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即使在太平洋底

草本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在噩梦中平静的生活

    我怕高,是那种纯粹的高,但我绝不是恐高症,其实四层楼以下的高度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就像现在,我倚在一座桥上,往下看,一点也不会觉得害怕。这座桥有三层楼那么高,所以对我来说只是小意思。

  我天天都来这,天天都倚在这往上看往下看,我看天上飞过的飞机,看桥下穿梭的车辆和庸碌的人群。每次我看见飞机从我头顶上掠过,我的心脏就会像被锤子撞击了一样,生疼生疼的,那是很不舒服的感觉,可我还是会忍不住去看,这就好比你我闻到手上有一股很难闻的臭味,在去洗手间的途中,你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去闻,这是很多人的习惯。我不知道这样的比喻恰不恰当,但我就是这个样子,不喜欢飞机,却总想去看。我看桥下的车水马龙,并不代表我会有什么感想,我每天都看,可却什么都不想,我不去思考人生的真谛,将真谛思考出来了也改变不了命运,我就在每天呆在这的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四十二秒的时间里把大脑关闭,什么都不干,恍如蜡像一般。

  我二十二岁,我不知道什么是青春,所谓青春,就是在你精神最旺盛的几年里,去做你认为最有意义的事情。很少人把青春用对地方,我也一样,我的青春就是每天一个样,走一样的路,看一样的风景。但我并不乏味,不是因为我看到了生活中最细微的美,而是因为我相信上帝并顺从上帝。

  我没有朋友,我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朋友,我从来都不排斥别人,却总是被人排斥,他们好像都说我是个无聊而且奇怪的人类。我很奇怪我到底哪里奇怪了,我无非就是每天在这座桥上呆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四十二秒,其间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恍如蜡像一般。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看到桥下有一对情侣正在往桥上走,我的眼睛一直跟随着他们的脚步移动。他们每个礼拜五的晚上都会从这里经过,我记得他们,我每天都来这里,记住了很多人,有特点的我都会记住。从这里经过的情侣有很多,而我却单单注意起了这一对,女人长得很一般,但打扮的很时尚,无论何时都是一身名牌,所以我想她一定很有钱,但是那些钱绝不是她男朋友的,因为那男人穿着打扮都很是一般,可是却很有男人味,属于那种很讨女人喜欢的类型。我想我之所以会那么注意他们,就是因为这个特别的男人。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对男人产生情趣的女人,只是因为这对情侣每周五都会经过这里,非常准时,和我一样,所以我会留意一下,又因为这对情侣中的男方长得还不错,我又留意了一下,然后就注意上了,一切就是这么偶然。我顺从上帝,所以我知道这是上帝安排的偶然。

  很多人都说像我这种人一定是生活在那种很畸形的家庭环境中,因为他们都说我的性格很奇怪,像个怪胎。但是他们错了,我生活在一个很正常,甚至有些富裕的家庭里。父母都是生意人,我还有一个妹妹,很漂亮很可爱。我和妹妹相处的很好,因为她喜欢的我都没兴趣,我有兴趣的她都不喜欢,父母给予我们的照顾都一样,双方没有利益冲突,当然引不起战争。可我最后还是离开了那个家,不应该是最后,是很早就离开了。

  我说过我怕高,但不是恐高症,我怕高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在我五岁那年的一天下午,抱着我养的小花狗在阳台上玩,那时我家住五楼,我把小花狗放在阳台的台子上,然后和它玩“鬼吓狗”的游戏,我扮鬼,我吓它。我想我应该演的很像,不然为什么小花狗被我吓了一下以后“汪”了一声,就义无反顾的跳下去了呢?我急忙向楼下跑去,当我到了楼下,看到的是小花狗很惨的死状。那一幕真可怕,可怕的都把我吓哭了。我想那一次算是我怕高的一个原因,可真正的致命一击还是在我十岁那年。

  那年我们搬家了,我家楼层很“吉利”,十八层,他们都说这是会“发财”的意思,我说地狱就有十八层,大人们都瞪我,吓得我不敢再讲话。我搬新家没一个月,爷爷奶奶说他们要去旅游,我非粘着他们带我一起去,他们没办法,只得带上我。我记得那次很愉快,在海南三亚,我见到了美丽的大海,吃到了新鲜的椰子,享受到了无比温暖的日光浴。回来的途中,在飞机上,爷爷奶奶突然双双口吐白沫,他们紧握彼此的双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些事情的发生。飞机上的人都紧张极了,简陋的急救措施根本就没有用。我们只能焦急的等待着飞机的降落。那后来的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四十二秒的时间,我感觉像过了一年,我紧紧的握住他们的手,呼唤着他们,可是他们都不理我,我虽然幼稚单纯,可我却知道,他们肯定已经死了。

  飞机降落,爷爷奶奶被送进了医院,可是那时的他们已经停止呼吸快一个小时了。医生说二老是服毒而死的,大家听了这话以后,都一齐看着我,我退后,然后摇头,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后来他们翻了二老的遗物,发现了遗书。他们果然是自杀的,我不知道信中写了些什么,只看到大人们看了信以后就互相埋怨起来,他们说什么:“都是你,整天就知道忙自己的事,一点都不关心爸妈”之类的话,结果,我的爸妈被埋怨的最惨。我还记得守灵那晚,妈妈问我和爷爷奶奶在海南玩的开不开心,我说开心,妈妈又问,爷爷奶奶开不开心,我想了想,点点头说开心。然后妈妈放心的叹了口气,她说:“那就好,爸妈临终前还是快乐的,水水,飞机上的事情要快些忘记,不要再去想,好吗?”我是个很容易顺从的孩子,所以我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我十岁,知道失去亲人是一件值得悲伤的事情,可是妈妈好像没有任何的悲伤,爸爸也只是悲伤了一个礼拜以后又照常的去忙他的生意,没过多久,家里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各过个的生活,而且过得有滋有味。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我记得妈妈让我不要去想飞机上的事情,可我还是忍不住去想了。我想到了爷爷奶奶痛苦的表情,想到了他们紧握的双手,想了好长好长时间,最后我想到,他们即使是自杀的,但他们绝不是没有原由的死。

  后来,我不再那么顺从,爸妈让我干什么,我就偏不干什么;爸妈不让想什么,我就偏想什么。十五岁,我生日那天,我对爸妈说:“爷爷奶奶是被你们逼死的。”然后他们打了我,我没哭。然后我上高中,选择了住校。

  我想我的性格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变得扭曲的。我开始讨厌飞机,讨厌高度,所以我不再回那个十八层的家。也是从那个时候,我迷上了这座桥,每天都会来,逃学也要来。我想我怕高,也要时常锻炼自己,能在三层楼高的地方往下看,这个记录保持下去就很好。可是我还是担心,久了以后,我连这个高度都接受不了了该怎么办?所以我才会每天都来。

  我高中以后学习很差,依旧没有朋友,老师也不喜欢我,父母好像也开始讨厌我了,他们除了给我钱,什么都不再给我。奇怪的是,我并不难过,我好像什么都不稀罕,我想就这样,一直就这样也挺好。

  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父母问我,到底还想不想念下去,我说不想,他们问我那我想要作什么,我说我打工,他们又问我打什么工,我说我不知道。他们不再说话。我向他们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他们可以为我买套小房子,等以后赚了钱后再还给他们,可他们说钱就不用还了,他们好像很想让我搬出去,因为我觉得他们听了我要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我自己选了一套小房子,很小的房子,爸妈很惊讶我怎么那么不舍得花钱。我说我喜欢三十平米的空间,他们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给了我钱让我把房子买了下来。

  我用多余的钱把家里装修的很漂亮,心想三十平米怎么了,一样比那个十八层的家温暖很多。

  后来我去找工作,因为没有学历,所以我找了一个礼拜,仍旧空手而归,正当我灰心丧气的时候,发现家门口的墙上有一则广告,是一家花店的招聘广告,我想这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于是我去了,老板听我叫什么名字以后,只是看了我一眼,就答应我留下了。

  我对花没什么感觉,不讨厌也不喜欢,可是每当我帮客人包花的时候都会打喷嚏,我想我是花粉过敏。老板发现我这个问题以后,也没责怪我,她只是说,以后就别包花了,扫扫地,给花浇浇水就可以了。因为我干活最少,拿的薪水却一点也不比别人少,所以其他店员都不喜欢我,我也无所谓,因为我早已习惯了被别人讨厌的感觉。

  我的成长过程就是如此,我想二十二年的生活用这些话说完已经算是比较简练了。至于二十二岁以后的生活,我没预想过,因为我顺从上帝,所以我愿意顺其自然。

  我抬起手腕,看看手表,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四十二秒已经到了,于是我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往家走去。

  因为我家很小,所以我觉得很温暖,进了门,我连鞋都没脱就栽倒在床上,我觉得很累,其实每天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很累,我告诉自己是因为站的太久,走得太远的缘故,可是却忍不住有些心虚。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坐起来,去洗了个热水澡,一身的疲惫都消失了,然后我上网,在博客写文章,我没有所谓的文采,也写不出有深度的东西,只是会去编写一些无聊透顶的故事,很多人发贴损我,说我幼稚,说我白痴。但很庆幸,依然有几个和我一样幼稚白痴的朋友会喜欢我得东西,我很谢谢他们,虽然在曾记的交谈中知道了他们基本上都是小学生。

  我在网上泡到深夜,才上床睡觉。我是“夜猫”,总是很晚才睡,早上又起不来,九点钟才赶到花店,可老板却从没骂过我,她说:“九点来正好,这个时间正是浇花的最好时间。”然后,我就会感觉的四周又一双双轻蔑的眼神在对着我,而我,却会给她们一个“迷死人”的微笑。

  今天中午,我没有回家,去离花店不远的唱片店买了张唱片,然后又去了小公园,我坐在长椅上将唱片放在CD机里,闭上眼睛,欣赏起了音乐。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做梦,梦见了爷爷奶奶,他们口吐白沫,很痛苦的样子。我被这噩梦惊醒,醒了以后,我很无所谓的拔掉耳机,起身走人。我之所以会这么无所谓,是因为我从十岁以后就经常做这个梦,我知道是那件事对我影响太大,使我印象太深刻,所以我无法忘记。所以我会经常做这个梦,久而久之,已经习惯,已成一种自然。

  我买了一块汉堡就直接回了花店,我蹲在地上,一边吃着汉堡,一边盯着那一束插在花瓶里的玫瑰,我希望可以对它们有感觉,我希望可以觉得它们很美,可是很遗憾,一直到汉堡吃完,我依旧没有对它们有感觉,我依旧不会觉得它们很美。老板走到我身旁对我说:

  “算拉,水水,已经在这里工作快三年了,要是有感觉,早就有感觉了。别看着花吃饭,这样会觉得自己嘴里在嚼着花瓣,很想吐的!”

  我的老板总是会对我说这种另类的话,我还挺喜欢她这个样子跟我讲话的,觉得很亲切。老板人很好,但只是对我好,对其他店员却凶的要命,她很贪财爱计较,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市民形象。有时我会去想她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可每次想不到五分钟我就不想了,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我似乎很容易被人忽略,当然,我也很容易忽略他人,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快三年,爸妈却很少跟我联系,我也从未主动联系过它们,妹妹更是一通电话也没有打来过,我想她应该已经忘记自己还有个姐姐的事情了吧。

  下班后,我又去了那座桥,用以往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远处的半空中突然有烟火绽放,这是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烟火,不得不承认,那一幕真美,我的心第一次有了微微的颤动……

第一章 在噩梦中平静的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