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的另一半

自欲名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桌子的另一半

    《桌子的另一半》我觉得自己这个题目出得好。您瞧了这个题目能联想万千,但不一定想得着我要写啥?其实说白了我要写我的同桌,可我的题目却不是“同桌”,因为取这个题目,大家一看就知道没有悬念 。所以我取了《桌子的另一半》感觉就不同了,因为在这个题目下写同桌就给读者一个出其不意的感觉,自己也有出奇制胜的感觉,自认也没白读十年书。

  桌子的另一半叫锋子,若在大街上叫其名,定能赢得不少回头率,“疯子”吗?谁听了不想一看究竟呢?锋子这人与“出众”始终无缘,他个子不是出众的高,身材不是出众的棒,学习不是出众的优,相貌不是出众的帅。

  刚与他相处时,发现这家伙特“拜金”。可用他的话说:“这能怪我吗?不是说市场经济吗?一分钱一分货呀!”由于文化不高因此他在自己桌上刻的座右铭成为我们班的一景,问他刻啥?

  “有钱能使磨推鬼。”

  几个好心的同学曾改正他说:“那句话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料反遭一句“你懂个屁。”“这有钱能使鬼推磨是有很多钱的,但更有钱的就成了有钱能使磨推鬼。”每每这时我班的尖子生们不由感叹自己才疏学浅!

  一日,我们班主任在课上教育学生,他说:“同学们,你们不能为一点小小的成绩而沾沾自喜,要眺望远方,向前看齐。”当时峰子正做着摸彩票中大奖的梦呢!听了班主任后半句“向钱看齐”,激动得一时无语,心想老师果然教导有方,自己也不负重望,成为一个“向钱看齐”的好学生。

  不与锋子同桌前,我一直以为他为人挺老实的。因为那时,他总是坐在自己位子上,不吵也不闹,还在本子上写些啥?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热爱学习但学习不好的“四有新人”。后来与他一坐顿时看清它的“老实”。是的,他下课不说话。因为他上课说!而且说起来犹如黄河泛滥,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下课写些啥呢?一看方知——情诗

  原来,锋子受前任同桌的影响,觉得自己文学水平能与珠峰比高,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等词语已经不够他形容自己的了。若他不去写诗,当诗人的话,那真是民族的不幸,国家的不幸呀!

  由于,身在校园之中,无法看到祖国壮丽的山河,优美的风光,锋子自然写不出像李白那样“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的诗句了。因此改写了情诗。

  还记得锋子的处子之作。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锋子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拿来给哥几个欣赏。全诗如下:

           哎

         我生来胆小,

         爱非我心搞。

         胡人真难泡,

         洁身又自好。

  望着这一篇狗屁不通的杂情诗,再望着锋子激动得热泪盈眶的眼睛,我们实在不忍心伤害他脆弱的心灵。于是,我们齐声说:“好‘屎’”。欣喜若狂的锋子,一把把诗塞给他的前任同桌,叫他送给我们班名叫胡洁的女生。然后锋子转身就跑。望着锋子离去的背影——那手舞足蹈的背影,我们只能为他叹气了。凯兹见了这诗后直摇头,我说这诗差,我们都知道了,你就别摇了,他说你们把诗的头个字连起来读读看。

   “我爱胡洁。”

  顿时我们被同桌的用心良苦所感动。

  那烂诗我们没帮锋子送,怕女生接到烂诗后,又没看出其中的独特之处,以为我们耍她,一怒之下,将我们送去“劳动改造”。

  那诗除了胡洁同学装作不知道外,早已在班上传得沸沸扬扬了,连另一个尖子班的同学都知道。于是峰自成了校园风云人物。各班各年级的“诗仙”,“诗圣”,“爱神”,“情圣”,纷纷前来拜访,希望能得到锋子的真传。真是傻帽找傻帽呀! 锋子对他们说:“写诗要有灵感,在于对一件事物的了解而产生的感慨。就你们而言要求不能太高,写个几首也就可以了,而像我这样灵感如大海中的鱼一样的人来说,那是要出几本诗集的。

  咱哥几个以为等着诗风一过,天下会太平些,锋子会收点心。不料锋子动真格了,拿出一本笔记本真打算出本诗集,还为自己取了笔名:“敬恨”。三天过去了,他又蹦出一首诗:

         秋思

       天上牛郎织女星,

       地上才子戏佳人。

       可怜我心仍未定,

       明朝还是单相望。

  此诗非彼诗,此诗稍胜彼诗。因此此诗传得更广了,锋子的名气大振,好似校园文坛北斗。啥诗会,演讲会,朗诵会,他总是能当评委。

  但锋子能力实在有限,才过几星期便江郎“才”尽了。可他怕追星族的女生会把他遗忘在冰冷的角落。他又找来我们哥几个。拜托我们帮他作诗。诗我写过不少,随手拿个随笔本就行。给他抄,可他说不是情诗,没他风格。最后他去啥报刊里抄了几句,这样稳固了他在校园文坛的地位。

  时光如逝,岁月如歌。毕业那天,我与“诗人”升入不同的高校。分别时他说:“我将来一定要成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诗人,决不能是当年挑粪的万户侯。”

  现在好久没见锋子了,他在我同学录中写道“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得来;我挥一挥钢笔,为你们留下一片文采。”锋子还在自己诗意的梦中作着他的诗,望他真有一天成为诗人。

  (完)

桌子的另一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