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求婚?为什么在今天?

    那一墓又一次呈现在眼前,我开始有些慌张,可表面却出奇的平静。惨死蝴蝶就那样掉落在地,美丽的翅膀已经变成黑色,依旧是三只蝴蝶,依旧是两只被烧死,另一只被烧掉了一支翅膀。

  熙定做完这一切之后才终于转过身,他看着我,他的眼神有如大海般深邃。虽然有我无法读懂的情感,却无法隐藏住大海上翻滚的浪花,那是熙定怎么也掩盖不住的痛苦。

  “那场火势我放的。”沉默了这么久,熙定终于说话了,可他却出了这么一个让人震惊的话。

  我没有出声,只是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是我在家玩火,才引起的火灾。”

  听了这话,我低下了头,完全可以理解熙定的负罪感,可却笨得找不出一句可以安慰的话语,只是低下头。

  “那天,爸妈在客厅看电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玩,因为是冬天,爸妈怕我会冷,就在房间里给我点了炉子,因为无聊,我就把自己的一些折纸扔进炉子里,看着折纸被烧黄, 然后消失觉得很有趣,于是我就不停的烧……”

  “然后,火烧的太大造成了火灾,对吗?”我问。

  熙定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 ,我那时候已经十岁了,怎么会不懂这些,只不过,就在那个时候,有一只蝴蝶飞到了我的窗口,那只蝴蝶很漂亮,很漂亮,比这园子里任何一只都要漂亮的多。我忘记了炉中的折纸已经被烧的很旺,情不自禁的向窗台走去。因为那只蝴蝶太美了,所以我看得有些出神,向前迈步的时候,不小心踢翻了炉子……”熙定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下了,我想那接下来的事情一定就是熙定那充满灼痛的伤口了,我在心中一直念道:“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可是熙定叹了口气,还是开口讲到:“炉火打翻后,火遍迅速的蔓延开,床单,窗帘,所有的东西似乎都被烧掉了,我吓得大声叫起来,因为我被困在了角落里,连房间的出口都看不见了。我的背很烫,我的胳膊也很烫,我以为我一定会被活活烧死,可却突然在大伙中看见了爸妈,他们冲过大火来到我的面前,爸抱起我,往门外冲,可是却听见身后传来了妈的惨叫声,爸却没有回头,他只是将我抱出门外,把我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只是摸摸我的头,用很温柔的语气跟我说:”爸爸去找妈妈,你在这儿要听话!“说完,他便又冲进房子。我站在原地,背好疼,疼得我真的没办法再忍受下去,其实我真的很想一直站在那里等着爸爸妈妈一起来接我,可是我实在太疼了,我晕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周围有很多人,有邻居得爷爷奶奶,也有好多我不认识的脸孔,唯独没有看见我的爸爸妈妈。这些人,有的再流泪,有的在叹气,也有的在摇头,虽然年幼,却看得出那一张张脸上,每一张都透漏的同情和哀伤。”

  “对不起!”我低声说。

  “对不起什么?”熙定问我。

  我却只是摇头,我满心都充满着歉意,因为我分明感受得到熙定心中那种深深的痛苦,分明了解那种痛苦被局外人用利刀再次刺中的感觉,真的,我分明感觉得到。

  “跟我走。”还未等我从深深的自责中醒来,熙定便上前拉住我的手向花园外走去。他拦了辆记程车,告诉司机的地址是他的公寓,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难道他的故事没有讲完吗?一路上熙定都没有讲话,他两眼看着窗外,我也是,我也看着窗外,心中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我从来不是个预感很强的人,所以我祈祷那种恐惧也并不是真的,还有就是此刻的我真的已经无法定义那坐在我旁边人到底是我的什么,今晚过后,他又将会成为我的什么……

  到了公寓,小辉正在吃面,看到我,他欣喜万分。

  “水水。你终于舍得来这看一眼了!我们公寓最近装饰的不错吧?瞧瞧,瞧瞧,这设计,多艺术!不过这全是我一人功劳,熙定那小子愣是一点没参伙。你可得好好教育他,他最近颓废了不少!”

  “小辉,面吃完了,出去转转,消消食。”熙定冷冷的说,虽然话不直接,但让小辉立刻消失的意思相当显然。

  我看看小辉,有些无奈。他呆呆的看着熙定,然后小声说:“面倒是还没吃完,不过,不吃也罢。我出去了。”说完,他拿起外套,临走时,看了我一眼。

  小辉走后,房间安静了许多,不仅仅是安静,空荡荡的房间里,沉默的两人,各自心中都在想些什么?还有那复杂的思绪连同血液一起流动的声音似乎还依稀可以感觉的到。

  屋子里很暗,熙定站在窗前,背对着我,月光洒在他的肩膀上,让我觉得此时熙定格外的孤单。慢慢的,我看见熙定脱掉自己的外套,然后是T恤,我呆呆的看着他缓慢的进行着这个动作,不知所云。直到他裸露的臂膀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惊呆了。熙定的背部以及右臂大面积烧伤,是儿时的那场火灾留下来的伤疤。虽然事隔了很多年,但那些灼伤的皮肤依然那么明显,看到这些,会让人的心脏突然一酸,冰冷便会充斥全身。

  “知道为什么让你不要爱上我了吗?因为我身体那么丑陋,你怎么可能会爱上我。知道为什么我会那样折磨蝴蝶了吧?因为灾难的源头就是蝴蝶,全世界的蝴蝶都应该被杀光!”熙定咬着牙齿艰难的说,他哽咽了,我在离他不远的那面落地镜中看到了他的侧脸,晶莹的泪水从他的眼眶夺出,虽然很痛苦的样子,可却显得异常动人和凄美。

  我忍不住走上前,从熙定的身后抱住他,用我的脸颊紧紧地贴在他那块皮肤上,很滑,像一张光滑的薄纸,轻轻一划,好似就会裂开一般,所以,我力气又小了一些,我说:“熙定啊,我们在一起吧!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爱你!”我发自肺腑的说出这些话,我发誓从那个时候起,我再也不想欺骗自己,再也不想压抑自己,我,是真的爱上了眼前的这个人。

  “水水。第一次你告诉我你的遭遇,我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你看飞机,我烧蝴蝶。你会痛苦,我也会,我们都想忘记过去,可是我们又逼着自己不可以忘记,我们找到不罪恶的源头,就会把罪恶随意嫁祸,不管是蝴蝶还是飞机,它们是罪人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在我们心里了,我们因为无法摆脱而干脆索性想要寻求报复,可我们无能为力,所以慢慢的,甚至会有些异常的举动。我帮你,想看到你变好,因为怕从你身上看到自己的样子,因为那样我会更怕,渐渐的,你好了,我有多开心你知道吗?我希望我也可以变好,可你突然就消失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我就更加疯狂的,疯狂的虐待它们,我……”熙定很激动,他在颤抖,剧烈的颤抖,我抱紧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抱紧他,我想就算那层薄薄的皮肤被我撕裂,鲜血流遍全身,我也不会放开手了。

  “水水,我们在一起会幸福吗?”熙定问我,他转过身,低下头看着我。

  我看着他清澈的眼睛,无比坚定的点点头:“一定会幸福的。”

  熙定笑了,搂住我,将我拥入怀里,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温暖还有希望。

  很晚了,我才依依不舍的和熙定分开,回到家,看到爸妈都还在客厅等我。

  “爸妈,怎么还不睡?”我问。

  妈说:“钟亮刚才来过了,等了你好久,我们想给你打电话,他不让,说你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可你却会来得这么晚。”

  “钟亮?”我愣在了那里,因为我突然记起,我的生命里还存在着一个叫钟亮的男人,并且是我的男朋友。

  “等不到你他就走了,”爸说,然后他笑了起来,“水水啊,直到今天钟亮来是想要干什么吗?”

  我摇摇头。

  “他啊,想向你求婚呢!”妈妈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求婚?”我呆立住。“求婚?为什么会在今天?”

第十七章 求婚?为什么在今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