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十二年,我错怪了爸妈

    在后来的几天里,熙定真的每天都有来接我下班,我也习惯了每天都有他陪在身边的感觉,我发现我是一个很容易就习惯的人,而且一旦养成习惯,我就很难改掉。所以去那座桥上的习惯我没有改掉,从以前的每晚改为了以后的每早。所以我开始担心如果有一天熙定不再陪在我身边的话,我该怎么办?

  其实在早上伫立在这座桥上的感觉也很不错。那时自己观望的又是一个新的世界。桥下不再是庸碌得人群,声音也不在那么吵闹,偶尔可以听见鸟鸣,闭上眼睛甚至还可以感觉到海浪声。那时我感觉这个世界的节奏仿佛都慢了下来,慢到好像什么都来得及挽留,包括生命。

  今天是我发薪水的日子,所以我请熙定去吃冰淇淋。我们吃的很开心,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可是因为剪不断的缘分,我又遇见了水姗,这次她的男友我有见过,是我第一次在小吃店里见到的那个。我分析,也许水姗的男友并不多,只不过是循环着更替罢了。这次的水姗并不像以前那样和我擦肩而过,这次的她径直的走到我们面前,然后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品尝气冰淇淋来。熙定很吃惊,但她还是礼貌的向水姗打了招呼,开始水姗并没有理他,只是向那个男孩耳语了几句,然后男孩就离开了。我不晓得她为什么要让那男孩走开,除非她是有话想要对我说,可是我和她一向都没有共同语言,所以我猜不到她要做些什么。

  “喂,你叫什么名字?”水姗问熙定。

  “火熙定。”

  “火熙定?哦,那我问你,你和水水到底是什么关系?”

  “呵呵,好朋友啊!”

  “男女朋友?”

  “普通的好朋友。”

  “真的?”

  熙定的表情好像有些想笑,但还是用一副很平静的样子点了点头。

  隐约中,我听见水姗叹了口气,很轻松的那种。然后就听她说:

  “既然是这样,那我把这个送给你。”说着,她取下了戴在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递给了熙定。

  我知道这条项链水姗很喜欢,是很小时,去泰国旅游买来的,她一直都戴在脖子上,舍不得取下,这会她把自己心爱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熙定,我不明白这时什么意思,看得出来,熙定也不明白。

  “这……”熙定不知所措的样子。

  “做我男朋友吧。”水姗很直接的表白了。

  “啊?”几乎时同时,我和熙定发出了不敢相信的声音。

  水姗皱起眉头问:“难道你有女朋友了?是那个叫紫什么的女人吧?”

  “哦,不是,我没有女朋友,但是……”

  “但是什么?”水姗追问着。

  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得我有些沉不住气了,于是我抓住那条项链又塞回了水姗的怀里,对她说:

  “拿回去,他不会要的。”

  “这是我和火熙定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水姗很生气的说。我看着她,她的表情她的口气像极了紫露,我发现凡是在我面前做出一副为抢占熙定而很霸道的女人时都会有一股强烈的敌意,不管她是不是我妹妹。此时的我有想要像对待紫露那样的方式对待水姗,我想拔掉她漂亮的长发,拔的光光的那种。

  可能是我的表情吓到了熙定,他赶紧站起来,走到我和水姗的中间,用小声但有些命令口吻说:

  “两姐妹在这里吵架,不嫌难看吗?都坐好!”

  他的话很有用,有一种威力,让人屈服。于是水姗和我都乖乖的坐好了。

  “你叫…..”熙定指着水姗。

  “我叫水姗。”

  “哦,水姗,你多大?”

  “十六。”

  “那应该是上学的年龄,应该是用功读书的年龄吧?”

  “别说这些废话,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谈恋爱呢!”

  “哦,呵呵。”熙定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刚才的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要火熙定做水姗的男朋友,说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吧?”

  这时的熙定终于严肃了起来,他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愿意。”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很轻松了叹了口气,我想水姗也应该听到了我的叹气声吧,想到她的生气,我忍不住有种胜利的喜悦。

  余光感觉到水姗正看着我,于是我大方的转过头跟她对视,我要将我的骄傲展现给她看,她的愤怒我是可以看到的,从她有些微红的双眼中。终于她站了起来,我想她也应该走开了,只是在她向前走了几步以后,又回过头看着我,狠狠的说:

  “你这个瘟神,我的家被你害惨了!”说完,她就走掉了。

  我低下头,想着她刚才的那句话。这到底,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妹刚才在说些什么?”连熙定都觉得有些奇怪,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却猛地站起来,然后跑出店门,往水姗走的方向追去。

  我又跑到了那座桥上,看见水姗就在前面,于是上前抓住了她。她回过头发现是我,便使劲的挣脱,想甩开我的手,可是我却抓的很紧。

  “你刚才在说什么?什么我把家害惨了?”我问。

  “你放开我!”水姗还是不放弃的在挣脱着。

  “快点告诉我,不然我不会放你走的!”

  水姗慢慢的停止了挣扎,我也松开了手。她走到桥边,双手扶在护栏上,看着远方,沉默着,看得出来,她好像在做着复杂的心里斗争。

  “说吧。”我用有些柔软的声音说道。

  “你还用问我吗?这个家被你带来的灾难已经够多了,从爷爷奶奶去世那年,这个家的灾难就开始了,从你自以为是爸妈逼死爷爷奶奶的时候,这个家就没有一天快乐过。”

  水姗的话,我听得懂,因为从那个时候,我也没再快乐过,但我并不认为,这对爸妈有影响,那时的他们已经开始讨厌我了,我离开,他们得到了只会是解脱。

  “我只能说你是个变态。”水姗慢慢的说,“还记得你上高中的前天晚上做出的事吗?你把爷爷奶奶的照片贴满了你整个房间,贴的满满的,甚至不留一点空隙。你用锁把你房间的门锁上,做出一副故意不要我们看见的样子,可是,你却把钥匙留下了一把放在花盆里,我亲眼看见你这么做的,所以我很好奇,在你走的第二天晚上,我打开了你的房门,看见了里面的一切。我觉得,你很可怕。刚好,妈妈从你房门口路过,她看到了这些,尖叫了起来,从小到大,我是第一次看到妈妈那样,她发疯的把我拉出门外,然后将门锁住,她狠狠的打了我一顿,海警告我以后不可以再进你的房间。从那以后,妈妈经常会再晚上做恶梦,然后惊叫的起来。”说到这,水姗回头看着我,“你凭什么这样做?你凭什么说爷爷奶奶是爸妈逼死的,你那个时候也只不过是个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去分析去断定这整件时的‘元凶’就是爸妈?遗书你有看过吗?没有吧,告诉你,我有!爷爷奶奶之所以会自杀时因为爷爷得了癌症,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才会决定再死亡前做一次快乐的旅行,所以他决定自杀,他不想到最后在病床上受疼痛的折磨,爷爷奶奶很相爱,所以奶奶不愿看到爷爷抛下她一个人。所以他们才会选择一起死。爸妈会受责怪是因为,他们都埋怨作为老大的爸爸却不知道爷爷生了重病。可是病魔不是爸妈叫来的,他们并没有错,爷爷奶奶也不是爸妈逼死的。”

  我是有震惊的,因为这毕竟是个令人震惊的事情,斯斯的认定一个错误的结论十二年,冷冷的对待自己的父母十二年,直到今天才发现犯错的竟然是自己,这足以让我自责的想把自己给杀掉。可水姗后来的话,更是让我无法接受,她说:

  “我本一位把么会讨厌你,甚至会不要你,可没想到他们却没有,他们都在一直默默的关心着你,和你无法沟通,他们就从别人那里打听你的消息,知道你的状况。直到你高中毕业不愿读大学却选择打工时,他们还是会帮你,你以为哪个花店会神经到把招聘广告贴到你家门口,那种人烟稀少的小巷子里?你以为那贪小便宜的女老板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讨人厌的女店员那么好?你以为你之所以每月拿着稳定的收入在这个城市悠闲的活着,这一切真的都是上帝在帮你吗?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爸妈做的,他们有多关心你啊,可是你却一点都不知道。我讨厌那个女人时不时来家里向爸妈汇报你的情况,再时不时的向爸妈所取点小便宜,更讨厌她虚假的笑容,所以我特别可怜你,每天面对着那种让人恶心的笑容,你一定还会把它当作一种恩赐吧?因为除了她,谁还会对你笑啊?”

  有一瞬间,我感到天旋地转,我承认我对自己的责怪已经到达了极至,但是,我却又在这同时倍觉感激,我决定要在今后很好很好的孝顺爸妈,想要把一切都弥补上来,可是水姗却又说:

  “我还记得你那天回来后,爸妈有多高兴呀!那天晚上,他们拿着你小时候的照片看了很久,还回忆着你小时候的事情,可是,你却又给这个家带来了麻烦。”

  “什么?”我不解的问。

  “难道你忘了那个紫露了吗?紫志集团的千金。”水姗提醒道。

  “怎么了?”我开始有些不安。

  “怎么了?你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和别的女人打架这很有胆量,可是你打的却是即将要和老爸合作的大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这一点你却给忘记了。听说你拔掉了紫露最心爱的头发,所以,合作没了,生意也没了。而且,听说紫露的老爸很不开心,他不仅停止了对老爸公司的合作,还联手别的企业来排挤老爸,所以,老爸的公司快完了。”

第十一章 十二年,我错怪了爸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