小的援兵来救,均被妖魔杀退。

  南宫家族的家主南宫悔也是个奇人异士,而且能力也不弱,故而杀到如今仍然坚持不懈。

  余下的也或是武林人士,或是奇人异士。

  他们都在保护着一个共同的人——南宫悔的唯一的儿子南宫YN宫云被护在中间,他看着这些妖魔,毫无畏惧之色。

  南宫云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有些畏惧,由南宫云护着。

  南宫云只有十一二岁,可是他生在一个大的家族中,所以他所见到的和经历的也必然与众不同。

  他搂着那七八岁的小女孩,说:冷妹,别怕!

  那女孩子叫冷若冰,是南宫悔结拜兄弟临终的时候托付给他的女儿。

  冷若冰看了一眼神色坚定的南宫云,说:云哥我一点都不怕,你要相信我!

  南宫云点了点头,笑了笑,说:等爹爹退了妖魔,我再带着你去捉蝶,给你捉很多很多的蝶。

  冷若冰笑了笑,说:我只要最美的一只!

  南宫云说:那我就给你最美的那一只!

  南宫悔身被无数的伤口,血也流得差不多了,他开始感觉到头晕。

  他知道他还不能够倒下,他必须坚持到救兵的到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儿子,发现儿子竟然如此地冷静,不禁地笑了笑。

  这时,只见妖魔的后方一片混乱,似乎有人杀进来了。

  南宫悔朝着北方微笑,似乎在张望着什么,他低声笑道:他们终于来了!

  只听北方嘈杂声中,隐约地听到有人大叫道:南宫兄弟,我们救你来了!

  南宫家族仅剩下的几个人兴奋不已,有人说:老爷,终于等到救兵来了!

  可是他发现,南宫悔仍然那么站着,微笑着看着北方,木然地。

  那人呼道:老爷,你怎么了?说话啊!老爷!老爷!

  这时,南宫云说:别叫了,他已经死了!

  南宫云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仿佛死的这人并非他的父亲。

  那人听南宫云这样说话,惊道:少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吓坏了?

  可是,南宫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也看向了北方。

  他看到的并不是成片厮杀的人群,他的眼中只有六个人,六个十分特别的人,因为那六个人也如他一般地看着众人厮杀。

  那女子十分疑惑,问那男子:师兄,我们还在等什么?

  那男子说:等他们的头头来,这么一大群的妖魔杀向了这里,一定有人指使着他们!

  另一个男子说:我明白了,我们要保存实力,说不定那人厉害得很!

  那女子便向人群中看,她一眼就看到了那特别的男孩,显然他也在看向这边,目不转睛地!

  那女子道:师兄,你看那孩子——就是搂着个女孩子的那个!

  那男子向那方向一看,果然看到了一个男孩子,虽然遥远,可是他依然看到了他眼中的那中冷酷与坚毅。他仿佛看到了他自己的小时侯。

  从此刻起,这男子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那男孩子带在身边。

  他忽然明白了当初为何周武会将自己留在他身边,虽然自己立志要杀了他!

  也许这是宿命吧,他最终想同了,杀了他,他的心中依然不会快乐。

  他想起了双兰,他已经听说过双兰的死,那时候的他,很平静。

  他也明白了,神人之所以为神人,是因为他们做到了平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说看透了许多的世俗之事!

  那女子笑道:那男孩子看起来挺特别的!

  厮杀结束,聚仙楼里的人以绝对的优势击退了妖魔。

  可是,事实并不如清龙所想的那样会有一个带头的人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

  于是,他们六人反而因为旁观而受到了众人的谴责。

  六人都是四真君精挑细选出来的英才,自然有他们的不凡之处。

  这个忍字也是他们的不凡,更何况他们也都已是化外之人了,自然不会与他们这些世俗之人计较。

  众人看着堆积如山的妖魔的尸体,有人号召道:将他们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于是响应者都挥刀斩尸,个个都斩得不亦乐乎。

  南宫云对冷若冰说:看见了吗?他们也都是魔!

  南宫云拉着冷若冰踩着残尸断臂走向清龙等人。

  清龙看着他,他也看着清龙,他说:你们可不可以带我们走?

  清龙也只是微微一笑,说:你说个理由吧!

  南宫云说:因为只有你们六人在看,而没有杀妖魔!

  清龙笑问道:这成什么理由?我们没杀妖魔,那就代表着我们没有去救你们!

  南宫云冷笑道:你觉得你会接受一大群人为某种利益而来救你吗?

  清龙笑道:你这孩子果然不一般,好,我们带你们走就是了!

  南宫云说:记住了,以后谁都不可以叫我“孩子”,因为我不是一个孩子!

  当清龙六人领着南宫云和冷若冰要走之时,那群人忽然包围了上来。

  一个人站出来,喝道:你们六个,给我把人留下,然后,滚!

  清龙看都没看那人一眼,继续在前开路,领着他们走。

  此时,只见剑光一闪,只见一把剑直刺向他的咽喉。

  清龙在刹那间想起了许多的往事,特别是与周武一起的那些事情。

  清龙捏住了剑,冷声说:没想到,一百多年了,这一剑还是从此处刺来!

  他这话将那些人甚至连张风清几个人都弄得莫名其妙的。

  那持剑之人见剑被他捏住,竟然丝毫动弹不得,大惊失色。

  只见清龙将那剑一折,剑自剑尖断了四五寸,而那四五寸则捏在清龙的手中。清龙说:这一剑我还是要从这里刺去!

  眨眼间,那四五寸的断剑已不在清龙的手中。

  众人大惊,因为那持剑之人死了,心脏处血涌如注,那断剑正刺穿了心脏。

  清龙忽然有了种快感,那是一种心愿已了的轻松感,虽然那他知道他刺死的并非周武。

  所有的人都怔怔地看着清龙,惊异于他如此厉害的杀人手段。

  华裳忽然说:师兄,我想通了,只要看一看那些尸体,什么都知道了!

  清龙闻言,忙去仔细地检查那些尸体,忽然紧锁了眉头。

  一个人出来,喝道:他们已经死了,你们还想干什么?

  张风清认得那个人,他说:好笑好笑,你们毁尸灭迹都可以,难道我们看一看尸体都有问题吗?刚才就是你在叫嚷着要将他们千刀万剐的吧?

  那人稍一惊恐,河道:你在胡说什么?这么多的人都做了,难道他们也都……

  清龙说:你们都别说了,我们先到聚仙楼去,那里还有人等着咱们呢!

  忽然有人记起来:对啊,今日帮主要来,我们还是赶快去吧!

  于是众人又匆忙地赶向聚仙楼,这速度要比来的时候快得多了!

  清龙问南宫云:你爹杀妖魔的时候有些什么常有的神色或者动作?

  南宫云想了想,他说:爹杀妖魔的时候常常会大笑,说“痛快,痛快”!

  清龙点了点头。

  南宫云令南宫家族剩下的人将他爹和那些人的尸首都埋了!

  热闹的聚仙楼中,各奇人异士在相互吹牛的吹牛,背后骂人的骂人。

  那一边,一大群的人围着一个中年的穿着华丽的汉子——那人便是莫会。

  莫会是一帮之主,他自然要显现得与众不同之处,于是他的声音格外出众。

  当众人稍微安静下来的时候,莫会仿佛忽然看到了南宫云,忙过来道:哎呀!世侄也在这里,老夫居然没看到!失敬失敬!

  只见南宫云冷然听之,看都不看他一眼,仿佛这里不存在这样的一个人。

  旁边的一个人,仿佛是以为南宫云不认得莫会似的,给他介绍道:这位便是仙灵帮的帮主,还是令尊的老朋友呢!

  此时,一个女子冷冷地说:现在人都不在了,你说是他把兄弟别人都无从查证呢!

  众人都看向那女子。有人道:就是他们六人!

  顿时,有人响应道:对对,他们六人敢污蔑本帮!

  莫会看了看他们六人,一作手势,全场立刻寂静下来。

  他对南宫云说:南宫公子,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

  南宫云默然无语。

  莫会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令尊过世,你很伤心,这里的所有的人都很伤心!

  他说着说着居然连眼睛都说红了,一滴眼泪也仿佛呼之欲出。

  华裳冷笑道:你又没去过南宫家,你怎么知道“令尊过世”了?

  莫会心里恨恨地骂她一顿,却道:你刚才不是也说“人都不在了”吗?

  华裳笑道:你也知道我说的是“人都不在了”而非“人都死了”,我的意思是人都不在这里——你看见他在这里吗?——可是不代表他不在南宫家中啊!

  此时,有人喝道:你们强词夺理。帮主知道自然是我们说给他听的!

  成非冷笑道:是吗?我听到的可全是吹牛拍马的话啊,并没有听到有关这事情的只言片语,你们好象都忘记了还有个受难的南宫家了吧?

  众人默然。

  却有人说:这么多人说话,你怎么知道没有一句是这样的话呢?

  成非笑道:这问题很容易理解,因为莫会一直在笑,没有改变过表情!

  众人大惊,看向莫会,莫会稍吃了一惊,却又强作冷静,他说:这事情自然是我派人探知地的!

  华裳说:你这个“朋友”做得还真是好啊,刚才你还说得跟南宫悔是兄弟一般的,现在这话说得好象太那个了吧?首先,你听说妖魔围攻南宫家,而你不亲自去救援却跑到这楼里来听人拍马屁,却只派几个人去探听南宫悔死了没有,这可真实有意思了;其次,你听说“老朋友”死了,非但不难过,反而还大笑特笑,这是做朋友该有的表现吗?

  莫会默然,其他的人议论纷纷。

  莫会的一个从人喝道:你们算什么?敢到这里来搬弄是非?帮主的朋友遍布天下,这又岂是你等所能够知道的?

  莫会终于找到台阶下了,忙说:有句话是叫“四海之内皆兄弟”,我虽未与南宫悔谋面,可是,我对此人敬慕已久,我把他当成朋友又有何不可呢?

  莫会笑了笑,作出大度的样子,说:算了,今日之事我看在南宫世侄的份上就不再追究了!

  然后,他又对南宫云说:世侄,我跟令尊可谓神交已久,今日令尊过世,莫某也着实难过。今日南宫家凶险,不如世侄先到寒舍暂住,如何?

  南宫云默然无语,在一旁的冷若冰却道:哥哥不会跟你走的,我们要跟着这个漂亮的姐姐,她会保护多么的!

  莫会看了看华裳,又对南宫云说: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跟着她并不安全哪!

  华裳冷冷笑道:弱女子?你敢跟我比试一下吗?

  莫会默然,其从人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们帮主……

  华裳正要去扇他两耳光,却见早有人闪过去了,只听“啪啪”的两声响,她又见成非回到了座上,他说:这是做狗的下场!

  那人捂着红肿的脸惊恐不已,因为他根本没看到什么人影。

  其他的人也都惊愕不已,因为他们也没看到人,只听到一声“啪”,却见到那人脸上有了两个巴掌印,他们听到成非说话,便知道是他去扇的。

  莫会也只见到人影一闪,他知道遇上高手了,心中惊恐不已,表面却微笑不止。他说:既然世侄跟着她安全,那么莫某也就放心了!

  莫会正要转身走开,却听清龙冷冷地说:还有一事没解决,你就要走吗?

  莫会驻足,他的心里一惊恐,却回过头来,笑道: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有何贵干?

  清龙冷笑道:当然是追查元凶!

  莫会稍微一惊,问道:这元凶不就是那些妖魔吗?

  清龙说:可是我发现,那些妖魔都是人,只是都佩了面具!

  众人大惊,议论纷纷。莫会惊道:会有此事?

  清龙说:而且南宫悔也知道杀入他南宫家的不是妖魔而是杀手!

  莫会惊道:南宫兄弟也知道?

  清龙说:他平日杀妖魔的时候总会大笑,不停地喊“痛快”,可是此次他却没有,那是因为他知道杀他的是同类而非残害民生的妖魔!

  莫会一拍桌子,怒道:竟然有此事!我一定要彻查此事,为南宫兄弟报仇!

  华裳则道:不必去查了,要查你也查不出什么的!

  莫会惊问道:这位姑娘是什么意思?

  华裳指着一个人,道:我的意思,他最明白,你问他吧!

  众人一看那人,发现正是那号召将妖魔毁尸的人,众人皆道:怪不得他会那么说,原来是要毁尸灭迹!

  莫会抽剑朝那人刺去,喝道:你这个奸人,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的剑刚刚到那人的喉咙,却又不前了。原来成非去捏住了他的剑。

  华裳冷声道:你想杀人灭口吗?做贼心虚了吧?

  此时,只见那人七孔冒血,轰然倒地,竟是服毒自尽了。

  清龙等六人都大吃一惊,他们没料到会有这样让人措手不及的一招。

  莫会仿佛底气十足地说:你们少在这里污蔑好人!

  华裳说:除了你,还能有几人调得动那么多的人?

  此时,却听一人大声叫道:还有一人大家都没想到!

  众人向那人看去,却见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只是此人非同一般。

  那少年走出来,说:在下路远,近来无意发现了一个秘密,特来告诉大家!

  众人忙问是什么秘密!

  路远看了看众人,问道:贵副帮主何精在那里?

  众人看了看,却不见何精的踪影,惊奇不已。

  路远说:作日晚上,我发现何精与许多的妖魔在一起,那些妖魔口称他为帮主。 以为是帮主莫会,可是仔细一看,却发现原来是副帮主何精!

  清龙六人也是惊讶不已,他们没想到这最后的主谋居然是副帮主何精。

  莫会喝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少在这里污蔑我帮声誉!

  路远轻哼一声,说:你们仙灵帮若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还怕别人的污蔑?

  这时,又一个人站了出来,说:帮主,你就把事情给他们说了吧!

  莫会喝道:你在胡说八道写什么啊?

  那人说:帮主,咱们可不能昧着良心做事啊!

  莫会沉默了一会儿,透露出一副沮丧的面孔。

  那人见机道:其实这事情帮主早知道了,他爱惜本帮创派以来的声誉,故而一直都不敢张扬,只是秘密地劝何副帮主赶快撤手!可是没想到何副帮主竟然扣下了帮主的家人,以此要挟帮主,帮主也是迫于无奈啊!

  众人一片沉默,纷纷向莫会投去同情的目光。

  华裳轻声问清龙:他说的有几成是真的?

  清龙说:不知道,看看他们要如何办吧!

  正说着,忽然见到一群人从门外进来,当头一人捧着一个血匣子。

  众人都向那些人看去,惊讶不已。

  当头的那人带领着那些人跪到莫会的面前,他将匣子举到头顶,说:帮主,何副帮主叛帮,我等已经将他斩下了!

  莫会惊颤道:何精哪,你与我情同手足,今日你犯大错,我也有罪啊……

  他正说着,却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众人皆异,向他看去。

  只见南宫云手持一把短剑,短剑的锋芒已经深入了莫会的心脏。

  莫会惊道:世侄,你为什么要杀我?

  南宫云忽然大叫道:你这杀人凶手,是你杀了我爹,是你……

  众人又不明其因,但知道比如那有另外的一番故事。

  南宫云说:那一日,你跟我爹说的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你贪图我家亿万家财,要我爹入你帮派,受你的控制,我爹不肯,所以你怀恨在心!

  众人大惊,但也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因为南宫家族富甲一方,也常常资助个帮派的活动以及贫困的江湖中人,假如莫会控制了南宫悔,那么也就等于控制了南宫家族,也就控制了南宫家的亿万家财。

  莫会知道事情败露,他人必然信南宫云之言,便也不多狡辩。

  忽然,莫会抽身一脚,将南宫云踢飞出去。

  华裳见机忙去接住了南宫云,只见他被踢得吐了口鲜血,昏迷不醒。她忙运功给他疗伤。冷若冰也是惊恐不已,连叫道:云哥,云哥……

  只见莫会缓缓地拔出那把短剑,剑上居然那没有半点血迹,他身上也无伤口。

  莫会冷冷地笑道:这点小伎俩也敢在我的面前摆弄!

  张风清对清龙说:师兄,只是至恶至邪的术法,据说只有妖怪才会!

  张风清果然说得没错,只见莫会一变化,居然变成了一个蛇头人身的蛇妖。

  众人见此,忙远远地退去,惊恐地看着他。

  清龙喝道:原来是妖孽,看我一剑!

  刹那间,清龙已经抽剑一剑刺过去,那蛇妖见来势迅猛,慌忙躲过。

  平时那些叫嚣着要降妖除魔的人此刻也都不敢动弹。

  清龙一剑不中,便横扫一剑,蛇妖仍然是缩头躲了过去。

  张风清说:师兄要小心了,这蛇妖至少有五六百年的修为了!

  那蛇妖也亮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弯曲的蛇形剑。

  他一剑朝清龙的咽喉刺去,清龙只是微微一笑,向后漂去,蛇妖的剑也跟随着他刺过来。

  这样的情形清龙曾经想过不数次,以致他已经有了很多种化解之法。

  清龙的后面是墙,他已经快退无可退了,蛇妖大喜,众人大惊。

  然而,就在蛇妖准备一剑刺破清龙的咽喉之时,却不见了清龙的踪影。

  蛇妖大惊失色,忙回头一看,此时,清龙已经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众人大喜,可是却忽然沉下脸来。

  只见蛇妖笑道:你觉得有用吗?

  清龙忽然记起刚才南宫云刺的那一剑对他不起作用,忙抽剑自卫。

  张风清抽剑跳出来,叫道:师兄,看我的!

  张风清说着便闪电般地斩下两剑,立在那里。

  众人皆惊讶,因为这一剑仿佛并没有什么反应。

  可是蛇妖却露出了惊色,只见他的双臂掉落在地上。

  张风清冷另的道:我斩断你的双臂,看你还怎么合起来?

  那蛇妖稍一惊慌,却又笑道:你们惹怒了我,我要杀了你们!

  清龙和张风清正不明白是何意思,只听那蛇妖仰天长啸一声。

  然后,那蛇妖开始发生了变化,他先化成了一条丈余长的大蛇,又缓缓地增长增粗。

  清龙叫道:不好,大家快闪开!

  于是众人都四散而开,华裳也带着南宫云躲开,毕巧则带着冷若冰飞开了。而成非和于胜抽剑来助清龙和张风清二人。

  那蛇妖渐渐地变得巨大,甚至挤破了聚仙楼,成了一条硕大无比的巨蛇。

  众人皆心惊胆战地远远地看着,谁都不敢向前来。

  成非问道:师兄,现在该怎么办?

  清龙说:我们分四个方向进攻,我正面攻,风清左面攻,于胜右面攻,成非后面攻,夹击得它首尾不能兼顾!

  说罢,四人便御剑飞上半空,分向四方,围住蛇头。

  蛇妖见四面都有人,忙摇头一变,变成了四只头。

  张风清一见,叫道:这是九头蛇,它可以化出九只头!

  清龙说:管它有多少只头,一齐进攻,杀!

  那“杀”字刚说完,清龙、张风清、于胜和成非四人在四方挥出剑气,剑气源源不断地朝四只蛇头斩去。

  那四只蛇头在剑气的狂轰滥炸之下变得血肉模糊了,可是那攻击一停下,那四只蛇头马上又恢复了原样。

  清龙等人大惊失色。张风清说:这样不行,我们得把它的头斩下来!

  清龙说:你们掩护我,我去斩下它的头!

  清龙正要向前,忽然蛇头朝他咬来,清龙慌忙后退,那蛇头口中喷出一道毒汁,那毒汁如一大盆黑液泼向清龙。

  清龙慌忙躲过,那毒汁落在草木之上,草木即可枯萎。

  清龙大惊,提醒他们:小心蛇毒,千万别碰到毒汁!

  清龙看那蛇妖向他眦牙舞舌的仿佛是在向他炫耀。

  清龙冷冷地轻哼了一声,使足了力量朝他的头一剑劈去,剑气便当头飞了过去,蛇妖只是略一偏头,轻松地躲了过去。

  可是蛇妖再看清龙的时候吃了一惊——清龙早已不只所向。

  只听得清龙大喝一声:我送你上西天!

  话刚落音,紧随着落下的是一个小茅屋般大小的蛇头,惊起一阵烟尘。

  原来清龙随着那剑气到了这里,这时蛇妖所不能预料的。

  蛇妖失了一只头,痛得摇头摆尾,仰天长啸,血喷如雨,地面的房屋早已被扫为平地,人群早已散到了十多里以外,他们听到长啸之声,不禁心惊胆战。

  张风清大叫道:师兄,好样的,看我也斩下一只来!

  张风清说着便向蛇头飞去,正当他兴奋之时,忽然又冒出了五只头,八只头齐看向张风清。张风清见情况不妙,忙回撤。

  清龙又飞过去,一剑斩下另外的一只蛇头。

  蛇妖又是一阵乱撞乱啸,七只蛇头齐刷刷地转向了清龙。

  清龙忙向后逃去,蛇妖则紧追而来。

  张风清一见此情况,说:快,快去支援师兄!

  成非则道:不!我们应该去趁机斩蛇头!

  于胜也说:对!我们杀完蛇妖,师兄的危机自然解除了!

  于是,三人疾飞向蛇妖的蛇头,一落在颈上,立刻一刀斩下,三只蛇头应声而落。

  蛇妖痛不可言,五只蛇头立刻回转过来对付他三人。

  张风清马上道:快闪开!

  三人又向后飞去,蛇妖向他们三人追器乐。有了前两次的教训,蛇妖不敢再大意,四只蛇头向前追,一只头则向后看着清龙。

  清龙见无从下手,正急着,忽然见到毕巧飞来,她的背上背着个大袋子。

  毕巧道:师兄,我刚刚去收集了大包的雄黄粉,据说蛇怕这东西。

  清龙兴奋道:太好了,可是要怎样才能喂给它吃呢?

  毕巧看了看清龙的剑,说:就沾在这剑上吧,斩它的身体!

  清龙笑道:好主意!让它动弹不得!

  清龙将剑往雄黄粉中一滚,剑上立刻有了薄薄的一层雄黄粉。

  清龙便持剑向下飞去。

  蛇妖仿佛明白了清龙的意图,用蛇尾来打他。

  清龙以剑挡住,当蛇尾拍在剑上,被剑上的雄黄粉沾住,蛇尾上立刻发出“滋滋”的响声,蛇妖又痛得一声长啸。

  清龙笑道:原来是这么厉害!

  他抓住这个机会,一剑刺入蛇腹,顿时血流如注。

  蛇妖发出惊天狂啸,全身疯狂地舞动。

  清龙紧紧握住剑柄,双手握剑,奋力往下一拉,那蛇妖的腹部顿时出现了一道十多丈长的大口子,蛇的内脏外涌出来。

  蛇妖狂摆起来,发出最强烈的一声嘶鸣。

  清龙的那一剑将蛇胆给刺破了,蛇妖一摆动,绿色胆汁漫天狂洒。

  蛇妖倒在地上,挣扎了酗酒,终于再也动弹不了了!

  清龙立在一块平地上,看着蛇妖死了,深深地舒了口气。

  张风清、于胜和成非三人飞落在地面上……

  破名真君看了看南宫云和冷若冰,稍皱着眉头。

  破名将华裳拉到一旁,轻声说:我不能收他们做徒弟!

  华裳问道:为什么?

  破名说:我有你一个徒弟就把我搞得要死了,我哪还敢多收?

  华裳笑道:放心吧,师父,他们不会的,你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很乖的。如果师父不收他们做徒弟那么师父才缺心眼呢!

  破名慌道:你这丫头到是说说,我怎么缺心眼了?

  华裳撅着嘴道:师父就是缺心眼——缺心眼……

  东阳真君等人见他们师徒俩这样争吵着,都大笑起来。

  此时,只见玄龙真君从外面回来,落在附近。

  清龙忙向前问道:师父,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玄龙真君说:我刚才遍寻名山,准备开山立派,所以四处看了看!

  清龙问道:那你可是找到了没有?

  玄龙真君点了点头,说:那山十分有灵气,叫明泉山!

  清龙大笑道:师父,我所想的也正是此山!

第二章 南宫家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