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就这么肯定,我的幸福不会被打扰

    紫露的这一举动惊呆了小辉,他认识紫露没多久,当然不知道紫露其实是个任性的女孩,熙定了解,所以他没有过多的吃惊,我不是第一次看到紫露这个样子,所以我也觉得不足为奇。

  紫露向熙定泼洒完酒水后,便转身离开,她惜字如金,连那“王八蛋”三个字都没说出口。小辉呆呆的坐在那,看着熙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怎么不去追?”我问他。

  他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不去,那我去好了。”我冲小辉笑了一下,余光有注意到熙定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但他并没有阻止我。

  我跟着紫露跑出门外,然后叫住她,她转过身,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问:“干吗,为火熙定出去,找我报复吗?”

  “我不喜欢暴力。”我面无表情的说。

  “哼,那就是炫耀喽,炫耀火熙定愿意为了你对我发火!”

  “也不是,只不过我希望我在乎的人他们都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包括他们的人品在别人心中的质量,你误会了熙定,他不是那种为了个人私欲酒随随便便利用别人伤害别人的人,我来就是 跟你说这些。拜拜!”说完,我转身进了门。

  来到餐桌旁,熙定的脸已经擦干净了,他的表情没有什么不对,倒是小辉,一副很郁闷的样子。

  “怎么了,后悔没拦住紫露吗?”我问他。

  他摇头说:“那倒不是,我就在想,自己有没有必要去韩国整个容。”

  我和熙定都很奇怪的看着小辉,可他却没有察觉,继续说着:“唉,什么人最重要的是内心,全是狗屁,就是因为你火熙定人长得帅,所以就是讨女孩喜欢,水水是,紫露是,公司的那些女员工也是,在你身边,我只能充当配角。”说到这,小辉一下子坐直,然后两眼盯着熙定很坚决的说:“我决定了,以后不管认识什么女孩,都不会介绍给你认识!”

  这个决定让我和熙定很无奈的摇起了头,也很默契的没有理会小辉,看到我们的反映,小辉又是一阵扫兴。

  这顿饭我们持到很晚,熙定吃饱了,但他看上去却很累,我知道他很困,所以没让他送我回家,我一个人路过那桥,想咬住牙不再那里停留,可最终我还是屈服了。

  站在桥上,吹着凉风,很舒服。我觉得近来我最大的改进就是我不再仅是呆呆的伫立在这桥上,现在站在这里,我会思考很多事情,包括人生的真谛。

  这城市的鲜花开的很美,即使在夜间,从这桥上看下去,鲜花丛显得浓郁而神秘,谁也不了解这花在晚上开的如此娇艳是为了 展现给谁看,路人没时间驻足停留观赏它们,阳光不会理睬它们,是孤芳自赏,还是彼此之间相互争艳?谁也无从知晓。我是卖花的,每天都买对着鲜花,我记不住它们的花语,弄不懂它们的含义,只知道它们是商品,顾客用金钱换取它们去做装扮家中的饰品,用它们送给亲密的爱人,可最后的宿命饰鲜花可悲的枯死。万物的宿命最终皆将面对死亡,所以人生的真谛就存在于从出生到垂死那中间短短的人生路里。很多人都渴望自己的人生中能有如同烟火绽放时的那般璀璨,可很少人会希望自己的美仅是那片刻而已。我也会想如果我的人生会灿烂那么一次的话,即使让生命短若烟火,我也会愿意。

  我想上帝是将我的生命安排好的,他很精心的为我安排的偶然,也会很用心的为我编写好属于我自己的“剧本”,他要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是有萍水相逢,也一样会有冤家路窄的出现。

  爸爸在一周后给我打了电话,邀我吃饭,他很诚实的告诉我邀请我的原因,是为了一笔生意,以表示诚意,双方决定带着各自的家人一起用餐,我很爽快的就答应,这是父亲对自己的信任和接纳,有何不可?

  那天,我特意挑选了一件漂亮的衣服,不同以往的随意风格。看到我,爸妈很高兴,他们的表情告诉我,在他们的眼中,我真的变了,变得成熟而且懂事,变得越来越近了。水姗也在,看来,她是强行被带来的,穿着完全与她个性不符的“淑女装”,她一脸臭相,很不爽的样子。我们一家四口坐在那里等着对方的出现,爸告诉我,这笔生意很重要,如果合作顺利,对公司的业绩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我点头说我明白。

  过了一会,对方终于到了,是一家三口,我一眼就看见站在中间的紫露,她双眼在盯着我看,她的眼睛似乎有火焰的燃烧,热量之大,足以将我熔化掉。

  双方家长在随意的聊天,三个女儿却始终没有讲话,我和水姗都低着头吃着东西,紫露却边喝着香槟,边看着我。其间,水姗抬头看见了紫露的眼神,踢了我一脚,我没有理会。

  “我去下洗手间。”我对大人们说。

  “我也去。”水姗紧紧的跟在了我身后。

  “喂,你和那女孩有过节啊?”在洗手间了,水姗问我。

  “没有。”

  “没有?白痴都看的出来好不好,她看你的时候,眼睛在喷火耶!以我专业的判断呢,你们一定是情敌,是不是为了上次跟你一起吃饭的那个男人?”

  “那人是我朋友,但不是男朋友。”

  “单元你说得是真的。”水姗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出了门。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表情与往日不同,往日的脸上好似有一片静谧的湖水,静静的,没有波纹,偶尔有笑容出现,那是熙定用幸福的石子敲击,才会让这湖水发生震动,水波荡漾。而此刻的我,表情中有不安,有无可奈何。我讨厌上帝为我安排的这场剧情,很无趣,很低级,有点像是闹剧,但剧中又充斥着一种让人难耐的苦涩宿命。

  这顿礼仪式的晚餐结束后,我打了电话给熙定,让他出来陪我吹风。我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我告诉了他和紫露的“狭路相逢”。熙定低头沉默不语,他也是孩子,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解决这天注定的问题。过了一会,他说:

  “你们父母之间的生意问题,和子女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吃个饭而已,不会有什么的?”

  “可她的眼神,让我很不安。”

  “怎么,难道你会一位她邀杀了你吗?”

  我笑了笑,告诉熙定我是有这么想过来着,我会想象紫露拿着一把刀将我砍死的那一幕。很病态的想法,却很真实。

  走累了,我邀熙定背我回去,他很欣然的接受了。在熙定的背上,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觉得在这里,我不会去想象死亡,不会被恶梦缠绕,宁静而舒适。

  “水水,前面有一对和我们一样 的人,我把你放下来吧,不然场面有点尴尬。”熙定突然对我说。

  我说好,然后被熙定放下来,我往前看去,应该是对情侣吧,男生背着女生,朝我们这边走来,他们越走越近,我才看清楚他们的脸,男生从来没见过,女生,是水姗。

  “那个,不是你妹吗?”熙定问。

  “嗯。”

  “可那男生,好像不是上次那个,个头不一样,脸形也不太像。”

  “嗯,不是上次那个,也不是上上次那个。”我平静的说。

  “啊?你妹,这么花噢?”熙定有有些好笑的口气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他。水姗和那男生从我身边经过,他很自然的笑着冲我招手,没有停留。

  “你妹,勇气可佳。”看到水姗的举动,熙定无奈的说。

  我依旧没有理他,独自向前走去。熙定追上来问:

  “那年,你妹有没有和你还有你爷爷奶奶一起去旅行?”

  “没有,她那年才四岁。”

  “哦,应该是个正常的孩子才对啊。”

  “可是她常常会被忽略掉。”我说,“没人过多的管她,才会塑造出这种少年。”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她也挺可怜的。”

  “那我呢?”

  “你有我啊!”熙定看着我说。

  我开始感到温暖和满足,是啊,我有熙定,一个从灾难中获得解脱的人,是从上帝那里被派遣而来的使者,有他在身边,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熙定把我送到家门口时,我向他提出邀请。

  “你家?这么晚了,方便吗?”

  “我问你,我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问他。

  “男人。”

  “那还有什么不方便的,进去吧。”

  熙定笑了笑,也答应了我的邀请,他进了我的屋子,环顾四周,然后对我说:“看不出来,你对设计还是蛮有天赋的,这么小的地方,布置的还不错。只可惜,东西太多,屋子太小,自由空间少,活动起来不太方便。”

  “我就是故意要这个样子,我讨厌那种又大又空的房子,我喜欢房间里塞的满满的感觉,那样才显得充实。”

  “那是因为你的生活太空虚了。”熙定做了一个定义,总结了我生活的主旋律。

  “没错,我是很空虚。除了在花店打工,其他空挡时间就无所事事。所以才会找到你,帮我解脱。”

  熙定笑了,他拍了拍我的头,然后转身打开了我的电脑。

  “对了,我有在博客里写文章,你看看,给些评价。”我急忙向他推荐。

  “你还会写文章?不会又是什么小猫小狗的事情吧?”

  “咦,你怎么知道?”

  ……

  那天,熙定在我家玩到很晚,他看到我的文章,说那些东西和我的人一样,空虚而且病态,怪不得只有那些傻傻的小孩子才会喜欢,可他却又说,我叙事能力还不错,小学记叙文学的很好,建议我记日记,年迈的时候拿出来看,应该会比较有意思。

  我在家想了想,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于是,我买了一本厚厚的日记本,古色古香的那种,很精致,然后在日记本的前几页将我和熙定认识的经过全部都记了下来。我希望在这日记本以后记录的内容里都可以蕴藏着满满的幸福香味。于是我在日记本最后一页的右下角写了“结局”两个字,而且在那两个字旁边画了一个笑脸,我似乎可以肯定无论今后我的生活中会出现什么,发生什么,和熙定最终的结局一定会是绽放笑颜的完美收场……

第九章 就这么肯定,我的幸福不会被打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