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抢救

    我不敢说自己是梅的救命恩人,因为至今我都觉得自己对她青春期的引导和教育不够而存有深深的歉疚。

  绝食两天的胃就象一个巨大的磁铁,将毒液尽情的吸食,梅很快进入昏迷,庆幸的是在医院,澡堂离门诊只有两百米左右,抢救来得及时、措施更为准确,经过洗胃、输液等治疗,梅很快脱离了危险。

  但是,哀莫大于心死,抢救过来的梅,并不想苟活,她屡次粗猛地拔去针头,激动地对我说:“阿姨,如果我不能和他一起走,我还要死!”

  怎么办?面对女儿拒绝治疗,面对她要走的坚定,梅的父母妥协了,他们不能眼看着女儿再次走上绝路,这次可以说是侥幸,而下次呢?

  他们找来了男孩,男孩能说什么呢?他的谎言能骗得了梅,却不能骗得她的父母!但此时,男孩要结婚的事实是万万不能告诉梅的。否则只能要了她的小命,一条刚从鬼门关拉回的生命!

  于是,谎言继续。

  男孩对梅说:“你好好养病,但是你也要想清楚,如果这次和我走,我们也不能马上结婚,因为我还不到20岁,要在我家等两年后再成婚,第二个办法就是你先在你家住着,等两年后我再来接你。”

  梅说:“不管怎样,这次我都跟你走!”

  男孩说:“好,既然你定下要走,我去买后天早上的船票,你这两天把身体养好,后天早上我来接你。”

  梅高兴地答应了。她开始接受治疗。因为她要养好身体,去开始新的生活。

  父亲看着梅,心痛得无言以对,只是老泪纵横,默默流着;我看着梅,担心谎言被再次戳穿,我无法预料一个十四岁的女孩精神上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男孩看着梅,心存歉意,无法正视,低头沉思……

  三个人不同立场,不同心思,有否感慨?有否教训?

抢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