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与他背道而驰,我却被他吸引

    我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火熙定,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的把我多年来的心声一口道了出来?我的身体在颤抖,颤抖到无法控制。

  “你怎么了?”熙定问我。

  “你为什么要讲那样的话?”

  “因为你的一个小时四十五分四十二秒啊。”

  “你知道这个时间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是和死神的距离,你自己告诉我的。”

  “对,是我告诉你的。死神,真的很可怕。”

  “你以前一定遇到过生离死别的事情吧。”

  我没有讲话,因为我隐约感觉到,熙定的口气中充满着无所谓,就如同我十几年来做出来的一样。

  “那种事情总是会让人变得心里不太正常,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找点梦想,把自己看的普通一些,过一下正常人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熙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我听不出他话中的意味,是鼓励我呢,还是另一种讽刺的方式?我低下头,有些失落的感觉,原来即使遇见了我想要靠近的人,即使他可以为我传递幸福,但那些痛苦的往事为我心底带来的折磨依旧无法根除,依旧要由我一个人来承担。至于熙定,他也许根本无法理解,他只不过是一个快快乐乐的人,散发着幸福的香味让我觉得离地狱其实还很遥远。

  有几分钟的时间我们是沉默的,耳边充斥着人们尽情享受生活的欢呼声,总觉得离他们很远很远,可身旁的熙定却离我很近。原来,我已经把他列入了我的密闭空间里。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走进那个仅属于我一个人的领地里的,但我知道,一旦走进来,他就没有再出去的一天。

  我转头看他,他正抬头看着天空,他的侧脸很好看,想让我永远看下去。

  “哇,飞机!”熙定很兴奋的叫道。那种兴奋的程度让我感到害怕。

  我抬起头,的确是有架飞机从操场上空飞过,我的心脏立刻有些抽搐,我用手捂住胸口,这长久以来的“魔咒”还是没办法消除,看着熙定兴奋的模样,我好奇的问:

  “干吗那么开心的样子?只不过是架飞机而已。”

  “我对飞机可是情有独衷。”

  “为什么?”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迷上飞机了,觉得飞机在天上飞行的时候,看上去真的很壮观,坐在机舱里,朝窗外望,蓝天白云居然是我自己平起平坐的,很有满足感。”

  “只是这样而已吗?”

  “我也曾希望自己可以做一名飞行员,只可惜身体素质不过关,就智能空想了。”

  “幸好你不是飞行员。”我很小声的在熙定身边嘀咕道。

  “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是觉得你太有想象力了,没看出来你原来是这么一个感性的人,看到飞机居然可以想那么多。”

  “因为我喜欢老鹰啊,我觉得鹰十全世界最帅而且最幸福的动物了,一直都很羡慕,它们可以飞得那么高那么远,陆地上一切都可以尽收眼底,而能让我和它们享受差不多待遇得工具也只有飞机了。”

  “你跟我说飞机得时候,看上去很没有男人味。”

  “当人们遇到自己真心喜爱得东西的时候,形象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我问你,如果你有一天乘坐飞机的时候,飞机失事爆炸了怎么办?”

  “那就让我和它一起徇情吧。”熙定看着我,眼神无比坚定,从这眼神中,我看到了熙定对飞机的忠诚,完全超乎于我的想象。我的前方,幸福的曙光变暗了,变淡了,冻结成冰,显得那么苍凉。

  “我走了。”我对熙定说。然后转身离开,我走得很慢,不是因为舍不得,是因为腿脚变得很重。

  “哪天有空再来玩!”熙定在我身后叫道。

  我没有回头看他,只是在心里回忆着他刚才说过的话和他脸上的表情,默默的将他和自己对比着。他姓“火”,我姓“水”;他喜爱飞机,而我却惧怕飞机;他喜欢老鹰,可我却衷爱着海豚。两个完全格格不入的人怎么会相遇?是上帝拨动了错误的棋子,还是另有隐情?

  我在桥下买了一罐啤酒,倚在桥上,闷闷的喝着,我什么都没想,只是静静的观望着这个城市。这是一个沿海的城市,虽然此刻人声鼎沸,但我还是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这也许是一种错觉,但既然错觉为我带来的是享受,那我宁可永远错下去。

  “小姐,买花吗?”

  我回过头,看到一个小妹妹扯着我的衣角问我。她手里提着一个花篮,花篮里装满了玫瑰。

  “干吗找我买花?没看见我是一个人吗?”

  “那就买一朵,用它陪你吧。”

  我很惊讶一个十岁大小的孩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又觉得这话很有说服力,于是就买了一朵。

  小妹妹走后,我拿着这枝玫瑰看了很大一会,我卖花,整天在鲜花的包围中工作,却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会寂寞到要一枝玫瑰来陪我。

  啤酒喝完了,我已经没有了发泄的工具,只剩下手中的这枝玫瑰了,我突然想起了老板的话:“别看着花吃东西,这样会觉得自己像是在嚼花瓣。”

  “嚼花瓣,是什么感觉啊?”我很好奇,看着这朵鲜红的玫瑰,越看越觉得诱人,便情不自禁的一口咬下去,嚼了很久,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感觉,就像失去了味觉一般。最后我还是把花瓣咽了下去,我想我吃下了美丽的花,肚子里就会多了些美丽的东西了吧。

  老板从云南回来了,她买回了很多花,有云南的特产,还有她去丽江为我买的驼铃。她说知道我有收集风铃的习惯。

  “老板,我是喜欢风铃没错,可是我好像没把这个兴趣告诉过你吧。”

  听了这话,老板的眼神有些闪躲,但她又赶忙说道:“怎么没说过,这店里的风铃不都是你给买的吗?”说完,她就去忙别的事情了。

  我的确喜欢风铃,从小就喜欢,喜欢听它们被风吹时发出的声音,觉得那是风在和我聊天。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风铃,不禁觉得好笑,老板也真是,买这么大个的给我,这么重,用它,只能和强风聊天了吧。

  有几天没和熙定联系了,有些想念他,但又不敢见他,总是有些怕怕的感觉,总是担心他又会告诉我他对飞机的感情又多深之类的话。今天是星期五,我照常去了那座桥,风有些大,我把老板送我的驼铃拿出来,强风果然把它吹响了,“噹噹”的声音不如一般的风铃那么悦耳,但却很特别,于是我笑了起来,有些满足感。

  “你手里拿的是驼铃吧。”熙定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把我吓了一跳。

  “oh my god!你怎么像鬼一样!”

  “刚好路过看到你,打个招呼而已嘛!”

  “噢,对了,今天是礼拜五,每周五你都会从这过的。我给忘记了。”

  “原来你注意我好久了。”

  “嗯,都注意大半年了,你是做什么的啊,干吗非得每周五从这过呢?以前还以为是你和你girlfriend的例行约会呢。”

  “哪那么无聊,我是去工作,因为我还要上课,所以公司交代的事情,我都是私底下完成,周五把作业交上去。”

  “不错嘛你,高材生,前途不可限量啊!”

  “呵呵,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把昨夜交上去了,我刚才顺便向上递交了我的辞职信。”

  “啊?为什么不干了?是公司待遇不好,还是你有更远大的梦想?”

  “都不是,是因为,那家公司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她老爸的,既然已经和她分手了,就不想再呆在那里,给别人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你分手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怪不得你以前对她那么谄媚的样子,原来是为了讨好她啊!”

  “你什么都不知道,别乱说好不好。”熙定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幸灾乐祸了起来:“那好,你就把你的事情告诉我,那样我才会管住自己,不再乱讲话。”我想知道他的故事,是因为我想了解他,是因为我想确定,和他靠近我没有选择错。

  熙定露出了有些难为的表情,看的出来,他并不想说,但是最后他还是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开口将他的故事说给了我听……

第四章 与他背道而驰,我却被他吸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